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宇宙:从漫画书到沉浸式主题公园 故事的完美进化

上世纪50-60年代,正遭遇行业寒冬的漫画杂志编辑斯坦·李大概没有想到,他笔下的超级英雄会变成如上——迪士尼沉浸式主题公园宣传视频中的样子。在这些未来2-3年内陆续开张的全沉浸式超级英雄主题乐园中,包括银河护卫队和复联、蜘蛛侠在内的漫威IP将由各种高新科技和尖端特效以及真人表演,变身成为一个让游客们身临其境的娱乐旅程。

与漫威英雄们比肩而立

新的主题公园被命名为“漫威超级英雄”,由迪士尼、漫威工作室(Marvel Studios)和漫威主题娱乐公司(Marvel Themed Entertainment)携手打造。最先一批进入这个超级英雄世界的三个主题公园是加州的迪士尼乐园、巴黎和香港迪士尼。接下来,与迪士尼乐园共同组成迪士尼度假村的迪士尼加州冒险乐园,也将由目前备受欢迎的“银河护卫队:越狱任务“(Guardians of the Galaxy: Mission Breakout!)以及蜘蛛侠的5D黑暗骑行将替代既有的“A bug’s land”主题区域。

具体开张时间,香港迪士尼的蚁人和黄蜂女主题区将在2019年3月最早开张迎客。然后是2020年开启的加州迪士尼乐园的蜘蛛侠(银河护卫队是既有项目),巴黎迪士尼最晚,于2021年建成漫威英雄世界。

至此,一个创建于上世界中叶的英雄世界,将从平面的、抽象的、视觉化的故事落地成为立体的、物理的、身临其境的宇宙。我们将从“看”故事变成“进入故事”,从与超级英雄的精神和心理层面互动,进入一个更多感官层面的物理交互过程;从仰望英雄变与英雄们比肩而立。

从漫画书到大银幕

2009年,迪士尼以42.4亿美元现金加股票的价格收购了漫威。上周发布的财报显示,今年截止到Q3,其来自主题公园业务的收入增长了9%,达到51亿美元。

95岁的超级英雄联盟缔造者斯坦·李今天离世。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个超级英雄的世界不仅会越来越庞大丰富,而且将进入一个更完美互动的故事世界——从纸上的观看到进入故事、组建观众自己的英雄联盟,成为你自己的钢铁侠蜘蛛侠和银河护卫队去拯救宇宙。

这一切皆始于上世纪60年代,斯坦·李为漫威宇宙创造出的一拨又一拨超级英雄IP:钢铁侠、绿巨人、蚁人和黄蜂女、X战警、蜘蛛侠……然后在迪士尼打上其故事烙印后,组成了更具影响力的复联战队。

漫画比其他最早存在于纸上的内容更早遭遇寒冬,早在上世纪90年代,因为电子游戏的兴起,年轻人们都不再看漫画书。各路英雄IP落魄走麦城——被租借拍卖给影视公司——至今蜘蛛侠还给索尼带来巨大的票房收入。

20年后,全球更多的纸媒遭遇了跟漫画书一样的困境,所有的人尤其是年轻人都去互联网上看内容了。很多难以为继的纸媒绝大多数采取了把自己的内容免费放在互联网巨头的平台上,依靠后者的巨大流量带来的浏览、分一杯广告收入的残羹。这与漫威当年靠租借和出售IP给影视公司求生存,本质上一样。索尼的《蜘蛛侠》在10几年前的票房收入就达到7.7亿美元(2002-2004),而漫威只拿到6200万美元的IP授权收益。

比当今大多数传统媒体争气又果敢,漫威在2005年决定举债拍自己的超级英雄电影。2008年的《钢铁侠》一举成功,全球票房近6亿美元。不仅能与迪士尼平等对话更让娱乐巨头在谈收购时不可低估这些IP的价值。漫威的幸运在于正好踏在了电影市场蓬勃增长的势头上。上世纪90年代开始,随着电脑技术的发展,电影CG技术实现了巨大飞跃,依靠CG震撼视觉的超级英雄大片开始统领票房。

超级英雄大片靠的是好莱坞的故事套路和昂贵又专业的CG视效。这两样是迪士尼的拿手。“团购”超级英雄联盟,是迪士尼和漫威最明智的选择。这个选择导致的结果是超级英雄故事就像进入了一个自动化生产车间、配备全套的先进技术和包装,出厂后有现成的销售渠道和死忠的观众受众群体。在好莱坞市场傲视群雄。

从平面“看”故事到进入故事成为主角

然而大银幕上的成功也不会一劳永逸地持续下去。电影市场的饱和与互联网的飞速发展,使得美国电影票房停滞不前。影片的窗口期因为在线视频网站而缩短、加上不断萎缩的DVD市场。近年来迪士尼旗下影视工作室的业绩一向逊于其主题公园。42亿美元收购的超级英雄IP需要想尽一切方法变现。所幸那些在大银幕上被这些故事套路洗脑的年轻一代观众,就像迪士尼另一个自动化粉丝生产线,与超级英雄电影生产线无缝对接。形成一个从大银幕到主题公园的、全方位立体化的漫威宇宙。

