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心仁术:12年、350个临床案例告诉你什么叫VR手术

跨越10来利用VR在手术中的应用探索

超过350例临床案例

没有高科技也没有动人的VR电影

一个普通墨西哥医生和VR的故事

这肯定不是一个可以被叫作“VR技术替代麻醉应用于外科手术”的故事

54岁的Jose Luis Mosso Vazquez是墨西哥Panamerican University的外科医生,他今天要做的是一个小手术,给61岁的Ana Maria女士切除大腿上的一个脂肪瘤。

Ana Maria因为高血压的原因从未去过海拔较高的马丘比丘,今天她将躺在在手术台上去“游历一下”这个著名的印加遗迹“天空之城”。

Mosso医生给她戴上VR头盔,调整好头带。然后在她大腿准备实施手术的区域做了消毒和局部麻醉,打开皮肤和肌肉开始切除脂肪瘤。在这个过程中,Ana Maria一直保持清醒,对于高血压患者来说,往往会因为手术带来的疼痛和焦虑使得血压飙升,造成更大的生命危害。

但是戴着VR头盔的Ana Maria似乎很放松,她在电脑显示器上表现的所有生命体征都很正常——事实上她基本忘记了自己的手术,她登上了马丘比丘山腰,正站在古堡里鸟瞰山下,甚至留意了一下那些石梯上的露台、青苔覆盖着墙壁的小石屋。

当然对于Ana Maria这样的高血压病人的手术,Mosso医生不会把所有的安全系数都押在VR上,他有全套的后备急救方案(这个在下面的故事中会说到)。一旦Ana Maria无法完全沉浸在虚拟的马丘比丘之旅中,这些惯常的手术应急措施就会启动。

20分钟后,手术顺利结束,Ana Maria在整个过程中的血压反而比平时降低了。


超凡蜘蛛侠帮助Mosso医生开始了自己长达10年的VR手术探索

2004年,Mosso医生给儿子买了一个蜘蛛侠的游戏。这是一个早期的VR游戏——在头显上投影影像(应该是90年代那波VR潮的产物)。这个游戏就此改变了Mosso医生职业道路。

最初被这个早期的VR游戏启发,源自儿子沉浸于游戏中的忘我状态——他在玩游戏的时候听不见妈妈招呼吃饭。于是Mosso医生想到,把这些游戏给患者玩玩怎么样?

最先开始是在一些虽然没有必要使用麻醉但的确很痛苦的检查或疗治过程中,使用VR游戏来转移患者的注意力,比如在做胃镜检查吞咽那根可怕的管子的时候。Mosso医生首次动用了“蜘蛛侠”的“法力”。

在临床研究中,Mosso医生要求自己的患者给疼痛和焦虑评分。在2006年参加加利福尼亚一个有关虚拟现实在医学领域的应用的学术会议上,Mosso医生公布了自己的研究结果。当时,认识心理学家Hunter Hoffman和同事已经开发了一个叫作SnowWorld的VR游戏,来帮助解决烧伤患者在伤口护理时的疼痛问题(看看游戏的名字就明白了)。Hunter Hoffman团队的结论是:SnowWorld VR游戏在伤口处理过程中减少了患者50%的疼痛。

在当时这个会议上,VR游戏在其他医疗过程中的应用还很少。在2006年的相同会议上,Mosso医生遇到了南加州大学的心理学家Rizzo,这位美国医生做了跟Mosso医生差不多的尝试——在做内窥镜检查的过程中使用VR,只不过Rizzo拿出了10个临床案例,而Mosso医生拿出了200个。

Mosso医生的工作给Rizzo(目前已经是南加州大学医学院的VR研究室主任)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于是Rizzo送给了Mosso医生一个在当时非常昂贵的VR头显。

Mosso医生带着他的新设备回到了墨西哥,并开始更大规模地在手术中使用VR,从分娩到心脏手术恢复。虚拟现实应用有助于帮助患者放松。他最成功的案例依然集中在一些日常小手术上,例如去处脂肪瘤、囊肿和疝气等。在这些手术过程中,患者一直保持清醒,并且非常镇定。


