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元年”过半 VR产业到底发展到什么地步了?

shutterstock_341545919-e1460574545239-720x415

从2014到2016年,每一年都被人称为“VR元年”,现在第三个元年已经过半,被大家寄予厚望,大小公司一窝蜂涌入的VR产业到底已经发展到啥程度了?近日VRScout整理了一番目前VR在市场、硬件、内容、外设、人才等方面进行了详细的梳理,为大家分析目前VR的进展和遇到的问题。IN2将对文章进行不改变原意的编译。

几百亿没了 期望值遭遇“减记”

去参加各种VR大会的同学应该对Digi-capital的AR/VR市场预测图表十分熟悉,2015年几乎每个设计VR的PPT大概都在第一页标明“2020年AR/VR市场1500亿美元”,那张图看的人都恶心了。今年年初,就在Oculus Rift CV开放预订之前,Digi-capital重新修订了此前的报告,将4年后AR与VR的市场预期从1500亿美元调低到1200亿美元,300亿美元就这么没了。好消息是,被调低的是AR市场,VR市场还是300亿美元。

Digi-Capital-ARVR-Sector-Forecast-2020-1024x576

另一家调研公司,Superdata曾经预测2016年VR销售预期在51亿美元,其后两次调低期望值,目前定在了29亿美元。就连Oculus的干爹,Facebook的“小札”在说到VR的发展的时候,都要说“10之后”。

造成期望值降低有多种原因,例如谁能料到Oculus的消费级产品CV会遭遇产能危机,迟迟供不上货;谁能料到Oculus和HTC Vive的价格这么高,让普通消费者望而却步。

真实的市场数据是怎样的?

市场嘛,就是数字和数据呗。目前硬件卖出的数量,每个厂家都守口如瓶,生怕任何人知道。想想也无可厚非,真实数据公布了,投资人脸往哪儿放?不是每家公司都敢称产品已经卖出“150套”之类的。但是,这不代表咱们就没有相关的数据,往下细看:

根据Develop网站,80%的消费者并不知道VR。

根据Superdata,78%的VR头显用户是游戏玩家来的。

68%的消费者,希望在购买VR设备前先有VR体验(可以理解)

58%的消费者认为VR体验是为游戏玩家设计的。

68%的消费者认为现在的VR头显太贵了。

目前76%的VR内容是游戏。

小型工作室和儿童娱乐公司认为VR最有价值。

50%的千禧世代(80后和90后)对挂靠在一个主机上的VR设备有兴趣。

00后是对VR最感兴趣的群体(他们对什么都应该感兴趣吧)。

消费者在VR头显上的平均使用时间是25分钟。

oculus-vs-vive-970-80

消费级VR设备售出数量

对于VR头显的发售数量,其实大家预测都还蛮理智的,例如大部分机构和专家会预测今年高端VR头显的销量应该在200万-300万之间。但是显然Oculus、HTC和索尼是不会发声告诉大家目前产品的销量的,至少现在不会。

Oculus预计销量在25万台左右(算上DK1+DK2?)。

HTC Vive的销量大概在10万台左右。

三星的Gear VR预计今年发货量能够达到350万。

年初谷歌透露纸盒眼镜Cardboard发货量为500万。

索尼的PSVR预计今年销量可能达到170万-190万套。

oculus-rift-review-lily-1467142175-NLN5-column-width-inline

关于VR内容:有些能玩 有些让你吐

关于内容,人们最经常说的大概是“内容为王”,很多从业者最喜欢说的是现在是“技术红利”时代,未来内容是王道。去年的Oculus Connect大会上O记的首席科学家Michael Abrash称现在是VR的黄金时代。对于内容生产者来说,这意味着这段时间没人和你抢生意,因为根本没人知道怎么做,而且也没有制作VR内容的硬件和软件。所有VR业者都得一边想创意,一边造工具

目前VR内容生产有诸多深坑:延迟、晕动症、成本高,无标准、没有商业回报,环境确实不十分理想。也难怪业内人士认为目前VR内容领域还是“狂野西部”的状态。不过,一些领路人像Story Studio、ILMxLAB也分享了VR内容的创作经验,下面有一些现身说法:

不太适合VR的:

第一人称射击类游戏

带转动镜头的第三人称射击游戏

在虚拟游戏里看文字

用手柄/控制器走动或者左右看

高速或者快速运动

将PC或主机游戏直接VR化(几乎无例外的烂)

还比较适合VR的:

固定视角的解谜类游戏

恐怖题材

有轨道的移动机械

1:1比例的动作控制

用视线做光标

瞬间移动

旅游和音乐类应用最受欢迎

有社交元素

第一人称视角叙事

retinad-vr

VR隐患:隐私数据是否会被滥用?

今年4月,美国参议院Al Franken向Oculus公司Brendan Iribe发信,质疑Oculus搜集用户隐私数据,并且不知道作何用。无独有偶,有同学发现,Oculus应用在后台秘密发送巨大数据包给“干爹”Facebook公司。初创公司如Retinad,致力于研究和搜集用户在VR头显中的一切动作,包括看向哪,身体温度和情绪如何

Oculus和一切搜集用户数据的公司一样,表示自己搜集数据,只是想为消费者提供“更好”的VR体验,同时保证会保护这些数据。现在的消费者向谷歌索要“忘记权”,IN2相信未来会有消费者向VR公司索取忘掉自己数据的权力。不过在VR发展的这几年,估计大家在VR中的动作还是会源源不断的输送到VR平台公司,后者将会根据这些数据决定你在VR世界中的广告如何安置

VR世纪最贵的是什么?人才!

《连线》前主编,《失控》等著作的作者凯文·凯利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表示,“目前没有人是VR专家”。十分正确,由于VR这个媒介实在太新,没人知道怎么做。凯利鼓励人们亲自去尝试,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VR大师。

确实,现在的VR行业,没有顺手的硬件,没有标准和规则,没有成熟的商业模式。没技术的公司搞个纸糊的头盔就敢骗VC钱,有技术的公司天天失眠,生怕不够响亮被骗子抢得先机。这是最坏的VR时代,但这不也正是VR最好的时代吗?

相关阅读

别骗自己VR还不能变现了好吗 VR商业模式参考

Digi-Capital报告:VR+AR+MR携手引领第四次技术革命

[资讯来自VRScout IN2原创资讯转载请注明来源及链接 图片来自网络]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