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ap推出第二代智能眼镜 把失败产品进化成AR硬件

再接再厉继续“跳坑”

自Google Glass失败以来,敢于大规模挑战智能眼镜的互联网公司,除了谷歌自己就剩下Snapchat了。今天,这个主打欧美年轻人市场、以“约炮”软件起家的互联网社交应用,宣布推出其第二代智能眼镜。

关于Snap智能眼镜的故事,如果你一直关注我们对这款硬件从缘起到“滑铁卢”的全程故事,那么“最后一章”曾在去年年底定格在:Snap公司在中国仓库里积压了超过10万个Snap眼镜,损失达4000万美元。当时我们就怀疑接下来“智能眼镜这个大坑还有谁敢跳?”想不到没到半年,Snap就再接再厉继续“跳坑”。

第一代眼镜推出后,Snap遭遇全年“水逆”

自2016年9月(彼时Snap正在筹备IPO,2017年年初正式上市)该公司第一代智能眼镜闪亮登场,脑洞营销方式造成时尚地标的年轻人连夜排队抢购的盛况之后,这款售价$130美元、一度大热限购的产品,不仅没有持续被抢购,已经在线完成预订的用户又都纷纷取消了订单——而且这些订单并不是一个小数字。按照4000万美元的存货算,大概是30万个眼镜。这也证实了Snap的CEO Evan Spiegel此前透露的数字:在卖出去15万个眼镜后,被仓库里成千上万个眼镜给拖累了。

4000万美元的损失仅仅是Snap代价高昂的AR产品策略的一个部分。其线上产品的日子也不好过:因为Facebook旗下的Ins一直山寨其产品模式,Snap用户增长大幅降低,股价一度跌到发行价。去年最后一个季度,好不容易在欧美以外的国际市场收获了用户增长、刺激了股价的上扬,又因为更改了原有的产品设计,被老用户和影响力巨大的网红抗议和吐槽……

因此导致的直接后果是,Snap大约裁员了100名工程师,负责产品的VP Tom Conrad等顶级人才也相继离开了Snapchat。平均广告价格大幅下降、2017年的亏损达到了7.2亿美元(2015和2016这个数字分别是2.93亿美元和4.59亿美元)。

去年最后一个季度,SP用户增长终于止跌回升

今年年初,美股一度暴跌,Snap却绝地反弹,随着去年Q4财报的发出:显示用户增长率从2.9%回升至5%,股价应声上涨21%(最高至27%)。随着线上产品的整体调整和更新完成,看来Snap并不想轻易让那价值4000万美元的硬件积压在仓库里吃灰。

新一代智能眼镜的三大更新

左上是第一代,右下是第二代

我们在Snap新眼镜开放销售的第一时间就去官网研究了一下产品详情。外型设计上比起第一代似乎更小巧灵动,依然有三个颜色:红宝石、玛瑙色和蓝宝石。价格上比原来130美元的售价提升了20美元,新品卖150美元。

性能方面最突出的三点改进:

  • 更瘦身的设计。使得二代产品更像普通的太阳镜那样,可以轻松地放在裤兜里或者挂在T恤的前面领口上。并且原先两边摄像头周围那圈醒目的黄圈也去掉了,因此显得更成熟、时尚。这与Snap线上应用开始对更多成年人示好是一样的思路。
  • 新产品第二个显著的改进是与手机的对接。原来的眼镜在这个方面给到的用户体验是最差的,用户需要经过至少三个手动点击的步骤、等待数分钟才能开始把眼镜拍摄的视频上传到手机应用上。新眼镜把这个速度提高了3、4倍。但是已经习惯了手机与iCloud或Google Photos几乎无缝对接实时上传的用户,对于手机与Snap眼镜的对接便捷度和速度还是会觉得很尴尬。然而目前看起来这是Snap解决不了的困难,毕竟Snap不是手机制造商,让数百兆的数据在1000多美元的手机和150美元的眼镜之间传来传去,肯定是无法与苹果、谷歌相比的。
  • 第二代Snap眼镜最大的亮点应该是防水。这个功能很好地满足了年轻人喜欢夏季戏水的场景应用,同时充当充电器的眼镜盒也具备防水功能。

