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董宇辉:VR与传统电影共荣共生 VR+2D综合叙事

VR导演、制作人董宇辉

VR导演、制作人董宇辉

随着虚拟现实技术(VR)的蓬勃发展,360视频和VR影视成为娱乐业的未来潮流。短短2016年第一季度,360视频团队即获得2亿人民币投资,足见VR影视和全景视频已经成为资本追逐的热点。3月,张艺谋,高群书,黄晓明等影视大导和明星纷纷宣布将筹拍VR影视作品。

关于黄晓明的VR影视项目,IN2曾经采访过VR导演董宇辉同学,此次IN2与北京国际电影节联手举办的“影视产业的未来——VR电影与360全景论坛”上,导演董宇辉详解了相关VR项目的拍摄经验,并与大家分享关于VR影视项目的创作与体会。

VR电影是游戏和电影的结合体

今天分享的题目叫VR电影的梦想与现实,人们都说2016年是VR元年,我们怎么证明我们现在不是在一个VR体验里面?大家可以想我们的五感,我们所有的感觉都是大脑告诉我们的,如果我们大脑被控制了呢?我觉得VR电影的终极形态就是黑客帝国,我们现在所说的环境里面,我们人生就是自己的直播电影。

我觉得VR到最后就是佛家说的轮回,我们生命在失去的时候我们才能知道,我们这辈子是不是一个VR体验,我们下辈子还能体验什么?

我认为是这样的,VR电影应该是一个游戏和电影的结合体,现在很多的游戏已经具备了电影化的语言,把游戏和电影结合,高度互动,这才是未来电影的方向,游戏和电影界线越来越模糊,这个就是一个游戏的截图,他宣传引擎达不到显实的画面,我觉得那一天迟早会到来。

DSC_8991s

我在这块给大家推荐一部游戏,这个游戏叫《阿修罗之怒》,与其说它是一部游戏可以说它是一部六小时的互动电影,我觉得大家作为一个VR从业者,可以从游戏里面吸取很多的灵感。包括这个电影大家都看过,《西游降魔》里面很多的镜头都是出自这个游戏里面的

假如有一天我们游戏引擎能够实时渲染出《阿凡达》视觉品质的话,我们VR电影又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这个时候我们出了一个问题,恐怖古理论,以前来形容玩具和机器人的,他会很像,到一定的程度的时候,又没有接近全部真实的时候,这个是很恐怖的。

下面来个节来自两个电影,一个是来自于我们《最终幻想》当年都是花了巨资,最终票房不好一方面他们可能把编剧的钱拿去做特效了,另一方面人物很真实,并不能让你产生感情。

我们的影视实拍,董总(威锐影业董瑷珲)的影视流程还是有用武之地的,我们现在在人和场景这两个东西是我们VR电影最擅长发挥的地方

目前来说,VR电影放开思路、放开脑动去想,可以游戏,也可以是实拍的,目前为什么我觉得游戏可以和实拍两种形式并行发展,我们的游戏更注重自由探索和互动,我们实加上CG,这样的话更倾向于描绘真实的人物表演和场景,观众产生感情

DSC_8987s

我觉得一部还的VR电影体验,应该是做一场梦,在梦里我们暂时的忘却自己,成为电影的一部分。我们现在做VR大电影这个条件现在成熟吗?前一段包括像我们大导演说要拍或者说即将拍大电影,我们从实际来考虑三个问题,首先用户在哪里?现在我们真正体验好的意见端有多少?第二个渠道在哪里?VR院线的形式现在还没有确定,规模更谈不上,我理想中的VR电影,每个人通过我们的VR设备,我们每个人可以交互,共同来完成一个剧情,这个是一个理想的VR形式。

第三是如何的变现,我们来怎么样保证投资方的利益,作为一个导演来讲,你第一要保证艺术上的追求,第二要保障我们的投资方,他的投资要得到回报。一口吃不成胖子,与其拿第一操作,我们不如从非常小的电影做起,这个小电影不是那种日本的小电影。

前一段大家一直在炒各种第一,从去年到今年,我看到有十几部片子已经说第一部影片,最近在炒我们要做第一部VR大电影,从VR小电影来讲通过之前的一些拍摄经验,聊一些拍摄技巧。

