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看报、聊天还有绘画:谈论2295美元的ML时我们究竟在谈论什么

喧嚣了几年的Magic leap终于发布了第一代产品(正式名称叫Magic Leap One Creator Edition)。售价2295美元。此前宣布过由AT&T独家代理,目前在亚特兰大,波士顿,芝加哥,洛杉矶和旧金山、西雅图六个城市的运营商网点都可试用或购买。虽说是“开发者版本”,但上网任何人都可以预定(美国境内送达,上述六个城市以外地址稍后开通)。

关于Magic Leap One产品的基本介绍,昨天已经说过。具体技术参数以及有关视野、音效、续航等硬件信息麻烦自行谷歌,不啰嗦了。这款神器最吸引人的除了8年融资24亿美元之外,到底能看到什么内容?能干点什么才是重点。

昨天的文章在介绍初始版本demo时说了,有可能出现的内容包括:Weta Workshop的游戏、工业光魔的“星战”沉浸式体验、以及NBA赛事和漫画故事等。从现场参加产品发布演示会的媒体反馈来看,除了工业光魔的“星战”之外,其他都被猜中:

游戏

产品发布中最引人注目的demo应该就是Magic Leap多年来一直与新西兰特效工作室Weta Workshop合作的“Dr.Grordbort’s Invaders”的射击游戏。也是此前Magic Leap发布过的宣传视频中比较惊人的一个:逼真的机器人战士出现在办公室里,隐藏在家具后面或者跳上桌面,玩家拿起枪支开始射击。

现场媒体测试后的反馈是:控制器可以变成激光枪。但仍然一个简单的射击游戏,而且至少三年前Hololens就有类似的demo(Project X-Ray )。

据《滚石》,这个游戏Magic Leap和Weta Workshop有一个55人的团队已经开发了5年。一般游戏工作室还没有这么多人吧。可依此估算一下为Magic Leap开发顶级内容的成本。

但是这个游戏目前依然无法随硬件产品发布,什么时候可以有?以后再说。

《纽约时报》、NBA和AR购物

打开这几个应用程序,可以看到新闻中谈及的事情直接投射到房间里变成3D虚拟物体,比如一辆车在地板上焚烧。或者在虚拟电视上看NBA比赛以及高光回放的3D版扣篮。美国家具电商平台Wayfair的应用可以让你先把虚拟家具摆在自己房间合适的位置试试看。显然上述所有应用,都令人再次想起Hololens、配合手机/iPad看的混合现实效果的电视赛事、以及宜家的AR购物——它们早几年就有了。

不同的是,上述所有应用可以同时打开,你可以分别把它们放在同一个房间的不同区域。如果一直不关闭的话,可能最后所有的虚拟物体会乱七八糟堆积在房间里。

聊天

扎克伯格一定最关注这个。Magic Leap One也跟Oculus Venues、Altspace VR一样,能提供虚拟聊天。可以在2-6个用户之间进行,彼此看到各自的虚拟替身悬浮在现实空间中。比这些VR应用好的是,除了跟虚拟替身聊天还能顾及到真实空间发生的事情。

Magic Leap One的聊天应用没有展示理论上可以协同工作的空间或demo,或者更多可选择的聊天场景(比如Altspace VR可选择从空间站到篝火边)。但是用户可以看到虚拟替身在自己身边移动,听到它的声音。

音乐

Sigur Ros是冰岛一支实验乐队,与Magic Leap合作开发了自己名为Tonandi的应用,是一部AR音乐的实验性作品。也是产品演示demo之一。随着音乐的节奏和所要表达的内在精神,使用Magic Leap One可以眼睁睁“看着音符具象化生长和变化”。看上去是沉浸式艺术家们一直在追求的境界。然而这也让熟悉VR的用户想起某些音乐通过VR表达出的、抽象、立体和实时扩展的“触觉”式的体验。

3D创作工具

在VR内容创作中,Google的Tilt Brush、Oculus 的Quill和Medium等适用于虚拟环境的创作工具,因为不同于2D创作工具,为使用这些工具的艺术家突破传统叙事创作、提供了诸多启发和实验性作品。因而给用户留下深刻印象。同样,Magic Leap的目标也是要吸引艺术家参与创作。因此必须提供创作工具。