上面是新眼镜,下面是第一代产品

除了上述三个最显著的产品改进,其他诸如在图像清晰度和续航能力等方面也有提升。目前照片的分辨率可达到1642 x 1642,视频分辨率也提高到1216 x 1216。

新眼镜的摄像头又添加了一个麦克风,两个麦克的设计更轻松录得视频中的语音信息(第一代眼镜一般只能听到佩戴者的声音)。

虽然产品缩小了尺寸,但续航能力保持与前任一样。目前一次充电可拍摄70个Snap视频(每个10秒)并上传到手机。眼镜盒可保证充电4次。

上面是第一代的产品广告形象,下面是第二代眼镜的产品宣传视频。可见SP在笼络中年人吗?

看上去,真正的“颠覆性”功能似乎并没有出现在二代产品上,尽管去年6月,媒体就一直在传Snap在研发AR眼镜。不过投资者肯定是很高兴这样的“废旧物资”再利用的。毕竟这是一个把4000万美元的损失消化掉的策略。Snap也表示,对二代产品的改进是建立在用户对一代产品的“投诉清单”基础上。并且这一次不再搞刷眼球的脑洞营销了,就在官网上卖。这样能根据预定情况预测真正投放市场的数量。

真正AR技术的硬pose也是要一招一式摆出来的

Snap的CEO Evan Spiegel在第二代眼镜发布前夕接受《连线》杂志采访时说,对于“下一代计算平台”,Snapchat正试图从底层起步,分别从硬件和软件两个方向进行推进:

我们把它们(硬件/软件)分开,让它们按照各自的趋势发展,直到最后它们殊途同归结合在一起。在接下来的10年中,这些(软/硬件)相结合的产品路径就是我们对Snap的定义。

简单解读一下Evan Spiegel这番话:一是下一代计算平台肯定是有AR技术的;二是下一代计算平台要一手软一手硬,软硬都要抓。最后,我们离“下一代计算平台”真正开始接管用户最少还有10年。

按照《连线》的观点:目前所有AR硬件都存在视域狭窄、移动产品续航太弱等等缺陷。实际上就是还没有看的有公司能在技术层面上有相对完美的解决方案。市场方面,没有人知道这些硬件将如何发展、以及大多数人是否接受。

关于这一点,Evan Spiegel的态度是:

我们仍然要以非常快的速度推进,为Snapchat非常先进的AR应用提供(硬件)支持。

高德纳咨询公司(Gartner)的分析师Brian Blau认为Snap在AR领域的这个“通过每一步小的改进实现循序渐进推进AR”的策略是非常聪明的:

这样做可以让公司在成长中有学习历练的过程,关键是习得对新技术使用的经验,这是最难得到的。

SP的AR眼镜专利图

事实上,早在去年6月,Snap就爆出过正在开发AR眼镜的传闻(这家公司的眼镜都是小道消息最热衷的话题)。对此IN2还曾详细介绍过Snap AR眼镜的专利图——根据相关专利文件中对这款产品的细节描述:通过一对镜片来定位用户位置,然后将虚拟成像的内容放入用户所处的环境空间中。

专利文件中显示的SP的AR眼镜能实现的效果

最近对这款AR眼镜的传闻来自Cheddar,这家媒体在上个月报道说,Snap已经在研发这款售价300美元的AR眼镜了,该设备有两个摄像头可用于创建三维深度影像。这与我们去年的那篇报道所说的信息是一致的。

Snap在软件上已经为AR做好了铺垫

至今没有任何一家做AR(包括VR)的公司,像Snap这样,在市场上推出了满足海量用户乐趣的应用,甚至还能靠AR滤镜广告赚钱。包括微软、谷歌、oculus和Gear VR,以及还没上市的Magic Leap都没做到。