屏幕快照 2016-04-23 下午5.29.00副本

VR拍摄技巧:声音、运动提示、人物

去年给宝马做一个VR体验,后来也拍了一些纪录片,今年就开始VR剧情篇。第一我们在360的环境里面如何引导观众的视线,第一个首先是声音,现在包括我们优酷、乐视,爱奇艺,特别的希望能赶紧支持360度生产,只有声音的引导,目前是说最自然的引导,就像现在如果我是一个士兵,我走的时候这边爆炸了,我头顶这边我的战友受伤了,我走过去,这个是很自然的完成一个引导。

第二个运动提示,我们在好莱坞作品里面都尝试,用一个萤火虫来引导你的视线,可以是任何的东西,包括是鸟、狗、蝴蝶,建议这东西一定是环境里面的,或者具有意义的,这样不会让观众有跳出感。

第三个通过我们的焦点人物来引导观众的视线,如果我们的主演是贝克汉姆,你的视点很难从他的身上移开,这个时候我们主角通过他的移动可以完成一些线索。

第二个如何让体验更有带入感?首先我们要挑选一个合适的故事,每一个导演在写剧本的时候,都要想这个故事是否适合表达,我们要想带给您观众一个什么样的体验,可以是一个科幻片、爱情片等等。我们作为一个导演来讲,要从观众的角度来考虑,我这一段的体验有什么与众不同?这是我们在做剧本前要想清楚的事情。

观众本身的就是现场的一部分,在去年,我们影视的从业者还没有进入之前,就出现了很多的第三人称拍这些VR的片子,大家都看过,这个片子当我们这种带入感,董总从理论学的方法给我们交代,从具体的实际的例子给大家举一个例子,如果大家做标的应该都知道,沉浸式戏剧《无眠之夜》,他这个喜剧什么样的?每一个观众是可以跟戏剧互动的,每个人给一个面具就可以进入这个喜剧里面,这个时候所有的演员都在想,演电影要来演戏,从来不停,不用看了。

观众戴上面具会变成一个幽灵,这个时候他是合理的,我是幽灵,我不会对这个剧情产生干扰,所有的观众们都可以戴一个面具在里面走,你可以以自己的角度去审视每一个演员,审视每一个剧情,观众一定要和演员互动,观众以及角色本身的,在VR中观众是没有限制的,要带给他们更强烈的感官刺激

屏幕快照 2016-04-23 下午5.29.13副本

这可以举一个例子,比如说第一个镜头,拍了一个人,拿着枪指另外一个人,我先完成这个场景和两个人的抉择关系,如果我切近去的话,切到这个位置,视角面向他,这个剪辑的关系就成立了,观众会在第一时刻就认同我是被枪指着脑袋的这个人。

VR作品要挑台词功底好的演员

第三VR导演需要做什么?这个是我自己的想的,大家也可以跟我探讨一下,VR现在很多的叙事也很,很多技巧也好,跟我们的游戏,尤其是IP游戏非常非常的像,在座有励志做VR导演,玩这种游戏可以给你带来更多的灵感。

第二个一定要挑选出台词功底最好的演员们,并且要擅长无实物表演。VR来讲,每次剪切观众都要重新适应环境,要重新去思考我现在在哪,我是谁,所以目前来讲,在VR的创作中,还是以长镜头居多,这个时候对于演员们的台词功底特别的特别的好,要不然中间拍摄会特别的麻烦。

同时要特别的擅长无实物表演的,接下来比如说这是一个VR摄影机,当成我的仇人,我的爱人等等,这方面功底要特别的好。

第三个是VR电影是要非常负责的调动,无数次的排练才能将风险降到最小,大家在拍片的时候,在制片阶段一定要想清楚,包括时间,VR拍长镜头,他拍的很快,制片阶段、准备的阶段,会是传统的好几倍,按照三到五倍来准备,因为只有说我们排练都OK,拍摄卡一条就过了。

导演要把自己想象成摄影机,我们每次去做镜头预览的时候,导演都要自己去感受这个环境,你要把自己想成摄影机的一些轨迹这样来讲,你要想我是观众的话,我现在看到什么,我会做什么样的动作,这个是我们当时在做预览的设备。首先要感谢一下设备来自于Sightpano,他提供预览设备,在这感谢Sightpano,感谢张总。

