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NextVR:PC级VR不死 VR电视直播不会真正流行

gear-vr-social6

跟虚拟现实其他内容相比,全景视频和VR直播相对门槛较低,受众易于普及,市场应用广泛,肯定是VR行业兴起的敲门砖。作为专注于360影像行业的IN2,在采访过众多国内优秀360影像团队后,跟这些专业团队有一个共同的感受:虽然前方是星辰大海,骚年们还是步履维艰。看完这篇文章,就会发现国外大牌同行面临的困境也差不多:VR电视,比我们想象的要快,也比我们想象的要难

虽然目前VR直播看上去还比较狼狈,但其实它正在迅速解决掉一个又一个看上去比较尴尬的困难,很快就会来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中。

来看看IM360和Next VR,这两家作为目前比较大型的VR直播公司,是如何看待普通电视节目向VR过渡的:

作为娱乐业未来的VR直播公司不差钱

先穿越回到2014年,Oculus创始人帕尔默·拉奇(Palmer Luckey )在美国波士顿的PAX East游戏展上对与会者宣布:虚拟现实设备将会取代电视机。他声称,VR头盔是娱乐最好的消费终端,它不仅可以减少对环境的破坏,同时视觉体验会更完整更生动,而且跟电视相比还更便宜(昨天IN2在电梯里看见索尼55寸大电视不到3K人民币,真的比Oculus Rift CV1便宜啊,估计那时侯帕胖真没想到自己第一代市场产品会卖$599)。

虽说在2014年帕胖的这番“豪言”当场就被质疑了,但是有线电视和网络电视公司们却默默记在了心里。回去就开始准备斥巨资进击虚拟现实领域。直到过去几个月,他们在VR直播上已经开疆辟土,大有斩获了。

Jaunt公司的全新摄像机NEO

康卡斯特(Comcas)和时代华纳( Time Warner)这两个有线电视公司都已投了百万美金给NextVR。后者最近跟福斯体育签署了一份为期5年的合作:VR直播福斯体育的赛事迪斯尼也投入6600万美元启动了JauntVR的VR短途旅游系列项目。而该公司研发的作为沉浸式媒体的拍摄器材,360度摄像机已经通过ABC新闻、美国国家地理等媒体的使用和广告宣传,进入租赁市场。

传统电视节目的受众年龄划分明显,电视已经失去了年轻观众。相比之下,到2020年,全球将有9.7亿人口花费14.5亿美元在VR硬件和内容上。如果你是这9.7亿人口之一,可以算一下,上述有线电视和网络电视到2020年想在你身上收回的成本和今天它们投给未来VR直播的投入产出比。

这也是为什么,在最近几个月,居然能在无广告的黄金时段看到政治类节目和重大体育赛事的VR直播,以及在深夜时段看到更多网络电视和电视制片人请来的,像NextVR 和IM360这类VR直播公司做的其他虚拟现实的体验或者节目。因为这是娱乐业的未来。

下面是IM360 和 NextVR就VR直播上的规划以及它们对未来VR直播市场的分析

nextvr-camera2-1457647487-axeM-full-width-inline

第一代VR直播

虚拟现实是一个新技术,VR拍摄和直播所呈现出的优势是传统拍摄和直播所不具备的

传统的直播,拍摄团队在整个体育场架设不同机位,力图通过各个机位的控制来捕捉每个场景并随时调整焦距来处理场景和特写需求。然后通过后期编导整合这些素材,最后形成播出的画面。相比之下,VR镜头能轻松捕捉全景的素材,瞬间场景和特写画面,并把选择视角交给观众

拍摄180度或360度的视频并不仅仅就是把一个VR专业摄像机放在需要拍摄的场景里,然后按下开始键那么简单。这些相机必须从多个角度拍摄同步发生的现场,然后即时将它们拼接在一起成为一个符合直播清晰度要求的全景画面。毫无疑问,这种VR直播比传统直播困难的多,它需要的专业度不仅仅是能通过专业器材拍摄,更重要的是能有一个立体的拍摄思维和逻辑。

NextVR声称他们是“能够在网上直播实时高清、三维虚拟现实内容的唯一一家公司。”而 IM360的六镜头相机,能够同时捕捉和记录“80%以上的全景画面”。

演播间的机位并不适合360摄像机,还是得等到受众普遍接受VR节目,摄像机才能摆在它们最适合的位置

即使你能租到最好的VR拍摄装备,但在情况复杂随时出现问题的VR直播过程中,也未必知道如何操作这些装备。看过最近的民主党候选人辩论现场VR直播的观众吐槽说,直播太模糊了,离候选人也太远了。

dem-debate-1457647724-5la6-column-width-inline

NextVR联合创始人大卫·科尔(David Cole)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解释说,CNN的现场设置阻止他们把自己的360摄像机按照合理的位置摆放,在这些“合理”的位置上,相机能提供真正360度覆盖。这些360摄像机被要求必须足够接近被摄场景,以便保证它们播出的画面符合电视直播的标准清晰度(看到这里想起国内的大型直播团队也跟IN2吐过一样的槽)。