VR体验使患者在手术过程中减少24%的疼痛和焦虑

世界各地的医疗研究机构和医生们都在探索利用VR降低医疗过程中的疼痛问题。比如伤口护理、牙科手术以及一些慢性疼痛,比如幻肢痛。而Mosso医生是唯一一位公布了自己在手术中真正使用VR技术,并且获得了数据的研究者。在自己140例临床案例中,Mosso医生得到的结果是,那些在手术中使用VR的患者比对照组减少了24%的疼痛和焦虑。

当然这不是说在手术中完全不需要使用麻醉,而是因为VR技术的介入降低了麻醉剂的使用量,甚至在很多情况下完全可以避免使用麻醉。

这对于Mosso医生来说意义重大。墨西哥几乎是全世界暴力指数最高、同时也相对很贫穷的国家。一些在发达地区经常使用的麻醉药品对于Mosso医生的患者来说是非常昂贵和无法承担的。

通过VR的使用,可以帮助他的患者降低约1/4的手术费。并且因为麻醉剂使用量的减少,还可以优先降低患者的并发症风险,缩短恢复期。这些于贫困患者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目前Mosso医生正在计划用进一步的试验来印证这些结果,他说,如果只是局部麻醉,患者可以在手术后一小时回家,而按照传统的手术使用麻醉剂的话,患者需要一整天来恢复。

Mosso医生使用由圣地亚哥虚拟现实医疗中心开发的虚拟场景帮助自己的手术,患者可以在其中探索河流、湖泊、森林和山脉。Mosso医生认为,应用于医疗的VR应用必须令人放松,那些射击游戏会导致患者血压升高,增加手术中不受控制的出血风险。

目前,Mosso医生利用VR已经进行了超过350次手术。他有一个更大的愿景:如果利用VR可以在医院中进行手术的话,那么是否可以在完全没有医疗设施和麻醉条件的环境中,使用VR进行手术?

如果你以为10几年前就用VR游戏进行医疗探索的医生很酷的话,那么来看看Mosso医生怎样在根本没麻醉和地方用VR进行手术吧。

Mosso医生开一辆切诺基。这辆吉普车几乎塞满了各种物品:帐篷、塑料食品盒、手术设备、药品、卫生用品、衣服和鞋帽……它们充斥着车内的各种角落和空间,放不进去的就绑在车顶上。

后座上是Mosso的妻子——一位妇科医生,以及他们9岁的小儿子——他跟自己刚从附近森林捕获的玩具——两只绿鬣蜥玩得正欢。


这就是Mosso医生的流动诊所。今天他们要去一个偏远的村庄,墨西哥最贫困的地区。位于山顶的这个小村庄,荒凉、寒冷,没有医院、诊所,被整个世界遗忘。

2000年起,Mosso医生的“家庭流动诊所”一直靠这样的旅行,来帮助偏远贫困地区居民的医疗,期间因为毒贩和暴力的袭击,甚至有过被武装分子冲击和不得不中断手术的遭遇。在墨西哥,安全局势极其恶劣,非法路障、劫机和绑架都是家常便饭。警察无力控制局面,犯罪者几乎完全不受惩罚。在这种局面下的“Mosso家庭流动诊所”依然坚持到2009年。此后,夫妻俩不得不承认这种旅行实在太危险,被迫改为一年四次的巡回医疗。

在这个偏远山区的临时帐篷里的手术是没有电力的。Mosso医生的患者是一位9岁的小女孩,他将在她的耳后实施一个切除手术。戴上头显后,小女孩非常安静。Mosso医生为她选择的VR体验是一个岛屿与海洋的主题。海底有石头的遗址和多姿多彩的热带鱼,而这一切都是小女孩从未见过的景象。“我看到了鱼!”——她惊喜地喊道。

