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niMax诉Oculus一案要点分析 5亿美元赔款怎么来的

年还没过完,VR行业就迎来了鸡年第一事件,ZeniMax控告Oculus盗用商业机密、侵犯版权一案得出结果,Oculus公司、Palmer Luckey、Brendan Iribe以及John Carmack赔偿ZeniMax公司5亿美元。作为法律上的小白,IN2对于案件兴趣不大;作为VR从业者,对于以一己之力掀起21世纪又一次VR浪潮的Oculus,IN2满怀兴趣,想知道这家被Facebook以30亿美元收购的公司的崛起,是不是建立在一个谎言之上。

来自IME法律的两位专家顾问Matt Hooper和Brian Sommer,在RoadToVR撰文,详细分析了ZeniMax对Oculus公司的每一个指控,以及5亿美元赔偿是如何得来的。IN2会尽量使用正确的法律术语来进行编译,对文本感兴趣的同学最好还是查阅原文,以免出现翻译错误的地方。点击查看原文页面。

案件背景介绍:小胖子和大神的友谊

相比于一般公司,Oculus的历史短暂却充斥了神话色彩。在介绍案件之前,有必要说一下Oculus公司的历史,方便给读者一些信息来了解O记和ZeniMax的交集。

Oculus的真正成型依赖于2个人,“帕胖”Palmer Luckey和游戏界天才程序员John Carmack,二者的相遇也颇为神奇。Luckey一直是VR爱好者,2012年把自己倒腾的VR头显Po在网上,结果被John Carmack看到,两人开始联系。John Carmack在游戏界是神一样的存在,基本上以一己之力创造了现代3D游戏,其团队id Software制作的《毁灭战士》(Doom)和《雷神之锤》(Quake)更是经典中的经典(相信国内70和80后对这个游戏不会陌生)。

长话短说,帕胖和Carmack投缘,后者把头显带到游戏展上吸引了大量关注。KickStarter上成功众筹之后,帕胖于2013年6月正式成立Oculus VR,同年8月John Carmack从此前就职的id Software离开,正式加盟Oculus担任CTO一职。2014年3月,Facebook以20亿美元收购Oculus公司,正式拉开现代VR复兴大幕。2个月后,id Software母公司ZeniMax起诉Oculus侵犯商业机密。

问题出现在2012年,当Luckey和John Carmack相遇时,后者还在id Software任职,而id Software是ZeniMax的子公司,后者专注于游戏开发和发行,旗下拥有Bethesda(B社)等游戏公司。ZeniMax认为当时还在id Software任职的Carmack,是使用了ZeniMax的资源研发了后来带去Oculus的技术,这也是ZeniMax起诉Oculus的根本。

结论先行:Oculus方面赔偿ZeniMax公司共5亿美元

经过几天的讨论,法庭宣判Oculus公司、Palmer Luckey、Brendan Iribe以及John Carmack需要赔偿ZeniMax公司共5亿美元。作为Oculus的母公司,Facebook并不承担经济上的惩罚。

在宣判之前,法官提供陪审团一份长达90页的说明,说明更像是一封官方长信,其中还含有填空内容,让陪审团成员写下自己认为合适的赔偿金额。陪审团共9名成员,6女3男,来自各个阶层,所以法官需要用比较简化的语言来说明整个案件和赔偿。

IN2制作的O记方面坐实的指控和赔偿金额

下面就是案件说明和判决结果的介绍。

普通法 侵犯商业机密 

Common Law Misappropriation of Trade Secrets

被告:Oculus、Facebook、Luckey, Iribe和Carmack

赔偿金额:0美元

ZeniMax控告被告侵犯了公司的商业机密,法庭将商业机密定义为“一个公式、模式、或者信息的集合,可被公司用来在与不了解此商业机密公司的竞争中取得优势。”

ZeniMax称自己的商业机密包括以下技术

1. 畸变校正技术

2. 色差校正方法

3. 重力方向及感应器漂移矫正技术

4. 头部和颈部建模技术

5. 修正输入渲染技术(HMD View Bypass)

6. 预测追踪技术

7. 时间扭曲技术(Time Warp)

为了说服陪审团Oculus确实盗用了公司机密,ZeniMax需要证明

1. 商业机密存在

2. 被告通过机密关系或者不正当手段获得了商业机密

3. 被告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将机密用于商业活动中

4. 上述行为造成了ZeniMax的损失

判决结果

陪审团认为ZeniMax未能提供具有优势的证据,来证明被告盗用了公司的商业机密。根据民事诉讼,ZeniMax只要能提供出“优势证据”(preponderance of the evidence),即一些证据“证明某些事更有可能成立,而非相反”,即可获胜。但是陪审团认为ZeniMax提供的证据不足以成为优势证据,所以判定被告不予在此控告中给予赔偿。

