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The Void到Six Flags VR体验主题公园的未来(中)

131

从去年到现在,除了游戏和影视,有一个领域是大家都认可的绝对正确的方向,就是VR线下体验。VR线下乐园似乎已经成为行业的一剂强心针,事实是否真的是这样?近日美国科技媒体The Verge发布专题文章,细数了The Void到6旗,再到上世纪80、90年代曾经兴起的众多VR游乐场,探讨了VR线下体验的未来可能。

昨天的VR体验主题公园的未来(上)篇中,作者提到了The Void的崛起,以及上世纪80、90年代兴起的一大批VR线下主题公园的情况,详述了VR线下在美国的兴衰史。在本篇中,作者将会详细介绍The Void主题公园。

梦想乐园——从巨型机器人到体感蜘蛛 虚拟世界的真正未来(中)

作者:Adi Robertson & Ben Popper

如果要挑一个地方来建VR主题公园的话,The Void的大本营犹他州Lindon绝对不是最好的一个。此地的建筑可以说毫无特征可言,其中任何一个极有可能是牙科诊所,也有可能是暗藏高科技机密的军方总部。当然,一旦进入到建筑物内部,人们就会意识到自己没来错地方——The Void的员工公司Logo贴的到处都是,生怕人不知道这是自己的总部。出来迎接我们的公司CEO Ken Bretschneide,身上穿的也是和员工一样的带有The Void标志的T恤。

从蒸汽朋克乐园到The Void

Bretschneider和搭档Curtis Hickman最初的计划是建造一个蒸汽朋克风格的主题公园,叫做“Evermore”,后来计划演变成了The Void项目。在“Evermore”的最初时期,两人请来了特效专家James Jensen,后者十分兴奋,以为自己长久以来的梦想将要成为现实——在一个真实空间上架构一个虚拟世界。到了2015年,三个人抛弃了原来的主题公园想法,转而宣布开发The Void。

The Void是世界上最早的几个开发多人自由行走VR主题乐园的公司之一,另外还有澳大利亚的Zero Latency,他们即将在东京开启一个线下体验店;有传统主题乐园经验的Landmark集团在去年宣布,将与内地公司联手在中国建立大型VR主题乐园。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些VR主题公园的对手也包括传统的“鬼屋”、“密室”等线下游乐形式。而The Void的创始人表示,他们能够为用户提供独特的体验。

25596378

要说The Void的体验,就不得不说公司的RaptureVR设备和背包式电脑——这些硬件都是找工程师设计的。The Void的VR头显,基本上是一个加大马力的VR头显,配上有体感的夹克,后者能够模拟一堵墙的爆炸,或者爬了满身的蜘蛛。根据体验不同,The Void的VR硬件也有变化,例如《捉鬼敢死队:恐怖空间》的体验里,团队就设计了一个“质子枪”让玩家们耍,同时头盔用的是加工过的Oculus Rift DK2。

tconnors_160610_1103_0015.0

在The Void总部,用的VR头显是完全订制的,上面嵌入了用于手部动作识别的Leap Motion。目前公司用的空间追踪还是光学摄像头系统,据说团队目前正在研发基于无线信号的空间定位方案。

虚实结合 VR舞台暗藏机关

不过,The Void最大的成就其实是他们的同步和“低科技”的风格,每一个The Void的体验都会找到一处定制舞台,将虚拟现实和真实的世界联系到一起。例如,在虚拟世界的一个开关,你在现实中也会摸得到;坐在一个虚拟世界的椅子上,也会坐在真实世界的椅子上。在之前提到的“蝮蛇眼的诅咒”VR体验中,地下湖泊溢出的雾气也会打湿玩家的脸,当蝮蛇向你跳过来的时候,玩家脚下的一个平台会升起,让你躲过蝮蛇的攻击

但一摘下头盔,神奇的玛雅宫殿就变成了平凡无奇灰色的混凝土房间。在体验中,我举起火把走进一个石门,门会打开。但在真实世界中,并没有任何门。我问The Void的工作人员,这是怎么回事。

the-void-star

Hickman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给出了一个通用的答案:玩家的注意力被吸引了。“最终的目的其实就是引导观众的注意力,只让他们看到应该看到的。”Hickman说到,此君曾经当过魔术师,行业花名“神奇柯蒂斯”(The Amazing Curtis)。作为魔术师的Hickman表示,虚拟现实就是终极幻境。

