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潮退去后:VR知名老司机再就业指南

TNK工作室的正在翠贝卡展映的作品“The Day the World Changed”

荡漾了几年的VR浪,把不少原本名不见经传的人和事都抛到过风口浪尖上。相比硬件和游戏不挣钱也就没任何可拎出来说事的资本,很多VR影视作品不仅口碑不错,更有主流大奖背书,正所谓不赚钱也赚了吆喝。

不开玩笑,这些VR叙事的老司机们组队攒了一个“明天真没谱”(Tomorrow Never Knows)公司。

自从Oculus Story Studio关闭之后,VR叙事这个事情更加少人关注。最近,几位VR叙事领域颇有声名的老司机,在旧金山又低调组队攒了一家公司,名叫Tomorrow Never Knows。如果看了这个名字感觉不靠谱的话,创始人和业务了解一下:

创始人4位,分别是原Discovery VR(旧金山的VR内容平台)的联合创始人Nathan Brown、Tom Lofthouse;曾经担任过联合国虚拟现实项目UNVR创始人的Gabo Arora——还记得他与Chris Milk合拍的那个360度纪录片“Clouds Over Sidra”——曾经被后者用来在TED大会上热血演讲并唤起无数人冲向VR泡沫的作品。Gabo Arora还有一部360度作品也是圣丹斯电影节展映上很有口碑的“Grace of Waves”。

第4位创始人最有份量:来自原Oculus Story Studio联合创始人/导演Sachka Unseld,他的VR动画短片“Henry”获得过艾美奖“最佳原创互动奖”,另一部在圣丹斯电影节上大受好评的作品“Dear Angelica”不仅被认为是打破VR叙事的里程碑,同时也获得了艾美奖提名。

就是以上4位创建了这个Tomorrow Never Knows公司。相比4位清晰靓丽的职业背景,这家公司的具体业务就显得有点难以描述了。

按照联合创始人/CEO Nathan Brown对媒体的解释:

公司的理念就是要坚持打破讲故事的局限,强调创建新的叙事工具、方式和流程。并努力实现这一切,所以要创建原创和技术IP。

看上去还是语焉不详对不对?非要具体点来说就是:旨在使用VR/AR技术和其他新技术,包括人工智能,用于创建新的叙事方式。4位老司机组队的意义在于,有两位业界知名VR叙事专家(Unseld和Arora)创作作品,加上擅长对接项目和运营的两位原Discovery VR创始人。就可以接活又变现了。

至于面对的市场,Tomorrow Never Knows公司定位在“线下体验”的内容制作上,几位老司机都是经历过上一轮VR泡沫洗礼的,承认以目前的VR技术和内容,对个人/家庭消费市场不应抱有乐观态度。以The Void为代表的、线下沉浸式娱乐公司虽然以目前的发展状态,还不能说就此创建了一个成功市场模式,但却几乎是这一波VR泡沫中唯一杀出生天的业务。因此老司机们对线下沉浸娱乐体验店的模式也颇为肯定。针对线下体验市场,Tomorrow Never Knows把客户瞄准在文化机构和各类电影节上。

在今年圣丹斯电影节上被收购的VR纪录片“ZIKR: A Sufi Revival”

比如,在本周开幕的翠贝卡电影节上,该公司展映了最初的两部作品之一“The Day the World Changed”。另一部VR纪录片“ZIKR: A Sufi Revival”则在今年1月的圣丹斯电影节上被Dogwoof收购。

所以,如果把这家公司理解成“把作品送去各种有新媒体叙事单元的电影节展映兜售”的商业方式,似乎更贴切些。公司的名字虽然看起来有点“Are You kidding me”的意味,但实际上他们还不是逗自己玩的。Unseld说这个名字是为了表达对未来充满兴奋感:每天都会发现有新技术可以拿来玩。

不得不说上一轮VR潮退后,还在沙滩上的人们绝不甘心裸泳,而是就手抄起一个能抄起的技术,也顾不得下一波还是不是这个技术,活着是唯一的出路。比如“虚拟现实领导品牌”HTC Vive都开始进军增强现实了。

知名老司机还是榜样啊,做出过口碑作品的VR创作者们,擅长对接和收集各种资源(主要是人脉)的BP们,只要选好队友重新组队还是能再次扬起希望的风帆继续冲浪的。最后,只能说那些不用为了生存完全因为乐趣而每天把工作当成“玩”的人们(比如OSS前创始人Unseld),你们说的话真是太让人羡慕嫉妒恨了。

相关链接:

Felix & Paul成功之道:艺术创意 自主研发软硬件技术 精明的商业头脑

前Oculus Story Studio最后的故事:强交互体验动画片首发圣丹斯

[IN2原创资讯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