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客厅和街机都凉了 VR还有一个接盘侠

上周,市调机构SuperData公布一组有趣的数字:VR头显市场上,除了Oculus Go出货量有所上升之外,VR头显继续整体下滑。把话说完整应该是这样:Oculus Go在2018年Q2的出货量估计为289,000台,与Q1相比,Oculus Go带动整体VR头显市场增长了近40%。但是除了O记家的一体机,2018年上半年的整个VR头显销量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50%。

这有点像长期以来的VR/AR投融资市场,巨头包养的Magic Leap,一家霸屏占了80%以上的融资额。把剩下的创业公司都带进一个看上去虚高实际心碎的现实。

然而Magic Leap依然没发货,所以它没有一根曲线来秀风姿。但是VR头显们都有各自的玲珑曲线来让大家看清楚无码真相。

亚马逊的销售排名:

这是销售冠军Oculus Go,可以看出自今年5月发布后,最初一个月在亚马逊上的确卖得不错。但是进入6月以后就一路走低。进入7月可以看到几乎又在创了新低。已经跌出同类前100名。

PSVR一直是VR头显销售的模范代表,也是有种率先公布用户数量的设备——至今有不足3%的PS4用户购买了PSVR。从亚马逊的排名数据可以看到:今年2月,PSVR在捆绑游戏的硬件销售中排名29,现在正好是第100位。虽然是下降趋势,但在所有视频游戏中排到前100其实已经算不错了。让索尼忧心的是PSVR越来越缺乏粉丝需要的AAA内容。今年的E3上,除了From Software的“Déraciné”之外,PSVR上再无其他AAA VR游戏拿出来供信仰。

HTC Vive今年Q1也发一体机,同类销售排名一度攀升到50名。4、5月估计是遭遇了Oculus Go阻击,一度狂跌。虽然目前也有回升,下降趋势还是明摆着的。

三星就不详细分析了。曾经在2016年Q3排前10的Gear VR勇敢走出一条简单的下跌直线。不独VR眼镜盒子,三星家其他产品也都差不多这个趋势。

当然,提这些数字的目的不是为了说,类似“Oculus Go卖掉了289,000台,整个VR头显市场增长了近40%”这种只看上半身的标题,是为了遮掩各家在VR这个坑里水已经漫到腰的实情。来看看另一组数据或许会有另一些启发:水漫过头顶的时候,还能临时学个姿势多游几米。

色情应用SexLikeReal发布了一组数据:

7月6日Steam平台出了个漏洞,泄漏了各款游戏的数据。色情应用SexLikeReal赶紧分析了一下Steam上VR游戏的销售数据,跟自家收入数据对比之下,得出这样的结果:自2016年以来发布的481款VR游戏已经带来了5000万美元的销售额,而迄今为止发布的6000部VR色情视频也带来了约5000万美元的收入。

然而从成本上看,5000万销售额的VR视频与同样销售额的VR游戏可不在一个段位上。哪个投入产出比高用脚都能想明白。

SexLikeReal的VR应用,就像是Steam的VR色情版。它允许用户购买和网页上传成人视频,自2016年以来,该应用程序的下载量是600,000,在VR Porn App搜索榜排名第一。当然这些内容被禁止在任何主要内容平台上发布,需要从SLR网站上下载。像PlayStation VR和Oculus Home这样的主流VR内容平台,都明确禁止色情内容。因此与VR游戏相比,SexLikeReal上的内容显然受到分发限制。同时,来自VR技术的限制也意味着这些平台无法跟进VR视频的质量改进。

至少相对影视和其他内容而言,游戏和色情是已经能看到一个可观销售额的品类,但其实从变现和盈利角度看,VR游戏的投入产出比远远不如成人视频。针对线上,说色情是促进任何内容市场的唯一动力未免老生常谈。那就再来看看线下:

大大小小的VR街机正红火

近期VR线下街机和大空间游戏都挺火爆,我们报道过的已经在伦敦证交所上市的英国街机公司Immotion Group,刚在曼彻斯特的乐高主题公园推出2分半钟的VR乐高赛车。这是梅林娱乐继旗下波士顿乐高乐园之后,在英国开放的第二个VR蛋椅游乐场。老少皆宜合家欢。

然后是日本万代南梦宫继续扩张自己在商业中心的VR街机厅VR ZONE。自银座店开张以来,目前已经有包括“攻壳机动队”、“马里奥赛车”等大IP驻场的15个VR体验。目前分店也已经开到了英国(有没有发现腐国人民很爱玩VR街机)。

澳大利亚的大空间VR游戏Zero Latency已经迅速把生意扩张到4大洲的10个国家和9个游戏场。最近在澳门赌场开张的新店反响不错。日前,这家澳大利亚VR公司刚刚任命了新的全球销售副总裁,计划筹建北美和拉美市场团队,2020年要在全球开到100家分店。