希望未来,等VR直播收视率提升到足够能影响投入产出比数字的时候,有线和网络电视台就会给予VR直播一个能真正替代传统直播的位置了(直播机位意味着市场角色啊)。

VR收视市场依然很小

一旦VR用户数量发展起来,NextVR下一步的动作,会考虑转播那些有足够吸引力的大型游戏类节目

“这项(VR直播)技术是成熟的,我们目前已经完全可以应用于市场。NextVR 的联合创始人 DJ Roller说:“但这要看市场情况,我们现在能推出一个节目,随着市场增长,我们会根据需求推出10个、50个、100个这类节目。”

他强调,目前的需求数量远远没达到市场预期,这要等到更多的人经常性消费VR内容,但他也声称,第一次体验NextVR直播的观众都比较喜欢虚拟直播,而且还会继续体验。

nyt-vr-1457648429-wWx3-full-width-inline

VR直播目前并不适合长时间的内容

现在打开Gear VR或者Oculus的内容平台,会发现大多数是游戏、音乐视频和短片,它们通常长度在1-10分钟。对于VR内容来说这明显存在一个对长篇内容制作的挑战。想挑战这个领域的企业都充分意识到这里面临的困难和障碍。

目前的VR头盔真心不适合长时间佩戴,“所以我并不认为,网络电视已经准备涉足虚拟现实领域了。”

“我认为,消费者在愿意一口气戴上几小时的VR头盔之前,他们都会更喜欢看短片(30分钟以下,甚至10分钟以下)。 数字王国Digital Domain 公司(奥斯卡奖视觉特效团队)的VR项目主管 Aruna Inversin这样说,最近这家公司也与 IM360签署了合作

“传统拍摄的话,你可以就用一个小的故事通过简单的视觉去打动观众。但在360全景拍摄的话,你需要通过立体编辑,覆盖所有观众可能的视角,这时候故事本身不一定成为最关键的因素,只要它按照节奏进行,重要的是要把观众本身置于这个故事里。”

直播是一个很复杂的生态系统,导播控制所有观众能看到的画面,而电视剧的拍摄则按照多个固定机位的组合场景剪辑。要打破这种传统的直播形式甚至取而代之,直播团队必须结合虚拟现实的技术特点建立全新的工作方式:比如更多的拍摄角度,立体的氛围、完全展示出来的“幕后场景”,还有现场中的交互

换句话说就是,体育赛事、脱口秀、游戏节目(VR电视节目和游戏之间的界线会变的越来越模糊)等等,观众在体验这类节目的VR直播时,本身就成为现场的一部分被展示出来

不过除非VR直播的效果可以通过互联网做些调整,否则目前适合传统直播的演播现场真心不是很适合VR直播的机位。比如CNN的辩论直播现场,完全不适合我们的全景摄像机,没法给这些新的拍摄技术提供合理的机位来避免不良的拍摄角度。

“我并不认为电视直播已经可以进入VR直播阶段了。”Aruna Inversin认为:“这仍然需要一个阶段等待市场成熟。”

制作VR电视广告的预算和那些笨重的头盔一样让人望而却步

IM360目前与网络电视合作的项目主要是沉侵式广告(The Expanse, 《行尸走肉》Waking Dead,《谍网》Quantico等)在IM360 app里可以看到。不过对于VR广告来说,最大的拦路虎是创建虚拟场景和设计的预算太高,往往不被传统广告市场理解和接受。

而NextVR的CEO Brad Allen则在接受《财富》采访时直言不讳地说:“作为内容提供商,那些笨重的第一代消费级VR头盔也拦住了很多观众,有谁愿意戴着这么个玩意儿看3小时棒球赛直播?除非出现更轻便舒适的眼镜,VR直播才有能替代传统电视直播。”

让我们继续期待那些很方便舒适就能使用的VR眼镜吧,否则长时间的VR直播真的不现实。

nextvr-3-1457649325-acvC-column-width-inline

用沉浸互动改变被动的观看

虚拟现实最大的吸引力在于给用户带来沉侵感。这么说的意思是,直播应该实现的很大一个目标是:让一切自然地展示,避免让观众被提示应该“看这里”,但实际上,观众并不“在那里”。

人类喜欢“一心多用”的天性,造成在观看直播的过程中,人们会经常注意力分散,他们会刷手机、跟旁边的人聊天等等。根据这些人类的天性,在虚拟环境中必须做一些设计,来保持人们之间的关联,hold住他们的注意力。而这需要经过收集大量的,用户体验VR直播的反馈来建立我们的直播经验。

“通过360全景相机拍摄更多的视角让观众“挑选”自己想看的场景,而不是通过不同素材的采集和编辑,挑选编导自己觉得“最好”的画面给观众看。”Aruna Inversin说。

即时在VR直播中也可以让观众“一心多用”

