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冬天 爱讲故事的老司机都在瞎折腾

冬天来了,而且很冷,影视和VR行业的老司机都在折腾,局面看着很混乱。先来划重点:

  • 拍VR纪录片出名的两个创业公司VRSE和Felix&Paul,前制片人和前内容主管,手拉手出来再就(创)业了。
  • 新一届奥斯卡提名名单尚未公布,据说Google Spotlight Stories的“Age of Sail”要与Baobab的 “Crow: The Legend”竞争最佳动画短片提名。
  • 迪士尼动画工作室今年也拍了一部VR动画片“Cycles”,然而迪士尼根本没打算申奥。但是旗下的Disney Research刚刚发布了一套开发多线性交互叙事的系统。最适合用VR/AR讲故事。
  • Netflix也在积极搞互动。动作比较简单:直接推出了观众自选结局的解决方案。

两个VR影视老司机都说VR叙事不灵

Artie联合创始人Ryan Horrigan和Armando Kirwin

日前,据THR:曾经与VR影视创业先锋Chris Milk一起工作过的、前VRSE(先已改名叫Within)的执行制片人/后期制作负责人Armando Kirwin,拉着Felix&Paul的内容总监Ryan Horrigan,一起创了个业:Artie是一家位于洛杉矶市中心的AR创业公司,致力于使用新的增强现实技术创建交互内容。简单说就是创建能与粉丝互动的偶像虚拟替身。市场集中在娱乐公司、媒体品牌和影响力网红。盈利模式是免费授权技术使用,然后按销售额分账。举个例子:大片搞宣传,粉丝们可以通过Artie提供的这套技术与影片中的偶像互动,如果因此买了票,可以与院线分账。

看着不太靠谱是吗。看点不在于Artie的技术和模式靠谱不靠谱,而是这两位创始人原来都是VR行业的翘楚,现在都觉得了VR叙事不太靠谱:

VR就是把你带入一个世界,但你从来没有真正感觉到你在那里,因为你无法与任何东西真正互动。

VR和AR(技术)让消费者第一次能进入故事。但是你无法进行有意义的人际互动。你能做的就是拿一个控制器然后拿起东西。

目前,这家创业公司有10名员工,技术上结合了面部识别、自然语言处理、机器学习和情感分析,能为数字替身提供了实时响应及其相应的表情。据说这些虚拟替身目前可以识别出对面的人是否拿着咖啡杯。

Artie的投资包括YouTube创始人兼前首席执行官Chad Hurley以及Founders Fund,The Venture Reality Fund和M Ventures。

绝大多数的创业本身就不靠谱。觉得不靠谱还敢承认的是少数。承认不靠谱之后继续不靠谱的更少,老司机还是榜样啊。

靠VR博出位的不止威尼斯,奥斯卡老司机也靠这个刷存在

Google Spotlight Stories的《Age of Sail》

明年年初即将颁出第91届奥斯卡金像奖。据variety,今年有两部VR动画片角逐最佳动画短片提名:Google Spotlight Stories的《风帆时代》(Age of Sail)和 Baobab的 《彩虹鸟传奇》(Crow: The Legend)。

学院终究不是威尼斯。循旧例如无意外的话,学院不会提供VR格式的播放给评委。因此如果想进入提名名单,意味着得先转2D格式审奥。2016年谷歌Spotlight Stories的VR动画片《Pearl》,就是这么进入该项提名名单的。为了让《Pearl》能像其他动画一样,在指定的影院进行放映。导演Patrick Osborne只好再制作一版普通影院版本。方法是:导演像普通用户那样使用手机来观看360°的《Pearl》,通过手机屏幕来取景,决定需要哪些镜头以及如何剪辑。

IN2以为,这么做本身就是颠覆了VR叙事。学院看中的是故事,并不是VR叙事方式。所以,不要总说去参加传统电影节威尼斯VR单元就是刷存在感吧,《Pearl》和《Age of Sail》的两位导演都拿过最佳动画短片的小金人,这么费劲不还是想通过VR这个没什么竞争力的媒介走个捷径,再刷一轮存在嘛。

