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耳朵们的大本营:两位程序猿搞了一个沉浸式游戏乐园

第一次听见Two Bit Circus这个名字大约是两三年之前,一家英国媒体拍了一段视频放在YouTube上,看了一下,感觉low到不行。而且毫无章法:在一个简陋的、看上去像是临建大棚的空间里,上世纪的街机和嘉年华乐园娃娃机以及现在看起来很烂的VR游戏堆在一起。满目都是五颜六色廉价塑料的即视感。再加上玩家们个个一副不修边幅的宅男造型,尤其跟当时正在造势的高大上The Viod沉浸式大空间游戏、或者IMAX VR影院形成对比,实在让人注意力涣散。

在市中心搞了一个街机+VR/AR+逃生密室+沉浸剧场的大杂烩

Two Bit Circus位于洛杉矶市中心艺术区

时过境迁。日前,Two Bit Circus宣布:在洛杉矶市中心建成的新型室内游乐园即将开张。内容包括最新款VR/AR游戏、各款新旧经典街机、逃生密室,以及沉浸式剧场等互动游戏。游乐园设置大量餐饮区域,有机器人充当调酒师的酒吧和KTV包房。甚至还有一个秘密地下通道。

说到街机厅、VR/AR游戏以及逃生密室和沉浸式剧场,年轻消费群体应该都不陌生。从票价30美刀的“星战:帝国的秘密”(迪斯尼与The Viod合作)到你家附近商mall地下B2层10块钱人民币的VR蛋椅;从各路游戏IP落地的cosplay牛鬼蛇神到纽约曼哈顿中城McKittrick Hotel的Sleep No More,丰俭由人,体验相距也十万八千里。在一个郁闷到只能刷屏的时代,人人都有一个孤独和追求互动的游魂。把所有低价的、接地气的互动游戏搓堆儿在一起,把所有谢耳朵们集结到一起,这就是Two Bit Circus的生意经。

来看看里面都有什么

Two Bit Circus的洛杉矶乐园,位于市中心艺术区的一个仓库里。这个艺术区聚集着众多艺术家的创意空间,各类网红餐厅酒吧和打卡拍照地点。单从环境来看,似乎不太符合游乐园的宅男游戏基地的定位(难道不应该去西二旗和后厂村嘛)。一旦进入仓库,就会马上置身一个技术乌托邦的世界,重金属朋克风格堆积起来各路游戏设施不免令人眼花缭乱,但其实各个主题区域的划分还是很有章法的。近40,000平方英尺的面积由几个部分组成:

  • 中央环岛:整个乐园以中间区域的一个环岛为标志,划分出几个区域。从这里可以去往传统嘉年华的游戏区,比如各款简单的电子射击和其他互动游戏。

  • Arkane:是一个由弹子机、多人互动电子游戏和各种经典新老街机组成游戏区。

  • Arena:VR游戏区域,看上起就跟前两年各类科技展会上摆摊的VR游戏一样。既有各种运动模拟器、蛋椅,也有4人共享的房间级游戏,以及Asterion VR开发的Void-esque迷你迷宫等等。

  • Story Rooms:顾名思义,传统逃生密室和小型沉浸剧场体验。房间里设置有反馈地板和Oculus VR设备,可以结合剧情试试恐怖刺激的VR体验。

  • Club 01:这个区域很有趣,既可以进行有主持人的多人组队电竞游戏。同时也是一个“互动社交俱乐部”,用来开展各类团体游戏、戏剧表演或其他众人参与的活动。

  • 餐饮区:包括各类餐厅、酒吧、甚至KTV小包房,有机器人调酒师也有VIP用餐区。

技术平台

Two Bit Circus的内容看上去都很普通,无非是由一些经典的街机游戏,再加上近年流行的电竞、VR/AR游戏、密室逃生和沉浸小剧场。真正区别于同类室内游乐园之处,是两位程序员为支撑这一切运行打造的后台。整个游乐园运行在一个名为Walnut的系统上,该系统不仅可控制游戏区、灯光、续费等大部分场馆设施,还设置了API,可以加载第三方内容。允许开发者制作上传游戏。两位创始人认为,对于开发者来说,整个乐园就像一个巨大的iPhone,到处都是他们可以尝试的事情。

对于两位创始人来说,整个乐园本身就是一个大型沉浸式游戏体验区,一切都可以随时随地发生。比如玩家们可以在任何区域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一个沉浸式剧场,正在不知不觉与现场演员互动。所以这个Walnut系统对未来的设想是能响应随时发生的一切。包括玩家们对各项活动和游戏兴趣的个性化算法分析、表现和积分奖励,以及随着游戏成绩与现场设施发生的实时互动。从而引导玩家选择自己最喜爱的项目等。看上去很像迪士尼乐园用来跟踪游客信息的魔术手环。

