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他们谈论VR叙事时谈论的是什么

 

2015年1月故事工作室正式成立

2015年1月故事工作室正式成立

2015年1月,Oculus VR宣布成立Story Studio故事工作室,以皮克斯前动画师萨希卡·安塞尔(Saschka Unseld)“为首”的一群电影人、数字艺术家和技术人员担负起了探索虚拟现实在叙事化娱乐领域潜力的责任。在Studio网页的官方视频中,工作室的主要成员,从创意导演萨希卡·安塞尔、技术监督马克思·普朗克(Max Plank)、制作人爱德华·萨奇(Edward Saatchi)到Oculus的联合创始人内特·米切尔(Nate Mitchell)都表达了自己对VR叙事的看法和期待。作为VR叙事领域的先行者,他们的观点或许会对后来者有很大的帮助。

Oculus联合创始人Nate

Oculus联合创始人Nate

内特·米切尔  Oculus联合创始人:相信开源的力量

刚开始做Oculus的时候,大家很自然的认为VR是用来玩游戏的。而随着Rift的产品以及整个虚拟现实技术的成熟,它已经有足够的潜力能够带人们进入虚拟世界。

从最开始我们就相信开源的力量,我们会分享所有的经验。我们需要更多的创意人才和电影人加入其中。

创意导演萨希卡·安塞尔

创意导演萨希卡·安塞尔

萨希卡·安塞尔 创意导演:观众如何体验故事,对于故事本身十分重要

我们见证了一个全新媒体的诞生。
虚拟现实世界的叙事非常复杂,它涉及到三维空间,所有的事情都在同一时间发生。

VR的可能性比我们一开始设想的要大得多。因为观众对于故事来说是关键一环,观众如何体验故事,对于故事本身十分重要;而我如何去体验一部普通的影片,和影片本身并无关联。

Studio一共计划推出5部影片,我们尝试在制作每一部短片时,学习到一些关于VR叙事的特性。

Lost》是关于magic和wonder
《Henry》是喜剧和移情
《Bullfighter》是关于真实的临场感和身处斗牛场的恐惧感
《Dear Angelica》是关于让观众体验到身在绘本中的感觉。

我认为以后的虚拟现实电影,一定能够以不同与以往电影的方式打动观众。
因为很多故事的目的,就是要增强人们的人生体验。

技术监督马克思·普朗克

技术监督马克思·普朗克

马克思·普朗克 技术监督导演:VR电影的场景转换就像瞬间移动

设想一下我们身在一个体育场内,而斗牛士和公牛开始搏斗。血脉喷张,肾上腺狂飙,你只能记住当时的感受,其他事情都有些模糊了。人们一定会爱上这感觉。

story studio聚集了一伙艺术家,创意人才和技术人员,我们学习如何用VR来讲述故事。

如何使用VR来讲述故事的同时,又能让观众意识到这是在讲述别人的故事。
观众会在第一时间进入到VR的环境,质疑自己进入到此虚拟世界的原因。
如何把电影的叙事语言和体系转化成到VR叙事,表演将如何进行、如何进行配乐、如何打光。
我们尝试的一个元素就是“场景转换”(Cut)的概念,在虚拟现实影片中,观众本人就是摄像机,所以剪辑会让观众觉得像一场“瞬间移动”,这会让人十分困惑。电影已经解决了剪辑的概念,但是对于VR影片来说还是个全新的难题。

制作人爱德华·萨奇

制作人爱德华·萨奇

爱德华·萨奇 制作人:科技让观众真正进入电影

在《Bullfighter》里,你可以看见公牛踢起的泥土,直奔你面门而来。

我们可以创造一个如此真实的环境,以至于观众能够真正感觉到自己身在其中。你连滚带爬,贴近连去看身旁的植物,感受虚拟环境的氛围,然后惊呼:我去,那是啥!

我们在studio的目的就是制作电影,我认为发展和研究vr最好的方法,就是尝试用VR将一个故事。

你有了很棒的想法就应该传播出去,激发其他人的灵感。

我们不是仅仅卖Oculus的短片,而是要跟大家分享我们制作的经验。我们的目标是制作艺术作品,同时告诉人们VR是一种艺术形式。

电影一开始只是动起来的图片,然后有有声电影,彩色电影,又有了CGI,然后是3D,现在有VR,其实最终的目的都是让观众真正进入电影

客座导演罗伯特·斯托姆伯格

客座导演罗伯特·斯托姆伯格

罗伯·斯托姆伯格 《沉睡魔咒》导演:虚拟现实还在开始阶段

小时候父亲会带我去艺术影院,去看那些50年代的3D影片,带着那种原始的纸板3D眼镜。

后来我看到一篇Oculus的文章,我想我一定要去看一下。初次的VR感受告诉我,这绝对会带来巨变。

想象一下如果你可以和电影中的角色紧密相连,真正地参与到一部电影之中的感觉

虚拟现实还处在最开始的阶段,我不能想象十年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图文:Story Studio]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