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现实是传统媒体现实中的“救命稻草”吗?

纽约时报推出VR应用

纽约时报推出VR应用

传统媒体其实从不曾在技术上落后过,它们的问题是自己的生存方式与自己的饭碗彻底拧巴了,与技术基本无关。所以总等着捞新技术这根“稻草”也不是个事儿。

稻草定律:掉水里的时候总有一根“稻草”会出现

传统媒体目前是个什么状况就不再细说了,就算你从不收看广播电视报纸杂志,手机上也没有下载任何新闻客户端只关注各大电商双11的促销活动,大概也听说了你手机上打开率最高的某宝阿里正在收购香港百年老号《南华早报》。

相比而言,美国的“百年老字号”报纸还是挺能stay折腾stay闹的,就在刚刚过去的那个周末,《纽约时报》跟著名的虚拟现实公司Vrse以及更为著名的谷歌合作上线了虚拟现实新闻客户端NYT VR。同样老牌的美国广播公司(abc)新闻部也在几个月前,联手美国虚拟现实专业技术公司Jaunt,推出了全新的“ABC News VR”,这可能是全球第一家利用虚拟现实技术报道新闻的电视台。而作为美国发行量最大的报纸《今日美国报》也是较早尝试虚拟现实技术的传统媒体之一。这些牛掰的传媒大牌,依靠传统强项:优质内容制作,在强大技术公司的辅助下,把已经被大众逐渐淘汰的“看新闻”,做成带领大众“进入新闻现场”。虚拟现实技术似乎带来了全新的讲述新闻故事的方式,甚至让阅读新闻的过程变得更有娱乐性。

ABC已经推出自己的VR新闻应用

ABC已经推出自己的VR新闻应用

另一方面,技术平台的助攻角度看,在刚刚结束的鹅厂大会上,喊出了“2016将是虚拟现实技术元年”的说法。反正“元年”这事儿可以年复一年都是“第一年”的。而明年推门即见的场面其实是,Sony、HTC、以及Facebook旗下的Oculus三家公司,将同时向市场投放消费者版本的虚拟现实头盔,这三家公司目前正在各自联合第三方开发队伍,开发游戏等虚拟现实内容,为硬件开售做好充足内容消费的准备。相对VR游戏和应用,能给用户带来“沉浸”感的各种VR视频、短片其实是用户接入门槛相对较低,更易于大众传播的内容体验。这样看来,有实力的传统媒体似乎只要坚守自己的内容强项,找准队友,通过虚拟现实的视频报道,就能获得视频广告的全新收入机会。真的咩?

索尼的HMZ头显设备

索尼的HMZ头显设备

“稻草”一直都有就是都不管用

作为“老字号”转型的“劳模”,NYT早在国内网站“谁也别去碰网站付费那根筋”的门户网站时代,就最先果敢推出付费网页阅读,接下来移动时代的APP也算业内翘楚,甚至在新闻报道流程上都不惮改变自己已然成为所谓专业新闻教科书般的采写报道模式,尝试过交互报道的案例:耗资几百万美元的雪崩(Snow Fall)多媒体报道项目,通过交互式图片、采访视频和著名滑雪KOL(意见领袖)的传记等六个部分组合而成。最后证明这些不过都是高富帅的游戏均以失败告终。

昨天,有90后的小盆友问,你觉得《纽约时报》这次有戏吗?然后有70后的传媒老师傅在感叹而今新闻专业就要完蛋,学者在追问:“(传统)媒体和广告会消失吗?VR不就是属于媒体,不是可以应用到广告嘛?”

 “稻草”的价值更大程度上是催化新的生机

先说新闻专业主义,什么叫专业?这是一个太有时效性的词汇了。科技的高速发展成就了无数崭新的专业,同时消失了更多古老的专业。Chris Milk这样描述VR:“这是一种完全不同的创作。不是将事务容纳进一个方框里,而是关于你如何在一个空间里放置观众的意识,如何将它们与这个空间联系起来以及引导观众们在其中的动作”。更多的风投和内容制作者怀揣Milk这样的念头:VR将是终极共鸣机器。我觉得VR是不是终极输入/出端口目前真还无法确定。

如果依然把VR看作是“媒体”的话,这个“媒体”的概念与我们现在正在谈论的这个看起来正在逐渐消亡的“媒体”则完全是两码事。某种意义上说,未来几十年,整个内容产业都可以被VR cover掉,未来几十年的VR内容如果要形成自己的专业语境(我真的不想再用语言这个词)体系的话,会像电影产业刚开始的时候,电影制作者们一开始什么都不知道:如何编剧、如何拍摄、如何剪辑等等,他们花了几十年的时间,建立了电影语言,在VR上我们正在进入这一时期,或者不需要几十年。能肯定的是,基于这个“专业语境”,我们谈到VR专业的时候,将不太可能按照传统思维把它明确地区分成“技术的实现”和“内容的呈现”。事实上,传统行业(不仅指传统媒体)大面积崩溃,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把“技术”和“内容”分割开来的思维方式。在全新领域中,所谓专业思维,更多指向的是一个融合的概念——基于可实现性技术的内容制作和呈现的方式

上述提及的《今日美国报》的主编表示,报纸编辑将会更多涉足视频制作。而《华盛顿邮报》的视频业务的负责人Micah Gelman表示,这不仅仅是一个名称的改变,未来视频编辑将会更深度整合到报社编辑部的工作流程中,并且和一线的记者保持联络——事情真的如此简单吗?

