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XSW电影节:目前的VR拍摄和头盔都无法”进入“自然

sxsw-2016-platinumlogo

SXSW:西南偏南是每年在美国德克萨斯州奥斯汀举行的一系列电影、交互式多媒体和音乐的艺术节与大会。首届西南偏南始于1987年,随着每年举行规模持续成长。

今年的SXSW,

时间:3月11日 – 2016 年 3 月 20 日,

地点:美国德克萨斯州奥斯汀。

在今年的SXSW上,VR也成为电影节论坛的主题之一。这里想跟大家分享的是一个有关自然环境的话题:VR可以跟更直观地帮助人们认知自然

VR应用开始在各个领域普及,从圣丹斯电影节到成人网站和游戏。移动头显和高端头显制造商们都在欢呼自己的产品大卖。

作为整个人类共同关心的一个领域:环境保护。VR也成为促进这一领域发展的下一个真正有效的平台。用虚拟现实保护自然和野生动物不是什么新鲜事,只是这方面的创新不够,VR影像已经可以有更多的创意和更交互的应用,而我们目前在网上看到的大多数这类内容,仍然是环境保护“斗士”们的奋斗故事。

在今年的SXSW电影节上,与会专家探讨了,我们为什么以及如何用虚拟现实技术来保护野生动物。

11287-40b21d68cf36dc3e9ef0293dc6c4757e

把人们带进自然

一年前,Digital innovation的经理Adrian Cockle,ZSL(伦敦动物学会)技术专家 Alasdair Davies 以及 Knit的创意技术专家一起开始了一个名为“7秒前”(Seven Seconds Ago)的项目。

整个项目意在通过身临其境的内容体验,向公众普及自然和动物的知识。作为伦敦动物学会的工程师,Davies及其团队开发了一个名为“Instant Wild”的App——一个大众科普类的应用,通过ZSL的渠道传播,人们通过这个应用可以用自己拍摄的照片来识别真实的野生动物。

虽然世界各地支持环境保护的呼声和行为都很多,但做出这些举动的人群,年龄大多集中在50岁左右的中年群体,而绝大多数20-30岁年龄段的青少年,他们对环保并不很care。年轻人中只有极少数人真正关注环境问题

还有就是,目前绝大多数孩子在成长过程中与大自然严重脱节,动物和自然是他们血液中缺乏的元素,他们因此对了解自然和人类生存的环境缺乏天然的兴趣。希望随着虚拟现实产业的发展,能让年轻人通过这一技术了解自然,这是SXSW电影节的专家们认为VR应该去实现的目标之一

meerkats-1457915160-3WlD-column-width-inline

野生动物很难进入VR影像

这是一个技术问题,即:对于野生动物的VR拍摄,是直播能实现还是只能后期剪辑合成

上述三个团队组成的项目组对这个问题尚未有结论,因为全景拍摄是把摄影机安置在被摄环境中,然后把观众带入这个环境,但是野生动物并不会总在这个机位能捕捉到的环境中蹓跶。如果直播的话,长时间看不见动物的话,观众会觉得很无聊

此前,他们已经尝试把普通摄影机搁在动物园里,这一来基本可以在网上直播动物园动物的生态了。然后他们就开始尝试如何使用360度的GoPro相机拍摄全景动物园了。但是这个团队表示,GoPro真心不太好使,尤其是在没有人操控的状态下。

野生动物摄影师们,通常在用普通相机拍摄自然环境中的动物时,会在不打扰动物的安全范围内,把机身绑在树上或用脚架安置在其他隐蔽的地方,把镜头伪装起来,尽可能不去打搅和惊吓动物。

但是目前的360度摄像机还无法实现上述普通相机在自然环境中的工作状态。他们试过用GoPro拍摄鱼缸里的鱼类,结果成像画面扭曲。此外,像猫鼬、豚鼠这类好奇心很重的小动物,还会用自己的小爪子研究摄像头,其结果就是它们很成功地遮住了镜头

目前这些GoPro的镜头也成问题,导致后期拼接非常困难:因为猫鼬会经常跑到接近镜头的位置,使得GoPro的镜头无法捕捉整个画面,后期不得不裁剪很多影像,否则就只能看到不完整的猫鼬。一般拍30分钟的素材,能剪出3分钟可用的已经很不容易了。

理想状态下,摄影机应该充当“自然忠实的记录者”。意思是360摄影机应该“身处大自然”中如实记录环境而不能去改变这些影像。它们需要具备防水、放摔、放动物的“三防”功能。最好还能实现夜间拍摄、移动聚焦、长时间续航等支持,并且在直播时,能够有即时自动拼接软件处理。

目前尚没有全景摄像机具备上述在自然环境中拍摄野生动物的功能。即时这样的摄像机被研发出来,估计也会价格昂贵,没法支持很多环保项目的拍摄预算。

这个项目组目前正在联系更多的全景相机厂商,看看能不能租到这样一台满足他们需求的装备。他们甚至打算为自己的项目研发一台这样的机器。

动物视角绝对是孩子们的最爱

目前该项目的进展情况

尽管看起来这个项目在拍摄器材上遇到了障碍,但是团队却非常有决心实现自己通过VR影像引发大众对自然的兴趣的目标。

令人鼓舞的是,他们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在论坛的互动环节,来自Georgia水族馆和新加坡动物园的与会嘉宾,都表达了他们也面临着这样的拍摄装备的困难。适用于野生环境拍摄的全景摄影器材,已经成为有关机构和野生动物摄影师们共同期望解决的事情。亟待有厂商协助拿出解决方案。

Chalkley表示,他们也正在用自己的实际工作经验来证明:那些适用Oculus Rift和HTC Vive的,对接PC VR平台的头盔都太贵了。它们无法满足更多不同的需求。并不适合通过VR影像传播自然理念。相比之下,移动端的Gear VR 和谷歌 Cardboard 不仅价格更低,也更方便,能够帮助VR实现在自然环境方面的应用

孩子们和家庭用户大多使用低端头显打开这个团队开发的VR App的事实,极大鼓励和支持了这个项目团队的上述观点。Adrian Cockle非常坚定地指出:“VR只是一种技术手段,它不应该是一个目的。”

本质上,VR技术和内容平台应该是一个敲门砖,一种吸引大众的手段,最终目的是让大众,尤其是年轻人,通过这种沉浸式的虚拟体验,体会到大自然的美丽并因此参与其中去保有这种美丽。因为自然才是我们最好的、最有趣的、你无需花钱购买的现实。

必须说,上面这句话真心打动IN2。人类对技术的追求,最后是要用来保有作为人类的乐趣、智慧和尊严。没有什么比保护和建设自己的生存环境更让人类有乐趣、增长智慧和保持尊严的了。阿法狗和让人惊叹的VR体验都不是最终的智慧和乐趣。所有的技术都应该是手段,其体现的不应该只是昂贵的价钱和门槛,更是人类对自身探索的尊严。

最后贴一张IN2去年在伦敦动物园拍摄的照片,想说,所有热爱虚拟世界的孩子,我们同样会热爱动物。

编译:阿丹

[资讯来自Wearable 图片来自网络 IN2原创资讯转载请注明来源及链接]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