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看的VR电影千千万 有趣的尝试万里挑一

上周介绍了一部背后有大股东的VR内容制作方,邀请大导演和明星拍摄了一部时长20分钟的真人实拍VR故事片,主打动作戏,覆盖所有VR平台,支持全部VR硬件。票价8-10美元,目前半价。不知道有多少人看了。

一些好莱坞人士和娱乐媒体跑来围观,这下有大导和明星了,还有炸车炸飞机、无伞跳机和抓子弹……这回VR电影再不灵你们觉得啥原因啊。

不招人待见的都说自己是先锋,吸引人的市场又没人愿意承认

IN2觉得首先肯定不能再让硬件不普及,使用门槛太高背锅了。

事实上,自从Oculus Go(还有它的中国版小米)一体机推出后,VR的市场门槛大幅度降低,设备的普及率的确提高了很多。便宜易操使用门槛低,Oculus Go销售比Rift好很多是真的。只不过究竟有多少人真的是在看先锋艺术的VR电影呢?数据说话,用GO看“小电影”的倒是大有人在。只不过这些显得未免“黑化”的数据Oculus不好意思承认而已。

VR和传统概念下的电影为啥能组合在一起,究其原因大概是因为有观点认为:这或许是电影的一种未来。然后尚未把握住“现在”的人都拿起VR寻求“未来”。首先是圣丹斯、翠贝卡这种主打颠覆牌的先锋电影节要有VR电影专场攒先锋人气。然后大大小小不像戛纳和奥斯卡那么霸道的电影节或行业大奖,都开始与时俱进搞VR电影展映,但其实里面排队最长的往往都是大空间游戏。

曾经网友跟诺兰导演吵架,在谈及电影未来的时候,网友表示shit一样的VR电影才不是电影的未来

光未来不行,首先要先好看。VR电影究竟好不好看?跟房间里的大象待在一起的人都保持沉默。然后都是围观网友跑出来瞎说大实话。

我们谈论VR电影的时候我们究竟在说什么?

首先拿比较容易讨喜的VR动画片来说,绝大多数VR动画片的吸引力其实不来自故事,而是来自沉浸感。而实现沉浸感这个事有很多方法和技术,VR只是其一。观众们与逼真精致的3D动画角色置身一个同样逼真精致的故事场景里,预算足够的大工作室还能做出支持有手控制器的高级VR头显的“观众动手版”,让你在不妨碍剧情的前提下,撩撩小花小草小配角,极大增加观众的参与感和互动感。观众开心极了。但就因此说这是一种新的媒介叙事方式的话,恐怕有待商榷。毕竟叙了半天事都还是导演在话事,不像游戏、怎么个过程最后什么结局全由玩家自己担待。这叫主导剧情和互动。

但即使这种凭借VR技术能达成的动手动脚的小噱头,要做出稍微像样儿点的VR动画片,预算也是动辄惊人,而且最好有专业特效大厂加持。如果还想有良好的市场反应,最好还要有IP站台。

有预算有人才有时间还有特效大厂和IP站台的VR动画片,掰指头数就迪士尼配做了。迪斯尼近两年做了两部VR动画片,一个是去年贺岁档的动画大片《寻梦环游记》VR体验,一个就是今年正上映的《破坏王大闹互联网》VR版。前者是皮克斯亲自上阵,后者靠工业光魔撑台。去年皮克斯的VR动画片发在O记平台,免费体验;今年的《破坏王大闹VR世界》落地在“迪士尼旗下VR线下体验店”The Void。目的都是为大银幕暖场做推广。但是,无论是被《寻梦环游记》搞得热泪盈眶,或者特别喜欢破坏王的大银幕粉丝,有谁看过这两个VR版的举个手。

Oculus的前VR动画工作室Story Studio的作品《亨利》,2016年获得艾美奖“杰出原创互动节目”奖项,这也是O记拿下的第一个艾美奖。

这和钱以及体验门槛关系不大。关键是好不好看。哈利波特主题公园很贵很远很拥挤,一样有人万水千山赶过去排队。这也是为什么Oculus早几年前就明智地关闭了堪称业界口碑的VR动画工作室Story Studio。现如今,不少当初风头十足的大牌工作室都在VR动画片这件事上讳莫如深。靠当年那一两部作品混江湖的也大有人在。各路莫名其妙的影展影节还都只能拿着这些“历史作品”评来评去。当然也有新晋工作室偶然推出个别令人耳目一新的作品,却都奔着历史悠久的传统电影节,看看能不能入个围拿个奖混个脸熟。也对,新人想混传统行业,不拿老人不会玩的新玩意说事怎么可能有出头之日?出了头被认可才能想下一步。对吧。

要说难看的话,真人版VR电影也是没谁了

没边吐边看过道格·里曼这部VR悬疑剧的人不配谈虚拟人生

跟新人拍VR电影混脸熟不一样。电影行业的老司机们,拍VR电影都是为了挑战自我攀登艺术人生新高度。迄今为止,真人实拍的VR电影哪个算好看各花入各眼,公认难看的可以举出一堆。其中的“精品”首推拍了《谍影重重》(第一部)的大导演道格·里曼,老艺术家2016年也赶了一趟VR潮流,联手三星、Jaunt VR和康泰纳士,拍了一部悬疑动作题材的VR系列剧《隐形》(Invisible)。

想当初,IN2头昏脑涨忍着没吐(主要是太晕)看完6集这部剧集,拍了拍自己肩膀,为能在极端环境下工作的技能手动点了1万个赞。一个惊悚悬疑剧,还是在360度环境里的动作戏。你觉得要跟上节奏需要什么样的体力和智商?可以说这是迄今为止我们被VR电影摧残得最完整的一次。