老实说,包括媒体在内的传统行业,在尝试新技术方面从来也不曾掉队过,相反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干的甚至比新技术本身都漂亮。想想那些我们见过的网页和APP们,往往有着精美图片和UI设计的都是出自传统媒体手笔。如同NYT VR里的短片,比起大多数VR视频公司自制的视频高级多了。传统媒体不灵不在于技术,而是需要通过技术革命改写造就其生存DNA的“生命链”,从新剪接甚至重组基因。

至于未来会不会还有传统意义上的“媒体”这个词不重要。重要的是新的内容生产工艺流程是不是有:1、成本低的用户入口;2、交互式的消费体验;3、数据库定义的投放方式。这个角度看上去,似乎是不是VR这种形式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样一种说法:“谁控制了受众的眼球,谁就控制了他们看待世界的方法和渠道。”(源自PW中文网《“媒体这个概念会消失吗?》一文 冯尚钺)

 

今日美国的VR专题

今日美国的VR专题

直接变成“稻草”就不怕溺水了

在传统媒体开始“帝国夕阳”的日子里,三强联手的事不能说没有胜算的可能,可选错猪队友的案例也很高频。然而大多数情形下,游戏不是因为谁是猪才over的。

传统媒体统领天下“眼球”的时代不是因为它们都像自己所标榜的“内容王者”,而是那时候的信息制作和传播只有它们在担当(诚实地讲“王者”们整的满大街烂俗封面的时代咱也都经历过)。目前这个角色已经分化众多(社交网站、自媒体成为主力)。一个时尚网红动辄上几百万粉丝(目前任何时尚大牌杂志都不敢再报这个发行量吧,官网们也得争先恐后拉这些网红当自己米饭班主吧),这样看来,一个在FB上安营扎寨的姑娘,只要跟自家的Oculus合作拍段VR视频,就能带领自己在FB上几百万粉丝去现场看维蜜T台或者等着11月5号H&M专卖店开门进去一起亲身试试大牌合作新款——当然你得先弄个Oculus合作的三星眼镜(此处不是广告)。可别再试图告诉我传统时尚大刊的编辑们更“专业”,不然你让编辑们去网红一下呗。也别再强调这只是商业媒体,严肃的新闻来说网红就没戏了。真的不想再敲一遍这两字:真的?或者多翻墙看看会不会改变一下这个认知?

所以再被问到有了VR的传统媒体会不会更有戏?呵呵。很多事情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希望它有戏呢?如果你觉得《纽约时报》的雪崩报道比它传统的报道模式好看,大概因为你更喜欢那些用户上传的照片或者它的作者风格,而这两项都不一定非要去《纽约时报》才能看到的。换个角度看,我们愿意《纽约时报》有戏,不过是因为看报纸长大的人们的一种“情感”,如同我们中有些人会保留着诺基亚手机,不为别的,因为那可能是你第一部手机,仅此而已。对于第一部手机是iPhone的人来说,诺基亚是没有太多手机的现实意义的。

ABC News VR视频拍摄现场

ABC News VR视频拍摄现场

别人的“稻草”和自家的河流

其实挺烦老拿别人掉在河里“捞稻草”的故事讲来讲去的。可是那些掉进自家门前这条大河里的传统媒体,对于它们中的大多数来说,类似《纽约时报》这种业界著名杂志或者网站都是听说却不随便见着的,更别提人家如何“捞稻草”的技术层面分析了。而不讲技术吧,最大的梗又变成:N多传统媒体其实搞不清技术究竟能帮您干什么不能干什么,比如技术真不能帮您把自己整成《纽约时报》本人。对于VR领域的大多数技术团队和视频团队来说,谁都知道游戏市场和应用市场(旅游、教育、医疗等等)的内容开发含金量更高,不小心真的当一把“稻草”的话,估计掉在河里的那位还没明白咋回事呢。结果是人没救出来,“稻草”反把自己整湿了身。至于类似谷歌这样的豪门,咱不是没有,鹅厂不是刚发布了游戏盒子嘛,网易不是刚传出客户端创建者离职嘛,阿里也没否认正在收购《南华早报》嘛。如此,自家河面上的情形一目了然。目前看来河流一时半会是不会改变水势和流向了。“稻草”也会越来越多,能不能抓住就看得自己道行了,抓住了能不能浮上水面也是个够呛的事情,毕竟救命稻草就是一个古老的说法而已。

(作者DxM 图片来自网络)

[IN2原创资讯转载请注明来源及链接]

扫一扫关注IN2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IN2微信公众号!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