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钱和技术陪跑10年:奥斯卡拟开设最佳爆米花大片奖

奥斯卡主办方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上周在自己的推特上漫不经心地说了几件其实很重要的决定。其中最引人关注的就是第一句:我们正在考虑为“最受观众喜爱电影”设计一个新的类别奖。

通俗意义上我们说的“最受观众喜爱”就是指那些视效炫目、场面宏大、故事具有超强吸引力或者经典系列;因此票房可观、畅销全球,并基本符合各国各种族普世审美和价值观的大片。老少皆宜都会捧着爆米花看得兴高采烈。比如漫威宇宙超级英雄系列。正反面角色脸谱化一目了然,主打特效动作和套路剧情。特点是所有台词拿到现实生活中说都能当笑话听。

个个都是身价上亿的英雄,在乎小金人吗?才不。拼的就是资深陪跑

总之,学院发推浮皮潦草说了这么一嘴,既显得不经意同时又让围观群众感觉学院自己其实也没想好:该怎么对待眼下撑起整个电影市场的爆米花大片?按照既往小金人一贯冷傲的艺术立场:最佳影片一定是要颁给能引发深度思考、揭示社会问题、表达非凡艺术创意或者就是鼓励小众文化视角。所以历年来得奖作品虽然在艺术上各有千秋和意境,被影评人口吐莲花。统一到市场上就口碑一般、票房肯定不行。观众俗称大闷片。

学院一句推激起千层浪。围观队伍立刻站成两个阵营:广大群众觉得奥斯卡终于与时俱进了,再这么脱离市场就该取关了。而专业电影人和媒体/记者/影评人们,却觉得学院这么干意味着开始屈尊符就市场,对于电影艺术而言是“一种堕落”。

奥斯卡曾经也钟意过CG俗套大片

堪称90’s最经典拍照模版

金钱背后有真相,数字最有说服力。从1991年—2017年,即使不考虑通胀率,近30年来获奖影片的制作成本预算从5000万美元降低到了1900万美元。至少最近10年奥斯卡只盯住小成本作品了。而在此前20年,像《泰坦尼克》、《指环王》、《无间道风云》这种凭CG和俗套故事撑场的爆米花大片还是能拿到小金人的。

2009—2017年,奥斯卡最佳影片的平均制作成本是1900万美元

时间             最佳影片          预算(💲)

2017             水形物语            1950万

2016             月光男孩               400万

2015              聚焦                    2000万

2014              鸟人                    1800万

2013              为奴十二载        2200万

2012              逃离德黑兰        4450万

2011              艺术家                1500万

2010              国王的演讲        1500万

2009              拆弹部队            1500万

2008—2000年,奥斯卡最佳影片的平均制作成本是5200万美元

时间             最佳影片             预算(💲)

2008     贫民窟的百万富翁     1500万

2007            老无所依              2500万

2006             无间道风云         9000万

2005              撞车                      650万

2004           百万美元宝贝       3000万

2003      指环王:王者归来    9400万

2002              芝加哥                4500万

2001            美丽心灵              5800万

2000             角斗士               10300万

1991—1999年,奥斯卡最佳影片的平均制作成本是5000万美元

时间             最佳影片            预算(💲)

1999             美国丽人             1500万

1998             莎翁情史              2500万

1997             泰坦尼克          200000万

1996             英国病人              3100万

1995             勇敢的心              7000万

1994             阿甘正传              5500万

1993             辛德勒名单          2200万

1992             不可饶恕              1400万

1991             沉默的羔羊          1900万

《阿凡达》VS《泰坦尼克》

如果说90年代还是CG工业刚开始起步的阶段。那么到了2009年,卡梅伦的《阿凡达》在CG和3D拍摄和放映上所实现的效果,不仅是电影史上最大的技术成就之一,也因此提升了所谓巨制和大片的水准、规格。至今《阿凡达》已经在全球收获了近30亿美元的票房。成本超过2.6亿美元。

这部史诗级的巨制,虽然获得了当年的奥斯卡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以及一堆摄影/剪辑/混音提名,但最终捧起小金人的是最佳视效和最佳摄影、最佳艺术指导。2009年的最佳影片是女导演凯萨琳·毕格罗(卡梅伦前妻)的《拆弹部队》。预算是1500万美元。票房5000万美元。

2011年的最佳影片《艺术家》是一部黑白默片,自己花钱去影院看这部作品的举手

事实上,在2009年《阿凡达》上映前,尤其是在2000-2008年,拿到小金人的最佳影片中既有像《指环王》、《无间道》、《角斗士》这类市场喜欢的爆米花大片,也有《老无所依》、《贫民窟的百万富翁》这样的小成本大影响力的作品。

