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平台Sensar曝光 未来的VR入口应该这么做

如果对千禧年那波虚拟现实浪潮有记忆的同学,应该会记得当时有一个平台叫“Second Life”,顾名思义,就是在虚拟世界中打造一个虚拟的人生。10几年过去后,打造“第二人生”的公司Linden Lab在这一波VR浪潮中再次出击,推出了Sensar项目,旨在打造一个VR创造平台,成为VR时代的门户入口。近日,RoadToVR走访并体验了Linden Lab的Sensar体验。

10年之后 Sensar不想复制“第二人生”

早在2003年,Linden Lab就推出了当时的“虚拟人生”平台“Second Life”,该平台直到现在仍在运行中,要知道当时VR硬件设备远没有现在这么普及。现在,团队早了一个全新的虚拟现实平台——Sensar,这个新生命与此前的“第二人生”没有任何关系。

“第二人生”的理念,是在一个巨大的虚拟空间中,建立一个持续的虚拟世界,让用户体验另一种人生;而Sensar的目标则是一个虚拟世界的平台,而不是一个虚拟空间。

对于Sensar来说,Linden Lab的重心在创造者身上,团队希望能够为创作者提供条件,让他们更容易的创造各种虚拟现实空间和体验,同时帮助创作者进行商业变现。具体来说,在Sensar平台上的各个虚拟空间是独自成立的,有点像网站,用户可以从一个空间跳到另一个,而不是在一个巨型空间里逛。

平台还是世界

总体上看,Sensar更像一个App应用商店或者网络平台,Linden Lab的CEO Ebbe Altberg表示Sensar更像是微软的WordPress,可以让作者创建自己的网站,在基于某些通用工具和系统的基础上。相比较于“Second Life”,各自独立的世界使得Sensar更易于推广。

Altberg以Youtube举例,“人们不会因为Youtube有几十亿条视频就去看,人们会因为自己的朋友分享了一条视频而去看。”同理,Sensar平台中的虚拟世界都是可以独立分享的,更精准的推向目标用户。这项的策略同时也省下了Sensar的推广费用,因为创作者本人就会向合适的用户推广自己的世界。

1000艺术家入驻

Sensar项目从2015年开始,到现在举行已经有1000创作者签约,并且之后会有更多加入。不过,目前Sensar平台还没有对外开放,但是Altberg带着Ben Lang去Sensar转了一圈开开眼。相比于团队之前的作品“第二人生”,Sensar平台上的画面有了很大程度的提高,Altberg表示两者使用了不同的构架。在Sensar的虚拟现实空间中,人们可以推、扔物品。

作者最先体验的一个空间是一个巨大的电影院,银幕前面的座椅已经被流沙淹没,看起来好像电影院已经在许多年以前就成为了废墟。这个银幕真的是非常巨大,一般虚拟影院的那种“巨幕”真的没法比。银幕上放着Youtube视频,声音的出口却是整个空间。Altberg透露之后平台会支持空间音效,让声音能够从来源发出。

接下来的体验是一个由摄影测量法photogrammetry重建的埃及古墓空间,然后是一个《塞尔达传说》+《指环王》混合风格的世界,作者认为后者相当漂亮。

如何帮助创作者变现

那么,Sensar会使用什么方式来帮助创作者变现。目前团队想出了这么几种,用户可以购买3D模型来装饰自己的空间和化身;对于某些体验,可以考虑收取入场门票钱;某些场所可以参考传统方式,收取会员费;团队甚至还想过,让用户可以租用创作者制作的3D物体。例如,有些创作者特别喜欢制作恐龙,你可以将其恐龙租借下来,开一个“侏罗纪公园”!

团队目前依然在进行头脑风暴,想出更多能够帮助创作者变现的方式。

后记

Linden Lab的对于Sensar的定位是非常正确的,目前VR体验的分发依然是App Store模式,用户下载客户端,然后在应用中下载一些VR体验来玩,这种现实-虚拟的体验是割裂的。而如果有这样一个入口,用户可以在一个平台上从一个VR空间跳到另一个,所有的消费和体验都在虚拟中进行,无疑更符合VR体验的规律。

当然,有想法是好的,能不能实现就是另外一码事。制作虚拟现实体验从来就不是容易的事情,Sensar这个平台让创作者多么容易制作还是个问题。从第二人生的情况来看,Linden Lab团队意识超前,现在问题是,Sensar计划到底超前了多少年。

[资讯来自RoadToVR IN2原创资讯转载请注明来源及链接]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