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美奖:VR就是陪跑的 赶紧翻篇就对了

今年艾美奖最大的新闻是:“互联网电视台”Netflix首次以总共112项提名超越了传统有线电视的得奖专业户HBO(108项提名)。再加上视频网站HuLu热播剧《使女的故事》以20项提名坐上“最佳戏剧类”的头把交椅、亚马逊Prime凭自己的网红剧《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把提名数目也从去年的16个增加到今天的22个。一向喜欢大惊小怪的欧美媒体开始起哄:流媒体围剿艾美奖,互联网正在干掉有线电视。

VR是艾美奖非主赛道陪跑选手

2013年,Netflix第一次进入艾美奖,14项提名中绝大部份是《纸牌屋》贡献的,而最后拿到的奖项是“最佳剧情类别”的三大主要奖项:最佳男女主角和最佳导演(大卫芬奇)。开启了奈飞请电影人拍网剧的套路。

艾美奖是表彰电视行业年度杰出人物和内容的最重要奖项。流媒体用了5年时间从陪跑的变成领跑的。不禁让人想起另一个也陪跑了好几年的选手:VR体验。从2016年,Oculus Story Studio的VR动画片《亨利》获得艾美奖最佳原创互动奖开始,艾美奖开始逐渐带上VR新媒介玩,只是所有提名和奖项都很非主流,甚至在繁杂的提名名单里几乎很难找到。整个VR内容行业也从一开始的兴奋不已到现在的不太有所谓,与Netflix最初的“陪跑”相比,VR的陪跑显得越来越没含金量。

在刚刚颁布的新的艾美奖提名名单里,今年共有7部VR作品入围。我们亲测过其中大多数:

最佳原创互动奖:

《回到月球》(Back To The Moon。YouTube 360、Rift、Vive。by:Google Doodle/Google Spotlight Stories )。严格来说,这并不是一个真正意义的VR创作。而是Google Doodle为了纪念电影魔术大师乔治·梅里埃,创作的一部涂鸦风格的VR动画片。与Google Spotlight Stories的VR作品相比。《回到月球》并没有太多的所谓VR叙事或者技术可用于探讨。但是借助谷歌的搜索页面和著名的Google Doodle,它收获的普通观众或许比所有VR动画片甚至所有VR内容加起来都多。

《银翼杀手2049:记忆实验室》(lade Runner 2049: Memory Lab。Rift、Go、Gear VR。 by: Magnopus/Alcon Interactive/LLC/Oculus)华纳为去年的大片制作了一个“VR三部曲”,这是其中第二部。这个体验充分调用了Oculus Touch控制器的操作优势,中指按键回放3D现场、食指按键实现空间位移、旋转身体扫描空间创建3D虚拟人物和目标等等。算是目前Oculus平台上比较有新意的体验。但是很怀疑,这部作品目前究竟有多少人体验过?

《寻梦环游记》(Coco VR。Rift独家。by:Magnopus/Disney/Pixar/Oculus)还是那个问题,这部在中国引动无数观众眼泪的动画片,有多少人体验过它的VR版?体验的时候会像看大银幕一样动容吗?迪士尼+皮克斯+Oculus的阵容,让这部作品拥有强大、多频交互和社交应用的功能,空间设计、CG和色彩以及音效都是来自原创团队,然而我们的点评依然是:皮克斯也无法用VR讲好故事。

NASA JPL: Cassini’s Grand Finale,一部360视频,相比去年被提名的、能动手的NASA体验就很一般了。

《蜘蛛侠VR体验》,必须是索尼的作品了。除了PSVR之外,Rift也可以体验,可以像蜘蛛侠那样使用手控制器掷出丝网吸附到建筑物上,或者用丝网粘住巨型物件抛来抛去玩。还是那句话,猪猪侠粉丝有多少试过这个?

