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要建立IN2网站

lost-poster2

我是一个后知后觉的人,即便在去年Facebook以20亿美元收购Oculus VR的新闻也未能引起我对虚拟现实科技的关注。真正让我开始对VR技术感兴趣的是今年1月份的圣丹斯电影节,Oculus VR宣布成立Story Studio,并在影展上曝光第一部动画短片《Lost》。

在读了美国科技媒体The Verge作者Bryan Bishop对短片《Lost》的描述和评论后,我才意识到VR技术将对电影产生怎样巨大的影响。即便在当时还没有看过这部短片,甚至还没有直观的VR眼镜体验,我已经开始幻想虚拟现实技术将会如何改造人们讲故事的方法,尤其是在银幕上。

IMAX公司的宣传语“看一部电影还是投身其中”(Watch a movie or be part of one)成了Oculus VR最好的代言,观众由故事旁观者到真正经历者的身份变化,则将彻底改变电影的镜头语法和叙事技巧。当观众成为摄影机本身时,镜头切换如何实现,景深如何把握,动作场面如何调度,光想象这些具体问题已经让人感到无比兴奋。

而真正让VR技术成为变革的,正是其即时的沉浸体验,观众可以立即体验到故事环境。一部两小时的电影,或者一本10万字的小说,可能需要受众相当长的时间才能领悟到其文本的精神内核。而使用虚拟现实技术,观众有可能在影片的第一个定场镜头(Establishing Shot)便真正“体悟”到作者的心声。

试想VR版的《乱世佳人》,观众可能不需要斯嘉丽在最后手握泥土,而在开场的佐治亚州广阔的棉花田镜头里就意识到“土地最宝贵”这样的想法;VR版的《魔戒》开场的夏尔田原风光,比恢弘的中土之战更能让观众即时领略“纯真胜过贪欲”的主题。

半个多世纪前“媒体大祭司”麦克卢汉曾预言,未来的人类是图形式、即时的、直感式的人类,如果他有幸看到现在的虚拟现实技术,想必会颔首微笑,赞其能顺势而为。而处于印刷文化与信息文化之间的我辈,努力拥抱后者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