版权侵犯 Copyright Infringement

被告:Oculus、Facebook、Luckey, Iribe和Carmack

赔偿:Oculus赔偿5000万美元

上述被告皆被控告因为拷贝了ZeniMax或者id Software的程序代码而有侵权行为。侵权保护对于一个创意的电脑程序、程序逻辑、算法、系统、方法、概念以及画面是不适用的;侵权保护适用的只是“用来表达原创想法的电脑程序”。例如,文字上的源代码、以及非文字的程序架构、结构、结果以及组织、操作模块以及用户交互界面能够享受版权保护。

一段电脑程序可以被判定为是原创的,即便其中含有非原创的因素。相应的,计算机代码侵权案件的需要将“有版权保护”的元素和“无版权保护”的内容区别开来,通常这样一个区别和分析的过程比较复杂且昂贵,经常会有相应的专家涉足其中。

评审团裁定Oculus需要赔偿ZeniMax因为

1. 涉案的电脑程序收到版权保护

2. ZeniMax持有该程序的版权

3. Oculus拷贝了id Software/ZeniMax具有版权的程序

其中,1和2两个因素对于评审团来说比较容易评判,因为ZeniMax已经在版权署注册了程序。第三个才是最复杂的问题,也是关键所在。

为了作出判决,确定第三个因素,陪审团必须能够确定2个问题:

1. Oculus确实拷贝了该程序

2. 如果确实有拷贝,那么拷贝程序和ZeniMax的版权保护程序有多大程度的相似

在Oculus一案上,法庭使用了版权法中的抽离-过滤-比较(Abstraction-Filtration-Comparison Test)测试法,来检验Oculus公司的程序的非文字性元素和ZeniMax公司的程序的相似度。基本上,AFC测试将程序分解成部分,剔除部分程序中的非版权保护内容,比较部分程序中的版权保护内容,看Oculus和ZeniMax在这部分内容上的相似度。

ZeniMax公司请来了普林斯顿大学计算机科学系教授David Dobkin来进行AFC检测,后者在证词中总结到:“绝对肯定Oculus拷贝了ZeniMax的代码”。陪审团也同意了David Dobkin的证词。

在判决结果出现之前,Oculus公司曾经在文件中表示AFC测试是“无效和违宪的”,而这个问题或许也会成为Oculus之后上诉的要点。

违约行为 Breach of Contract

被告:Oculus和Palmer Luckey

赔偿:Luckey 0美元/Oculus 2亿美元

ZeniMax指控Luckey和Oculus曾经签订过保密协议(non-disclosure agreement),而Luckey和Oculus违反了这个协议。

Oculus方面的争论是,Luckey在签订NDA协议时还没有成立Oculus公司。法庭在说明中表示,Oculus将会被判定和NDA相关,如果陪审团发现如下信息:

1.     Oculus公司是Luckey此前商业行为的“单纯存续”(mere continuation),则需要承担此前商业行为的责任。

2.     Oculus公司通过其行为表明接受NDA协议。

3.     Luckey将自己需要承担的责任分派到了Oculus公司。(英美法律有“禁止反言” quasi-estoppel规则,指一方不能出尔反尔,需保持合同前后一致状态)

面对ZeniMax的指控,Oculus公司采用了“迟误原则”(doctrine of laches)作为反击,即指责ZeniMax方面不主动按时寻求自己在NDA协议方面的权利,最终导致了Oculus方面的利益损失。这个原则听起来好像倒打一耙,但是欧美衡平法(Equity)确实有“佐助警醒者,而不佐助怠惰者”这一原则。

本质上说,“迟误原则”是一种肯定性抗辩(affirmative defense),即作为被告的Oculus公司不否认ZeniMax的指控,但是需要作出辩论,说明自己为什么不应该承担相应责任。

而如果Oculus想要达成这个目的,必须提供优势证据来说明:

1.     ZeniMax在主张自己权利方面确实存在延误

2.     ZeniMax方面的延误不可谅解

3.     ZeniMax对权利的主张对于被告来说过于不利(不利的因素可能是缺乏证据,或者由于ZeniMax对权利主张的迟误,导致了被告状态的改变)

判决结果

评审团判定Luckey违反了NDA协议,但是根据“迟误原则”,ZeniMax针对Luckey本人的违约控告不成立。但是评审团认为Oculus公司属于NDA协议的一方,原因是:

1.     Oculus是Luckey商业行为的单纯存续

2.     Oculus作为公司接受NDA协议

3.     禁止反言

所以,评审团裁定Oculus公司违反了和ZeniMax的NDA协议,最终需要赔偿给后者2亿美元

合同侵权干扰 Tortious Interference With Contract

被告:Facebook

赔偿:0美元

ZeniMax指控Facebook公司间接干扰NDA协议,为了指证Facebook,ZeniMax公司必须证明以下因素:

1.     ZeniMax和Oculus/Luckey之间存在NDA协议

2.     Facebook有意干扰NDA协议

3.     干扰行为造成了ZeniMax的损失

4.     ZeniMax公司有实际损失

陪审团认为Facebook公司并没有干扰协议,所以没有赔偿。不过陪审团并没有说明上述哪一条没有通过,所以这条指控的优势或者弱点还不能马上判定。

不正当竞争 Unfair Competition

被告:Oculus和Facebook

赔偿:0美元

ZeniMax指控Facebook和Oculus公司在合约、版权、商标以及商业机密方面存在不正当竞争行为。不正当竞争指相对于商业活动领域的诚实经营,某些公司采取的不合法的行为。

要想证明Oculus有不正当竞争行为,ZeniMax需要提供证据指出被告的不合法行为:

1.     侵占商业机密

2.     侵权行为

3.     侵犯商标权

4.     违约行为

如果要证明Facebook有潜在的违法行为,需要证明以下几点:

1.     侵占商业机密

2.     侵权行为

3.     间接干扰NDA

判决结果

陪审团裁定Oculus和Facebook不涉及不正当竞争,所以不用赔偿。

非法占有 Conversion

被告:John Carmack

赔偿:$N/A

ZeniMax指控John Carmack非法占有公司的产权物,为了达到目的,ZeniMax需要证明:

1.     ZeniMax拥有对产权物的合法保有权

2.     Carmack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非法地占有或者控制了属于ZeniMax的产权物

3.     ZeniMax要求返还

4.     Carmack拒绝返还

面对指控,Carmack有两项辩护点:

1.     ZeniMax的指控已经超过2年的“诉讼时效”

2.     “迟误原则”,ZeniMax未能及时主张自己的权利

陪审团最终判定Carmack因为持有ZeniMax公司的文件和游戏《Rage》的代码,非法占有罪名成立。但尽管罪名成立,并没有实质性的惩罚或者金额。

商标侵权及虚假商品标示 Trademark Infringement and False Designation

被告:Oculus,Iribe和Luckey

赔偿:Oculus 5000万美元

Iribe  1.5亿美元

Luckey 5000万美元

ZeniMax指控Oculus,Iribe和Luckey侵犯了公司的商标权。为了实现目标,ZeniMax需要证明以下因素:

1.     ZeniMax拥有受法律保护的商标

2.     被告未经同意,使用了ZeniMax某项或某几项商标,可能会对产品的来源、归属以及赞助产生混淆。

ZeniMax同时还有一项虚假商品标示指控,针对Oculus、Iribe和Luckey。根据法庭说明,虚假商品标示指控指的是,“任何人使用词语、词句、名字、标志将会混淆此人的归属、以及与他人的联系;或者在广告中歪曲其提供产品或者服务的实质、质量或产地,将对因此带来的损失的人带有责任。”

Oculus公司有多重辩护点,他们认为:

1.     Oculus有明确的证明使用商标

2.     ZeniMax默认了商标的使用

3.     他们正确的描述了提供的商品和服务

4.     迟误原则禁止了这项指控

陪审团认为Oculus公司和Iribe故意在知情的情况下,侵犯了ZeniMax公司的商标权,但对Luckey的指控不成立。陪审团认为上述4项中的前三项不能算作有效辩护,陪审团认为ZeniMax由于商标侵权行为所受到的损失为0美元。

陪审团认为被告“虚假产品标示”罪名成立,他们是在知情下故意做出此事。同时陪审团认为被告的辩护不成立,由于被告“虚假产品标示”行为给ZeniMax带来了损失,判定Oculus公司赔偿原告5千万美元、Luckey 5千万美元、Iribe需赔偿1.5亿美元。

后记

帕胖雪藏和O记人事调整都有了说法

在判决结果出来后,Oculus发表声明表示将会上诉;ZeniMax不甘示弱称要申请禁止Oculus销售VR头显硬件。有一点可以肯定,ZeniMax和Oculus都不是缺钱的公司,这场仗可能是个持久战。

这次官司让IN2想起去年Oculus公司的人事变动,例如palmer luckey被“流放”、Iribe和Nate都被分到PC VR部门,而Carmack则继续负责移动VR部门。Facebook对于Oculus的“淡化”显而易见,不知道和这次官司有多大的关系,也不知道Facebook又会不会“断肢求生”,毕竟丢下一个充满漏洞的PC VR部门,力保移动VR社交才是王道。

花了30亿美元收购Oculus的扎克伯格现在估计肠子都悔青了,一时冲动买了颗定时炸弹。5亿美元并不是终点,只可能是一个起点而已。

微博上有个知名博主叫今天SONY破产了吗?一句“并没有”的推文也能有几百个赞。IN2正在想是不是该注册一个微博,叫“今天Oculus让干爹Facebook抛弃了吗?”作为一个Oculus用户,个中滋味只能在心头啊。

相关阅读

换帅:Oculus边缘化 高手都去做脸书移动端VR社交了

[消息来自RoadToVR IN2原创资讯转载请注明来源及链接]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