《硅谷》的阳光少年杨同学比VR好玩多了

除了上面5部获“最佳原创互动奖”提名的作品,艾美奖还有另一个根本记不清名字的奖项,叫做“交互媒体剧本类杰出创意奖”(Creative Achievment in Interactive Media Within a Scripted Program)用来给剩下的几部VR作品:《虚拟瑞克和莫蒂》,这部经典电视科幻喜剧的VR版,只能让熟悉这部剧的观众在一个憋屈的小车库虚拟空间里体验。而HBO的《硅谷》VR体验,让人唤起美好记忆的只有原剧集中的贱人杨健同学。

以前的重要获奖者现在在哪儿?

2016年最佳原创互动奖获得者《亨利》,以Oculus Reft至今都不齿提及的销售数字评估,大众真没多少人看过。直到今年6月中旬,Oculus才刚宣布,小刺猬亨利正式登陆Oculus Go一体机。三年前的作品今天才能在相对大些的市场亮相,在这个Netflix一个季度生产近500小时内容的时代真是令人不可思议。难怪Facebook早早在去年4月就果断解散了《亨利》的创作团队Oculus Story Studio。

除了Oculus Story Studio,VR影视行业的另一个精英制作团队Felix&Paul Studios也是艾美奖的“陪跑老手”。2016年凭借作品“Inside Impact: East Africa”和“Inside the Box of Kurios”获得“日间艾美奖提名”(相比之下这个奖项含金量更低)。去年该工作室拿到了最佳原创互动奖的作品是奥巴马告别白宫的VR纪录片:People’s House。今年以来,以IN2体验过的Felix&Paul 新作品看,大多数也已超越了此前他们的艾美奖获奖作品。

陪跑这种事,就为搏个露脸的机会,见好就收别太当真,艾美奖就跟其他电影节一样,需要不断增添新技术新媒介来彰显自己“老字号也跟了上新时代”。而真正的新时代选手必须跑赢老字号才算真正有自己安身立命的市场。

成为艾美奖领跑者的Netflix根本不算陪跑的

华尔街公司Cowen&Co,今年5月份对2,500名美国成年人进行了一个调查问卷,在“你最常使用哪些平台看视频”的选项中,Netflix以27%占总排名第一,其次是有线电视20%,YouTube为11%。在18-34岁年龄段,Netflix的领先优势更加引人注目:年轻人中有近40%的人认为Netflix是他们最常用来观看视频内容的平台。远远超过YouTube(17%)、有线电视(12.6%)、Hulu(7.6%)和广播电视(7.5%)。

Netflix是影视内容的新领跑者而已,本质上并没有颠覆传统内容

毫无疑问Netflix占据了年轻人的移动端和客厅电视,但离干掉有线电视也还早点——尤其真正有自己客厅和电视机的还是支持特朗普的大多数中老年观众。并且纯粹从剧集内容和制作水准来比较,《权力的游戏》、《西部世界》也还是品质代言和任何场景下不太会冷场也不会low的社交话题——相比之下《黑镜》和《怪奇物语》就没有那么高bigger。

然而从长远来看,Netflix具有持续、快速推出大量的原创内容的实力。流媒体巨头早在去年就宣布2018年会花费130亿美元制作原创内容。今年截止到Q2,Netflix发布了约452小时的美国原创节目,同比增长51%,还略低于Q1的483小时的创纪录产量。

用比好莱坞和电视台更多更快的内容去取代传统影视内容制作商。其实就是Netflix唯一的大招。从根本上说,Netflix根本不是要用什么新媒介或者新的内容体验去颠覆传统电视台和制片厂,它只是想取代它们。从一开始,Netflix就是一个主赛道上的实力新人,根本不是陪跑的。真正陪跑的还是VR这样的新媒介。

传统影视和Netflix提供的仍然是消费市场喜闻乐见的娱乐方式。没钱没内容没市场的新选手,在非主赛道上陪跑是必须的。或许并不意味着陪跑的时日长了就能成领跑的——除非自己单开一个新赛场。大多数陪跑选手的目的无非就是做个品牌曝光,然后继续去传统内容市场有利于变现。不用为陪跑的事太认真也很合理。

相关链接:

Oculus工作室获得肯定 小刺猬《亨利》拿下艾美奖

提名的6部VR优秀作品 谁能拿到艾美奖

Baobab的小兔子拿下日间艾美奖 聊胜于无吧

[IN2原创资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