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现实+新闻=超强共鸣?

叙利亚计划

叙利亚计划

在已经出现的虚拟现实体验中,有刺激的过山车,也有各种美景和星球漫步。但是,除了各种令人惊叹的体验,也有部分艺术家将虚拟现实“身临其境”的特点用在了新闻领域。他们认为,将观众“传输”到一个抗议现场或者遭受恐怖袭击的国家,能够让人们产生最大程度的移情/共鸣,这是以前的媒体形式都做不到的。

在2015年1月的圣丹斯电影节上,艺术家Nonny de la Peña展示了一段称为“叙利亚计划”(Project Syria)的VR体验。通过头戴设备,观众将置身于遭受炸弹袭击的叙利亚街头,Techcrunch的作者Josh Constine如此描述这段体验:

我站在叙利亚的街头,这时炸弹爆炸了。我耳朵被震得出现了耳鸣,根本听不清人们的哭喊,我在烟雾中踉跄前行。向旁边一看,一个男人蹲着,手里搂着自己心爱的人,地上全是血迹。

人们经常会说换位思考,或者“如果你是我”,但虚拟现实证明,无须交换灵魂,只要让一个人得到另一个人的视觉和听觉,就能让前者对后者产生巨大的移情作用。从这种程度上来说,虚拟现实设备是一部真正的“共鸣机”(Empathy Machine)。

“叙利亚计划”的作者Nonny de la Peña说:“叙利亚离美国很远,你怎么让那些不读新闻的年轻人意识到叙利亚的问题?我认为这是优秀的新闻媒体需要做的。”而与虚拟现实这样鲜活的体验相比,纽约时报或CNN的报道显得苍白很多。

million march

米尔克的《百万游行》

la Peña的另一作品“Hunger in Los Angeles”,则将观众带到了一场反警察暴力的抗议中。2014年7月17日,黑人男子埃里克·加纳在被警察以锁喉姿势压制15秒后,最后因窒息而死,而白人警察最后被判无罪,引发了人们的激烈抗议。Josh在如此描述这段体验:“这不是一部抗议活动的纪录片,这个体验本身就是抗议的一部分。”

“新闻的目的在于,将人们置身于一场他们不能参加的事件之中。”导演克里斯·米尔克说到。米尔克在VR领域有丰富的经验,他曾经利用歌手Beck的演唱会实验了自己的VR项目,证明人们能够通过VR释放自己的情感,这是传统影像做不到的。在圣丹斯电影节,米尔克的作品“Evolution Of Verse”,将观众带入到一场美轮美奂的意识流之梦中。

米尔克与好莱坞导演斯派克·琼斯合作的“VICE News VR: Millions March”,让用户成为加纳事件百万人大游行的一员。“观众被传送到了现场,不用任何解释,他们自己能够接收第一手信息。”米尔克认为,虚拟现实的方式能够真正碰触到人们心中“柔软的地方”。

米尔克表示,虚拟现实能够让观众以平常难以靠近的距离,亲身感受事件,让人们能够体验“在场”的感觉,却不用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会受到影响。“观众变成了一种没有人格的存在,你所能做的就是感受。”谈到观众的身份,米尔克如此评论。

让观众产生负罪感的Party

让观众产生负罪感的Party

而如果从一个比较中立的“存在”更进一步,如果观众成为事件中的人物,会有什么效果?

圣丹斯电影节上另一个体验,“视角;第一章:聚会”,观众在这段全景视频中的身份是一名叫做Brian的大学生,在一场酒精弥漫的轰趴中认识了一个叫做Gina的女孩。Gina酒后醉倒在卧室中,而Brian和狐朋狗的视线则在女孩毫无知觉的肉体上逡巡不已。视频的最后一个场景,Brian和朋友在Gina的嚎叫声中逃出了房子。

作者Josh坦言在看到“自己”将女孩的鞋脱下来的时候,充满了恶心和负罪感。“当体验过Party之后,我坐在松垮的沙发上陷入沉默,只想爬到一个黑暗的敌方消失掉。在重新审视自己的情绪时,我决心要参加反对校园行骚扰的行动。”Josh如此写到。

在这段体验中,体验者Josh在一段虚拟的视频和事件中,因身为近距离的目击者而产生了真实的负罪感。“让人们成为目击者是十分有效的手段。”la Peña说到。虚拟现实或许不能让人们真正到场,但是却能让类似的体验被更多的人感受。

“虚拟现实已经从令人‘Wow’的阶段,向‘它能为人性做什么’的阶段发展了。”米尔克说到。

[图文编译自TechCrunch]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