我们要去做无数次预演,要去导演的这种感受来去感受我们镜头是否合适,是否有一些修改的地方,场景有哪一些瑕疵。我们不要吝啬美术治理的费用,他会花掉大部分的预算,在传统的片子里面,我们想做这样的场景,做影视的大家都知道,我们传统影视有全景、特景、中景、近景,我拍很多戏的时候,我一块就可以了,我拍特写,就这么几个人。

DSC_8977s

依靠观众想象力撑起整个场景,对于VR来讲要搭就是300度的,这个场景、美术费用会特别的高,对美术人员的要求也非常的高,为了VR影片好,美术的钱千万不能少。

VR如何与IP结合

这个就牵扯到王总提到IP改编,现在对于VR电影来讲,遇到的问题,他的变现回报遇到困难。如果说对于一些大公司来讲,做自己的IP是没有问题的,流程自己的资金实力,小团队我们怎么来自己先做IP,有一个捷径,通过和我们这些平台进行合作。可以有一些发展的捷径。

我们可以利用一些经典的IP,在拍摄传统电影的同时,拍VR版,比如说《幻城》也好,比如说现在很多的电视剧,他们在拍摄的时候把大部分的成本给摊销了,这个时候我们在介入的时候,我们可以最大的程度降低成本,同时提高品质。

还有一个好处,我们可以把这些IP和明星粉丝的用户转化成VR的用户,这个IP是有前提,有一些可能试过,去一个剧组的现场去拷贝一些东西,你会发现这个根本没法实现,传统影视剧组每天的工作是像打战一下,我想再拍一段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拍出来的效果根本达不到VR电影的效果,VR团队一定要从剧本里阶段就要进入,挑选合适的内容,VR改变。并不是说所有的剧情都适合VR化,VR团队要从制片阶段开始深度参与,从美术制景、灯光、演员通告这些方面都要考虑到,我要告诉演员你拍完这一条还要再拍一个VR的。

DSC_8994s

现场我们要和我们的VR团队,影视团队形成一个默契来通力的合作,不能有隔阂。对于我们现在整个VR生态来讲,一方面团队可能用一些,比如说实力的团队可以产生自由媒体,这是非常的好的,同事从整个大环境来讲,对于整个产业发展来讲,最有力的是说,利用原有的IP和明星,开发VIE,将粉丝转换用户,从而来带动VR的销售和用户粘性的形成。等我们的用户基础有了,我们这些VR内容开发,不管是做游戏的还是做影视的都有了开发原创IP的资本。

现在还有一个很好的机会,扶持VR内容原创团队,就像我们的互联网时代,见证了终端网商的崛起,我们VR时代肯定会有适合VR的IP诞生,这个需要时间,就像刚才所说的,我们通过我们的原创,通过这些IP,把用户带起来,我们的VR内容又可以通过一些平台转播,在这时候我们的条件就成熟了。

360度全景以及VR电影的区分

现在我讲一下,传统很多的人对于VR电影的误区,大家现在都在讲VR,我现在所说的VR是不是观众想要的VR?360度才算是VR,行内人觉得360度全景算不算VR?

我给宝马拍摄的时候,宝马的不知道什么叫VR,帮忙拍个VR,现在很多的客户都这样,你给我拍个VR,社会对于VR是什么他们不知道,其实360可能是一个指标,我觉得不能把它作为一个硬指标,不考虑用户体验的参数只是摆设。

我认为是这样的,我们VR要进行一个细分,是VR游戏体验还是VR电影体验,包括从VR的剧情或者你具体的题材区分,不是说我要咬死360度2D是不是VR,360度3D

首先可以这么来分,首先第一个类型是主动探索型,游戏是肯定是的,还有现在所说的互动型电影,我们可以在互动人员做交互,需要观众具有探索的,我们这个影片肯定是需要360度,最好是3D360度可交互。

说一下我们现在的一些现实情况,大家有没有注意到,其实在在现实中,大多数观众都是很懒的,VR的使用场景没有那么多,我不可能在地铁里面,在上班的时候戴VR眼镜,更多的还是晚上下班回家躺在床上,躺在沙发上,这个时候大家都看到了,这个时候对于他们这些懒人来讲,大部分的全世界懒人来讲,360度的视觉信息是浪费掉的,并且成为了干扰信息。给这些懒人提供一个格式,被动体验型,对于这种被动体验型,我们是不是180度或者280度的视角就足够了。

在现在不管我们的头盔也好,手机也好分辨率都很低,你用了360度,画面必然不好,有没有说我们现在中间一个植入的方法,我们做一个180度的3D来体验,360度更好了。

