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lens:AR产品的未来是不是眼镜?谷歌说不一定

去年谷歌I/O大会就发布的Google Lens,并没有引起当时还在凑热闹的各种AR产品/平台的关注。一年之后的Google 1/O 2018,与上周刚开完的Facebook F8完全不同:根本看不见任何有关VR/AR的产品新闻了——虽然谷歌在VR/AR上一直也都是领军巨头。在整个大会唯一的主题AI的背景下衬托下,今年的Google Lens已经展现出正在全面进入广泛应用市场的前景。

一年以后的Google Lens,成为整个大会的亮点之一,不仅因为比目前已知的任何AR应用和产品都更接近AR应用的真正市场,而且更普及更方便更实用。去年我们点评lens时曾说,Google Lens可能是Google Glass最忠实的接任者。现在看来,Google Lens与Google Goggles完全不是一个层面上的作品。

Google Lens能做到的事情都很大众和日常:

首先已经成为顶级安卓手机(Google Pixel、LG、摩托和小米等品牌的旗舰机型)的配置。

可以把谷歌地图变成AR版本地图

可以实时图片搜索得到“大众点评”类结果

可以扫描现实目标,提供搜索信息或购物频道,如果手机有谷歌AI助手,还能通过语音指令(亚马逊必需合作吧)

可以实时阅读文本并翻译成其他语言

与类似宜家的AR买家具应用、Pokemon Go AR游戏或Snapchat的AR滤镜相比,它们最大的区别在于:Google Lens不是一个“APP”,而是从系统底层的技术入手实现的AR应用。所以谷歌无需铺张自己在AR方向上的技术或者平台,因为在lens的覆盖下,一切基于手机镜头的应用都可以实现AR效果。

Google Lens是一个利用谷歌在机器学习和神经网络方面的技术,通过调用手机摄像头实时发现,理解和增强现实世界的引擎。Lens被称为镜头,意味着既可以通过手机镜头实现应用,也可以通过其他镜头实现应用。

关键是搜索和AI。这是其他AR产品/平台目前都无法做到的事情。

那么多过眼烟云般的AR/VR产品为什么没有市场?除了因为它们太贵太难用还头晕之外,关键还因为它们能干的事情太少。

Snapchat刚推出的第二代智能眼镜

为什么不是眼镜?目前的很多AR/VR眼镜不仅无法做到上述lens演示中如此广泛和接地气的场景应用,它们甚至连Pokemon Go 或Snapchat AR滤镜能提供的简单易操的娱乐都做不到。还有很多智能眼镜,比如Snapchat刚升级二代的时尚智能眼镜,它们绝大多数还是要靠与手机App对接才有应用场景。这其实跟Google Glass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而谷歌早已在2014年就意识到Google Glass在大众市场失败的原因——极客炫酷侵犯大众隐私只是表象,真正的原因是并无太大用场还被少数人侵犯隐私。今天泄露海量用户数据的Facebook依然不影响人气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明。如果是日常必需应用即使存在隐私泄露又怎样呢?

目前唯一能期待一下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发布的Magic Leap ?当然也不知道最后面世的产品真相与ML的科幻宣传片是否相符?不过如果Magic Leap one真的能如其所说,把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混合在一起并且还能互动的话,那还真的比目前lens能做到的要更有趣。

把lens与Google Glass结合在一起?

谷歌负责虚拟现实的VP Clay Bavor在接受《连线》采访时,当被问及是否会把Google Lens和Google Glass结合在一起,把更强大的智能眼镜戴在脸上来取代手机时,回答说这事真的很难推测。而负责谷歌AR和VR产品的VP Aparna Chennapragada在另一个采访中表示,对于lens,这绝对是我们认为可以让AR与众不同的第一步,如果你想看看这个世界,lens可以帮助你增强你看到的景象。谷歌强调了AR的实用性,用Chennapragada的话说就是,谷歌lens更加关注人们使用手机镜头的方式。

如果谷歌更关注的是人们使用手机镜头的方式,那么lens看来的确不会在短期内帮助实现“更强大的Google Glass”。

联想Mirage Solo VR一体机

谷歌I/O大会之前,联想发布了Mirage Solo VR一体机,运行Google Daydream操作系统,可以使用包括YouTube VR,Street View,Photos和Expeditions等Google应用程序。是Google Daydream VR上目前唯一的6DoF硬件。对此,媒体评测后大多数的建议是:东西不错,但不值得买。因为你其实拿它来做不了太多事。而Google Daydream 平台上的绝大多数内容又真的很无聊。

Google Glass、Google Tango、Ddaydream View VR头显,包括联想Mirage Solo VR一体机……在谷歌试图提升人们“看”世界并与之互动的产品阵列中,曾经存在过和目前依然继续的技术都始终围绕着人脸上的可穿戴设备。

问题是如何改变计算机本身的形态,实际上谷歌在2013、2014年就有语音操控,而这一切都可以放在手机中,只要有搜索引擎和麦克风,就可以做一些事情。 谷歌AR和VR产品的VP Chennapragada认为:“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个智能层面的进化:先有一个设备,让它智能化。然后在你希望每个人都使用的设备上提供这些智能层面的应用,现在这个设备就是一部手机,然后真正让它更智能。”

先有一个大众都在用的设备,然后让这个设备智能化,再说改变计算平台。这是谷歌的逻辑。

问题依然回到:能不能说服人们给自己的脸买一部智能手机?——即使继续进化的Google Lens与Google Glass能组成一个更强大的、能看见人类视线之外世界的产品。

这其实就是究竟什么才能替代手机的问题。难怪 Clay Bavor并不想回答。

相关链接:

Google Lens:无需山寨Snapchat却拥有更广泛的AR市场

谷歌VR180相机和VR一体机:关键是说服用户给自己的脸再买一部手机

[IN2原创资讯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