The Void的一个最了不起的技术叫做“重定向行走”,玩家们看起来走的是笔直的走廊,但其实线路是微微弯曲的,让玩家绕圈的同时使得短短的路看起来像是无限长。

通过将虚拟现实和现实结合,The Void创造了“混合现实”,比普通的VR更加“穿越”,玩家们似乎也同意。The Void的youtube账户上有明星送来的“赞”,例如《绝命毒师》里的“小粉”艾伦·保罗称赞到“这是我有过的最棒的体验”。另外,像大导演斯皮尔伯格和演员哈里森·福特同样和The Void在其大本营留下了合影。

harrison-ford-the-void

VR体验不用做到100%

当然并不是说The Void的体验已经完美了,其中还是有一些瑕疵的,不论是“蝮蛇眼”还是“捉鬼敢死队”。目前体感夹克和头盔依然很重,不断的提醒玩家这是假的。在“蝮蛇眼”体验里,我的虚拟世界化身的手总是出问题,总是不在对的位置上。“重定向行走”听起来很有趣,但其实我并没有感觉自己比在现实中多走了多远。

最重要的是,我在The Void中做的一切,反倒一直提醒“我们在VR世界中不能做到的事情”。我能体验到粗糙的石墙,但是却不能感受那些精细的雕花;我用来点燃火把的火盆传来热量,但是火把本身却毫无热度。有一度我以为自己已经从一个悬崖上跳了下去,但我并没有摔死,有人把我拉回来了。

tconnors_160610_1103_0019.0

当然,即使有一些问题,依然不妨碍The Void的体验是非常有趣的,而且其中一些问题只有当玩家有充足的时间来探索这个VR空间时才会发现的——在“捉鬼敢死队”这样的快节奏体验里玩家根本没有这样的闲情逸致。“我觉得其实你不用把体验做到100%。”Bretschneider说到,通过在犹他州的测试运营,他发现大部分玩家在感受到“那个应该是墙”的时候,就已经很满足了,尤其是再配合上特效如水雾和热气。“这些使得玩家的大脑相信,这已经足够真实了。”当技术不断进步,The Void要做的就是决定到底要这种体验有多真实。

目前,所有The Void的体验都不会造成任何生理上的疼痛,心理上倒是可能有小小不适。但是Hickman透露,如果The Void的体感夹克火力全开,会让玩射击游戏的玩家担心被射中——倒不是真的会被打残,但是中弹的感觉也会相当不舒服,有点类似于彩弹射击。“我希望未来有一天,我们会在VR世界中因为自己的选择和做的事情,而受到真实的惩罚性的反馈,但又不会被人告到法庭。”Hickman说到。

The Void是否重蹈90年代覆辙?

这可是个遥远的目标,因为现在,The Void还不确定自己的目标是什么。在最开始,他们做的是小型的,有时间顺序的VR体验如“捉鬼敢死队”。Bretschneider表示他们已经开始计划能够吸引足够付费用户的方式:让2-3个人组团进入体验,在他们体验后进入另一批。VR体验随着时间变化,玩家们将会有自己的虚拟形象和积分,在各店通用。

而这些也只是第一步,The Void的终极目标是建立一系列大型的主题公园类似的体验中心,其中充斥着“空间舞台”——一个120平左能够容纳10到12个人的开放体验空间。这个空间舞台有点类似于一个复杂的ARPG的单元,或者像《今夜无眠》(Sleep No More)这样的实验性戏剧,不管是游戏还是戏剧,Hickman都从中获得了足够的灵感。

tconnors_160610_1103_0042.0

我能体验到的最接近空间舞台概念的,就是The Void大本营咖啡桌上的一个塑料迷宫。当然The Void团队并没有制造这样一个迷宫,正如他们同样没有建造上面说的那个体验中心一样。毕竟,在一个人流充足(纽约杜莎夫人蜡像馆)的地方搞一个电影主题体验(捉鬼敢死队)容易,而要计划出一个游客如织的主题公园可是要难上很多

The Void的体验中心并不一定会像BattleTech Center和迪士尼这样80、90年代的前辈一样关张大吉,就像投资VR大体上要比20年前的风险小得多。但是The Void的经营者同样承认公司承担了巨大的风险,虽然他们自信这是一个值得承担的风险。

“人们困于电脑和手机屏幕之间,而我们能让他们走出自己的屋子,但也沉浸在技术的环境里,同时还能和身边的人进行社交。”Hickman说到,他认为这是现代人们需要的,也是The Void能够提供的。

这听起来是个有点矛盾的主意:人们为了避免在电脑和手机间的社交,而驱车来到一座娱乐中心,马上又在眼前戴上一个电子设备。正是这样的想法,让The Void在舞台上加入了特殊的体验,以求当新鲜感过后,依然能够顾客盈门,而不是重蹈Virtual World的覆辙。

不过,今天,他们面对虚拟现实所做的,无非是让古老的东西看起来更新一些。

明天IN2将发布关于VR线下体验主题公园的文章的(下篇),来看看传统游乐场如美国的Six Flags如何将传统项目和最新的虚拟现实技术结合利用,敬请关注。

相关资讯

从The Void到Six Falgs VR体验主题公园的未来(上)

[资讯|图片来自TheVerge IN2原创资讯转载请注明来源及链接]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