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坏王2:拉尔夫为什么留在了街机厅

迪士尼一向有这个本事:凭借很一般的故事拿下高票房。刚刚过去的欧美的感恩节还有中国周末,《无敌破坏王2:拉尔夫大闹互联网》都在口碑榜首。5天假期和一个周末,创造了8460万+5600万的票房。仅次于此前的榜首《冰雪奇缘》。

然而恕IN2直言,无论从故事、角色、音乐还是技术和艺术,造价1.75亿美元的《破坏王2》可以说十分春晚相当平庸了。既不能跟《冰雪奇缘》相比,恐怕也比不上它在片中挤兑的旗下皮克斯的很多动画片(比如去年你们超感动的《寻梦环游记》)。

拉尔夫留在了街机厅

埋没在大量迪士尼IP中的观众,更多的欣喜还在于不断发现我们熟悉的互联网梗:eBay、谷歌、YouTube、亚马逊、twitter、ins、wiki……这可是百年老号的IP仓储中没有的。只要你坚持科学上网,相信这些真正的互联网世界都是你的日常——嗯哼,没有Netflix我一点不意外。

然而这片子不是想说街机厅被网络视频游戏给取代了嘛。为啥我觉得拉尔夫还有大把未来的阵地要坚守呢。

是的,拉尔夫最后没跟云妮洛普一起混互联网,他留在了日益“门前冷落鞍马稀”的街机厅,与老几位一起过着稳定有规律、温馨又从容的夕阳红生活。大家在里面看见了漫威钢铁侠以及刚过世的斯坦李老爷子。

这或者是我觉得《破坏王2》虽然特别不酷特别老少皆宜,但其实是迪士尼最心机满满最有主见的一部片子——用春晚形式包装的家常故事,说出了久经考验的真理:不是谁都能混互联网的,也不是谁都想混互联网的。

没有所谓“互联网思维”,只有永远更迭的时代

按照迪士尼一贯的故事套路,《破坏王2》的结局应该皆大欢喜:包括拉尔夫在内的、行将被淘汰的街机游戏们,都应该跟云妮洛普一样进入互联网,从此以后,跟一大堆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如同拉尔夫一样,迪士尼非常清醒果决地打破了这种庸常的大众思维。曾经属于上一代人的街机游戏,难道只要像云妮洛普一样最终被写进“狂暴赛车”,它们对标的中年人就都会像罗胖子的“知识付费”一样被洗脑成“互联网思维”了?属于拉尔夫和阿修们的80年代街机游戏,在互联网中就会再次引爆中年人的青春豪情,刷爆流量头条?come on省省吧还是别扯这些淡了。斯皮尔伯格也只是拍一回《头号玩家》让大家过一把瘾挣了钱就撤好么。怀旧这种事情,有一有二不适合再而三。常“怀”的那不叫“旧”。新人新世界,你怀里的只有安心夕阳红温馨又从容。

怀旧本身就意味着青春不再,人到中年事业瓶颈房子车子孩子票子的各种现实,就算再有“豪情”,你也肝不动了。斯皮尔伯格和迪士尼偶尔弄出个用怀旧梗淹没你老泪纵横的电影也就到这儿算了。别因此就想太多。网络游戏属于从胎里就在互联网里长大的一代年轻人。他们是原住民,用拉尔夫的话说就是,这里没有日出日落。当然也没有夕阳红。

互联网没有“取代”谁,互联网就是互联网。它有自己的进化规律和时代法则。用这部电影的话说,属于任何不安于现状、爱好刺激和未知的人,当然你也可以管这个叫得过且过。云妮洛普原来的街机游戏叫《甜蜜冲刺》,在互联网游戏里可能只适合当成“狂暴赛车”的“飘窗”吧——连被奶奶辈审美包装的迪士尼公主都学会组团抗议了。

所有的云妮洛普不是因为他们有“互联网思维”才能在WIFI连接起来的世界中混得风生水起,这是DNA携带的生存状态,在任何时代有没有互联网都会有云妮洛普。只不过互联网刚好为云妮洛普们提供了一个最大的实现可能。拉尔夫们也不用为自己消失的时代喊冤,时代就是用来更迭的。否则年轻人啥时候才能出头?人类如何进化?

最终将一切落地才是迪士尼的“big story”

在《破坏王2》里,对于网民观众最大的惊喜,无疑是迪士尼用超凡的想象力把互联网世界具象化。“飘窗仔”就跟我们现实世界令人讨厌的小广告膏药一样,在楼宇、地面、电梯无处不在地干扰你。照片墙和社交瀑布流其实特别负能量,一旦开刷就会沉浸在对自己特别不友好的氛围中。

在该片所有对互联网巨头的致意中,唯独缺失Netfilx,全球最大的视频网站。纳指FAANG天团中唯一要跟迪斯尼叫板的互联网(迪士尼与耐飞的恩怨情仇戳这里)。然而迪士尼真的是因为Netflix要成为迪士尼才开撕的吗?