线下卖不出去的设备转移到了线下

离巨大的VR Zone东京银座店(38,000平方英尺)不远的台场Sega Joypolis游戏乐园里,Zero Latency 的打僵尸游戏已经从去年的6人组队升级成8人游戏,原来的空间被扩大为真正的“仓库规模”。然而在工作日,这个目前全球扩张最快的VR线下大空间游戏,却凑不够8个预约的玩家来完成一场游戏。日本游戏产业分析公司Kantan Games的CEO Serkan Toto认为:VR的早期从业者们正在把这项技术转移到不同的市场人群,采取完全不同的商业模式。换句话说就是,在原来针对游戏玩家和极客的个人市场卖不动的VR设备,正在进入针对普通消费者的线下市场。

已经非主流的街机是未来的娱乐方式吗?

VR街机厅在日本的兴起,源于日本深厚的街机文化和娱乐休闲习惯。然而,在过去30年中,这个以街机著名的国家,游戏厅的数量从44,000减少到14,000。最早进入日本商场的街机游戏厅始于上世纪40-50年代,它们往往位于大型百货商店(顶层)或者进入成熟的游乐园成为其中一个项目。进入新世纪以来的20年中,街机之所以越来越少,一方面是家庭游戏的发展,另一方面是是新时代的消费习惯逐渐在远离街机文化。而目前我们常见的、同样位于商业中心顶层或者地下的VR街机游戏,似乎正在走着一条过去街机的老路。问题在于:作为新时代的街机,还有可发展的空间吗?

探讨VR能不能让日渐被淘汰的街机再度复兴,或者是否成为一种未来的新娱乐趋势,都太虚无。进入千禧年的技术时代,商业特征首先要看能不能变现?有没有真正能盈利的前景?

东京明治大学(Tokyo’s Meiji University )研究游戏历史的学者Daisuke Watanabe认为,目前商业中心的VR街机厅更像是用来展示和推广VR这项技术,而不是以盈利为目的业务,最后都会沦为商城用来吸引人流扩大消费的噱头。

玩过这么豪华的模拟机器人嘛?

进入本世纪以来,人们能记得的最成功的街机设施是,当属2007年的高达战士模拟器(KidōShanshiGundam:SenjōnoKizuna)。蛋椅很大,环绕立体声,投影仪,耳机,手控杆和脚踏板。玩家在战斗中可对话,这一切看上去都跟目前的街机VR体验一样,是在自家的客厅里无法实现的事情。但是现在你还能找到能玩这款大家伙的街机店和玩家呢?

不过研究游戏历史的Daisuke Watanabe却好看类似Zero Latency这样,大规模多人可自由行走的高级VR体验,认为,这就像主题公园能提供更高级的娱乐体验一样,是一种“能挣到钱的VR游戏市场”。的确,对于千禧一代来说,伴随他们长大的主题公园也是他们目前唯一愿意去到线下的游戏乐园。而主题乐园们也都在想办法把VR技术应用到自己的游戏中。

接盘者就在不远处

每小时30块的VR成人网吧

各持己见的VR市场,除了上述VR头显销售不畅的数字和色情内容的销售清单是确凿的证据之外,剩下的事实就是:目前不管哪种商业模式,结果是都没变现。

英国《卫报》的记者在探营东京VR街机店的时候,发现著名的歌舞伎町到处在推销VR色情体验。于是这位记者哥们儿给各位VR先驱们一个垫底的建议:如果这场赌博从长远看得不到回报也不用沮丧,个人消费市场卖不动的产品可以拿到线下街机店,要是街机也卖不好的话,大可以再卖给红灯区里的虚拟色情体验嘛。还记得两年前秋叶原那场“VR成人展”吧,据说因为现场太拥挤以至于主办方不得不临时取消活动。所以,大家放宽心,不管是做VR影视、游戏、线下,最后都共享一个接盘侠。

承接开头,也得拿Oculus Go收个尾:售价200美元的Oculus Go应该是最受“自己不愿承认的最大合作伙伴”——成人网站欢迎一体机。它在廉价、操作便捷和市场普及程度等方面都得到了Naughty America的称赞。这家成人娱乐公司的CEO在Facebook 5月初发布Oculus Go以后喜大普奔地表示:“这改变了游戏规则”——该公司的VR内容销量呈现增长。

所以你说Oculus Go销售带动了整个VR头显市场40%的增长是谁的功劳?

相关链接:

线下沉浸娱乐:不管市场多大 是谁的心里就没点数吗?

VR主题乐园正在改变日本的线下娱乐

[IN2原创资讯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