漫威宇宙落地的难题和解决之道

2020年,似乎是迪士尼一个很大的转型之年,除了漫威英雄世界,最大的主题公园亮点其实是:“有史以来我们建造的最大的主题公园”——新型沉浸式的“星战Galaxy’s Edge”。与“星战”、“阿凡达”或者环球影城的“哈利波特”、这些超现实的幻想世界相比,超级英雄的主题乐园却不那么容易变成一个完全沉浸的超现实世界。

用TheVerge的观点说就是:漫威宇宙的世界基本上是我们现实世界的镜像,并没有一个沉浸的“漫威世界”能够放置人们的幻想。如果你要打造一个《复仇者联盟》世界,背景可能要复制一个纽约城。这就意味着漫威IP的相关项目可能会延续“银河护卫队”项目的足迹,变成一个个的单个体验项目——这就是为什么迪士尼会在世界各地“分店”逐个开启个体的超级英雄体验,而不是像“星战”那也打造一个完整的“漫威宇宙”。

这既是技术上的导向,也是针对不同故事的决策层面的智慧。却透露出既有资源优势最大化以及关于“讲故事”的智慧。

加州迪士尼冒险乐园中已经被关闭的皮克斯主题区“A bug’s land”,正在转型建造漫威英雄世界

上个月,迪士尼刚刚曝光了将于2020年开张的迪士尼加州冒险乐园的漫威英雄主题公园。这是蜘蛛侠的地盘,它取代了根据1998年皮克斯的电影《虫虫特工队》IP衍生出来的主题公园游乐区“A bug’s land”。相比超级英雄联盟,皮克斯IP看来不太可能被打造成为一个全沉浸式的体验,从故事到沉浸式体验上都来的不够刺激。所以目前“A bug’s land”已经被关闭。

迪士尼这种改造老旧设施的构思,正是源自对漫威IP进行沉浸式叙事的成功案例:目前仅次于“阿凡达世界”受欢迎程度的漫威主题游乐设施,是加州冒险乐园中“银河护卫队:越狱任务”(Guardians of the Galaxy: Mission Breakout!)的过山车项目。

目前的“银河护卫队”的黑暗骑行设施是一个人气很高的沉浸式体验

2017年开张的这个沉浸体验是一个黑暗骑行的经典设计。迪士尼把之前“迷离境界:恐惧之塔”的老旧过山车重新换了个皮。使用电影原装的4K,120 fps银河护卫队360度视频,与物理电梯完美组合在一起。以非立体的方式模拟运动深度,打造出一种视觉移动的效果。使得游客成为银河护卫队中的一员,与其他漫威宇宙英雄共处一室。这跟看电影是不一样的,每个细节都在视觉焦点上,没有所谓的镜头感。实现这样的效果,需要强调每一处细节,配合灯光和构图,以更加戏剧化的方式打造一种深度参与舞台演出的体验。对于“银河护卫队”的粉丝而言,这就像是从大银幕无缝对接到另一个立体场景的银河护卫队故事中。

当每一个人最终都成为主角的时候,最初那个讲故事的人笑了

事实上,包括漫威英雄在内的迪士尼主题公园,都正在从20年前的故事中蜕变出来:从上一代的米老鼠和唐老鸭动画片,到真人cosplay大巡游、从皮克斯的IP世界进化到漫威宇宙和超级英雄的沉浸式体验,再到创建整个“星战”、“阿凡达”的物理意义的超现实完整时空。所有的故事,都如同漫威从印在纸上的漫画,到大银幕上的特效大片,再到沉浸在超级英雄的宇宙中让自己成为故事主角。

漫威的成功大多数会归结于IP的胜利。用IN2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家有IP,万事不忧。然而在这个“故事进化”的过程中,我们看到无论是这些IP的创建者漫威、还是收购这些IP的迪士尼,都曾面临着手握IP一筹莫展的时候。

叙事是一种内容形式、是一种技术表达、是一种媒介转换,最终是一个进化。进化是个伟大的历程,它包含着基因的天然优势和与时俱进的强大智慧和勇气。我们是如此高兴看到一个诞生于半个多世纪前的“宇宙”、进化成为今天这样能让喜爱它的观众“走进去的故事”。它或许意味着我们终将“进入”我们早已从纸上开始熟悉的一切。

这个故事完美进化的过程、其本身也是一个“故事”。它用了半个多世纪,集聚了天时地利人和以及决策的智慧、技术的演变,与既有市场天衣无缝的对接,更重要的是对叙事方式、受众群和市场的前瞻性预判。它基于现实创建,也超越现实存在。

而当初成就这些故事和故事进化的人,今天刚刚离开这个现实世界。

相关链接:

从哈利·波特到漫威宇宙 美国大片进化方向是主题公园

迪士尼将推出全沉浸超级英雄主题乐园 香港巴黎都有份

[ IN2原创资讯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