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陷阱:岂止滴滴,你几乎可以卸载大多数APP

滴滴顺风车事件一点不偶然也不会是小概率。更不用拿Uber在处理乘客投诉时如何如何来比对说明“应用没毛病主要是管理不行”。滴滴的运营无疑有重大隐患,但Uber也没好到哪儿去。

为什么打车应用总是烂事一箩筐?

近5年来,Uber的负面新闻一点不少于滴滴。骚扰乘客的事件早在2014年就被媒体曝光过:Uber司机曾是坐过牢的罪犯。同年,意外撞死一位6岁女童的Uber司机也有不良驾驶记录。至于未经授权私自泄露乘客账号和破坏数据损害司机个人利益就更是不胜枚举。Uber不仅无法解决对女乘客的骚扰,对自家女员工也没“放过”:2017年2月,前Uber工程师苏珊·福勒在离开Uber一年后发布了一篇震惊业界的、揭露了Uber高管对其性骚扰的内幕。这起事件因此引发了此后数月Uber企业文化被公众质疑,高管离职,整个管理层陷入混乱的局面。

滴滴或者Uber,换一拨管理层或者制度改进,就会好吗?这种依赖所谓人性“基本面”而建立和发展的应用,能够摆脱同样依赖人性基本面追逐目标下的管理缺陷吗?

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兴起,使得大量建立在屈从便利和占廉价便宜的人性卖点上的应用大行其道,让几乎所有人选择全时空生活在一堆手机的APP上。而这些应用的设计者和运营者追逐的正好也是人性中最具共性因此坦然的唯一目标:利益和金钱。在“改变世界”的包装下,绝大部分应用的内心戏码其实跟每个用户都一样:谁care世界怎么样我先得益(挣钱)是首选。区别只在于,用户最多薅薅羊毛最后发现钱多花了时间浪费了最主要是个人隐私还都交出去了。App们得的才是大头。以滴滴或者Uber为例的话,就是用户以生命的代价获得薅羊毛的收益以及滴滴Uber的发展。不划算对吧。

不划算的岂止是出行

上周,Verge的编辑做了一个意味深长的选题:从亚马逊Prime到MoviePass,Netflix、Uber……他们取消了所有这些应用。我们给大致分了一下类,详情如下:

  • 娱乐:Netflix、Hulu、YouTube、HBO Now、CBS All Access、MoviePass、Comixology(线上图书漫画)、以及Apple Music、Spotify、Tidal等。前几个流媒体和有线电视应用大家都很熟悉,MoviePass是廉价电影票包月/年平台,包月(年)票价比院线便宜很多,一直在用巨额补贴拉用户,最近频临破产关张边缘,运营和承诺用户看到最新大片等事情都出现问题。后几个是音乐付费应用。
  • 生活:Uber、亚马逊Prime、Birchbox(线上定制美容套餐盒)、Blue Apron(有机食材外卖线上订购餐盒)。MealPal(外卖餐饮)、Stitch Fix(在线购物)等。
  • 健身:ClassPass(提供各健身房的时段打折健身卡,其实就是健身房中介)。
  • 通讯:Gogo(机上网络服务商)

虽然毫不脸红地作为上述部分娱乐类应用中的“免费”中国用户,对其他应用并没有试用过,但其实在国内都可以一一找到对应。比如用滴滴替代Uber,淘宝替代亚马逊,腾讯/优酷/爱奇艺可以替代Netflix、Hulu、YouTube,打折电影票也有很多选择,影院里那一排排取票机可以说明。至于各种外卖和真假有机食材以及美容个性化定制包、各路通讯包月卡就更不用说了,如果认真选择起来,人生都用在这些app上都不够时间。

Verge的编辑们给卸载上述知名应用也大致划分了几个理由:

只需要一颗鸡蛋的时候没必要买只母鸡

这个现象大多发生在娱乐订阅上,如果只为了追一部剧或者关注一件事,没必要定全年的服务。比如追完《西部世界》就可以取消HBO订阅,如果就为了看奥斯卡直播,那就根本不用下hulu,就用一天的应用蹭一下朋友账号算了。类似的还有只订阅世界杯期间的YouTube。

浪费钱的大坑

这些挖坑的应用中,亚马逊和Uber首当其冲。亚马逊跟淘宝是一个路子,不断给你充值各种优惠卷和打折或者秒杀,然后你整天沉迷在这种“薅羊毛占小便宜”的陷阱中。人还是同一个人日子还是那么过,每年却在莫名其妙的购物上多花了数倍的预算。Uber的各种优惠券跟滴滴一样勾引你出门就打车。Verge编辑在三个月频繁地叫车后,发现自己不仅没占着什么便宜,还比以前花在交通上的费用多了。所以她给出卸载Uber的理由是:我意识到省钱的最佳方式是提前计划行程以留出时间坐地铁。

