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体验]BBC VR动画短片We Wait:探索体验式新闻的新维度

we-wait-bbc-featured-1000x563

纵观整个艺术史,从文字、绘画、喜剧再到电影,每种新的媒介都因其特殊性质而解放创作者的灵感,让艺术家创造出精彩绝伦的全新体验。作为一种全新的媒介,VR的重生也将艺术创作从二维世界带到了更高维度,更接近现实的境地。通过[新体验]栏目,IN2将深入分析全球的艺术家创作的精彩VR体验,并试图从中总结出VR内容创作的经验。

事实上,BBC及其VR动画片短片“We Wait”,已于今年6月就与该片的制作机构Aardman动画工作室( Aardman Animations)一起,在Sheffield Doc/Fest上亮相了。Sheffield Doc/Fest的全称是谢菲尔德国际纪录片电影节(SIDF),每年在英国谢菲尔德举办,也是全球最酷的5个纪录片电影节之一。

照道理来说,一部动画片,还是VR的,参展纪录片电影节,原本应该得到像圣丹斯参展作品一样的聚焦和传播,何况这部作品也是师出名门:BBC不说了,Aardman动画工作室的代表作是《无敌掌门狗》。然而事实上这部几乎可以认为是新闻报道历史上的最新尝试,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时隔半年之后,当今天“We Wait”作为“新作品”在Oculus平台正式亮相,才引发了VR媒体的集体刷屏,和业内人士的关注。

原因其实很简单,这部作品,除了今天开始在Oculus上,用CV1观看,其他头盔还是眼镜都没戏,我们曾经企图在Gear VR上的Oculus video里查看,并没有找到。吐槽一句:CV1究竟卖出去多少啊?Oculus跟三星你们真的还有关系吗?

啥也不说了,看片。

p03xkh0n
在一个足够沉浸的环境里,简单的人物形象设计其实对体验并没有什么影响

故事很简单,一队叙利亚难民,夜间要从土耳其乘走私艇穿过爱琴海偷渡去对岸的希腊,申请避难。

虽然知道是一个VR动画故事,一进入环境的瞬间,还是有点奇怪的。我们(okglasses.cn)曾说过,VR动画故事特别适合超现实的、跟想象力和梦想有关的剧情。因为人设和场景都不是现实会出现的事情。而对于“We Wait”,我们强大的心理“背书”却是,这些是新闻,人物事件地理环境都是真的。然后试想你猛然看见一堆风格极简的“人偶”和抽象画风的海滩会怎样?

Aardman在这些动画人物的造型设计上,采取了跟《无敌掌门狗》完全不同的风格,看上去是一些简单到近于抽象的人物造型:平面的五官和木雕一样的躯体轮廓。像是在引擎里做了一些小木偶,观众通过头巾和说话的口音来了解故事背景和其中的主要人物:一个带着孩子的母亲,一对情侣。

wewait
这时候或许我们开始明白为什么一定要使用CV1观看,良好的沉浸感会让观众迅速进入故事,而观众的身份从始至终都是他们中的一员。跟随主要人物出现在沙滩和船上,听他们诉说自己的经历。看他们看到的一切。

画面的设计风格上,海滩对面的灯火,难民身上的救生衣包括海水和船只,也都很抽象简单,比如在颠簸的船上,迎面冲来的浪花,只通过一片细碎的小方块来表现。

在目前的VR硬件和技术基础上,这类基于真实新闻事件的VR动画片,目的是要把观众带入现场记者般的身份,设身处地地去体验一个新闻事件的过程。在保证提供VR良好的沉浸感带来的“情感共鸣”的前提下,其实人物和环境在造型上的设计是否逼真和细致,并不影响观众对新闻事件的体验,甚至,越不逼真的设计和抽象的画风越适合新闻事件的表达。这个稍后再讲。

we-wait
目光启动人物间的自然交互

这是一个有很多交互设计的短片。其中最强烈的印象是在强调观众和环境之间的关系时发生的。在黑暗的海面上,观众“置身”狭窄危险的船上,被强烈的手电迎面照射,暂时失明的体验。另一个与场景的交互是通过声音引发的心理共鸣,土耳其警方的巡逻艇在海面上逼近小船的巨大的压迫感,以及警方连续的警告喊话,都让观众产生强大的“共情体验”。