从这个名为Create的工具演示demo看,Magic Leap One的控制器就像HTC Vive的手柄或者Oculus的Touch,目前可以直接使用一些现成的3D物料实现创作。cnet的记者在现场测试中,尝试使用包括一只霸王龙、一些盔甲骑士、一只海龟和水母的素材,创作出一件彼此可以互动的作品,最后在房间里呈现出来的场景是:骑士骑在海龟上,霸王龙摔倒在地板上,然后自己爬起来开始散步。

反馈是,虽然不像Tilt Brush那么精致,但是非常有趣,更像是在玩玩具而不是进行严肃的艺术创作。

空间测量和投射

还是得拿VR类比,能自由行走的大空间VR体验,需要类似Lighthouse设备的激光定位和跟踪。在设置上一般不是个人用户能搞定的。相比之下,Magic Leap扫描空间中现实物体并将其投射到限定范围的虚拟空间、识别其中虚拟物体并与之互动的过程,就显得非常简单易操了。

据cnet记者,使用Magic leap的创建工具Abductor,在系统提示下,分别走到房间中各个指定位置,以完成系统对空间的测量。然后Magic Leap One会记住地图,将数据存储在云里,创始人Abovitz解释,系统随后会不断对地图进行随时修正。朋友或访客可以在访问时共享地图,实时调整硬件。

现场测试时,当记者在自己的虚拟空间里投掷一个皮球时,它逼真地击中了墙壁和地板,然后反弹,从这个空间中现实的物体或人们身上滚了过去。

这至少比每次都得测量一遍的扫地机器人好多了,当然也比每次使用HTC Vive要设置麻烦到死的Lighthouse好太多了。

综上所述,Magic Leap的当前内容和能干什么:

  • Magic Leap World:Magic Leap的app store
  • Dr. Grordbort’s Invaders Preview:不知道啥时候能发布的Weta Workshop游戏。
  • Helio:Magic Leap One的网络浏览器,支持3D内容的《纽约时报》和AR家具购物。
  • NBA Preview App:看NBA比赛以及精彩回放“3D现场版”的预览应用。
  • Social Suite:聊天工具,可以设计个人虚拟形象。
  • Create:Magic Leap Studio用于绘画/创作艺术的工具。
  • Tonandi:冰岛乐队Sigur Ros的AR音乐应用
  • Abductor:创建虚拟空间的工具,帮助用户扫描和“格式化”自己所处的现实空间。

“这就像……”其实是一种习惯思维

对于这款在尚未出现之前,就早已喧嚣和争议多年的产品首秀,毫无疑问Magic Leap 是非常慎重甚至可以说是如临大敌的。邀请的几家媒体几乎涵盖了当前科技领域最主流的影响力媒体。分别来自《连线》、《华尔街日报》、MIT Technology Review、CNET、CNBC、thevergey以及游戏网站gamasutra的评论,总体来说都颇为失望(已经有很多国内网站翻译回来了可自行查看)。

在这些或直接或婉转以及尖刻的专业评论中,我们最深刻的感觉是“Hololens也做过这样的”、“VR中也可以体验这个”、“跟什么相比……”和“这就像……”。

Magic Leap One不让人惊喜的原因之一就是:用它能干的事情我们早在两三年前就用别的设备试过了。

创始人Rony Abovitz说:

我们能学到的事情是,始终用内容去推动硬件(What I’ve learned is that content drives hardware, always.)

然而在所有关于Magic Leap的应用中,至今还看不到一个让人惊呼的、颠覆人类对所有内容认知的表达。游戏、看新闻、看比赛、购物和音乐。所有这些媒介及其表达都是传统的。看不到任何不同于此的全新概念。必须指出的是,iPhone横空出世的时候,绝大多数人甚至对智能手机全无概念,连想象都无法想象。更别说现在app store上无数的app应用了。而Magic Leap One并没有给到我们对一个既有内容表达的挑战。依然还是在表达游戏、新闻、赛事和音乐、购物。如果记者们看到的是一些前所未有突破想象力的事情——且不管这些事情还算不算我们概念中的内容——那么谁又会关心这款产品的视野和续航呢?

