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司机脚下总有路:公司倒了VR电影依然有人买单

正在翠贝卡展映的VR恐怖短片集“Campfire Creepers”

昨天说了几位VR影视的知名老司机不畏大潮退去继续“再就业”的故事。今天要说的这位老司机是一位传统电影的知名导演,从业至今从来就没碰过VR。也是在前几年虚拟现实浪潮的兜头席卷下,对这个新媒介产生了兴趣。没经验没技术,下决心投拍的第一部VR电影,就是一个系列作品。结果,戏没拍完,合作的VR影视公司就因为资金链断裂散伙了。项目搁置前途渺茫。看起来就像很多类似的结局一样,一切都将不了了之。

正进行中的翠贝卡电影节上,一部VR恐怖迷你剧集《篝火怪谈》(Campfire Creepers)完美亮相,不仅收获一众好评。并将于本周末登陆Oculus Rift和Gear VR两大平台。

老司机走新路

擅长恐怖片的导演Alexandre Aja

早在去年暑期,我们就报道过:亚历山大·阿嘉(Alexandre Aja)与VR影视工作室Future Lighthouse联手拍摄“恐怖故事系列”短片集:Campfire Creepers。

说起Alexandre Aja,未必有很多普通观众会熟悉这位法国导演的名字。但是提起他的一些作品还是会勾起不少人的“童年恐怖”回忆:《魔山》、《食人鱼3D》,翻拍版的《隔山有眼》(The Hills Have Eyes (2006)),以及2013年的新作“Horns”(对,就是哈利波特演的那个)。虽然没有像《异形》、《午夜凶铃》等经典惊悚片那么著名。但是作为一个恐怖片专业户来说,Alexandre Aja擅长拍摄由若干个相对独立的小故事组成的恐怖片系列。

从未尝试过VR创作的导演。第一部作品Campfire Creepers,依然选择了自己擅长的短片集合——夏令营的“篝火恐怖故事夜”为主题,由众人轮流讲述一个个午夜怪谈式的多线性故事。一部真人实拍的360度影片。

噩梦大魔王Freddy 出现在VR中

既然是要配合观众的“童年最恐怖电影”的意境,所以怀旧感是必须有的仪式。在这个系列中,大家会再次跟童年最恐怖人物逐一“重逢”。比如在翠贝卡电影节上率先亮相的第一集中,出现的恐怖IP就是橡树街的梦中魔咒费雷迪(这个系列真是吓到我整个童年不敢睡觉好嘛)。扮演过大家的噩梦大魔王Freddy Krueger的老演员Robert Englund在VR这个最新的媒介中再次现身,360度唤起你童年最深刻的恐惧。

拍到一半队友离场了

Campfire Creepers原定于去年万圣节发布。如果大家依然记得这个项目的另一个主要合作者、VR影视工作室“未来灯塔”(Future Lighthouse)的话,就会想起今年年初它的宣布关闭还是掀起了业内的一小股波澜的。

与没接到活也没干出过漂亮活而被淘汰的创业公司不同,Future Lighthouse曾创作了大量VR影视作品,参与过很多电影节活动并获得了众多奖项。自2015年创建三年来,创作了18部VR作品获得过40个VR奖项。其中包括为Sony Crackle创作的SnatchVR,该作品不仅入围威尼斯国际电影节展映,同时也被福布斯杂志认为是一个普及VR的示范作品。

作品变现方面,该工作室在威尼斯电影节首映的作品、VR动画片“Melita”也很出彩,随即也在Oculus和Gear VR上线付费销售——作品讲述在未来的反乌托邦社会中,一个AI女生如何与人类一起拯救气候灾难下的地球。该作品的资金也来自Oculus的扶持。

未来灯塔是2015年虚拟现实热潮中成立的西班牙创业团队,在马德里和洛杉矶设有工作室。相对而言,该工作室因为作品较多,以及与大平台合作,给人的感觉是,虽然还挣不到什么钱,生存下去还是没问题的。在宣布公司关闭的博客中,Future Lighthouse承认,虽然取得了不小的成就,并且即将在2018年验证自己“潜在”的盈利可能性。但悲剧的是,因为在2016、2017两年中该工作室都没有获得投资,加上目前VR市场的增长放缓,所以决定在接下来的几个月结束运营。

