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上这副2750美元的AR眼镜 我也能拆了保时捷

对于VR/AR技术的尝试,汽车制造商可能是最积极投入同时也最无所谓成败的——反正都是营销。比如在前两年的VR炒作潮中,保时捷也弄出过不少“虚拟试驾”。但是对于AR在B端的真正应用探索上,汽车品牌可一点不浮夸。关键不在于AR眼镜有多高技术含量,而是这副眼镜关联的汽车系统有多少技术含量。

保时捷的Tech Live Look眼镜看上去很粗糙,无论是跟Google Glass的炫酷科技感相比还是跟Snapchat太阳镜的时髦相比,都显得很笨拙。跟它们家车背道而驰,完全是冲着张扬拉风相反方向去的——可见目前的AR硬件就算到了保时捷的审美体系里也是没辙。

然而在保时捷最近的一次销售会上,这款售价2750美元的AR眼镜瞬间被美国的75家经销商预定一空。后面还有189家在排队等着明年年底上线的那批。

由ODG开发的Tech Live Look实际上是一个保时捷的数据系统,通过AR交互的方式工作。这套系统可以让戴上保时捷AR眼镜的维修人员解放双手,直接访问云数据库。简单说就是对于正在拆开一辆保时捷的维修人员来说,可以通过控制眼镜腿上面的触摸板来调用所需的数据和资料。这些资料会“浮现”在眼前。未来还可以实现语音和手势控制。

这副AR眼镜有一对透明显示屏和耳机,可以呼叫远程技术支援在线实时拆解维修车辆。现场维修人员可以把视野中的画面上传给工程师,后者可以依据实时画面发现、检测故障,并通过语音或者直接视频来指导现场操作。以前这个过程是通过维修人员花费大量时间在电脑上搜索,然后与工程师相互传递手机拍摄的画面或视频来进行沟通。即使小小故障也非常麻烦耗时。

CNET的记者探访保时捷北美总部时,亲测了这个AR眼镜的使用情况。通过上述方式与厂商的技术专家连线,在汽车专家的指导下成功拆解并维修好了一个因为线路造成的车辆故障。在这个过程中,技术专家在线审查了记者看到的画面,然后直接传了一张线路图在AR眼镜的界面,并且展示给记者同学应该在工具箱里选择哪些合适的工具。然后通过画面演示逐步指导完成。对于一个新手,这个过程用了不到5分钟。

如果换成一位训练有素的保时捷技师,上面的情况所用的时间应该更短。相对没有AR眼镜辅助,维修时间缩短了40%。这将极大降低服务成本,并且缩短车主等待的时间。对于厂商来说是一个提升效率和服务质量的选择。难怪这副售价2785美元的粗糙产品会让经销商们趋之若鹜。

效率和利润才是商业社会永远的目标。技术不过是这个目标上花哨的装饰。保时捷这款AR眼镜2750美元的售价背后,是整个品牌数据库和在线技术支持系统提供的服务。并不是一副眼镜的价值。它即将实现的语音和手势控制功能,让人想起高通刚发布的专门用于VR/AR产品的XR1芯片。

高通 XR1芯片,专业支持AR/VR

这枚可支持60 fps 4K显示器、语音控制和AI的低成本芯片。被称为“大众市场”AR/VR专用产品。然而从Qualcomm XR1与合作伙伴Vuzix展示的AR眼镜看,简直就是为类似保时捷“专业AR维修眼镜”这类产品度身定制的。加上AI搜索和语音控制之后,拆解和维修工作会变得更轻松便捷。

说实话,VR看上去并不是高通XR1的主要目的。Vuzix的销售副总裁Lance Anderson对媒体表示,该公司正在考虑推出使用XR1的企业级智能眼镜。“我们意识到,没人会戴着智能眼镜走大街上”。

以目前的AR/VR应用在大众娱乐市场的状况来说,除了设备和内容的售价之外,最大的障碍依然在于,无轮硬件还是内容都不讨人喜欢。成为高频应用还需要相当长期的发展。

语音和AI是高通XR1最吸引人之处。虽然视觉成为人类交互主界面或者依然也是一个长期的目标,但是有语音控制和AI搜索的智能眼镜会在企业市场日益增长。AR技术在企业级应用上的前景则更广泛和就在眼前。尤其是在保时捷的这个例子中,真正有价值的是品牌的技术平台和数据库。可穿戴设备就是给这些技术平台和数据库提升使用效率的工具。就像早已默默转型进入TO B市场的GoogleGlass一样,现在只为企业定制眼镜了。

即使有这个AR眼镜,相信作为普通车主来说也不会有合适的工具来拆解自己的车子。所以面对B端市场,ODG的产品再怎么粗糙也无伤保时捷的大雅。

相关链接:

谷歌眼镜Google Glass企业版开箱视频+图片

谷歌眼镜:大众视线之外的广阔市场都很OK

Snap推出第二代智能眼镜 把失败产品进化成AR硬件

[IN2原创资讯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