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lix&Paul谈VR影像: VR是精细活 成功失败一念之间

large_Felix_and_Paul1970_FINAL

5月13日,昨天Felix&Paul工作室的新作《Nomads》已经登陆Gear VR平台。作为目前公认360 3D视频制作最强的团队,IN2的小伙伴在看了《Nomads》这部系列作品后,再次感叹F&P团队的审美和强大的制作能力。不过Felix&Paul工作室十分低调,不仅找不到该团队使用的设备,就连两位创始人felix Lajeunesse和paul Raphael的图片都找不到太多。

去年年末,F&P的两位创始人接受了ReadWrite的专访,较为详细的介绍了团队的背景组成,拍摄硬件,创作技巧等问题。两位导演坦承受到小津安二郎和库布里克的影响。对于VR影像,F&P认为是一个耗功夫的精细活,失败与成功之间可能只是一念之差。IN2将对其中重要问题进行编译,其中提问者简称RW,回答者简称为F&P。

RW:说说你们怎么开始VR影视制作的,是什么吸引到你们做这个?

F&P:我们大概在一起工作有10年了,在组建VR工作室之前,我们从事的是传统影视行业,拍摄广告、MV和电影。在一起合作之后,我们开始探索让观众更加沉浸的方式。我们试过使用大型的装置艺术和室内放映机投射、全息影像、完全沉浸式的3D立体环境等等,能用的方式我们都用了,但是没找到实现我们目标的方法,我们于是开始探索其他技术。

对于我们来说,科技和创意携手前行,也成了我们创作的一部分——发明工具来拍出我们要讲的故事。我们尝试去探索沉浸式叙事的边界,最后找到了虚拟现实技术。

通过VR,我们尝试探索“临场感”这个理念本身。通过早期的实验,我们发现VR这个媒介是世上第一个能让观众产生“我是体验的一部分”的感觉,同时产生深刻的共鸣和情感连接。我们有这样一个想法,就是打消距离的界限,创造直接的情感链接。

RW:你们是否从其他创作者身上获得一些灵感?

F&P:有一些电影人我们比较崇拜,有一些作品有实验性质。除了这个媒介本身的亲密性,最重要的一点是其对时间与空间的连接的探索。

有一点传统影视无法处理好的就是时间元素,电影会控制并操控时间,让观众丧失真实世界的时间感受。但有些电影人对待时间会比较谨慎。例如,日本导演小津安二郎的电影中的镜头,既是电影同时也是真实生活本身。在一个家庭吃饭的戏里,摄影机拜访的角度和高度与角色相同,这样一个长镜头让观众感觉自己和角色一样在桌旁——让观众感觉自己属于这个世界,不再是一个旁观者,这还是平面的黑白电影。其他的电影,例如库布里克的《2001太空漫游》对我们也有很大的影响

522491490

RW:关于VR视频的质量,一个好的VR视频标准是什么?

F&P:主要还是关于概念的力量,技术是很重要,但是我们喜欢VR这个媒介,主要是因为其内容以及对VR这个媒介的理解程度。人们很容易忽略技术上的瑕疵,如果这个故事足够感人。这和传统影视相同,一个讲述了好故事的电影,人们会忽略技术上的不足。

但是,临场感是一个十分脆弱的感觉。技术问题会影响到观众对于“沉浸到另一个世界”的感受。对于VR视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要清楚想要通过VR讲述一个怎样的故事。创作者很容易走回传统英式制作的老路,无论是镜头运动、剪辑或是素材选取,都不是一个简单的工作VR是比较慢的,是精细活。

RW:VR视频的评判标准和传统电影有很大不同?

F&P:我们花了很大力气去强调观众欣赏的体验的本质,试着去分析观众在这段体验中究竟是“谁”。我们应该选择什么样的摄影机摆放,观众这个观察角度的意义是什么。不管是纪录片还是虚构故事,纯粹的实验或者是更抽象的作品,对于我们来说都有一个莎士比亚式的“to be or not to be”问题。

如果我们不能在拍摄前就决定这些问题的话,那我们可能根本就没法开拍。观众也不会产生情感连接,会排斥作品。VR体验可以很好玩,我们想做的是让观众以最小的精力,去真正的将自己投身到另一个世界并获得情感上的连接。这是我们的标准,一旦做不到这个地步,我们就会很沮丧,而决定成功与失败的界限非常非常微妙。

nomads_2560_v002副本

RW:我们来聊聊制作团队,你们的团队有多少人?

F&P:举个例子,我们刚从Borneo拍摄一个纪录片性质的VR视频回来,我们的团队有8个人,人不多,因为我们既能操作硬件并控制数据。如果要拍一个虚构的VR影片,需要的人还更少。目前我们团队的担子要比之前制作传统影视时要重一些。

同时,我们工作室有20人左右,负责软件、硬件、画面制作等等。我们尝试平衡团队制作能力和人数,毕竟我们不想让下一个项目等待很长时间才能开始。

RW:通常制作一个8分钟左右的VR视频需要多长时间?

F&P:项目不同,时间也有很大差别。前期拍摄本身不需要花太长时间,因为我们不会采用多机位拍摄,通常是选定一个机位进行拍摄。VR项目的重要是让观众沉浸到一个环境中,所以每个场景我们会选择进行较长时间的拍摄。后期制作比较花时间,8分钟的VR视频我们要花1个月到1个半月进行制作

RW:能说一下关于拍摄的硬件和技术吗?

F&P:我们根据自己的需求制作了硬件,代表我们可以更精细的拍摄人物,去近距离的拍摄角色,因为我们认为这是VR最有魅力的一点——通过VR连接人与人。所以我们制作的机器能够捕捉到人们在现实生活中能够感知的物理距离。

我们制作的机器能够更好的贴近现实生活,摄影机本身的空间和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差不多大小,对于我们来说很合适,因为我们拍摄使用了很多类似的角度。

为了制作理想的设备,我们和工程师和软件工程师合作,制作了我们的原型机。我们已经开始制作第四代拍摄器材,之前我们会用现成的商品,但是现在我们从零开始制作机器。我们不会生产感应器,但是我们开始自己组装相机。每个项目,我们都了解到哪些能用,哪些不行,同时探索在VR真人实景拍摄方面的可能。

Amboseli_May15_1405small-1-980x420

RW:每个拍摄项目的前期策划是怎样的?

F&P:我们之前提到正在拍摄一个系列项目《Nomads》(游牧部落),先是蒙古的Herders,然后要去肯尼亚拍摄那边的游牧部落。我们的首要任务,是在不加入任何评价和叙述的情况下,让观众接受那里的文化和生活方式。

在筹备这个项目之前,我们和人类学家聊,做调查,尝试发现一种体验能够在没有叙述的情况下说明自己,让人们能够理解那里人们是如何生存的。我们想做一个观察者,以一种真实的方式参与到其生活之中,但是又不带侵入性的,不操纵现实。

我们和当地人呆了一周左右,确定我们的计划是可行的,去获得那种连接观众和当地人的情感纽带。

RW:和目前其他的VR团队关系如何?

F&P:现在还没有很多团队制作VR视频,Chris Milk和VRSE制作了一些有意思的内容,大部分是真人实拍。Oculus的Story Studio使用CG制作VR内容,从不同方向来探索VR。我们之间有很多沟通,毕竟现在做这个的人不多,大家都在尝试。现在还没有固定的形式和方法,但是最终我们会摸清VR的边界。

[资讯来自ReadWrite IN2原创资讯转载请注明来源及链接 图片来自网络]

No Comments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