继续坚持下去的导演和背后鼎力支持的Oculus

Campfire Creepers原本就是Oculus支持的项目。自关闭了自己的故事工作室之后,Oculus扶持了一批符合自己对VR叙事期待的项目、邀请了一批优秀的影视行业创作者一起探讨VR叙事与大众娱乐如何对接。

失去了“灯塔”的Alexandre Aja守着拍了一半的项目,找到了同样对沉浸式体验抱有雄心的导演Guy Shelmerdine及其工作室Dark Corner(也是创作沉浸式娱乐内容的老司机),与新合作伙伴重拾工作,在Oculus的继续赞助下完成了创作。

在谈到这部恐怖短片剧集的创作时,Alexandre Aja认为VR叙事与自己此前创作的恐怖作品最大不同在于:带着VR头显的观众没法像看大银幕或者电视一样,遇到恐怖剧情就遮住眼睛或着埋头在枕头里。

(在VR中)我们本可以做出一些真能吓惨观众的场景

但是导演最后的决定是做出“温和但真正令人不寒而栗”的恐怖氛围——不制造单纯的血腥场景,只让观众身临其境参与篝火旁边的“午夜怪谈”——就像回到夏令营。

预告片很有80年代的怀旧感

必须承认,导演的这个想法的确很有道理。恐怖和惊悚主题借助VR带来的强大感官刺激,往往能在沉浸式叙事中获得事半功倍的效果。然而最终除了吓死观众却通常给不到什么关于故事的深刻印象。翻翻YouTube上的UGC 360度视频,大部分都是各类奇葩的恐怖故事。单纯以在VR中制造恶心血腥画面,突然跑出来吓倒在头盔中毫无心理准备、逃无可逃的可怜观众的方式。这类VR恐怖体验,无论是影视还是游戏内容,无论是业余的还是专业的创作,在前两年比比皆是。比如那个“臭名昭著”的《怪奇物语》的VR体验。

简单的感官刺激是最低级的创作,像Alexandre Aja这样擅长操作恐怖氛围的导演,通过环境和经典故事,营造一种集体在场的现场参与感,不仅是更高阶的体验,同时也是一直试图打破VR孤独感,推崇VR社交的Oculus最热衷的事情。

正如负责该项目的Oculus执行制片人Yelena Rachitsky在谈及该作品时所说,我们的角色就是给VR技术加油。

好故事总有人会买单

如同近年流行的“经典怀旧”潮流一样,Campfire Creepers的卖点是巧妙地利用讲述者的故事、通过唤醒“大家都明白”的IP记忆,引发对童年恐怖故事的集体怀旧。比起单纯利用沉浸感吓唬观众,这或者就是这个作品更加高级的所在。也是传统影视导演们比较驾轻就熟的招式。

除了在翠贝卡上一炮而红,Campfire Creepers即将登陆的平台是Oculus Rift、Gear VR、Daydream,以及Google Play和App Store两大应用商店。

导演的成就感除了电影节和主流大平台的集体“买单”之外,最大的兴奋点或许还来自自己在创作过程中“发现了VR秘笈”:

即使作为一名传统电影的导演,我也一直在寻找沉浸感。VR有可能将沉浸感提升到一个全新的水平。是我梦寐以求的一个工具。

你看,在这个故事中,有业绩卓有成效的公司倒下了,有初次探路就差点身陷绝境的老司机。刷过多少电影节、拿过多少奖都不能阻止最终散场的结局。最终的输赢依然要靠故事。而好故事是没标准的——连只管背后出钱的Oculus也不知道哪些作品会有戏。

相关链接:

Oculus这回上了老司机的车 继续带大家进入VR恐怖故事集

拥有大量项目和赞誉 VR影视工作室未来灯塔宣布即将关闭

[ IN2原创资讯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