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暗时刻:扎克伯格的听证会揭开了社交媒体低迷时代

总是穿着灰T恤和牛仔裤的扎克伯格换上了黑西装,一向阳光正能量的互联网骄子、在抵达华盛顿国会山参议院听证会现场时显得灰暗压抑。

作为全球最大的社交平台Facebook的创始人和掌门人,33岁的亿万富豪,因为与第三方(剑桥分析)合作泄露8700万用户数据,导致国会参众两院的质询听证会。扎克伯格需要面临参众两院议员们针对FB的各种犀利质疑和垂询。从这个层面上说,扎克伯格又开创了一个互联网前所未有的“创新”举措。

听证会是公开的,国会大厦草坪上被示威者摆放了100个扎克伯格的纸人,T恤上写着:修复facebook

面对国会听证,扎克伯格必须回答的问题吸引了全球关注,因为它们不仅十分敏感,更决定了互联网尤其是社交网站的未来发展,比如下面这些在IN2看来最为焦点的问题:

  • 用户是不是必须付费,才能不被泄露个人隐私?
  • 2006年你就到国会道歉了,为什么你今天还在道歉?
  • Facebook是否可以监听用户通话?
  • Facebook是不是一家垄断公司?
  • 你是不是因为政治观点不同解雇了Oculus的创始人了Palmer Luckey?

面对44位参议员、长达5个小时的听证会,已经经过数周培训的扎克伯格正常发挥,虽然在某些问题上并没有给出令人议员们满意的答案,但其实大家都清楚这些问题既不是一次听证会能解决的,也不是扎克伯格和Facebook能避免的。

社交媒体究竟能否保护用户信息?

佛罗里达州民主党参议员Nelson在向扎克伯格提问时说,自己曾在Facebook上透露过自己喜欢的巧克力口味,然后第二天就在Facebook上看到了各种巧克力的广告。所以“我是不是要给你钱, 你才能不泄露我的个人信息?”

小扎的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开始强调FB给用户提供的都是与他们生活相关的广告,并且用户对自己分享的信息和人群有绝对控制权。不知道Nelson参议员对这个回答是否觉得满意。FB用户可能明白:除非你不发布有关个人的任何信息,否则你无法杜绝任何广告。

扎克伯格在听证会上也证实了:Facebook不拒绝付费的可能性,但是会提供一款免费版。Facebook 的COO Sherl Sandberg 在随后的NBC 采访上也表示,如果你不想看到这些广告,Facebook可能会向你收费。

所以,如果有一天微信微博要收无广告版的“年费”你会交吗?如果使用免费版会不会要在满眼花里胡哨的广告中才能找到朋友圈呢?如果彻底不用这些社交平台,你还有别的选择吗?

Facebook是不是一家垄断公司?

参议员Lindsey Graham的问题是:谁是你最大的竞争对手?显然针对这一质疑,扎克伯格陷入了整场听证会最狼狈的境况,他极力想给FB找出一个真正的竞品,但显然有点吃力:

扎克伯格:参议员,我们有很多竞争对手。

参议员:谁是最大的那个?

扎克伯格:你只需要一个?我不确定我可以给出一个,但我能给一堆吗?我们其实有三种类型的竞品,其中之一就是是其他技术平台:谷歌、苹果、亚马逊、微软,我们以不同的方式与它们重叠。(求这几位巨头以及真正的对手Snapchat的心理阴影面积)

参议员:我这么说吧:如果我买了一辆福特,开起来不好,我不喜欢,我还可以选择买一辆雪佛兰。现在我对Facebook感到不满,我可以选择的同类产品是什么?

扎克伯格:好,我来谈谈第二类……

参议员:我不是在谈论类别。我在谈论你所面对的真正的竞争。因为汽车公司面临着很多竞争。如果他们制造了一辆有问题的汽车,这款车就会在世界上消失,因为人们不会再买那款车,而是去买另一款汽车。在个人隐私保护上是否有Facebook的替代品?

事实上,财报中显示的全球超过20亿用户的Facebook的确是最大没有之一。你当然可以选择小扎说的“美国人平均使用8种不同的应用进行线上社交”,甚至包括电邮。但它们没有一个是FB的对手。

因为持不同政见,所以Oculus的创始人Palmer Luckey被解雇了?

Facebook在前两年引领VR浪潮时,曾大力推广360度视频。Photo by 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作为长达5小时的证词的一部分,在2017年3月离职的原Oculus的创始人Palmer Luckey,也被参议员Ted Cruz提出质疑。当小扎表示他没有要求自己员工表达政治立场时,Ted Cruz直接发问:为什么Palmer Luckey被解雇了?

关于帕小胖的离职,真实原因一直扑朔迷离,其实一个说法是:Luckey在大选中秘密资助了一个亲特朗普的政治团体。被曝光后,帕小胖就被小扎“冷藏”了。后来又牵扯进了与游戏公司的版权官司,至于最后究竟是离职还是“被离职”至今都是一个迷。

扎克伯格在回答这个问题时,明确表示不是因为政治立场,而是涉及到“具体人事问题”,因此“不适合在这种场合说明”。

Oculus向Facebook提供了多少VR用户数据?这一场关于FB的质疑会对VR发展有什么样的影响?