屏幕快照 2016-04-23 下午5.29.52副本

现在给大家案例一部电影,不是VR的,我觉得它给了我很多的启示,现在请我们的工程师帮我们放一下。

董宇辉:大家看到这部电影不是VR的,连180度都算不上,如果他用VR来看决定爽暴了。我们在VR产业还没有形成之前,我想我们能不能宽容一些,从用户的角度来考虑,我们能否考虑一些更多元化的内容。

不以参数论英雄,只要我们能做出让观众叫好的优质体验就是好的VR电影。我们现在为了整个产业的发展,我们VR电影需要百花齐放优秀的VR体验,我建议对我们的VR内容进行一个细分,我们可以根据用户体验需求,建立多种、几种VR视频电影标准。

比如说我们可以做360度的,有一些题材我做180度3D可能更好,更利于拍摄,我希望我们优酷、乐视、爱奇艺这些平台,可以提供支持,给我们创作者在创作的时候更多自由。

现在还有一种说法,VR电影将取代传统的电影,我们有预言,VR电影在传统的电影当中,空间唯独,会成为第九种艺术。我们可以探讨一下新的艺术形式会取代旧的,我的观点是可能真的很难,就像我们电视没有取代广播,VR也不会取代电影,体验是完全不一样的。传统电影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经历了丰富的手法和手段,我们的VR电影才刚刚起步,像我们刚刚董总所说的,我们不能你怕什么一百年标准要求我们现在的VR电影,他身临其境的体验给我们无限的空间。

在现阶段传统电影和VR电影是可以共荣共生的,在我们做VR大电影条件还不成熟的时候,与其拿VR电影炒作,我们能不能开创一种VR电影中间的形态,就像我们现在看到的传统的电影的优势在于叙事,传统的VR电影优势在于身临其境的体验,他们可以两者可以这样平行发展,互为补充。

VR叙事与传统影视的结合之道

我们来畅想这样一个环境,我们今年的VR头盔,现在有三千万VR头盔,有三千万了。这个时候我们VR头衔就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分发渠道,能不能让我们这些电影,和VR的电影结合起来,存在于同一媒介中,带来一种混合的体验呢?我们用2D来观看,需要合适的时候,VR体验,需要叙事的时候我们再找回2D观看

屏幕快照 2016-04-23 下午5.30.37副本

我这拿一个例子,比如说《速度与激情》,假设我们《速度与激情》拍了VR版,拍了一个VR版出来,现在我们基本上所有的眼睛都是支持这种模式,IMAX模式,我们戴上这种眼睛之后,我们看到所有的电影会像一个IMAX一样,有非常震撼的表现力。

现在有一个统计很多的数据,很多人拿我们的眼镜看VR的电影的人是非常的多。我们可以先有2D的形式,我们先听他讲故事,就在环境和人物。

当环境和人物交代清楚的时候,我们决策之间需要互动的时候,可以从2D屏幕到VR做一个无限的转换。当一个人跳进车里面的时候,我把人物关系已经介绍清楚了,我画面延伸出来一个VR画面,把我们的主角、观众,这个时候就可以立马变身为边塞尔,我现在是跟保罗沃克一起并肩作战,我觉得可以做一些尝试

当我们决策之间互动结束之后,再回到2D模式,又我们的传统的再继续推动故事的发展。所以在我们现在VR需要发展的时候,一方面可以做真正的纯VR电影的探索,我们也可以为了吸引观众我们可以做一些混合体验,把我们的传统电影和VR进行一个重合,观看体验,不个在我们VR设备可以带动VR设备的普及。

我跟靖宇是很久的朋友了,靖宇之前跟我说过一句话,现在这个阶段大家只能当詹姆斯·卡梅隆,不仅要想怎么拍,还要怎么想造成工具和技术来满足拍摄。就像我们的董总,我的偶像,没有办法,不想研究技术的硬件工程师不是好的VR导演,是我们现在这个时代面临的问题,第一代VR内容提供者会比较辛苦,在这里面给所做VR内容的人致敬。

今天最后一句话,我的标题是VR的共享与现实,我们VR大电影的梦想就在前方,我们可以先面对现实,积极应对,一步一步的,这样才能最终的完成我们的梦想,谢谢大家。

[IN2原创资讯转载请注明来源及链接 图片拍摄:刘芷涵]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