Baobab的《Crow: The Legend》

然而竞争者还是有的。 这几年Baobab给业内人士的感觉是:他们没干别的,就跟这只“彩虹鸟”(Crow: The Legend)死磕了。那些经常混迹于除奥斯卡和戛纳以外大大小小电影节的参展机构,会经常看到Baobab在“遛这只鸟”。

IN2最早看到这部作品还是在2017年的翠贝卡,最初版本名字叫做“Rainbow Crow”,导演是梦工厂老司机埃里克·达内尔Eric Darnell(《马达加斯加》导演)。这部作品最大亮点是拉了传奇哥(《爱乐之城》里的黑人乐队主唱)联手打造,当然配音配乐也是John Legend担当了。所以现在名字叫Crow: The Legend。

Baobab在VR影视圈出名,缘于此前的外星人萌宠系列VR动画片INVASION!和ASTEROIDS ! 前者已经被好莱坞收购了改编版权正在筹拍大银幕版的长篇动画。所以Baobab在这只“鸟”上这么拼,也可以理解成抄个捷径进入好莱坞主流市场吧。

总之这两部打着VR作品的短片,不管哪一部进入最佳动画短片提名,都跟VR无关。

迪士尼VR短片就不掺合这一届奥奖了,但是“兄弟单位”整出了一套多线性交互叙事的系统。特别适合用VR/AR讲故事。

《Cycles》应该是真正意义上迪士尼动画工作室出品的第一部VR动画片

一直不打算掺合VR的迪士尼动画工作室,今年其实是有作品的:Jeff Gipson执导的首部VR动画短片“Cycles”。首映只选择了全球技术含量最高的展会Siggraph。这部作品只用了4个月制作,去Siggraph亮相主要还是想秀技术实力吧。导演表示,没打算为学院提供2D版本。

当然可以理解成迪士尼不缺动画片小金人,也可以理解成迪士尼试水VR叙事还是最有诚意的——真不是想抄奥奖的捷径,就为了在技术上刷个存在感。

Disney Research在迪士尼一向不乏存在感,一会儿整个触觉反馈外套,一会儿又整个AR自拍滤镜,还有直接把剧本转化成VR预览的系统。最近搞出来的是一套适用于虚拟3D场景下,多线性交互叙事的系统。

该系统基于观众对多线性叙事、交互模式的偏好和选择、通过计算机分析实时做出智能化选择,在此基础上确定哪个叙事方向才是观众最感兴趣的路径或结果。在该系统下,观众还可以选择触发交互模式,迫使叙事者重新调整故事。这套系统无疑对于VR/AR叙事或者主题公园的沉浸体验都很有帮助。

在交互上,Netflix就想得很简单:就说你想要什么吧给钱就行。

Netflix近年来被看作是迪士尼的直接对手。流媒体巨头也在尝试互动故事。方式很简单:让观众选择故事结局。这跟视频网站的终端更多样性有关。而无论是哪种,观众都可以通过电视遥控器、手机/pad触摸屏来选择一个故事的不同结局。

成本上看,一个故事要拍出不同的结尾,预算肯定会更高,但据说Netflix的年轻观众群就爱花这个钱。想看黑镜5不同结局版本吗?先充值会员卡吧。

这么搞,是不是比整VR来钱舒服又爽利?

都说这个冬天冷,眼看那些擅长给资本讲“故事”的公司纷纷歇了。其实冬天人们都躲在家里、围着壁炉,看本好书刷个好剧。真正的好故事都在温暖处不用担心外面冷。

相关链接:

风帆时代:谷歌VR动画片威尼斯开启沉浸故事新探险

Baobab联手好莱坞明星 打造全新VR动画片首映翠贝卡

迪士尼首部VR短片Cycles :依然无法证明VR叙事是否对路子

迪士尼最新研究项目:将剧本直接转化为VR预览

[IN2原创资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图片/视频来自EW/THR/variety/Netfl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