然而这并不是Magic Leap One才有的问题。应该说是目前所有VR/AR或者混合现实内容的问题。不同的设备和技术都有各自的突破,但是我们习惯用这些突破性的技术、因循守旧地去制作我们既有概念下的内容:我们依然要拍电影,只不过想在虚拟的场景中实现互动叙事;我们依然要看新闻,哪怕仅仅是印刷在《纽约时报》上的一张照片变成了逼真的3D虚拟事物;而购物和看比赛除了能把预期和回顾做得更有趣一些,最后我们终究还是要去宜家摸摸实木和去现场找球星签名……怎么就不能把这些传统的表达就留给已经把这些做到极致的传统内容呢?

如果依然按照这个思路做下去,未来有一天我们肯定会看到像ML的视频里那样的大鲸鱼——即使最先实现这个效果的未必是Magic Leap。但那时候我们同样不会觉得惊喜,因为我们依然是坐在那里看着一切,就像这一切从纸面到网页、从手机到VR眼镜。虽然观看方式不同,故事却都一样。

不再拘泥于这一切体验,先找到人类前所未有的内容,才能想到如何去表达它们,这或者才是“内容驱动硬件”的本质,才能真正带给人们惊喜。

从1500美元升级到2295美元的炒作虽然令人失落,但总有资本以外的意义。

Magic Leap有一部讲述自己故事的漫画

近年来,能跟Magic Leap One吸引到的眼球相比,大概就是Google Glass了。而这两个产品能引发的市场反应正好相反,与Magic Leap One引发的大概率失落感相比,谷歌眼镜引发的更多是愤怒和抵制。从2012到现在,区区5、6年,在这个到处是Facebook和手机镜头的世界上,谁还有那么多精力留意到你PO上网的小视频直播里是不是侵犯了其他人的隐私。这个角度看,当初令人愤怒和抵制的谷歌眼镜不仅是超前的,而且令大众担心未来的。

Magic leap One却无法引发更多的响应。甚至《华尔街日报》建议大家都先别买。Magic leap的令人失落,并不仅仅是产品和测试demo层面的。从2012到2018,从1500美元的Google Glass到2295美元的Magic Leap One,从抵制到失落。除了我们对技术进化的追求变得更加疯狂和不加节制之外,这里面也有24亿美元支撑下炒作。

当年美国科技名博Robert Scoble戴着Google Glass的淋浴照,在网上病毒传播,瞬间成了Google Glass最令人恶心的用户形象代言。

相比当年谷歌眼镜失手于一个中年油腻网红的猥琐炫耀,巨头、大咖、知名工作室齐齐为Magic leap投资/站台、以及那些影视级别的CG宣传视频对大众的影响,让真相来得尤其令人扫兴。

然而细想之下,8年创业24亿美元有很多咩?扎克伯格花了20亿美元买的Oculus,整个Facebook全力以赴打造生态,折腾了几年也不过目前这个萧条的样子。

创始人Rony Abovitz有句话说的颇令人感叹:

我们必须得向所有人证明我们存在的理由(We know we have to prove to everybody why we have a reason for being.)

赶紧拿出一款产品,才对得起巨额投资和那些CG视频。

在这个疯狂追逐技术变现的时代,我们有多少在透支未来概念的事情,现在就想拿出来上市挣钱?

技术不会错,能看到技术未来的天才们也不是在夸夸其谈,能忽悠我们的只有现实的利益和我们自己。

2295美元可以买两部iPhone X,而Magic Leap One中的亮点和有趣之处,就像它能给予我们对前所未有内容表达的启发一样,是仅仅谈论2295美元售价和硬件缺陷所无法涉及的。当然也是多少部iPhone X都做不到的。

相关链接:

为什么巨头愿意给Magic Leap砸大钱?

[IN2原创资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