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The Void到Six Flags VR体验主题公园的未来(上)

jbareham_160629_1103_0048.0

从去年到现在,除了游戏和影视,有一个领域是大家都认可的绝对正确的方向,就是VR线下体验。两天前,美国著名的VR线下体验方案商The Void的第一个对大众公开的VR主题公园《捉鬼敢死队:恐怖空间》刚刚在纽约的杜莎夫人蜡像馆开张,门票50美元/人。美国6旗(Six Flags)游乐园将传统的过山车项目搭配上Gear VR,让玩家们感受到被超人拯救的快感。

在国内,盛大曾表示会将The Void带到中国;美国Landmark集团曾告诉IN2将会与中国公司合作开设大型VR主题公园。VR线下乐园似乎已经成为行业的一剂强心针,事实是否真的是这样?近日美国科技媒体The Verge发布专题文章,细数了The Void到6旗,再到上世纪80、90年代曾经兴起的众多VR游乐场,探讨了VR线下体验的未来可能。IN2将对此文做不改变愿意的修整发布。

梦想乐园——从巨型机器人到体感蜘蛛 虚拟世界的真正未来

作者:Adi Robertson & Ben Popper

我和伙伴踏上了一个码头走进一个明亮的玛雅庙宇之中,我顺手拿起一根火把照亮前路,开始了我们的冒险:在不到10分钟的时间里,我们找到了一个隐藏的小路;从地下湖泊巨大蝮蛇身边逃走;向上爬了几百公尺欣赏一篇美景;穿越过一个充满了大蜘蛛的走廊,最终实现了一个关于碎裂之星的神秘预言。

当我们脱下头盔,一切都消失了。我站在场地上玩了一个名为“蝮蛇眼的诅咒”的混合了电子游戏、互动戏剧以及鬼屋惊魂的体验,这个体验来自The Void。这个体验的创作者称其产品是“混合现实”:一个叠加在物理空间上的虚拟体验,创造出一个能够让用户触摸和看到的世界。

vrg_serpent_s_eye_vista_nw.0

我在游戏里拿的火把,其实是一个上面加了亮闪闪的小球的木棍、而那个向我们吐着信子的蝮蛇,其实更像一个电扇,而在体验中的金色墙壁,其实只是真实世界中几堵没有任何装饰的灰墙,正是它们把我们困在了迷宫里。

7月1日,在“试运营”了几个月后,The Void公司在美国纽约杜莎夫人蜡像馆开设了第一家面向大众的VR线下体验,《捉鬼敢死队:恐怖空间》。交上50美刀,戴上VR头显,背上背包式电脑,玩家即可变身成知名电影中的“捉鬼敢死队员”,手拿质子枪进入到纽约的一栋典型建筑中,寻找并消灭各种妖魔鬼怪。

《捉鬼敢死队:恐怖空间》是一个比较简短且有时间顺序的体验,可以让最多三个玩家一起进入到虚拟现实世界,虽然不是超大型的虚拟世界,但也足够有趣。多亏了头盔和身上的动作追踪标记点,玩家可以在虚拟现实世界里看到自己的小伙伴,体感背心能够让玩家在被攻击时感受到反馈。我们体验了一下,绝对令人大开眼界。

过去4年,VR绝对是科技领域的大热点,谷歌、Facebook、三星和索尼等公司纷纷推出自己的VR产品。而这些VR头显产品要么会用到手机(三星),要么是需要一台高端PC,或者一台游戏主机(索尼Playstation),也就是说基本上用户会在家里玩这些设备。

vrg_1103_virtual_geography_02.0

当然,总有一些东西是家庭VR娱乐无法给予的,例如大空间的虚拟现实世界的自由行走、不用担心被电脑或者头显的线缆绊倒;体验火把放到眼前的真实热度或者在高空体验中爽到胃痉。上述这些VR体验正在被打造成VR游乐场、展览项目和主题公园。

今年2月,中国的盛大公司将投资3.5亿美元在虚拟现实行业,同时将联手The Void将线下体验馆开到中国。全球知名的巨幕影院供应商IMAX,也在不久前宣布将和Starbreeze合作,在今年年底打造6座VR线下体验店。主题游乐场6旗已经升级了自家公司的过山车,将其与虚拟现实体验结合起来。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让人们大老远开车到一个线下游乐场,然后进入到虚拟现实世界听起来有点矛盾;另外一个层面来看,已经向用户提供了各种模拟器和4D动感座椅的游乐场,现在又增加了一个VR头显,看起来有点任性——增加了个VR就真的能大幅度提升体验吗?但是如果这些游乐场能抓住形势,就能让观众体验到一个幻想的世界——华纳和迪士尼花了数亿美元打造的产物。而对于像The Void这样的公司来说,VR并不是一个新技术,而是打造一个全新世界的关键要素

而像The Void提供的这种体验,其实很早之前人们就已经在想了。1990年代,大大小小的公司都试图在游乐场中加上VR体验,而这个主意也是来自很早之前。

1970年,两个10十几岁的学生Jordan Weisman和Ross Babcock在美国纽约的海运学院第一次看到了训练用的模拟程序,这个造价昂贵的程序复原了一个巡洋舰的舰桥,主要用来训练学员驾驶舰艇。而对这两个年轻人来说,他们看到的却是未来的娱乐形式——一群志同道合的家伙们,交钱之后一起登上星际飞船的舰桥,展开体验。