“理想情况下,这将意味着直播现场会设置多个机位,给360摄影机最佳的位置。这里最好的例子是NextVR和福斯体育在VR直播Big East学院篮球赛时的一个场景——360全景摄像机把观众直接带到篮板下,围观了球员和教练的秘密战术会议。”

在这个VR直播的场景里,也可以随时上传声音或者画面来详细介绍出球员的个人资料、得分和比赛信息。这是传统电视直播观众非常习惯的观看比赛方式,如果需要,VR直播也能实现。

至于如何设计VR直播中的社交和沉侵功能,DJ Rolle强调,选择权在于用户,他们可以根据喜好在体验直播过程中随时开启和关闭这些功能。

在被问及上述这些即将在VR直播中出现的功能具体会是怎样的时,DJ Rolle表示,这些功能会被设置在视场周边,以方便在比赛休息时段观众可以把这些功能的场景放到视觉中心位置。这样一来,你可以在直播比赛的中场休息时段,即时刷一下Twitter,就像是虚拟中的手机屏幕

coke-vr-1457649770-44Zx-column-width-inline

虚拟世界中如何做广告

DJ Rolle断言,VR直播在中场休息时段,也会根据正在观看的节目内容插播相关的商业广告或者赞助商品牌信息。只不过VR直播的特点更有可能模糊广告跟内容的界限,我们会把广告整合进内容,让它们浑然一体。付费的内容是可以做成多种形式的。“我们也可以为观众设计一个选择,你可以选择免费广告支持的内容。”

这里有个NextVR的成功虚拟广告案例:他们在VR赛场上销售勇士队和道奇队的前排虚拟座位,居然有几百个用户抢购一个座位,当然这个“座位”比现实赛场上的“座位”要便宜很多。这个广告已经被上述两支球队买单了(不禁想象了一下未来的广告狗们又有新的职业发展空间了)。

DJ Rolle也提出了一个虚拟广告的发展前景:让用户自然地进入广告而不影响他们的沉侵感。为此他举了一个例子:“比如你沉侵在一个全景摄像机带给你的场景中,然后它可以通过改变视角带让你自己“走进”一个商业度假村……”

但是他也建议这种过渡要做得比较“润物细无声”,让用户不知不觉中感觉“风景的变化”。比如如果正在直播一个音乐会的话,你直接插入一个商业广告,就会比较“违和”,用户会觉得与“此时此景”不相符。其结果就像我们现在看直播时,突然画面出现广告一样,虽然没办法阻止但是观众们会把目光移开。

而Aruna Inversin则认为,未来的广告和内容会无缝对接。“或许在VR直播视角场的上方或者底部,会设置广告位提供给广告主购买,也或许这些广告偶尔会在观众视野的空白处即时出现弹窗。(听着也挺讨厌的啊)这虽然有点类似网络电视的弹出广告,但是需要创建一个在360空间中不要直接切入硬广的广告模式,以及VR广告的分发平台。”(广告真是在任何技术时代永恒的盈利模式吗?)

11206-739570938daf95bb5459042d3be4ebcf

VR电视的未来

归根到底,上述一切都是一些预期,它们并不一定发生。而眼前要做的是如何给VR内容定价?或者通过密码来控制能够收看的内容。

为某些特定用户定制虚拟电视节目,可能是电视公司面对年轻受众群体的战略。虽然人人都对VR电视表现出极大的兴趣,但是为这些内容付费,是把VR电视从偶尔体验一把的酷炫demo变成真正大众化普及娱乐方式的唯一途径

随着全景视频的后期编辑和缝合技术的发展,以及逐渐淘汰目前这种形式的高端头盔,更多新型移动头盔会不断出现。经过数轮更新换代,VR直播会取得更大的进展,提供更好的体验。

聊起这个话题,DJ Rolle提出了一些自己的建议来说明如何较快改进VR头盔体验:“比如三星的Gear VR开发者版就比目前的消费者版重很多,而它的下一个版本将会更轻便,索尼的PSVR虽然比较笨重,但它比较舒适,可以戴几个小时。我们已经得到它的下一代新款PSVR,比以前的版本轻便了许多。”

换句话说,除了坐等VR硬件赶紧技术升级,否则没可能获得广泛和长期的VR直播观众,目前这些把手机插进笨重的头盔或者纸盒眼镜来试试VR直播的观众,只是纯粹好奇。VR节目就跟他们看电视时的零食一样可有可无

看完上述这些VR拍摄公司专业大牛的心声,IN2想说,拍360视频和做VR直播的同学们,感觉会不会好一些?不管怎样,全景拍摄和直播的前景还是很光明的。记得很多360视频的小伙伴都说过类似的话,等硬件等用户等市场的过程,就是最好的闭关练内功的时间。一旦开关,江湖辽阔任我行。至于硬件嘛,VR尚未成功,头盔还需努力啊。

编译:阿丹

[资讯来自Wearable 图片来自网络 IN2原创资讯转载请注明来源及链接]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