而在人物个体间的交互上,制作方使用了非常自然的“视线启动”:只有当观众的视线凝视故事中的几个主要人物时,他们才会开口“跟你说话”。而每个人的故事都是通过他们“一对一告诉你”的方式了解的。这很像记者的采访,有线人告诉你,在夜里跑到土耳其海滩上,坐在一堆难民中间,认识其中几位,听他们告诉你自己的遭遇,然后跟他们爬上危险的小船,经历海上的冒险……

p03xpz9m
简单的场景转换

此前无论是Oculus的小刺猬(Henry) ,还是Baobab的小兔子(INVASION!)都是没有突破多场景转换的叙事。“We Wait”尝试了一下简单的场景转换:海滩—船上—海滩。因为观众并没有空间的位移,所以也无需担心观众丢失,无需刻意去“引导”。转换实现起来也相对自然。有媒体在报道中提到动作捕捉,IN2表示并没有get到。在对制作的团队的访谈资料中也并未看到有提及这项技术。

1241703_we-wait
真实新闻事件VR体验的新尝试

新闻本身自2015年欧洲难民危机以来,一直是整个西方媒体关注的焦点:2015年有超过8万难民在土耳其海域获救,其中将近4000人在前往希腊的途中丧生。BBC在这些事件的报道中,也派出了一线记者登上土耳其海滩和爱琴海上的走私艇。

在谈到为什么会想到通过VR动画片的体验,尝试作为报道难民危机事件的一个方式时,BBC Connected Studio的工作人员,这部作品的制作者之一Becky Gregory-Clarke说:

这是一个很沉重的故事,事实上你很难完整地把现场的情形传递给那些不在现场的人。船上的记者,也没有更好的方式让观众感同身受他的处境和内心情感。

于是我们非常想把这个事件用VR动画片的方式做出来,为此我们特意聘请了BBC Radio 4 的首席记者Matthew Price 来监督整个故事的内容。这个故事虽然是虚构的,但一切都基于真实新闻的记录和采访。

同样是这个问题,来自Aardman的数字创意总监和项目合作总监Dan Eferga是这么回答的:

Aardman一般不参与纪录片制作,所以确保我们故事的真实性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这些真相才是故事的基础。

新闻和虚拟现实体验的新闻,哪个更接近真相?

这是一个疑问句,不是一个设问句,意味着这不是修辞,就是一个问题。

A Syrian refugee waits to be transferred to the Moria registration centre, after arriving at the port of Mytilene on the Greek island of Lesbos

即使在IN2内部发生的争论中也一样无解。我们部分认同新闻是无法被复制和体验的,你在现场看到的瞬间既是一切,记者摄取的镜头不应该带有任何主观情绪、表达任何个体情感。另一方面,新闻报道的目的是让无数不在现场和无法莅临现场的观众,了解现场。此前Chris Milk和NYT VR都一直在尝试提供更临场更容易引发共鸣的360度视频“现场”报道。虽然体验上来说,没有VR动画短片好,但那毕竟还都是一线记者看到的画面。

然而问题就在这里:记者看到的就一定是事件的真相吗?老实说,这个问题不能用来追问VR新闻。从有新闻、有相机开始,新闻在任何传播介质上就真相来说,就一直是个问题。一个事实,只要你不在现场,你永远接近不了真相。无论是360度摄影机还是事件复刻版的VR动画片体验。你置身的故事,也都是前方记者的视角、叙述和加工。

于是对于真相来说,早期的文字、绘画解决不了,摄影术发明之后也未曾解决。VR作为一种新的媒体,或许提供了新的观看和体验方式,但只要它还被称为介质,也跟照相机一样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然而新闻却可以从简单的信息传递,进入一个“体验时代”,就像Facebook进化到Snapchat。这确实是只有VR技术才能带来的体验。我们的阅读和观看,会部分被“体验”取代。这或者是BBC尝试“VR新闻动画片”的意义吧。

在上述语境下,或者我们会有“新闻虚拟体验”这么个新说法,至少比所谓“非虚构写作”看上去要具象和靠谱。

传播

作为对本文开篇提到的问题的呼应,Becky Gregory-Clarke在被问及如何考虑传播时,是这么说的:

我们知道现在没有多少人能看到它(作品),因为这是一种新技术,但我们不想因此就受到限制,因为我们的工作就是探索这些技术和硬件的可能性。

在Doc / Fest之后,我们希望将作品放在BBC网站上,以便任何人都能使用Oculus Rift头显看到。

只能为BBC的想法鼓掌。一个全球顶级新闻机构的职责就是最大范围地传递新闻。希望刚刚卸任Oculus CEO的Brendan Iribe也更明白自己的使命:让CV1能对接所有的网站。因为最好的内容制作者,都有他们最大数量的用户在自己的网站上。

相关阅读

BBC:史上第一个360度视频新闻报道的拍摄内幕

BBC的VR电影The Turning Forest   尝试探索沉浸式叙事的核心

BBC电影节秀VR短片:做伊丽莎白女王是什么感觉

[IN2原创资讯转载请注明来源及链接 图片来自网络]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