受到启发的两个人马上抛弃原来的计划,买了几台苹果二代电脑开始尝试制作看到的军用程序。“这倒是个把母版干坏的好主意,但是我们看到了未来的一丝曙光。”Weisman回忆到。不过投资人不这么想,于是这两个人把梦想先放一边,组建了FASA Corporation,制作了风靡80年代的桌游如MechWarrior、Shadowrun等等。

angled_closed_pod_on_white

现代BattlePod

最终FASA为两个年轻人赚得了足够的资金,加上Babcock的老爹,三人组建了Virtual World Entertainment(一下简称VWE),一个受科幻小说中的“虚拟现实”技术启发而想到的名字。

Virtual World公司制造了许多有着复杂物理操作的驾驶舱类似的模拟器,并将他们放置在称为“BattleTech Center”的地方,它们的第一家设立在1990年的芝加哥。游客们在外面看到介绍视频后,交个6到8美元,就可以“驾驶”一个3层楼高的机器进行10分钟的战斗。透过驾驶舱的屏幕,玩家会看到一望无垠的外星沙漠,当然角色只有自家队友和外星敌人

虽然叫Virtual World,但是Weisman他们可是绝对排斥VR头显的。“头上戴一个又大又傻的头显,搁在过去更大更傻,在别人眼里看来一定像个傻瓜。” Weisman说到。

从产品来看,BattleTech的产品更像是一个游戏厅的柜子,而不是体验,更适合在连锁游戏厅出现。但是公司的投资者之一是Tim Disney(华特·迪士尼的侄孙),所以VWE想的是打造一个介乎于高科技游戏厅和室内游乐场之间的娱乐形式。1993年,公司在洛杉矶帕萨迪那开设了一个Virtual World Center,以虚构组织“虚拟地理学会”为名打造了一个蒸汽朋克风格的乐园

2013-08-17-12.42.12-625x527

但是,在90年代中期来说,VWE只是VR线下娱乐的其中一员。从世嘉的GameWorks到Iwerks Cinetropolis、英国的Jonathan Waldern将自家的VR头显当成一体式娱乐设备来售卖。而游乐行业的老大,迪士尼也安排自己的工程研发团队,秘密的开发一个“迪士尼水准”的VR乐园,不惜代价

有了上级的展示,工程团队们看中了母公司上映的影片《火箭专家》(1991),因为里面的主人公就戴着一个头盔。在工程师的计划里,玩家坐在一个椅子上,穿着有体感夹克,一个没有指头的皮手套,当然还有片中男主角的头盔。但是在体验开始前最后一刻,他们会从天花板上给观众换上另一个头盔,后者就可以体验飞行的感觉了。但是项目造价在军事级别,于是计划想当然的流产了

大众真正的接触迪士尼的VR则要等上几年,到1994年,迪士尼的未来中心Epcot Center设计了一个《阿拉丁》的体验区,观众可以带上一个像鳄鱼嘴一样的头盔,来体验飞毯的感觉。1998年,迪士尼在奥兰多的乐园中建立了DisneyQuest,一个互动的室内体验项目,观众们可以在其中体验《大力神》和《加勒比海盗》等项目,公司随后又在芝加哥开设了另一家。

DisneyQuest

奥兰多的DisneyQuest能够吸引稳定的客流,但是芝加哥的那家没过多久就陷入僵局,迪士尼将其关闭后打算在费城开设另一家。与此同时,Virtual World过高的估计了事情的发展,他们的大型乐园并没有比小游戏厅吸引到更多客流,而经营成本却一直高企。直到1999年微软收购了FASA的电子游戏操控,VW才正式关闭

事实是,那个年代对于任何线下体验来说都不是个好时候,不管是不是VR。Iwerks只开了2家Cinetropolis,就因为成本太高而关闭,他们本来计划开30家;索尼在旧金山的一个更加酷的娱乐中心也渐渐变成了普通的展厅。连锁游戏厅Dave & Busters倒是将VWE的战斗座舱经营了一些时候,结果反而伤害了创始人的初衷——人们没看出来VR是新的媒介,以为它不过是饭店墙角的玩意儿

几十年后,不管是BattleTech还是迪士尼的DisneyQuest,都基本上只有半条命了:后者在开业20年后依然保持营业;前者的战斗座舱在乐园关闭后,倒成了一些狂热粉丝倒腾的二手宝贝。直到2012年Oculus Rift蹦出来宣布VR已经有了新的发展,而这主意也没什么新鲜的,过去早就有啦!

对VR线下体验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继续关注IN2,明天将发布VR线下体验(中篇),详解The Void虚拟现实体验乐园。

相关资讯

宇宙大盗汉·索罗也去体验The VOID了!

专访Landmark:2亿美元VR公园或落户西安成都

[资讯|图片来自TheVerge IN2原创资讯转载请注明来源及链接]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