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公子》这么浓眉大眼的都叛变脸书了

与BBC\NYT这些在社交媒体上一贯端庄的严肃官方账号相比,花花公子这样只谈美人风月吃喝玩乐的、简直就是脸书上最接地气的传统媒体百年老店代言。

然而作为传统媒体阵营中最受朝阳群众欢迎的老字号,花花公子居然第一个冲出来宣布要跟脸书分手了。虽然这其实远远谈不上像前几天网友“激将”马斯克说的“够man”,但的确连纽约时报这么刘胡兰的报纸都还没跟扎克伯格说拜拜呐。

扎克伯格和Facebook的这一场“泄露用户数据”的风暴看来正在从龙卷风变成海啸了。互联网这种产业,无论中外,大公司多少都掉进过各种大坑,要脸、脑子快和有野心的都是诚恳道歉加迅速纠错然后扛一阵子就过去了。

然而脸书的危机看来已经从股价暴跌品牌黑化中、跳脱出一个其实波及所有社交平台的明亮指向:究竟是什么人/品牌必须依赖巨型社交平台?

《花花公子》杂志在本周停更了自己的Facebook官方账号。它家CEO发推说该杂志正在离开Facebook。这个账号在脸书上有2500万粉丝。

#deletefacebook的倡议来自WhatsApp的联合创始人@brianacton,2014年Facebook以193亿美元收购了WhatsApp。这个倡议发出后,有网友挑战马斯克说“够man你删Facebook账号啊”。马斯克二话不说把自家的SpaceX和Tesla账号都删了,每个账号有大约260万粉丝。不明真相的部分中外媒体都跟着起哄:老马你好man好man……

然而老马接下来的解释其实才是亮点:我自己根本从来不用FB,所以千万别觉得我个人够 man,或者我的公司没了FB账号就损失惨重。我们从不做广告也不找大号代言,所以……我根本不care。

你看,贫穷限制的可不止想象力,主要还限制了你对man的定义——但其实你究竟能从FB账号上获得多大的收益呢?这才是真正的问题。社交平台相对品牌而言,其实跟传统媒体没什么两样,都是品牌宣传。区别只在于,在杂志报纸上宣传自己还得花巨资买广告版面——就像这次FB风暴中,扎克伯格斥资买下了纽约时报等知名纸媒的版面写道歉信一样。在社交媒体上做品牌宣传只需要组建自己的“公号小编”团队就行。

自家的“公号”要维护好需要花成本,产出的优质内容给社交媒体拉人气,人气带旺平台广告收入。像FB这种还是会多少分些给内容大号的,而像微信、微博这种无论大小号都得靠自己写软文挣钱了。当然只有在社交媒体上辛勤耕耘,才有可能凭本事成为网红刷出10万+接广告。

像《花花公子》和老马这样的“品牌效应”究竟需要社交媒体曝光吗?有大美妞儿、大火箭和拉风跑车的人基本是同属man次元的事情——这里真的一点物化女性的意思都没有哈。他们的缔造者心里很清楚:对于这些man次元的刚需,有没有社交媒体都无妨。很久以前英国原版《男人装》(FHM)就做过一个很著名的调研:man世界用户的刚需排名是,车>赛事>游戏>时装>美女。所以老马比花花公子抢先抛弃脸书。

剑桥分析引发的用户数据隐私丑闻事发之后,据Raymond James&Associates的调查显示,约8%的Facebook用户表示他们打算放弃FB账号;约48%的人表示他们完全不受影响继续刷圈;26%的人表示会刷的“少一点”;还剩19%用户表示会显著减少使用。

所以你猜谁离不开社交媒体?当然是没有“大美妞”做朋友,不忙着造“大火箭”和“跑车”的人咯——之所以打“”是因为这就是一个比喻,当然20亿的8%中还有太多忙着默默干别的重要事、不想刷圈也不稀罕被刷圈的人。

而那些离不开社交媒体的大号,要么是本来就投胎在社交媒体上的,要么就跟这个时代的大多数人一样,早已在现实中没有任何存在意义了。老马和花花公子轻松跟脸书say拜拜给我们的tips其实是:胸毛要贴在火箭、跑车和美女上,而不是社交账号上。姑娘们记住:要找多金直男一定要是那些没有社交账号或者轻易不刷圈的人。多少年不变的真理不管iPhone升级到哪个版本都管用。

要我说,留下的才够man,坚持刷圈坚持follow坚持传播假新闻不怕隐私泄漏不求回报,尤其对于在现实生活中找不到存在感大义凛然。对吧。

相关链接:

脸书开始踩刹车:从连接一切到断舍离 少刷圈少点赞你才有前途

科技富豪的公众人设:关于“遛狗”的几枚横炮

IN2原创资讯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