Mission Impossible:老司机上了Oculus的飞船也得吐

对,试完就知道其实是Mission: Impossible,而你可能不是经常大头冲下的阿汤哥。非要看成ISIS也敬你是条汉子。

Oculus刚推出的一个空间站的“工作模拟器”VR体验:Mission: ISS。Oculus Studios与NASA、欧洲宇航局和加拿大宇航局合作,由位于洛杉矶的电影视效工作室Magnopus制作的一个项目。目前已经登陆Oculus平台,免费。

看官方的宣传,感觉是只要带上CV1耍起Touch瞬间你就是马特达蒙马修麦康纳西格妮韦弗桑德拉波洛克……再物质和虚无一些的话,也可以考虑一下新时代的太空旅客大表姐和星爵组合(Passengers)。

事实上,如果有“VR女友”和“Mission: ISS”两个体验同时摆在IN2宇航员面前,我猜下一次我们肯定会慎重考虑如何选择的。


首先,视觉和感官上是大写的服字

打开体验,首先是太空站的外观,粗粝又精美的巨大事物总是很容易让人瞬间脱离地球的俗世尘埃,成为宇宙一粒星的良好感觉。Mission: ISS的第一个感知就是正是如此。

快速地环绕这个巨大又犀利的设施转几圈,对于习惯VR体验的用户来说,还是挺爽的。就像电影里穿着宇航服的那些家伙大头冲下在太空漫步一样。


接下来眼前一黑就进入舱内了。密闭狭小的空间站内,像错综复杂缩小数倍的城市地下管道系统,四处望去都是布满仪器的通道。立体音效的机器噪音环境,增强了封闭空间的压迫感,让人有一种瞬间血压和心率上升脑袋开始安静地轰鸣的感觉。重度幽闭症慎入。

我们特意去搜了一些真正的宇航员们发在自己社交账号里的图片,发现Magnopus制作的舱内的视效真的非常逼真。加上颇为严重的身体上的“太空病”感觉,如果不是Touch那两只过于虚幻和滑稽的蓝色虚拟手跑出来“跳戏”,视觉和感官的沉浸体验上真的非常不错了。

翻滚吧骚年

熟悉Oculus和Touch的用户,会了解每当用户处于一个手足无措的境地时,只要“动动手指”就能干点什么。ISS在一开始进入空间站就会给出三个对话框:培训、任务和探索。

培训内容很简单,就是告诉你两个Touch上的功能键都能干什么。资深老司机可以直接动动手指进入任务模式:

先把“手上”的虚拟iPad给调出来,是一个完整的空间站的室内平面图,沿着线路指示去探索一下整个舱内的设施,并且在过程中完成一些类似整理杂物的任务。


在失重的情况下,想要直立行走是不可能的,于是耳机里的“导航”指示声音一再提示你在“管道”里漂移的时候,要用“手”抓住该抓的扶手或栏杆。一开始你很难同时控制好Touch去实现最佳方向和速度下的抓握和位移。因此我们的体验是在太空舱狭窄的管道里“撞得鼻青脸肿满脸包”。

这样翻滚一段时间后,终于可以控制自己终止大头冲下翻滚碰撞的危险动作,可以开始试试完成一下任务了,比如那些漂浮在舱内的杂物,可以把它们归置捆绑到堆积杂物的舱里。过程中还是会“不小心飞出舱外”。这时候你真的开始在想:是不是应该有飞机上那些清洁纸袋?


纸袋还是应该有的,如果你坚持下去的话

事实上,即使职业宇航员,在进入太空的头几天也会发作“太空病”——头晕恶心只是小case。所以空间站会配备特殊的呕吐袋(barf),里面有可以擦嘴的材料,并且可以密封起来,否则会满天飘飞小球状的呕吐物。
相信等你忍着翻滚的胃收拾完舱内的杂物,基本已经到了非常需要这些barf的时候了。但是你还是可以再忍一会:在舱内可以播放一些视频,看看ISS的历史和真正的宇航员在太空站里是怎样生活和工作的。

然后你会发现他们不仅能用瑜伽动作做出各种不可思议的举动,而且并没有教给你如何呕吐。

如果不想继续忍下去弄脏头盔和地板的话,我劝你还是及时摘掉头盔算了。宇航员也不是一天炼成的。

 对Oculus标明“中等舒适度”摊手

IN2的老司机们一向对于“VR晕”还是很免疫的。并且一直很坚持“如果晕那就只有一个原因:你用的设备实在太烂了”。

上一次体验到“VR晕”是福特在赛车里绑了一台OZO跑了20分钟的勒芒赛道。此后再也没机会晕过。最近的一次有关赛车的VR体验,也是用Oculus体验了一下奔驰车队在银石赛道上跑F1。感觉是坐在汉密尔顿的赛车前脸上,弯道、雨天和东张西望,爽翻天。

对于Mission: ISS带来的“新快感”,虽然同样没坚持到最后就下船的其他IN2小伙伴认为“还是不要轻易去碰VR晕这根筋”。然而笔者却认为这可能就是一个空间站工作模拟器的真实体验。当然对于大多数无法辨别“太空晕”和“VR晕”区别的用户,这种体验至少给予你一种不亚于“VR女友”的感官刺激。

目前正是因为Oculus无法实现的全身性的动作定位跟踪,使得VR的太空舱沉浸感中的大脑和视觉感知与身体动作脱节。如果真的能够像宇航员那样,调动身体动作配合这种感知,或许不会眩晕也未可知。

下一回有两个选择的话,我可能还是会选去太空吐一吐的。除了更bigger一些,我们更好奇的或者正是那些不可能到达的时空、无法完成的任务吧。

ISS将会把美国高中生们带入空间站

至今为止,地球上大约只有不超过500位宇航员去过空间站。无论是NASA还是Oculus,都在努力通过虚拟现实技术把更多对外太空有兴趣的人带到这些体验中。这或许也是为什么欧洲和加拿大宇航局会愿意与Oculus合作的缘故。

欧洲宇航员Thomas Pesquet还将把Oculus真的带进轨道测试,来看看零重力状态对人类空间意识和平衡能力的影响(对这个话题现在很有感受)。

目前,Oculus正尝试在美国校园里推出Mission: ISS试点计划,让美国高中生都有机会体验一下太空站的工作。Oculus的内容总监Jason Rubin在去年宣布这个项目时说,NASA宇航员也一直使用同样的虚拟训练来为他们的太空旅行做准备。这也是为什么这个体验会非常逼真的缘故——NASA的贡献值。

最后看看外国用户的反馈:一个国家为什么能有人第一个在月球行走,集体对外太空充满热情?肯定不是因为大家都爱躲在自己屋里撩“VR女友”,应该是都有一个坚强的胃和熟练使用清洁纸袋吧。

相关阅读:

初次Touch子弹列车:在对战中像尼奥一样抓子弹

[IN2原创资讯转载请注明来源及链接 图片来自Oculus]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