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那度VR旅行:好故事能弥补所有的“缝隙”

0428_2

作为一个旅游网站,赞那度的VR短片真心算拍的不少了,而且从创意到拍摄都是独立自制没有外包。诚实地说,无论拍摄还是后期还真有待提升。可以试试让拍摄360度视频的专业人士们点评一下,在跟贴上排在第一位的肯定会是:这里有接缝啊。不仅有,还都挺明显。直不愣登地摆在那里,简直有一种特别不在乎的大心态,就像刚刚在HTC大会上拿到的“最佳VR视频奖”,得到了业内的肯定,10万元的大支票竖那里,你们慢慢聊我先拍视频去了。

其实,看赞那度的第一部在泰国拍摄的VR视频短片《泰国梦》时,IN2记者并没有太在意这些个“拼接”问题。这个旅行短片有一种与众不同的叙述方式,让人的注意力更多地关注风景而不是风景的“缝隙”。

​由此引发IN2一个有趣的想法:是什么让人们在看一个画面、一段视频时会不自觉地去关注这些画面的拼接?无趣的故事还是郁闷的节奏?那些已经体验足够多VR短片的人,在最初的新鲜感和好奇心消失之后,往往会有这样的一个感觉:比头显有可能带来的眩晕更让人晕菜的是,空洞的画面和混乱的逻辑带来的无聊感

赞那度的VR短片一点不无聊,它可能拍摄有问题拼接不完美但绝不无聊。不仅不无聊它还有着明显的,顽童式的试探和好奇心。而这几乎就是一个“要讲故事”的旅游网站最核心的事情了。作为国内主打中高端自由行和定制线路的旅游网站,面对的肯定不是甩一张昼夜奔波的行程单和报价就满足的用户。不想购物不走马观花拍地标纪念照的用户靠什么描述产品?故事

赞那度联合创始人艾伯通

赞那度联合创始人艾伯通

这就是赞那度的联合创始人、首席创意官艾伯通(Dirk Eschenbacher)特别强调的观点:好的故事是最重要的

自打2014年VR新一轮的热潮开始之后,一个现象:那些热爱讲故事的人们,都不约而同地被VR吸引,这是一个全新的讲故事的方式,电影、视频、媒体,全世界的story工作室都在围绕自己的内容探索这个新的“故事装箱车间”。由此可见,VR叙事对于真正有价值的内容生产者来说,首先是一个集体的认同,然后集体不知道如何开始

艾伯通在描述赞那度拍摄第一个VR短片《泰国梦》时,证实了这种大多数真正的内容创作者在VR创作上的过程:你有好的故事要讲,但你并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始?更不清楚开始后会有怎样的结果?但是你确定在这里能实现你想带领他人一起走进故事的想法。这难道不就是VR叙事所特有的、包含多种可能性的、及其“开放”的方式吗(跟旅行一样)?于是艾伯通决定先不管那么多了,拍了再说。

“赞那度是2012年创立的一个高端旅游网站,我们对内容很重视,其中文字、图片和视频都是我们内容的主要表达方式。我们有很强的视频团队,2012年就开始拍短片。去年我在家里度假的时候,在亚马逊上买了个谷歌Cardboard,下了几个APP,和我的家人一起体验了一下,大家当时就觉得这很神奇。

于是去年8月22日,我们四位合伙人决定拍个VR短片。可是我们什么都没有啊,也不知道怎么拍?我们就先去五棵松买了个GoPro。9月初就杀到泰国开始拍。出发前我们并没有一个完整清晰的“拍摄方案”或者“拍摄流程”。除了一个“故事梗概”和几台GoPro相机。我们什么都没有。虽然我们不知道故事的细节,但是我们决定按照故事发生的自然过程去进行。”

22.pic

“等到了曼谷,连续4天都在下雨,我们发现什么都没拍到。于是接下来的4天我们去了普吉岛,这回倒是不下雨了,但是又遇到雾霾。只有去室内拍派对吧。当时我们完全不知道这8天来我们究竟拍了些什么?因为无法实时播放,我们只有回到北京才能知道我们拍了什么。”

回到北京之后,我和制片人Jan Kern在家里用了100个小时做了一个粗剪。包括做音效和后期。”

艾伯通在描述这第一次拍摄时非常欢乐,那种面对未知、探索的兴奋和好奇心引领的快乐。然后你如果去看这段“并没有设计过的故事”会发现:它非常自然,下雨,阴天沿着河流漂流、在天空和雨水一起俯视大地,潜水的姿态和夜总会的灯光都自然,就像一场你确定会开始却不知道细节的旅行。甚至明显的拼接痕迹也自然——如果这是一个涉及梦境的故事,你会自然理解其中突兀穿越的部分。

在VR的语境中,什么算是“旅行的好故事”?艾伯通如此描述:“我们要用全景讲述的故事,不仅仅只是一个360度的视角,你把脚架和相机竖在目的地,然后拍摄,然后说,好了我们有一个目的地的全景视频给你看了。我们不要这种拍摄。我们希望把用户带入目的地的环境中,在那里行走、潜水、滑雪……就像你到了目的地,你可以在那里做的所有事情一样,不是仅仅展现一个风景,尽管它是360度的。”

