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跟戛纳说分手 你玩你的我玩我的

自从王公子跟靓女冰冰因为戛纳电影节走红毯撕了之后,这个具有崇高艺术仪式感的电影节、就给我文艺的心灵深处烙上了“毯星”这种一听就很有钱的概念。而今一提及戛纳,总是会想起冰冰那句砸在王公子面前掷脸有声的豪言:你找你的爸,我干我的活,我们都算自强不息。

眼下如果把这个“金句”略作调整用在Netflix跟戛纳电影节的境况中也是一样合适:你上你的线,我上我的线,我们都算自强不息。前面那个“线”是院线的线,后面那个是互联网的线。

戛纳先说不

韩国导演奉俊昊的影片《玉子》

事实上,是戛纳电影节对耐飞say no在先。上个月,戛纳主办方对Netflix发布了拒绝视频网站参加今年欧洲最大电影节的禁令:因为Netflix拒绝在大银幕上首映其参展电影,而选择先在线上平台发行。

去年Netflix带着韩国导演奉俊昊的《玉子》(Okja)、美国导演Noah Baumbach的《迈耶维茨家的故事》(The Meyerowitz Stories)参加戛纳电影节,遭遇了法国电影行业的广泛抗议。法国的剧院、电影发行商和制作者集体抵制——因为Netflix不愿意按照法国相关规定,至少在影院放映36周之后才能在线上平台发布。

电影节的艺术总监Thierry Frémaux曾试图说服Netflix被拒绝。这位负责人告诉媒体:Netflix喜欢红毯,也希望与其他电影一起在戛纳亮相。但是他们十分清楚“自己坚守的(赢利)模式与我们的模式是彼此抵制的。”于是,今年戛纳电影节祭出了大招:必须先在法国院线首映的电影,才能参加戛纳电影节的评选。这个大招就是专为Netflix度身定制。不过为了丰富电影节内容,戛纳还给了Netflix一个露脸的机会:可以在电影节上放映,但不能参加金棕榈奖角逐。

Netflix不去戛纳

面对世界最有声望的电影节施压,视频网站一点不含糊地怼了回去:我们不参加电影节了。Netflix首席内容官告诉媒体:我们希望与其他电影获得同等的对待和尊重。但他们(电影节官方)已经做出了这样的决定。我认为我们如果出现在戛纳不会有什么好处。

事实上,Netflix购买和投拍的一批参展电影节作品,并不是拒绝在院线上映,像Dee Rees的《泥土之界》(Mudbound,IMDb7.6分)、安吉丽娜朱莉的《他们先杀了我父亲》(First They Killed My Father,IMDb7.6分),包括上面提到的《玉子》和《迈耶维茨家的故事》都是有具体的院线上映日期的。让双方不爽的症结所在就是先在哪儿首发和窗口期的问题。

虽然Netflix已经决定今年5月不会出现在戛纳的红毯上,但是网站的某些高管还是会出现在现场的。他们是去购买影片的。

这是一场迟早会出现的较量

在戛纳宣布不带耐飞玩的时候,好莱坞的老艺术家们纷纷举手赞成。斯皮尔伯格认为:奥斯卡也不应该带Netflix玩。此前另一位好莱坞重量级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在去年宣传自己的《敦刻尔克》时,就跟媒体说过,Netflix要跟院线同时上映电影的战略是一个“没脑子”和“站不住脚的商业模式”。

电影行业的老艺术家和实力派们都觉得流媒体平台不仅仅是对电影和戏剧产业的一个威胁,而且线上放映的电影从根本上就是对电影艺术的一种损害。艺术就是应该在剧院和大银幕前才能体验的。像斯皮尔伯格和诺兰这样的大导演,一生致力的就是如何在大银幕上讲好故事。各自回家在笔记本和手机上看电影算怎么回事?

戛纳不需要Netflix。Netflix需要戛纳电影节吗?

戛纳电影节艺术总监Frémaux在Netflix宣布退出电影节前,甚至认为:Netflix喜欢红地毯,也希望与能其他电影一起在电影节亮相。

这是真的。

Netflix渴望获得戛纳电影节或奥斯卡的奖项(谁又不渴望呢)。为此它花了1000万美元购买了很有希望获奖的《无境之兽》(Beasts of No Nation)和《泥土之界》这两部暗黑主题的电视剧。今年年初颁奖季,Netflix更是投入数百万美元帮助《泥土之界》角逐奥斯卡小金人。结果这部电影获得多项奥斯卡提名。

获奥斯卡提名的《泥土之界》

这一切都是为了强化自己作为新晋影视制造商的品牌形象,同时吸引更多的顶级创作者加入Netflix阵营。虽然对于创作者和制片人们来说,Netflix给的钱的确要比传统制片厂多,但是用钱能办到的事也就是能让顶级创作者们在创作过程中相对比较宽松自由。靠花钱是买不来戛纳金棕榈奖和奥斯卡奖的。对于创作者而言,职业生涯很大一部分成就感就是走戛纳红毯和被奥奖提名。

可以想象一个正在涉足影视内容制作,面临强势竞争对手(亚马逊、苹果等)、去年已经与电影巨头迪士尼开撕的视频平台,的确不想再与戛纳、奥斯卡或者任何电影节交恶了。

德艺双馨的艺术家难道不需要网站攒人气吗?