Snap的硬件进化一般都在软件准备好了之后,这也是为什么Snap每推出重大的应用产品更新,就会被媒体猜到下一步硬件方向的原因。支持Snap正在研发AR眼镜的另一个依据正是它刚刚推出的AR应用:一组被称为Snappables的AR滤镜。这是一款与之前的AR滤镜完全不同的新玩法——你可以开始与AR对象互动了。

用户打开这个镜头应用,可以通过面部表情来玩AR游戏,比如通过挤眉弄眼,让眉毛举起一副杠铃;通过搔首弄姿成为一个摇滚乐队的酷队友等等,这些小游戏,可以通过触摸、手势和面部表情与AR游戏互动。

目前有大约18700万人每天在使用Snap,这其中很大原因正是这些搞怪和有趣的AR滤镜。理解Snap的新游戏,要从Evan Spiegel对产品未来的发展依然建立在不保存大多数影像的基础上。在Spiegel提出的Snap产品理念中,“相机是新的键盘”,而影像正在演变为一种新的语言。随着捕捉和操纵它们的工具越来越无所不在,人们能更加频繁和全面地表达自己。

Snap的产品核心不在于去看好友发布的内容,它提供用户更加全面表达自己的工具。这就是为什么Snap应用总是直接打开相机,也是Snap称自己是“一家相机公司”的原因。就像我们打电话一样,Snap并不打算把“电话里的聊天”储存起来,而是让它们被接受,解读和释放。

试用过这个新的、被称为Snappables的AR滤镜,我开始想到这样一件事:人们要更全面地表达自己以及与其他人沟通,仅凭平面的影像显然是不行的。AR技术是实现这种全面化表达和沟通的重要技术之一,只是我们并不肯定承接这些技术的硬件应该是眼镜还是继续进化的手机?

从目前来看,即使是Snap好玩的AR游戏,大家也是在手机上玩。当然Snap有机会解锁AR未来,并将其用于构建下一个重要的计算平台——如果不是苹果和安卓手机一统天下的话,Snap还会非要从眼镜入手吗?

无论是Gartner的分析师所谓的循序渐进地推进AR硬件,还是Evan Spiegel自己说的,一手软一手硬两手都要抓。Snap首先必须做到保持领先于竞争对手,而为用户提供一个能与AR影像互动的过程和有趣的体验,正是抵挡像Instagram这样强大对手抄袭模仿产品形态的最好方式。

失败的产品总是一样的卖不动,而聪明的公司则各有其路数

至今,从谷歌的Google Glass到Snap的第一代智能眼镜;从扎克伯格的VR头盔到三星的移动VR眼镜盒子,包括还没进入市场测试的Magic Leap,让用户通过脸上的可穿戴设备进入一个虚拟和现实混合的世界、与任何虚拟的物体和人物互动的尝试,都没有取得真正意义上的成功。

基于此,仅就Snap的案例来看,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猜我们还会看到更多代的Snap眼镜、更多的类似Snappables的AR游戏。前提是我们对这个永远脑洞奇大的公司推出的一切软硬产品总是抱有兴趣。

Snap究竟是不是一家西方媒体常说的“被极大低估了价值的”公司,目前还无法判断。但毫无疑问这是一家很聪明的公司。在AR/VR这个硬件的“大坑”里,有谷歌、Facebook、微软等等著名的“标本”。没有一个能把已经失败的产品捡起来,不仅继续玩下去,并且还是按照自己既有的与未来产品对接的思路玩下去。

Snap眼镜今天起在美国、加拿大、英国和法国开售。将于5月3日在荷兰、挪威、丹麦、比利时、芬兰、波兰、西班牙、意大利和爱尔兰上市。

相关链接:

Snap损失了4000万美元在眼镜上 AR眼镜这个坑还有人会跳吗

Snap在暴跌的美股中上涨21% 的三大秘笈

神秘的Snapchat第二代AR眼镜曝光

IN2原创资讯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