以迪士尼的实力,也可以考虑成为Netflix的——别再提有没有互联网思维这回事。只是以目前的局面看来,迪士尼还真没打算成为Netflix。虽然前者拒绝再为后者提供自己所有的IP故事,但是迪士尼自己凭借独揽这些“祖传IP”故事就真的能在线上套现获利、然后再延续百年传家宝吗?

财报说话,包括旗下各类视频网站在内的迪士尼媒体部门去年利润下降了12%,具体来说就是广告收入和节目销售的下降,再加上生产成本的增加。主要原因来自迪士尼最大的电视网ESPN大量流失的收费电视用户。嗯嗯,这笔账的确要记在Netflix上。但转念一想,至今Netflix靠用户办卡续费也没数为啊,也在靠流量广告挣钱。用户都很鸡贼的对吧——迪士尼要收费我们就去免费或者收费低的视频网站,然而视频网站要吸引用户都过来,也得花大价钱去迪士尼买内容啊。再加上运营和租带宽什么的,里外一算账,就是目前为什么所有的视频网站靠用户都不挣钱的真相了。然后随着流量红利的结束,互联网广告也跟传统广告一样举步维艰了。

这个帐迪士尼很容易算清楚,随着互联网技术极大发展,当下做网站没以前那么困难了,凭借人气和IP,迪士尼完全可以把自己打造成Netflix——然而Netflix靠用户挣不到钱哎。

比起Netflix只能靠花大钱到处跟好莱坞大导演大明星合作,迪士尼还有自己的电影部门。旗下除了自己的动画工作室,还收购了皮克斯、卢卡斯和漫威。个个都是“IP粮仓”。《纽约时报》前几天一篇被广泛转载的文章披露:2018年财年,迪士尼主题公园和度假村的利润是45亿美元,比5年前增长了100%。相比之下,ESPN和ABC等旗下媒体的利润总和是66亿美元,同比下降了3%。

即将于明年开张的“星战”主题公园是迪士尼耗资10亿美元打造的沉浸式“big story”

未来5年,迪士尼将在全球6个主题公园以及游轮业务领域开始大规模扩张,打算花掉280亿美元,这比迪士尼旗下三大电影工作室皮克斯、漫威和卢卡斯加起来的预算都多。

关于“阿凡达”、“星战”这些新型沉浸式主题公园,IN2已经介绍过很多了。故事,尤其是有IP的故事,是迪士尼辉煌上百年的传家宝。互联网30年的发展历程证明:不管多牛掰的巨头,最后缺的都是故事,是IP。攒了一屋子故事和IP的迪士尼当然可以把它们像云妮洛普一样写进互联网的代码,但迪士尼或许更倾向于选择像拉尔夫一样落地:继续留在街机厅。

新技术带来新拉尔夫

当《无敌破坏王2》刷屏互联网的时候,在佛罗里达迪士尼购物中心Disneysprings,线下大空间运营商The Void刚刚开启了《无敌破坏王:大闹VR世界》的沉浸式体验。

从视频看,还是4人组队,加入拉尔夫和云妮洛普的二人组,成为电影中的互联网角色,跟病毒展开新一轮对战。The Void的高科技VR装备提供的头盔、体感背心和触觉手套,可以让玩家在疯狂食物大战中,体验扔蛋糕和被奶昔击中的快感。

关于新型街机厅——VR及其他技术配套打造的线下大空间游戏,能不能就此提振落地的实体生意?目前谁也不好说。城市商贸中心、街机厅和VR集体不景气倒是真的。互联网带来的电商高速发展,导致线下零售业的未来向着娱乐化发展也是真的。商贸中心+VR游戏+街机厅的抱团取暖正好踏在这个“零售娱乐化”的节奏上。

迪士尼的落地路径中,The Void+Disneysprings打造的新型线下连锁街机店(还是迪士尼独家品牌店),只是娱乐巨头落地战略中的尝试之一。事实上,米老鼠家最大的赌注还是押在了“星战”这样的线下沉浸式主题公园上。大银幕负责持续带节奏,主题公园、游轮和酒店负责收割。一人落地,吃喝玩乐交通酒店周边产品全齐活。相比之下,互联网靠各种补贴(骗术)获客成本多少?每个人带来一次消费的利润又有多大?

这个帐不用亲自算,迪士尼的算盘早打好了,280亿美元的投入说明了一切。

包括美国在内,随着二三线房地产、线下零售、商业中心甚至大银幕和互联网的衰落,如无意外,未来是一个争抢所有内容落地的竞争。还是那句话“家有IP万事不愁”。

拉尔夫留在街机厅自有用处,何况跟他一起的还有漫威。

相关链接:

迪士尼推出最新The Void沉浸式体验:无敌破坏王大闹VR世界

The VOID曝光最新VR体验 成为迪斯尼IP体验店是发展方向

迪士尼与Netflix终止内容合作 某些事情正在发生变化

[ IN2原创资讯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图片来自Disney/TheV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