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书设计师阐述VR化身意义:身份转换与和VR超现实主义

如果要评论21世界伟大发明,IN2猜除了手机之外,另一大发明就是手机前置摄像头,前者开启了全人类互联的序曲,后者让自拍成为全球社会现象。Facebook VR设计师Gabriel Valdivia近日撰文,从自拍文化到虚拟现实中的化身形象,总结出用户在VR中的自我认知和虚拟现实超现实主义的崛起,深入浅出,值得一看。IN2将对文章做编译刊载。

身份转换和虚拟超现实主义的崛起——自拍对于VR化身及自我认知的意味

What selfies mean for avatars in VR and the way we perceive ourselves

作者:Gabriel Valdivia

想象这么一个场景,终于降落在巴黎戴高乐机场,你兴冲冲的从airbnb房东手中拿过钥匙,迫不及待的奔向最想看到的建筑——埃菲尔铁塔。你终于看到了这个巨大的建筑,你之前都是隔着屏幕,而现在它就在你眼前。你把手伸向兜里,拿出了自己的爱人——手机。你想拍一张铁塔的图片,但是发现怎么拍都似曾相识。后来,你开窍了,你把手机翻过来,用前置摄像头拍了一张自己和铁塔的合影。任务完成,这是属于你自己的一刻,这一刻铁塔属于你。

自拍文化 Selfie Culture

2013年,男星詹姆斯·弗兰科(人送外号腐兰兰)在纽约时报上刊载文章,讲述了由青少年带动的一股自拍浪潮。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谁特么想看弗兰科写的东西。相信我,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文章里确实有些东西给了我启示:

在一个视觉文化里,自拍能够快速轻易的展示(show),而非告诉(tell)别人,你的感受,你在哪,你在做什么。发自拍的理由多种多样,但是归根结底,自拍就是用户的化身——一个个小小的化身用来告诉别人自己是什么样的人。

自此,我目睹了全球如何被卷入自拍的狂潮,同时创造了自拍这个词:Selfie。

不过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应该是2010年iPhone 4手机的发布,它配备的前置摄像头打开了人类拍摄自家大脸的大门,因为前置摄像头能让你更轻松的调整自己和身处环境的关系。

不久之后,像MSQRD这样的应用就出现了,它能让识别用户的脸部信息,然后在脸部添加上一层其他元素,变成另一个样子。类似的应用开启了Snapchat的“脸部滤镜”时代,应用不再在你的脸上加面具,而是用不断更新的简单的小物件点缀你的自拍,同时鼓励用户动动眉毛或者张开嘴来获得新的效果。这个方法彻底放飞了用户的面部表情,让他们更敢于表达自己。

“鸡毛秀”主持人Jimmy Kimmel有一次在节目中展示了一个应用,能够实时改变用户的脸部特征和语音,来模仿明星。最后发现,Jimmy对阿诺德·施瓦辛格的模仿最成功。就利用这样一个玩笑,身份转换被推广到大众面前。

身份转换(Identity Transfer)就是将某人的身份(例如脸)带入到一个不同的环境,进而将其提升为不仅仅是两个眼睛一张嘴巴。自拍不过是身份转换的一种现代表现形式。

虽然我们大可以认为自拍不过是哗众取宠毫无意义的体验,但是必须承认对于很多人来说,身份转换非常有吸引力:它能够除去用户身上的凡人标签,将他们放置在一个全新的没有限制的环境中尽情创作,在这里,他们不再是生活的配角,他们成了主角。

人们不再被平凡的现实笼罩,相反,他们可以虚拟的进入任何环境,同时展现自己特性的一部分。通过这样的“变形记”,用户给自己进入的环境带来了生命和关联,同时也让在虚拟环境中自拍的人带来了活力。

虚拟现实 Virtual Reality

2016年VR开始向大众普及,人们体验了恐龙在身边行走,看到鲨鱼在身边游,还用一种新的方式探索了地外星球。不过,这样新奇的体验目前还只停留在某些人的客厅中。

和很多新科技一样,VR要想走入主流,必须能够提供一种社交属性。而VR社交,目前还在襁褓之中。

化身 Avatars

很多VR社交尝试创造一个栩栩如生的人类形象,并将其放置在一个我们熟知的环境中。

The Foo Show是一个虚拟现实节目,你可以看到人类形象的化身对侃,并将观众带入到不同的VR体验中。他们本来可以利用虚拟环境来创造点新奇的玩意儿,但是人物形象太过熟悉,以至于看起来没啥意思。