(图片来自cnbc)

虽然扎克伯格在有关FB是否监听用户对话的质疑中,表示了坚决的否认。但是对于旗下其他应用收集的用户数据并没有明确的约定和限制。

扎克伯格在2014年以20亿美元收购Oculus,表现出自己在虚拟现实上的雄心,也因此引发了VR的产业泡沫。在经历了三年的跌宕起伏之后,虽然目前看来小扎的心思已经不可能放在VR技术短期内实现发展上了,但是正如Luckey“这颗雷”再小,听证会上也避不开一样。

相对于脸书,Oculus发展再低迷业务再不堪一提,也有可能遭遇质疑。科技媒体Theverge在听证会前就提出:Facebook在保护隐私方面的记录不佳。就用户隐私而言,Oculus和Facebook之间的关系究竟是什么?目前,Oculus的隐私立场可谓含糊不清。此前脸书曾发布了“热图分析”应用,可以通过采集分析用户在360度视频和VR头盔里的视线焦点来对播放内容进行指引和判断,但是Oculus表示脸书并未将这些数据用于广告。真实原因还是因为目前Oculus平台上的用户太少吧。

在听证会上,已经有议员提出ins的问题,虽然目前尚未有人质疑Oculus在数据上与FB对接的问题,但如果Facebook继续在泄露数据的泥坑里挣扎,可想而知对Oculus的发展也没啥好的影响。这才叫没轮上一起吃肉就跟着一起挨打了。

商业模式决定了这是一场听证会解决不了的难题,能解决问题的似乎只有问题本身——Facebook和扎克伯格。

虽然小扎在5个小时中都坚持强调,Facebook并没有销售用户数据,只不过广告会针对某些具体类别的用户进行投放。但其实以脸书为代表的社交媒体,其核心商业模式就是把用户当作商品。即:搜集用户信息——向第三方广告公司提供用户信息——广告精准推送——公司盈利。社交平台的赢利模式依然是传统的广告。只不过流量更大推送人群更精准。在这个商业核心下,只要你使用这个平台或者这个平台上的某一应用,你就不再是用户,你就是商品。平台会依据对你所有隐私信息的分析,决定你作为商品的价值,然后把你变现成“等值广告”。

用户想要保护隐私或者像国会希望FB能做到的那样,不释放虚假新闻、不舆论导向、不被境外势力操纵大选……基本都是不可能的。

社交媒体、乃至整个互联网何去何从?

这次针对FB的听证会,不仅是对扎克伯格和脸书的一次质疑。从本质上说,是对以互联网为代表的美国科技界的质疑。《华尔街日报》对于这次听证会的几个预测之一就是:或许会引发华盛顿采取新的立法动作:即国会将出笼新的法律来保护个人数据。这无疑是最严厉的一个监管策略。将对所有依赖用户数据赢利的互联网企业造成颠覆性的影响。这就不是脸书一家的事情了。事实上,小扎上面用来举证竞品时提出的那几位巨头:谷歌、苹果、亚马逊、微软都是会面临新法的制约。

而这几家巨头,基本也代表着目前美国整个科技产业。美国媒体认为:以这些硅谷巨头为代表的全球互联网公司,是继中美两个全球最强势国家之外的“第三个强势集团”。作为“第三个强势集团”,对上影响舆论导向、价值观和选举,对下泄露用户隐私。让华盛顿不紧张吗?

(图片来自网络)

在扎克伯格听证会之前,脸书的投资者们曾提出要求扎克伯格辞去CEO职务。在5个小时的听证会期间,脸书的股价开始上涨了5%。带携着真正的小竞争对手Snapchat,以及YouTube和Twitter也跟着涨。看来华尔街对小扎在听证会上的表现还是满意的。

不过,扎克伯格目前看来顾不上这些了。因为美国时间周三(明天),他还要面对众议院的听证会。众议院又会提出哪些更加犀利和无解的问题呢?

当参议员Richard Blumenthal向扎克伯格发起提问时,他背后的工作人员举起了一块“小扎道歉list”

道歉、道歉、道歉。从自家平台到买下主流报刊版面公开发表道歉信。小扎这一个多月来就在写检讨了。一人包揽全包责任,态度诚恳情真意切都快成道歉专家了。然而美国人似乎更在意面对问题是否有合适的法律法规来应对处理。记得那句暴露年龄的台词嘛: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干嘛。

美帝互联网才叫真正的水深火热。

相关链接:

脸书开始踩刹车:从连接一切到断舍离 少刷圈少点赞你才有前途

扎克伯格描绘的VR未来很好 而行业却困在糟透了的现实中

[IN2原创资讯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图片除注明外来自Stephen Voss@C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