Two Bit Circus的定位却正好卡在迪士尼和商业大mall里的游乐园之间。

市场和商业模式

Two Bit Circus的微型游乐园模式,是一个用80年代怀旧游戏风格包装下的、充满高科技元素的综合互动娱乐基地。丰富的餐饮设施,让它看上去很像一个升级版的Dave&Buster’s餐厅。从这个视角看,已经在美加覆盖了超过100家连锁店的Dave&Buster’s,如果向着进一步扩张游戏厅的方向发展,也可以算是主打餐饮的微型游乐园。

充值机

整个游乐园没有门票,付费模式也是一卡通形式,没有游戏币,有专门的充值机。整个乐园从多人游戏到大餐桌,都鼓励更多的社交互动。

这类微型游乐园打的是流行的沉浸式娱乐牌,却混杂着大量怀旧的电子游戏。这样做不仅能够解决目前沉浸式娱乐内容太少无法形成垂直市场的现状,而且还能吸引更广泛的游戏粉丝彼此渗透。简单说就是,反正街机游戏和VR/AR游戏、沉浸式娱乐的市场,单独做都不够大,不划算,索性把它们一揽子合并在一起。相比迪士尼的“星战”多人大空间VR游戏,或者纽约的Sleep No More,这种微型游乐园投入成本小、价格亲民接地气有更多选择,更倾向周边居民的娱乐休闲。模式也更方便转场或连锁复制,非常具有灵活性。实际上,Two Bit Circus此前尝试过的场所都是临时搭建的。

商业上,这种模式也为初创公司提供了资金流转,产品迭代和发展的空间,同时仍然保有传统视频游戏商店的便利框架和销售渠道。

按照两位创始人的说法,类似洛杉矶店这种规模,每晚可以接待500-700位游客。人均消费大约在45美元左右。这更像是一个专为“大爆炸”剧集里谢耳朵们设计的夜总会。白天可以是老少皆宜合家欢的嘉年华,晚上9点以后就是谢耳朵们的主场。

两位创始人和10年积累

两位创始人也像从“大爆炸”剧集里走出来的

两位好基友10年前就在一起工作了。其中一位是电子游戏名人堂的传奇人物、美国工程师和企业家Nolan Bushnell 的儿子。在此前的职业生涯中,两人曾经为谷歌和迪士尼等客户组织营销体验活动。早在2012年Two Bit Circus创立伊始,公司的业务就是利用两位创始人积累的资源,结合VR技术和物理元素为客户做营销体验。其中包括NBA、超级碗和英特尔这样的客户。甚至为微软组织过一次E3活动。

2013年,当他俩发现数年来已经为客户策划了100个互动体验活动之后,就觉得可以自己专门做一个体验式乐园了。最先两位工程师做了一个由定制游戏和朋克风格的机器人组成的嘉年华巡游项目,充斥着大量激光和焰火特效(应该就是IN2几年前看过的)。这种巡游坚持到2015年,两人觉得业务模式不切实际,于是决定开始建设一个固定场所的娱乐中心。

虽然照目前的模式看来,这种娱乐场所肯定会成为各类电竞比赛的基地。但两位创始人却坚持乐园并不仅仅针对游戏玩家,应该是一个大众休闲,朋友聚会的场所。这种想法当然令人怀疑,除了“大爆炸”和“硅谷”里怪咖极客玩家和熊孩子,究竟有多少时尚妹子和普通游客会走进这个仓库。

然后浏览了一下“谢耳朵”们的反应

果然,对于这个即将开张的“基地”,垂直用户群的反应还是很热烈的。在各大科技网站的评论区,留言的都是游戏玩家。不过似乎其中很大一部分是有街机情怀的“大叔”,纷纷抒发自己对80年代的怀念,倒是很符合近年来的集体怀旧潮。这跟Two Bit Circus设想的以“喜欢冒险刺激、精通数字游戏的20多岁年轻人”用户群还是有些差别的。

期待还能提供洗剪吹服务的除了游戏宅也是没谁了

复兴新时代的街机,是一个近来频繁出现的说法。究其原因,当互联网发展到这个阶段,人们终于对线上的孤立世界开始感到越来越焦虑,各种新型线下体验因此复苏。然而时代过去了,复兴只是一厢情愿。Two Bit Circus所做的,实际是建造了一个集体怀旧的情感共鸣器,装进了各式低成本VR/AR游戏。用街机和其他设施弥补沉浸式娱乐内容贫乏的现状。目标依然是垂直用户群。这个意义上说,倒是填补了不差钱的迪士尼巨资投入的沉浸娱乐项目覆盖不到的低端市场,同时又比单一靠VR内容的体验中心更有内容和人气。

有人想过在类似北京798艺术区这种地方搞一个这种乐园吗?

相关链接:

《西部世界》沉浸式主题公园幕后:11个90分钟的戏剧 51条故事线

一出神剧:一把解锁沉浸叙事的秘钥

[IN2原创资讯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