我们甚至没有导演,我们并不需要导演。在VR的故事里,编剧是重要的,摄影师是重要的,故事是最重要的。我们可以和不同的导演合作不同的拍摄,这样出来的就是不同风格的故事,我们希望每次的故事不同。”

这段话跟旅行的意义是如此一致。我们每次出发的意义就是想要不同的经历,因为旅途的不可预知才让人们对旅行充满好奇和期望。不可预测地沉浸其中,并且面临多种可能性的选择,所有这些难道不正是VR叙事的特点,碰巧也是旅行的特点,而且肯定是好故事的要素。

这样就不难理解,赞那度在宝马上海高尔夫公开赛期间的做的体验现场,三个Gear  VR吸引了1200人排队。在这里又一次体会到内容团队对自己用户和内容之间的互动有着怎样到位的把控,在VR硬件的这个阶段,那些把自己的内容连头显和手机一起交给体验者的同学,都有过这样的挠墙经历:你并不知道这个“蒙在”笨重头盔里的家伙到底找没找到你想让他看的东西,然后你也并没有办法直接帮助他看到这些内容,并且随时跟踪他的反应。面对这种情况,赞那度团队做了一件跟Chris Milk在今年的TED大会上干的一样的事情:通过遥控调整到统一打开App时间实现把控用户的体验效果。

0428_3

你有多在意人们对内容的反应就有多在意你制作的内容本身。

对于大众旅游市场来说,这是一个内容即产品的时代。没有好内容便对接不了市场。相比目前更多面对B端的专业360视频拍摄团队来说,赞那度是真正意义上的面对C端的内容制作方。它的40万微信粉丝和未经任何推广自然达到2-3万装机量的App,可以对这个强调“媒体属性和好内容”的平台做一个“内容质量”的注释。

花钱做好内容的目的只有两个:用户和销售。前者有数据如上,至于产品销售转化率,艾伯通也坦言:旅游是一个长尾市场,用户从看到这个产品到何时落实消费这个产品,这是一个需要耐心等待的时段。当然,耐心是需要底气支撑的,腾讯此前8000万的投资,还是足以支撑赞那度制作不那么“捉襟见肘”的内容的,比如可以用30-40万(RMB)的预算和6个人的团队去泰国用8天时间试水一个VR短片。用艾伯通的话说就是“做一个好片子,需要花钱,需要好的团队。”

谈到VR内容在赞那度未来发展中占有什么样的地位时,艾伯通表示,

人材:在团队建设上,到2016年年底,拍摄团队会从目前的6人扩展到20人。这还不包括项目合作的摄影,录音等人员。
内容:2016年的自制作的拍摄目标是40个项目,时间过去了1/3,目前已完成超过10个。同时下半年会开始和视频网站的合拍计划。
市场:会进入线上/下的推广期,包括App优化和排名,落地活动的地推等.
产品:在产品上,会对接Oculus和HTC的内容平台,不仅仅做视频内容,更会开发一些高技术含量的应用,比如旅行导航系统和目的地数据库等。

0428_5副本
必须提及的是,赞那度在对自己平台内容和市场对位上的思考是精准的。艾伯通明确表示对目前国内UGC的360视频内容不看好,平台更重视明星代言的PGC内容提供,当然,这些KOL对于赞那度的用户影响力也是一致的。这是典型内容媒体的运营方式。

在360视频目前所处的发展阶段,可以说是最合理的一个方式。整个VR的现状都不能与成熟时期的互联网或者移动互联网相比。对应内容来说,事实上还真有点像传统媒体时代,软硬件和平台和分享路径远远未到达“所有人拍给所有人看”的阶段。这个时候,恰恰是有张力和引导性的优质内容最好的窗口期。抓不抓得住其实还看对内容制作的把握

提到拍摄硬件也同样是让赞那度吐槽,这个一直在大咧咧用GoPro拍摄的团队,正在与各大器材品牌谈合作,艾伯通表示更倾向于Jaunt和Facebook刚发布的360 Surround全景相机。至于未来提供给明星KOL们的器材,则更看好三星、尼康、理光等老牌摄影器材品牌在全景相机上的大众市场新品。

0428_4副本

这个由拥有优质品牌和人脉资源的合伙人组成的团队,更擅长用内容引导产品价值和消费的方式来发展自身。与技术型内容制作团队要求“天衣无缝”的完美和标准相比,优势是:

有人:线上的几十万用户是现成的内容市场,而且还对位,完全不用把自己内容交给其他平台去消费;何况还有腾讯背书。
有钱:这个上面提过了,即使对VR硬件团队来说,8000万都不是个小数字,相对于内容团队来说,足以支撑其优质内容的产出了。
有市场:这个市场不仅仅指面对用户的产品销售,还有一大块是品牌广告的投放。有奥美背景的合伙人在这一块上自然驾轻就熟。事实上,赞那度刚刚完成了一个玛莎拉蒂试驾的360视频拍摄,记者作为首批体验者,想说,真的跟其他的汽车试驾短片视角不一样。

除了上述优势,或许还有一个无法模仿的事情,即赞那度对于VR创作的态度,无论是目前官方团队的作品还是未来的KOL们,都更趋近这样一个状态:因为好奇心出发,带回来拥有多种可能性的故事。而这正好也是所有旅行的目的。

作者:DXM

[IN2与原创资讯转载请注明来源及链接 图片/IN2拍摄]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