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0万美元投了一个“恐怖谷” 投资和技术都不算山寨

oben

昨晚刷出这个新闻,第一个念头是:谁再提“寒冬”就让丫去测试这个产品吓丫一跳。

Oben是一家技术公司,可以实现在虚拟环境中的真人3D虚拟形象。当我们通过目前的VR装备进入虚拟世界时,如果与自己的这个虚拟形象关联,那么这个“数字的你”会完全被现实中的你操控。

Oben创建于2014年,原来的大本营是在高科技孵化器Idealab上,后来成为HTC刚推出的VR孵化器Vive X上一员。种子轮融资不过区区$ 15元。目前A轮融资$770万, 领投的是CrestValue Capital和中国盾安。其它投资来自Third Wave Digital、Machinima(一家使用实时引擎制作电影特效的公司)创始人Allen DeBevoise、Dream Maker 娱乐有限公司、S.M. 娱乐的子公司、Cameron Pace(导演詹姆斯卡梅隆的公司)的中国区CEOGordon Cheng、以及老东家Idealab。

9FEB12C9-BA4C-4CB3-BB3F-960222B7D470 拷贝

本轮融资的目的,主要用于扩建团队和发展产品规模。

事实上,与其说Oben的技术适合应用在虚拟现实体验上,不如说更适合用在电影制作上。按照媒体们的解读,Oben能够为用户制作更完整的数字版的“自己”,不仅可以通过摄像头扫描来“复制”完全逼真的3D脸,而且还可以通过录音来创建跟真人一样的声音。IN2看了一些评测,最惊人的是这个描述:我看见自己在说中文,但是我完全不懂这门语言,但是那的确是我的脸,我的声音。我在说一种自己完全不明白的语言。

好吧,如果把这项技术应用在虚拟现实的体验中,用户或者会看到一个自己的阿凡达,然后通过HTC Vive的硬件来操控这个阿凡达在虚拟世界中为所欲为。

4AD43442-9EE3-429D-9AE2-AEE8A48AACB6 拷贝
这当然是基于这项技术的描述。现实是,人类如果面临这种状态,会产生一种被称为 “uncanny valley” (恐怖谷)的效应。

恐怖谷理论是一个关于人类对机器人和非人类物体的感觉的假设。它是1970年由日本机器人专家森政弘提出的。“恐怖谷”一词则出现在Ernst Jentsch(德国心理学家)1906年的论文《恐怖谷心理学》中,而他的观点被佛洛伊德在1919年的论文《恐怖谷》中阐述,因而成为著名理论。

森政弘的假设指出,由于机器人与人类在外表、动作上相似,所以人类亦会对机器人产生正面的“情感”;当这种“情感”达到一个特定的程度,人类的反应便会突然变得极为负面。哪怕机器人与人类只有一点点的差别,都会显得非常刺眼,整个机器人因而也显得非常僵硬恐怖,使人有面对僵尸的感觉。可是,当机器人和人类的相似度继续上升,相当于普通人之间的相似度的时候,人类对他们的情感反应会再度回到正面,产生人类与人类之间的移情作用。

0AJ3gF00
“恐怖谷”一词用以形容人类对跟他们相似到特定程度的机器人的排斥反应。而“谷”就是如图所示,在研究“好感度vs相似度”的关系曲线上,在相似度临近100%前,好感度突然跌至反感水平,回升至好感前的那个“谷底”范围。

从Oben公布的图片来看,远远不到我们在“西部世界”看到的机器人与人类真假难辩的水准。似乎正好处于图中的低洼地带。毫无疑问,在VR中设计人类的虚拟形象,肯定是这项技术应用上很有前途的方向,不管是游戏还是其他娱乐、社交,能够操控自己的阿凡达,感觉上就跟卡梅隆的大片《阿凡达》描述的一样。

然而这里的问题是:在虚拟现实的体验中,我们应该如何设置自己的阿凡达形象?如果不能做到跟现实的人类一模一样的逼真度,会有什么感觉?

mark-zuckerberg-oculus-avatars-social-1140x641
在几天前,IN2(www.okglasses.cn)有篇文章详解了计划在VR社交上发力的Facebook,对于如何把控在VR里设计用户形象的技术要点。结合在OC3大会上,小扎曝光的自己的虚拟卡通形象,按照上图的解读,脸书的VR形象应该已经逃出“谷底”,类似于“木偶”的地带。

这也是为什么迪斯尼的人设总是动物和卡通人物的缘故。虽然迪斯尼或许能轻而易举地设计出跟真人一样的3D形象,但那仍然不是跟人类100%的逼真,我们盯着大银幕上的这些形象未免会产生反感。而这还不是每个观众自身的形象,想象一下,在目前这种相对封闭的VR体验环境中,如果面对一个“并不100%逼真”的虚拟自己,是什么感觉?

技术总是进步的,“西部世界”也不是一天建成的。目前Oben的技术貌似跟电影的关联更大些,不仅可以极大节约后期特效和替身的成本,还能实现目前电影技术不能达成的效果。这可能也是这一轮投资中有不少涉足娱乐的机构或投资人的缘故吧。

8i.2x1272
早几天,看到一篇文章,大意是:因为中国有很多山寨投资,不懂VR技术,所以按照之前投互联网的想法去投VR项目,结果把国产VR团队都逼的活不下去了。举出的例子一是最近业内比较知名的VR硬件公司裁人,另一个更是拿了此前某互联网医疗项目创始人不幸病故来说事。对应说法则是国外的投资就不山寨,给技术留有成长的时间,同时美国的技术也更讲求创新和申请专利。

IN2想说,是人就有上中下左中右,什么领域在哪儿都有山寨的成分。美国资本也不知道该投VR什么。日前在roadtovr上看到一篇与顶级投资机构(投资人)聊VR/AR产业的文章,美国投资人们也都在探讨、观望这个行业。倒是在VR/AR技术上,好像中国还更多山寨项目。在这篇文章里,美国投资人也谈到,中国的VR技术先要“跳出复制和追随这个大坑”,实现真正的创新。

事实上,如果我们每天只是通过刷微信来探讨这个行业,其实并不知道有多少名不见经传的资本或者团队,在埋头默默练级。因为我们只看见了那些被刷屏的“故事”。如同“恐怖谷”效应,人类的立场永远只在看见映射的自己有多少相像的成分中。

相关阅读

如何在VR里设计用户形象 Facebook开发团队分享经验

8I:用影像创建一个你自己的阿凡达

未来你在VR游戏里遇到的NPC 可能是真人扮演的

[资讯参考VB IN2原创资讯转载请注明来源及链接 图片来自网络]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