难看的VR电影千千万     有趣的尝试万里挑一

“Miyubi”是Felix&Paul与Oculus联手制作的一部真人实拍的VR电影。关于一个80年代小机器人的故事。

直到现在,真人实拍的VR电影我们认为真正愿意掏钱看的只有一部,Felix&Paul的《Miyubi》。不是因为剧情曲折和场面刺激,而是情感的交互。沉浸式媒介的魅力给予故事的情感穿透和共鸣,在这部作品上是一个完美的诠释。然而即使Felix&Paul也只有这么一部,此后再无其他作品可与之媲美,相信也并没有很多人看过。

老司机对VR各有各的追求,凭借《鸟人》和《荒野猎人》连续拿下两届奥斯卡金像奖的导演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图(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其创作的VR装置作品《Carne y Arena》(肉与沙)获得了2017年的奥斯卡特别成就奖。

伊纳里图的VR大空间装置艺术作品《肉与沙》

这不是一个用“看”或者用控制器“撩来撩去”的电影。这是一个要用走的大空间装置艺术。导演在谈他对VR媒介的创作体会时说:

它是剧院的一部分,它是纪录片的一部分,它是物理装置的一部分,同时也是虚拟装置的一部分——它将许多不同的艺术结合在一起。

这里面有叙事,但更多是关于空间

不能更赞同了。

所以此后不仅我们更倾向去落地、在更大的空间里“走进”一个故事,包括Felix&Paul在内的不少一线工作室和内容平台,都开始倾向于落地,让观众从传统大银幕式的电影观看,变成能真正走进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可以是游戏、可以是艺术当然也可以是经典IP的衍生作品。

消失的VR拍摄器材和不再放电影的Oculus Rift平台

还记得大明湖畔的网红VR拍摄利器们吗?

VR电影的没落,从VR拍摄器材的消失可见一斑。按时间顺序说:2017年10月,诺基亚宣布,在发现VR市场低于预期发展(“slower-than-expected”)之后,决定停止其高端VR相机OZO业务线,同时裁员300多人。接下来,那些曾经的VR拍摄网红也相继消失了身影,或者只闻其声不见实物:谷歌Odessey、Facebook Surround 360、IMAX VR专业摄影机、最后是扛到最近才宣布转型不做VR的Jaunt ,连嚷嚷了数年的Lytro都卖给谷歌了。

从业者方面,当初以拍摄VR纪录片起家的VR界网红Chris Milk,早就不拍苦大仇深的VR纪录片了,兴趣转到探讨宇宙和生命的意义,成功转型为在各大电影节上摆摊的大空间混合现实装置的艺术家了。

上个月,Oculus已经宣布,将关闭其高级PC端VR硬件Rift上的影视内容。对此举的解释是:数年来,我们看到用户们已经能在VR中体验诸如影视或游戏等各类内容,但是很明显人们更喜欢在(除Rift以外的)其他设备上传播沉浸式媒体内容。而Rift更主要用于游戏。这些观察告诉我们,如何更加合理地在整个平台上支持原有的以及最新的内容应用。

更简单地理解就是:没有多少人用Rift看电影而是更多在打游戏。更适合看电影的VR眼镜是今年Q1推出的199美元的一体机Oculus Go。所以O记在后者上继续支持影视内容。至此,Oculus终于肯默认这样一个事实:高级VR设备真的就是只有硬核游戏玩家这样的小众市场。而大众市场只合适一体机。以后拍VR电影记得适配Oculus Go就好。

别忘了上面说过Oculus Go最好的市场是看“小电影”。

挺住真的不意味着胜利,大多数时候只是无可奈何的难受。

沉浸叙事不一定非的拍VR电影——虽然现在VR电影都管自己叫沉浸叙事

新媒介和传统电影、新人和老司机在新叙事上所尝试的一切都有意义,都是探索。但是尝试和探索不等于就能得出一个被验证和可延展的叙事方式。更不是一项老少皆宜可进入大面积推广的市场产品。小众艺术有很多,不爱看大银幕的人也一直都有。目前的VR电影都是试验品,带有太多个体之于技术和表达的主管臆断,没有被验证的、统一的、可规范的认知和规律,绝大多数不好看,即使少数好看的作品也是碰巧好看,大概率不会有什么市场。一个市场要成气候,必须像好莱坞那样,有套路有规矩有通用语言和法则,不管是谁家出品,被市场验证过的规则总是一样。

以此为衡量,目前的VR电影只是一个说法,一个伪命题,一种炒作技巧。并不存在于真实的市场环境里。真正致力探索这一领域的人是真先锋,不会轻易放弃也不会急于炒作,而无利可图的炒作肯定是过眼云烟。

所谓沉浸叙事,貌似高深,实则好理解。因为逻辑的本质一向简单。

热爱魔法的哈迷会在大银幕上看故事,去主题公园“走进”故事。这两件事是已经被票房和环球主题公园的业绩验证过的。同样是沉浸叙事,罗琳和华纳根本不会想去拍什么VR电影。

相关链接:

你会看吗?10美元20分钟VR电影 明星大导都齐活

Oculus Rift正在摆脱VR电影 高管们正在组团离职Facebook

给成人网站打call:VR一体机比电话还灵

Felix & Paul:拍一部45分钟的VR电影 让观众在头显里悄悄流泪

[IN2原创资讯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