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眼镜、360相机还是Snapchat眼镜直播手术哪个更好使?

810-1

各行各业都有一些充满好奇心和探索精神的潮人,特别喜欢用高科技把自己平凡的日常工作武装起来。

如何利用只能拍10秒的Snapchat眼镜直播手术全程

伦敦肛肠科王大夫(误)就是这么一位勇于尝试新科技的外科医生。这位因为戴着最新款的 Snapchat眼镜站上手术台,通过自己的Snapchat账号直播了一台疝气手术的 Dr. Shafi Ahmed,因此登上了Time新闻。

从9月开始,130美元的Snapchat已经成为全球最新潮玩具的标志,因为发售方式和数量的限制,让得到这款眼镜本身就成了一件很拉风的事情。许多大科技媒体的记者要写这款眼镜的测评,也得找黄牛。在这种背景下,Ahmed大夫竟然戴着这么个“爆款”直播了自己的手术。

snapchat-spectacles-surgery
Snapchatters都知道,这款眼镜只能连续拍摄10秒视频上传。所以在长达一个小时的手术中,Ahmed医生的助手需要把整个过程按照每10秒一段的内容,分段上传到医生的Snapchat账号,形成一个系列。大约有200位医科学生观看了这些视频。

Ahmed医生对这种每10秒一段的直播看来非常满意,他说,这种“限制”迫使你去想清楚,究竟应该直播哪些才是关键的、对学生真正有帮助的内容,就像你教大家按食谱做菜,提供一个系统化步骤来训练观看者。

image

结果如何呢

Ahmed医生说,大家的跟帖说明这种直播方式非常成功。学生们喜欢这种(经过选择)的直播内容,大家都觉得这些片段很赞。尤其是Snapchat的应用可以让你删除那些无聊的过程,选择真正有料的内容观看。

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 Dr. Shafi Ahmed将公布他使用Snapchat眼镜直播手术的结果。英国外科医生相信他会继续在自己的手术中使用眼镜,并且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连接世界各地关注自己工作的人们。

“作为个体,作为一个外科医生,我们有一定的临床经验,我们想与尽可能多的人分享,”

360度直播,无法实现医生的第一视角观看

带着黑色版Snapchat眼镜的Ahmed尽管看起来一点不像“豪斯医生”。不过比起美剧里那位酷帅的Dr.House,这位英国医生更酷。早在今年4月,他就在自己的一台切除结肠肿瘤的手术室里,安放了一个360度4K的摄像机。虽然按照法律和病人隐私权等等规定,360度直播实时的确是比较困难,所以这台手术最后在医生助理团队做了大量准备,获得患者同意后,以延迟一分钟的时间直播。

为此Ahmed医生感谢自己的患者:“他非常支持我们这种想在全球进行医学教育的尝试。”并在直播前表示:“我是在预判这台手术并没有太大风险的前提下同意直播的,只要有一个关键的并发症出现,我会立即叫停直播。”

鉴于目前360度视频直播和拍摄技术、分享路径、观看的门槛明显比Snapchat眼镜麻烦很多,尤其还不是手术医生的第一视角,所以跟Ahmed医生直播手术的初衷还是有差距的。

据柳叶刀全球外科委员会2015年的一份报告透露,全球约有50亿人无法获得安全的手术。要改变这一现状,需要花费15年时间培训出全球短缺的200万外科医生、麻醉师和产科医生。Ahmed医生为此也经常去到那些亟待得到培训的地区医学院进行慈善培训,从加沙地区到撒哈拉沙漠。以及自己的家乡孟加拉。亲眼目睹了这些地区缺乏基础设施、培训和医疗器械的状况。他认为柳叶刀委员会指出的现状基本无法得到解决。

810-2
“我去那里的动机和目的都是好的,但效率不高,我们需要先放下这种个人行为、放下去到那些地方训练两三个学生的想法。我们需要专注于去解决,如何把自己的知识更大范围地传播,以及在世界各地培训更多的人。尤其是低收入国家。仅仅帮助少数人解决不了问题。”

“如果人们可以使用Oculus或者Cardboard,来通过更加智能的方式观看手术和模拟手术,我们或者在这一问题上会做得更漂亮。”

VR在医疗上的应用,是通过虚拟操作系统训练实习生,这是我们最终的目的

然后Ahmed医生在2015年成立了自己的创业公司Medical Realities,目前正在推出自己的教学软件,通过360度视频直播进行远程AR教学。Ahmed认为,手术室的教学方式已经几百年没有得到什么改革了。现在的外科实习生们,往往是在手术室里扬着脖子看几个小时,无非只能通过正在工作的手术医生的肩膀,瞥一眼模模糊糊的“现场”。

但是Ahmed医生也并不认为,仅仅通过直播手术的视频就能实现良好的手术室教学体验。他的想法是,通过现场拍摄的素材,使用CG渲染,创建虚拟的病患和手术部分,然后利用触觉反馈技术,完成医学训练。

“按我的想法,你必须有一个虚拟的人体,然后有触觉手套,真的拿起一把手术刀,切开一个刀口,你看到这个真实切口。而这一切都跟现实并无二致。”

“VR在医疗上的应用,是通过虚拟操作系统训练实习生,这是我们最终的目的。”

glass-surgery

第一个使用谷歌眼镜直播手术的医生

最后再说说直播眼镜。这位高科技医生,在2013年谷歌眼镜出现的时候,就缠着谷歌几个月,最终得到了一付Google Glass。当时使用谷歌眼镜直播的手术也上了各大媒体的头条,一共有来自113个国家的约13000位学生收看,并现场提问,谷歌眼镜的语音系统能支持医生边操作手术边简单地当场回应这些问题。

对于眼前这个刚到手的Snapchat的产品的使用心得,医生的描述是我们(www.okglasses.cn)觉得对Snapchat所有产品核心最精妙定义:

“Snapchat平台真的很有趣,因为它模仿了我们人类本身。它以短期留存为基础,最长24小时。我们人类的记忆正是这种模式:以短期记忆为主。我们看到的一切,其中95%在短期内会被遗忘。只有小部分进入我们的长期记忆。”

人性即产品。具备人性的产品总是不会太差。

Ahmed至少从医学上提供了产品人性化的依据。以及,如果真的需要医生,你会希望遇到一位戴着Snapchat眼镜的吗?作为Ahmed医生在Snapchat上的粉丝,我觉得这事还是得想想。

相关阅读

权威媒体点评:130美元Snapchat眼镜的希望和痛点

架个Gopro就是VR医疗了?真正的VR手术是这么练的

来,咱们聊聊真正的360度视频手术直播是怎么个情况

[资讯参考自time/wired IN2原创资讯转载请注明来源及链接 图片来自网络]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