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侏罗纪公园》科学顾问:我告诉斯皮尔伯格恐龙不会这样伸舌头

1993年斯皮尔伯格的《侏罗纪公园》被认为是至今无法超越的恐龙电影经典

环球大片《侏罗纪公园:堕落的王国》在全球已经收获了超过10亿美元的票房。尽管与斯皮尔伯格的前作相比,真正属于科幻电影的惊喜越来越少,依然坚挺的票房却验证了这样一个事实:我们都爱恐龙——尽管其实没多少人真的了解这种传说中的巨兽。但人性总是会热衷于他们其实一无所知的事情。

影视专业媒体variety做了一个专辑来点评:自1993年斯皮尔伯格拍摄了第一部恐龙大片《侏罗纪公园》后,至今25年来围绕这一经典IP拍摄的5部系列中,哪一部是最棒的,哪一部又是最烂的。

评选结果当然是斯皮尔伯格亲自执导的第一部《侏罗纪公园》以及第二部《侏罗纪公园:失落的世界》名列前茅(2015年的《侏罗纪世界》垫底最烂)。其中尤以1993年的首部经典最值得称道。

震撼大银幕的《侏罗纪公园》

单纯从电影艺术的角度看,业界认为《侏罗纪公园》开启了一个革命性的新电影时代——CG时代。直到今年斯皮尔伯格再次推出科幻大片《头号玩家》,《侏罗纪公园》是导演自上世纪70-80年代创作的一系列科幻经典(《大白鲨》、《ET》、《第三类接触》等)之后的最后一部科幻巨制。此后导演开始拍摄《辛德勒名单》、《拯救大兵瑞恩》等历史题材和现实故事。

虽然《侏罗纪公园》充满惊险、刺激和令人目瞪口呆的视效,但它依然是一部属于90年代的爆米花大片。之所以令人难忘,是因为它第一次让观众在大银幕上看到了活生生的恐龙——它们不再是博物馆里巨大的化石。它们是活的!它们悠然漫步,它们机警敏锐,它们巨大而凶残……它们是对科幻最惊心动魄的影像表达。

同时,斯皮尔伯格还第一次用想象力告诉观众,通过DNA复制古生物是一种多么神奇的技术。这些令人敬畏的古老生命的生态学和分类又是怎样的。记得当年这部电影首映时,幼齿的笔者和小伙伴坐在香港一家因为工作日而空旷的影院里,被巨兽T-rex震慑在座位上动弹不得

然而,1993年的我们在斯皮尔伯格电影里看到的恐龙真的就是它们在侏罗纪该有的样子吗?如果我们真有恐龙的DNA,以当前的基因技术能孵化出小恐龙吗?电影当然是虚构的故事,但并不意味着它没有科学依据。哪些是更接近科学的真相?哪些又是艺术家们为了震撼观众而制造的幻想?

美国蒙大拿州立大学的古生物学家Jack Horner,不仅是斯皮尔伯格《侏罗纪公园》及此后三部续集的科学顾问,同时他也是第一部电影中那位古生物学家艾伦格兰特博士的原型( 山姆·尼尔饰)。25年后,当我们又一次看到这一银幕经典的最新大片时,那些曾经激发我们无数好奇心以及有关电影中恐龙的疑问,在Jack Horne这里都一一得到了解答:

成为《侏罗纪公园》的科学顾问

古生物学家Jack Horner是斯皮尔伯格电影中男主角的原型

Jack Horner在1988年发表了一本名为《发掘恐龙》(Digging Dinosaurs)的书。《侏罗纪公园》的作者 Michael Crichton 在创作时参考了Jack Horner这部科学著作中的许多信息,于是就把作品中古生物学家这一角色定位在Jack Horner身上了。

1991年初,当斯皮尔伯格开始筹拍这部大片时,联合制片人给Horner打电话问他是否愿意为《侏罗纪公园》担任科学顾问。回答当然愿意。于是不久,Jack Horner受邀来到了环球影城,在制片厂见到了斯皮尔伯格和摄制组。

作为一位古生物学家在电影拍摄时都干什么?

Jack Horner的工作主要是确保恐龙在电影中的科学性——当然是基于1990年代的科学对恐龙的认知。比如拍摄CG角色时,导演会询问Horner数字恐龙的某些特写动作是否有其科学性。包括演员对不同恐龙学名的发音等等都需要科学家提供帮助。此外导演还要科学顾问多花些时间与扮演古生物学家的演员山姆尼尔待在一起(毕竟是角色原型嘛)。同时与编剧和制片人都有一起工作。甚至在某些外景地的拍摄中也会出现在现场解答问题。Jack Horner在这一系列的前三部电影中都保持着这种工作节奏。

有没有否定过斯皮尔伯格在电影中对恐龙的描述?

