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的“白日梦”:谷歌Daydream View头显研发故事(下)

vpavic_161024_1252_0163.0 (1)

前情回顾:帝国的“白日梦”:谷歌Daydream View头显研发故事(上)

控制器

伴随着VR头显的发展,早期那些控制器就像一块块五花八门随处乱扔的、令人担忧的大石头。从棋牌游戏到便宜的烹饪配件,既有又长又扁的“魔杖”,也有带有指纹凹陷的小方片。给人的感觉要么是像一只女生化妆用的粉盒,要么是一个超现实的电子阅读器。都摆脱不了夸张的未来派的方式。其实,最好最直接的方式,难道不就是一个像夹心饼干形状的遥控器吗?

View团队也觉得夹心饼干的主意有点可笑。因此早期关于这款控制器的设计,是几个未确定的长方形,结果收获了“思路呆板“的评价。其中有一个颇似行李牌,另一个还在角落里打了一个整齐的孔。我试着用手按了几下,并不知道该怎么用。所有设计这类产品的人可能都有这样的想法:VR硬件是很科幻的产品,并不是日用品,所以必须要很酷要不同凡响。然而科幻并不是真的,所有这些想法也真的不切实际。

Daydream团队很快就确定了一个坚固的遥控器的设计方案。两端的形状不同,因此用户很容易就分辨出使用时正确的指向。正面是触控板,功能与Gear VR头显右上角的触控板一样。“人们喜欢触控板,因为它可以像使用手机触摸屏一样发送指令。相比之下,它更应该像个操纵杆。”Nartker解释说。“最开始团队的想法是它首先应该是细长的,但是反馈回来的用户信息表明,他们期望得到一个更整洁更圆润的设计。”我们认为我们想要一个更扁平更薄的设计,只是因为它在审美上更令人愉快。但是事实证明,这样的设计也必须便于手掌把握。

vpavic_161024_1252_0155.0
对于Daydream团队来说,涉及人体工程学的问题比技术更棘手。何况控制器还需要一些更严谨的工程设计。它应该是一个配有不像手机那么敏感陀螺仪的电视遥控器,同时又有类似手机触控点的操控机制。但是如果人们长时间使用它来实现VR体验中的交互动作——毕竟大家希望这就是一款VR鼠标——那么它就必须更精准更不容易漂移。

遥控器的“核心功能”在被Nartker称为“车库开门器”的黑砖中进行了测试,然后在最终的遥控器外壳上添加了类似Rift或Vive那样的位置跟踪功能。这意味着谷歌也在尝试模拟全运动控制器,而且它始终有一个现实世界的标准来比对这些控制器。

Daydream团队的最终梦想是,终极的Daydream VR系统中的这个运动控制器,是跟手机或者头显的摄像头结合在一起的。不过按照Nartker的说法:“目前我们还没有内置运动跟踪设备的原型,像是Oculus的Santa Cruz那样的移动VR一体机。”(OC3上Oculus放出的Inside-out Tracking的可实现动作跟踪的无线移动独立头显)。

“仅仅通过头显实现对运动的跟踪,都是一个极具挑战性的难题。目前并没有人真正在这项技术上实现突破,更不用说通过控制器来实现动作跟踪了。”Nartker说:“许多公司,包括Oculus,Microsoft和Qualcomm,虽然都已经提出了它们在Inside-out Tracking技术上的观点,但是这其中并不涉及能实现高级交互的技术。而像Leap Motion这类现有头显式的运动跟踪器,也仍然解决不了使用范围和可靠性等技术问题。”

vpavic_161024_1252_0145.0
我们希望头显越简单越好,人们能够无缝进出VR世界

View的诞生,并不意味着谷歌对于VR的野心,甚至Daydream本身都不能说明谷歌在技术上的梦想和边界。传闻谷歌正在开始眼球追踪技术的研发。

Bavor也确认,Daydream这个名称,并非局限于移动VR,而是适用于所有一体化设备。无论未来如何,至少目前Daydream的第一款硬件产品View,就有可能超越其他同类产品的水准。Bavor说:“大多数重大技术升级是通过手机升级完成的。所以更多的逻辑应该建立在‘手机的升级周期’上而不是所谓的‘头显升级周期’上。”

甚至从现在开始,View的简单性能据说已经可以被固定下来。“你添加到头显中的元素越多,涉及成本和制造上的麻烦就越多,牵扯的重要设置也就越多,想象中要插入许多小东西,连接许多东西。”Bavor说:“我们不赞成这么做,我们希望头显越简单越好,人们能够无缝进出VR世界。基于这一考虑,简单的、基本被动的头显设计是有助于这一想法实现的。”

而我只想要一个绿色的View。

后记

这篇文章的妙处就在于,作者Adi Robertson并不是从技术层面去絮叨一些枯燥和无聊的话题。而是结合访谈中关键人物的对话,试图通过谷歌在产品理念、设计、实施过程中的细节,来诠释科技巨头对VR技术的理解和使用。

这里面我们看到的不是对技术深度挖掘和实现的炫耀,而是一种冷静和清醒的,对于技术的减法思维和克制态度。正是这种思维和态度,让谷歌的View成为目前性能最好,最简便易操的VR设备。也因此成就了有关布料上的纹理、缝线的针距、颜色在日光下的审美表现这类产品细节。

产品即人性。产品有多关注细节,就会有多贴合人性。现在举目张望,可谓遍地VR头显,无论是原创还是山寨,试问有谁考虑过材质的纹理和日光下颜色的表现?至于跟材质制造商合作,通过“激光排版”精准设计材质纹理,更是不可思议的举动。

vpavic_161024_1252_0170.0

文章的另一个隽永之处,在于像Clay Bavor这样的领军人物,对于行业技术和市场的精彩评论。这些观点不仅很好地解释清楚了为什么View会固定在这样一个简单的产品模式上,更给行业一个非常有启发的视角来看待技术进化:更多的逻辑应该建立在“手机的升级周期”上而不是所谓的“头显升级周期”上。

正如文中所述:虚拟现实一直跟科幻作品联系在一起,因此我们在研发技术和开发产品时,多少抱有极大的未来感。这种未来感让绝大多数技术和产品,冷酷傲慢和一无所用,失去了接地气的根基。不仅对大众市场毫无意义,也对自身生存造成极大障碍。

作为全球最大的科技公司,谷歌的在VR技术发展和应用上的“减法理念”,不仅汲取了自己在Google Glass上,冷酷炫耀招致大众反感的教训,同时更加机智地利用跟纸板眼镜一样的打法,四两拨千斤地把同行排挤在大众市场之外。当Oculus和英特尔和微软们苦哈哈地去研发高级头显技术的时候,谷歌利用自己的地图系统,轻易就把谷歌地球做成了VR“杀手”。而在这单case里,辛苦研发出Vive的Valve在本文作者眼里,只是“在不断更新一个运动跟踪系统的工作时间表”。

最有力量的技术炫耀,就是把这项技术做成最简单最“不技术”的应用。在这一点上。目前VR行业的确无出谷歌其右。

作为普通用户,我们一点不想因为要操作这些设备而被烦死。我们只想轻松地对谷歌说,麻烦给我来个迷彩版的View。

相关阅读

谷歌新VR头显试用:比纸板强太多 可惜还是没啥内容

“亲生的”手机和秋裤头显:不作恶的谷歌会是你最善意的主人吗

有点理解为什么华为小米都不着急做Daydream了

[码后炮]谷歌要推的Daydream就是Android VR

[资讯图文来自theverge IN2原创资讯转载请注明来源及链接 ]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