类似的,Altspace VR让用户们聚集到虚拟环境中,一起进行各种活动。应用的人物设计还是难逃“恐怖谷”效应,但也显示了不小的潜力。

Oculus则勇敢的拥抱虚拟现实平台的限制,创造了一个具有现实意味的化身系统,它允许用户进行定制,并且在多个VR应用场景中都适用。用户可以选择多种材料和服饰来装扮自己的化身,而这让我第一次看到的,虚拟超现实主义作为个人身份的表达。

我觉得这个方法非常兴奋,因为它具有很多有待挖掘的潜力,远远不止半身像和装饰品。这种故意切断现实与其虚拟对应物的设计——由于其与人们的身份关联——能够让很多用户在进入到一个自己现实中不适应的环境时,拥有更多的自由和创意。(例如学霸进入迪厅)

Facebook在这这方面的尝试,远远不止创造一个与用户十分像的化身风格。我们想要创造一个化身形象,让他看起来很容易亲近,同时又能让用户现实中的朋友一眼认出来。这一点对于像Facebook这样一个基于真实身份来连接全球人们的社交网站来说,还是有意义的。更重要的是,这对于VR在全球的普及是重要的一步。

在未来,VR将会取代Snapchat的各种脸部滤镜,为那些想要尝试身份转换的用户提供我们想象不到的表达方式。

虚拟超现实主义 Virtual Surrealism

几个月前,我和一个同事聊天,他认为Virtual Reality这个叫法中,他最讨厌的就是“reality”成为名字的一部分。他认为这样的叫法,会让人以为VR这个新媒介,不过是现实的一个复刻物,而不是一个能够激发我们创造真正的创新体验,释放自我的工具

我们经常幻想VR作为一种生产力工具出现,例如满世界的电脑屏幕和用来做头脑风暴的白板。但是,一些我体验过的最棒的VR内容,却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改变了我认知现实的方法。例如恐怖游戏《Wilson’s Heart》,开发者降低了VR画面的色彩和饱和,创造出一种诡异的黑色电影氛围,大大提升了沉浸感。《Space Pirate Trainer》中,通过手中的半透明盾牌来看世界,也发明了一种观察VR世界的新的材质。

在1920年代早期,超现实主义Surrealism的目标是“解决梦境与现实的矛盾”。反对传统美学的艺先锋创造出了不寻常的抽象作品,解放了人们的潜意识。我相信在VR中利用现有的工具和未来的艺术家,我们能够达到相同的目的。利用动态、物理、材质配合人们的声音、社交内容,一些先锋分子能够创造出具有冲击力的表现方式,解放人们的创造力。

灵感来源

我体验过的一些优秀的VR作品,这些创造者探索了自我表达和自我感知的极限,他们给了我很大的启示。下面是一些我最爱的作品。

化学兄弟The Chemical Brother的MV《Wide Open》,使用动作捕捉技术,讲述了一个舞者发现自己的身体是由镂空的人工合成材料制成的,通过舞蹈家Sonoya Mizuno的舞姿模拟了人类的姿态。

Sonoya Mizuno的《2016 AICP reel》展示了材质和身体动作方面的惊人探索。

而这种探索在德国3D艺术家Antoni Tudisco的作品上,有了深度思考。在他的社交网站上,充满了这些充满超现实和过度表达的化身形象。

想象一下,看向镜子发现一个崭新的自己,同时有千万个细节呼应你的一举一动,将你的语言动画化,并且各自有自己的生命。

我猜想今天流行的自拍文化,会在未来找到自己的归宿。在那个未来,能够限定我们身份的只有想象力,完全不受天然条件的束缚。我非常期待看到那些勇于探索的艺术家和技术天才们,能够去塑造这样一个未来。

相关阅读

设计师解密Facebook 360视频直播设计细节

全球最受欢迎的社交平台都开始进入360直播时段

跟Snapchat的AR滤镜广告相比 微信广告土鳖到不配用手机

[消息来自Facebook IN2原创资讯转载请注明来源及链接]

No Comments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