大家都记第一部《侏罗纪公园》的最后一幕:迅猛龙跑进了公园的厨房。导演和负责特效制作的人员,决定让迅猛龙像蛇吐信一样伸出舌头。于是Horner告诉他们说,恐龙不会也不可能做到这点。因为它们没有像蛇那样分叉的舌头。恐龙专家还指出,如果给恐龙增加这种“像蛇一样吐舌头”的戏份,就会让观众以为冷血的蜥蜴才是恐龙的近亲,但其实恐龙是更像鸟类的温血动物。最后斯皮尔伯格同意给恐龙改戏:迅猛龙进来了,但只是像温血动物一样喘息着。

为一部科幻电影提供科学指导是什么样的体验?

恐龙专家认为这活儿一点也不难。毕竟古生物学家也是个普通观众,也想看部好电影。 《侏罗纪公园》是一部虚构的电影。并不是纪录片。所以作为斯皮尔伯格的科学顾问,主要工作是给《侏罗纪公园》及其观众增添点科学知识,而不是要毁了这部电影。

还记得电影中关于DNA科普的这个小动画片吗?

在《侏罗纪公园》里,最有科学含量的就是当孩子们开始冒险之旅前,在公园的放映室里看到的那个介绍DNA的小动画片了。这就是一部标准的介绍DNA是什么?它们是如何工作的科普动画片。很多观众就是从这一小段生动的动画片中清晰了解了基因的科普知识。

恐龙真的是我们在1993年的电影里看到的样子吗?

真正的恐龙应该更像鸟类

恐龙专家认为,在1993年科学认知到的恐龙,跟我们在当时的电影里看到的样子差不多。然而今天,我们多少已经改变了这些认知,我们已经知道恐龙其实并不是1993年电影里的样子。它们更像鸟类,尤其是肉食性恐龙,是一种羽毛丰满的动物。而且它们可能比我们在电影中看到的种类要更加丰富多彩。

恐龙能像电影里那样追上汽车、威胁人类生命吗?

真实情况是,如果真有侏罗纪公园可以去游览的话,游客们就会像去野生动物园一样,只要从游览车往外看就行了,根本没有恐龙会理会你。当然,电影要是这么拍就不好看了。

电影里还有哪些是毫无科学根据的?

事实上,我们无法克隆恐龙。因为我们无法获得恐龙的DNA。就算我们有恐龙的DNA,我们也不知道如何把这些DNA变成活生生的恐龙。目前的科技只能克隆活细胞,而我们并没有恐龙的活细胞。所有关于活恐龙的事情都只是科幻故事。

人们对恐龙还有哪些误解?

仍然有很多人认为人类曾经与恐龙有过共存的阶段。事实上,恐龙灭绝离最早人类的起源之间相隔了大约6500万年。然后很多人会觉得霸王龙T. rex是最厉害的恐龙,处于食物链的顶端。但其实T. rex在恐龙世界算不上什么“大boss”。它更像是个偷猎者。但是观众不喜欢这么想,大家都愿意把T. rex想象成恐龙之王。

这部电影会让人们更想要了解恐龙吗?

当然会。在80年代末期,Jack Horner只有几个学生愿意跟他一起去发掘恐龙,而且都是男生。自从《侏罗纪公园》放映后,很多人都想成为古生物学家。从事恐龙考古工作的男女比例变得一样。斯皮尔伯格的电影对于古生物科学来说是一个促进和宣传。人人都开始对恐龙充满兴趣。

如果我们能重建一只恐龙,我们应该去做吗?

Jack Horner认为自己如果有机会“克隆”恐龙的话,当然会那么干的。因为没有人会觉得“恐龙太可怕了我们不想看到活生生的恐龙”。每个人的道德观各不相同。 比如影片中杰夫·高布伦(Jeff Goldblum)扮演的就是一位反对克隆恐龙的科学家。而大多数科学家对“重建”恐龙的态度其实是:我们应该尝试发现可能被发现的一切。人类应该去发现一切,这种探索发现不应该受到任何限制。等我们发现一切之后,可以再对其中一些事情进行限制。

恐龙最令人激动的是什么?

恐龙不是蠢笨的爬行动物,它们是温血的非常社会化的生物。人类好奇于这种远古巨兽的生活方式和沟通方式。我们非常幸运地找到了它们的胚胎、它们的孵化场以及其他东西。这些东西给我们临摹出一副活色生香的恐龙生活图景。

后记

了解到恐龙的真相并不像斯皮尔伯格在电影里、用影像震撼我们的那样。这样的事实并不会让我们失去对恐龙电影的兴趣。就像这位研究恐龙的科学家觉得《侏罗纪公园》很好看一样。我们知道电影背后的技术,以及导演虚构的故事,也并不会因为了解到现实的真相就失去对未知的好奇心。电影是想象力的奇迹。它拥有一种“你明明知道这是幻想却乐此不疲”的魅力,使得我们可以从9岁到90岁,每次在大银幕上看的T.rex时都会像孩子一样目瞪口呆。

相关链接:

《西部世界》科学顾问:不会有电视剧里的机器人主题公园

侏罗纪VR短片及幕后:小蓝是这样一只恐龙

[IN2原创资讯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