制造垃圾

Birchbox是定制个护美容产品包。但是你永远会发现里面包括太多无用的垃圾——广告商品小样。而且因为这类商品的特性,每一种产品都需要有繁复的包装,这本身也是一种环境污染和浪费。差不多的还有Blue Apron,以有机为卖点的烹饪料理包,里面有很多你其实根本不会吃的东西。

内容比较烂

入选这个list的正是Netflix、hulu这种红到不行的流媒体平台。Verge资深记者认为:它们的内容很烂,而且从根本上说就是一个缺乏良好内容的问题。而作为一个音乐编辑,有Apple Music和Spotify足够了,除非Jay Z和Beyoncé决定只在某一音乐应用上发新歌,否则根本没有下载第三个同类应用的理由。

多余

比较典型的是机上网络提供商Gogo,每月50美元。但T-Mobile提供每月10美元的同等服务。ClassPass的包月是100美元自选健身房,最后你会发现最常去的其实还是家门口每月60美元的那间。

不自由

这是集中在电影票MoviePass和外卖健康套餐MealPal的问题,包月卡中有多少是你真正想花时间去看的电影?健康套餐中有多少是你不想选的品种?

上述被Verge编辑们卸载的这些知名应用,都是上市公司,其中不乏独角兽。市值几十亿美元到几百几千亿美元。说它们控制了大多数人的手机和生活一点不过分。

转移一下时空到国内的话,上述弊端表现得更加严重。以笔者亲测使用对比参考:

  • 娱乐:既然不是直播室爱好者,也没有勇气延禧攻略,所以决定视频应用统统卸载。最后只剩下腾讯视频,年费233元——虽然偶尔看个10年前的旧片还变着法要人掏几块钱。对了,此前优酷定了一个月世界杯VIP,然后全程在CCTV网站看的,免费。音乐是必须的,乱七八糟有小广告的全都清空,只剩Apple Music,每月19元。
  • 出行:胆小怕死之人,早就不敢用滴滴。站在路边招手拦车。预计拦不到就提早出发乘地铁。
  • 生活:去年获赠一张每日*先购物卡,开启生鲜日杂两小时送达生活。半年之后,发现每月生活费大涨不算,送来的物品质量也是每况愈下。果断卸载。连带一起卸载的还有各路垂直购物应用,比如电子产品、个护日用、食品等等。留下淘宝,但绝不再跌入各种购物节的囤货浪费钱陷阱,不需要的东西倒贴也不买。
  • 外卖:这个最鸡肋,每天浪费时间40减15元和60减20元之间思考,其实最后吃进去的都是难吃和不健康的来历不明食物。于是卸载所有外卖。努力学会自己做饭吧,漫长的苦日子还没开始呢。实在迫不得己情况下,还可以临时装回来用一下。
  • 个护:某大美容品牌,一直在推荐它的“个性化定制”,意思是你按照它给你“基因检测”的结果购买包月套餐。然后每天按照它指定的步骤和产品、用量使用。算了一下,要按照它的规定用下来,每天恐怕需要花总价150-200元、以及20分钟以上的时间耗费在脸上。于是在“不买套餐以后就不保证供应单品”的威逼利诱下,改换大宝了。
  • 健身和看电影:对于下载100个keep也练不出马甲线的人,我只去家门口的健身房。器材老旧,没有网站连微信公众号都不找人做,于是价格还行,教练也靠谱。最后连用了几年的咕咚都卸载了——社交恐惧症患者如果连跑步都被人@的话会不会越跑越沮丧?计数的话iPhone自带健康应用啊。
  • 通讯:用中国移动最适合自己习惯的套餐,不贪各种打着免费其实夹带私货卖广告或者骗人的流量包。只用一个邮箱你猜什么好用还免费。
  • 其他,因为无财可理和智商尚且在线,所以从不曾下载过P2P,因此幸免于各种互金爆雷灾难。社交恐惧症患者只剩微博微信在纠结中要不要卸载。

卸载并不真正解决问题

总之,卸完数十个app之后的手机桌面真是干净清爽多了,也省去了堆积不更新的那些鲜红数字带来的焦虑。除此之外你并不会发现生活有什么不便。

截图来自公众号“售楼处”用户评论

虽然这时候抵制滴滴是最政治正确不过的事情,但其实大家都明白这并不是一个卸载就能解决的问题。而是这些用户上千万甚至上亿的独角兽应用,归根结底是一种于人类生存有益的创新还是获得独家利益的工具。很多问题如同滴滴事件,不仅仅是管理和运营的问题。那些从根本上追逐和发掘出人性私利本质的应用只会催生和刺激人性最阴暗面的发作。

所谓消费升级的幻象究竟有多大程度是给这些应用找落脚点?我们的生活不是分分钟都需要分享和社交,独角兽们的应用并不能改变世界更不用想改变我们自觉还能忍下去的生活。所以,是否卸载滴滴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滴滴今天的巨大,真不是它自己就能做到的。我们可以清理手机桌面,却很难清除每个人心里属于人性必然要追逐的那些基因。这一点上,不分中外、滴滴或Uber,危险是一样的。

相关阅读:

暴跌的Facebook打破了哪些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