然而在接下来给一位31岁的妇女切除背部的脂肪瘤手术中,Mosso医生遭遇了“意外”——笔记本电脑没有电了,VR体验失效。患者因为疼痛,血压突然下降导致昏迷。

临时诊所乱了起来,所有人都开始行动。记得在本文最开始我们介绍Mosso医生的VR手术,他有后备方案吧。这时候就需要动用起来了。Mosso医生开始给患者实施普通的静脉麻醉处理,直到患者清醒过来,他才继续进行手术,顺手赶走爬在患者脸上的苍蝇。

当被问及是否值得这样冒险的时候。Mosso医生毫不犹豫地回答:如果不做手术,这些偏远地区的患者可能没有任何机会得到治疗。而VR手术的风险其实很低。在Mosso医生的350个临床案例中,只有一例发生这样的危险。

随着近两年VR技术的再次兴起,价格低于100英镑的三星Gear VR,以及成本仅为3英镑的Google Cardboard,甚至更多免费的硬件的发展和普及,让Mosso医生对自己的工作充满希望。

他希望有一天能到达更偏远的地区治病救人。让每个无法得到医疗的人都有可能因为VR技术获得帮助。Mosso医生很清楚,贫困和缺医少药的问题要依赖于自己的国家和政府去解决。而他只是以自己作为一个医者力所能及的力量来帮助患者。


后记

在早春的暖阳下,用一个早上看完BBC的这篇Mosso医生的故事,感觉非常奇怪:我们长期侵淫在一个关于高不可攀的技术的自嗨和自嘲中——如同整天戴着昂贵的头显,沉浸在高科技带来的疏离、孤僻的自娱自乐中。然后在极小的圈子里谈论一下自以为高冷脱俗的技术话题。无论是对刚刚公布的大牌硬件销售数字的冷嘲热讽,还是热衷于扎堆Oculus vs ZeniMax的律政大戏连续剧,包括真诚地被圣丹斯电影节上OSS的惊艳作品Dear Angelica的艺术探索打动得热泪盈眶……

然而上述一切都不如BBC这篇使用其惯常语境和插画风格的报道,对笔者的触动更深刻。或者第一次我们将深刻理解VR或是其他技术,真正给予我们的影响究竟会是怎样的?我们从一位开着越野车、整日辗转颠簸着去往偏远贫困山区救治病患的医生,10年来使用VR设备解决极端艰苦环境下的医疗现状的故事中,可以明白这样一个道理:一项技术能否成为下一代计算平台?或者能否取代目前最大众的智能手机?决定因素不在于它有多高精尖,而是取决于它是否有博大的人类感。

看完这个故事,我们或许能浅薄地搞明白什么叫作赋予一项技术博大的人类感。它或许不是一部只能满足极少数人拥有昂贵难用设备、宽敞的私人空间才能欣赏的VR电影作品,不是只能在电力和交通发达的城市呼朋唤友组团去玩的多人游戏。它仅仅是能在没有电和麻药的简陋状态下,挽救一个穿着肮脏牛仔裤、赤着脚的少女。

当我们挑剔硬件技术的不完善、津津乐道尚无法普及的VR应用时,我们第一次从Mosso医生的故事中体会到,虚拟现实技术的伟大,不是因为动作追逐、不是因为显示屏的分辨率、不是VR游戏和电影,而是一个墨西哥普通医生对VR技术10年来的探索和应用。

希望各行业的Mosso医生们共同来探索VR技术的应用,否则它将永不可能伟大和有意义,无论卡神多么传奇、小扎再花掉多少个30亿美元。

相关阅读:

医生们自己研发出了应用于手术的VR系统

架个Gopro就是VR医疗了?真正的VR手术是这么练的

使用以色列空军VR训练系统  打造神经外科肿瘤检测和手术技术

当我们还在拍手术室360视频时  神经外科医生已经利用VR/AR做手术了

[报道/插图来自BBC IN2原创资讯转载请注明来源及链接 ]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