上面提到诺兰导演曾经对以Netflix为代表的线上影院表示过相当的不屑。上述那番颇为激烈的言辞发表后,招致了广大网友的争议。在社交媒体上对诺导冷嘲热讽有之、坚挺维护传统电影的也有。有些影迷认为就应该支持像诺兰这样才华横溢的导演创作出更加优秀的作品,大多数人觉得大导演脱离广大观众非常不接地气。有网友直接讽刺说:敢情您坐在自己的私家影院里,跟那些“只对电影院感兴趣”的好莱坞业内人士们一起,喝着管家端来的香槟……这种体验当然很不错啦,但是并不是普罗大众都能有的。导演Ava DuVernay直接在在Twitter上@诺兰:“要是你家附近没有电影院呢?”

后来,傲娇的诺导有一天就突然给Netflix的COO Ted Sarandosz正儿八经写了一封道歉信。在这封道歉邮件里,诺兰也并没有承认自己此前的观点有什么不妥,只是觉得自己在表达这一观点时候的措辞不够绅士:“(当初那么说的时候)我没有考虑到Netflix实质上就是一个创新平台,这是非常了不起的,它应该得到我应有的尊敬。”

简单来说就是,诺导觉得自己没错,但是从这个态度上的转变来看——至少是面子上——诺导是主动想缓和一下与Netflix的僵硬关系。媒体评论说,这对于电影行业来说已经是一个进步了,连最牛掰的艺术家都不想断了自己未来作品发行中的关键渠道。

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最后到底是谁的?

诺兰的观点之所以引发网友的争议,就是因为有人愿意像戛纳艺术总监说的那样,坐在影院里欣赏艺术。而更多的人早已把大众娱乐方式从去影院改为“打开电脑看电影”了。

Netflix的数据支持了后面那种观点。

Netflix在2017年的最后一份财报中显示Q4新增了800万用户,超过了Q3的400万新增用户。这一数字使得Netflix目前的估值达到了1400亿美元,超过麦当劳,通用电气和时代华纳。视频平台还将在今年发布超过700部原创作品,并在内容创作上投入80亿美元,同时扩大海外用户群。在国内,Netflix拥有近5500万用户。

你觉得哪个片商的作品产出率或者哪部大片的票房可以跟这些数字一较高下?

难怪Netflix的首席内容官Sarandos在接受电影媒体variety专访时表示,戛纳说我们喜欢红地毯,我们真的喜欢吗?显然不是。我们喜欢的是看到电影创作者站在红毯上。这对于电影创作者来说是非常有吸引力的事情。我们也跟自己的创作者谈过有关戛纳的这个宣布(不带耐飞玩了)——毕竟我们购买那些作品时戛纳并没有这么说。

我们也会购买参展戛纳的作品,我们才不歧视戛纳的商业模式。

对于戛纳颁布的针对Netflix的“惩罚性”决定,视频网站认为:我们希望他们改变规则,希望他们现代化。“鼓励戛纳重新加入世界电影界,欢迎他们回来。”

互联网的历史和戛纳的历史是两回事。我们选择把视线集中在电影的未来上,如果戛纳的选择是聚焦在电影的历史上。那么好吧。

很明显,在Netflix看来,“又老又顽固不化”的戛纳属于历史,而自己是站在未来那边的。这个观点得到了很多业内专家的赞同。华盛顿邮报观点:从长远来看,业内专家们认为戛纳电影节无法赢得这场与Netflix的较量。

今年年初Netflix的科幻剧集《副本》

去年跟迪士尼开撕,今年跟戛纳分手。Netflix的底气来自我们每天晚上能看到的最好看的娱乐节目、越来越多被打上那行醒目的红字:Netflix原创系列。

不过,在一场又一场“未来对决历史”的Netflix交战历史大片不断上演的过程中。值得注意的是:对手亚马逊不吵不撕,默默就拿下了奥斯卡最佳原创(《海边的曼彻斯特》)、最佳男主以及最佳影片提名的多枚小金人。

如果戛纳和奥斯卡以及其他电影节都开始联手抵制Netflix代表的互联网影院平台的话,你猜未来视频网站们会不会团建一个“网络小金人奖”,自己玩?

相关链接:

原创有多值钱:80亿美元够买4个Oculus公司 Netflix决定全部拿来拍电影

迪士尼与Netflix终止内容合作 某些事情正在发生变化

Netflix:来自迪士尼的“暴击”指数有多高?

[IN2原创资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