而1991-1999的整个90年代,或者因为CG技术还没有发展和成熟,像《泰坦尼克》这样的巨制,卡梅伦历时5年也不过花了2亿美元。票房超过21亿。

2009年的《阿凡达》和1997年的《泰坦尼克》是一个最好的对比:出自同一位导演,成本上虽然相差5000万,考虑到十几年的通胀率其实也相差不大。票房是30亿和21亿美元的差距。尤其是《泰坦尼克》这么个靠赚足观众眼泪的俗套爱情故事,一样拿到了最佳影片的小金人。求德艺双馨的《阿凡达》心理阴影。

能做到艺术和市场、故事和视效“德艺双馨”的作品都在陪跑

相对于拿了最佳影片小金人的《水形物语》、《潘神的迷宫》,有“怪兽”情节的陀螺导演的CG大片《环太平洋》票房和口碑都更好。

进入CG技术时代之后,奥斯卡给普通观众的感觉愈发有一种“只关照小成本有深度内涵不靠CG视效吸引眼球电影”的偏执。对于口碑巨制,提名还是要有的,最后拿到的都是最佳视效、最佳摄影、最佳音效这类偏技术的奖项。

比如89届的奥奖最佳视效提名基本被迪士尼爆米花大片承包:《奇异博士》和《奇幻森林》以及《侠盗一号》。

2017年,从高司令的后现代赛博世界到银河系星球大战;从外星异形到星际特工;包括两只著名的猩猩金刚和凯撒。人类想逃避现实的欲望全靠CG世界接纳了。

今年的最佳视效提名,更加堪称是一个“CG数字角色角逐小金人的竞赛”:《银翼杀手2049》中的年轻版瑞秋、《金刚:骷髅岛》和《猩球崛起3》中的两只猩猩、《银河护卫队2》中的Groot、以及《星战8》中Andy Serkis通过动捕技术塑造的反派大boss形象Snoke(《猩球崛起》系列中的猩猩王凯撒也是他扮演的)。

一众CG大片陪跑最佳影片《水形物语》,但其实这部电影也是一部需要大量CG的故事。然而最后那个号称“花了1000万做出1个亿效果”的人鱼特效并没有拿到小金人。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个在全片只举重若轻的人鱼特效做的不够奥奖水准,本质上还是要说明:一部艺术电影要的是内涵就不应该靠视效取胜。

近10年来陪跑的强大阵容

2015年“农金”风格的《疯狂麦克斯:狂暴之路》这个画面也是经典至极

《水形物语》的导演 吉列尔莫·德尔托罗,与卡梅伦和斯皮尔伯格一样,也是故事和票房“德艺双馨”的艺术家。2013年他执导的《环太平洋》同样是一部全靠炫目CG打造的机甲怪兽大片。导演都是一样的,故事也一样的精彩,区别只在于吸引人的究竟是引发深刻思考的故事还是CG打造的豪华视觉效果。

难道就没有故事既深刻视效也华丽、同时票房和口碑都堪称色艺俱佳的大片吗?当然有。

仔细回顾近10年来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的大片,既不乏烧脑剧情同时又因为有CG技术、才使得这些剧情得以视觉化呈现的杰作几乎连年不断:

2009—2017年,那些票房和口碑俱佳,陪跑奥斯卡的大片

2009   《阿凡达》                             卡梅伦

2010   《盗梦空间》                          诺兰

2011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2》    大卫耶茨

2012   《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  诺兰

2013   《地心引力》                          阿方索·卡隆

2014   《星际穿越》                          诺兰

2015   《疯狂麦克斯:狂暴之路》  乔治·米勒

2016   《死侍》                                  蒂姆·米勒

2017   《敦刻尔克》                          诺兰

这个名单还间接说明一个道理:伟大的导演总是一样的叫好又叫座。而不挣钱的导演却往往都有各自拍出烂片的绝技。

2014年《星际穿越》,感觉奥斯卡欠诺兰不止一个小金人——虽然他也真不缺

上述大片,虽然基本靠CG支撑画面,但导演把想象力故事变成出色表达、因而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的本领却都超尘拔俗。其实每个观众心目中都有一堆应该拿却没有拿到小金人的最佳list。有趣的地方在于:市场又偏偏以奥奖为衡量标准。其结果就是,每年颁奖礼直播都创收看记录的同时,票房的选择跟小金人关系却不大。

所以,考虑要发个“最受观众欢迎奖”,其实是既保证了小金人的孤高艺术品味,又能与民同乐接地气的主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