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希望的AR相机正在变成社交平台

最有希望的AR应用是苹果的ARkit?或者谷歌的ARcore?

其实应该说是Snapcaht。只不过这个最有希望的AR应用或许已是“曾经的”。Snap CEO/创始人 Evan Spiegel最近关于公司在AR眼镜开发上的观点是:时机。

最大的风险永远在那些我们为之付出真正创意的产品上。

虽然“这很难实现”,但是Snap愿意等待,或者更准确地说,被迫等待。

对于Snap来说,AR眼镜就是这个“真正有创意的产品”。市场距离像手机一样便携的AR眼镜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目前最接近大众市场的产品,就是Snapchat通过手机滤镜实现的增强现实效果。事实上,至今从未有AR应用或者产品真的接近过大众市场。

谷歌眼镜因其在消费市场的失败已经转向企业。已经曝光的Magic Leap的笨重头盔需要额外的外设支持——即便如此,除了特效视频连个真实产品的影子也没看见。Facebook在AR方面没有任何产品,苹果除了小道消息也没有任何官方宣布。英特尔的Vaunt眼镜可能是最小巧便携的,但目前只能实现最简单的增强现实效果。

两年前我们开始密切关注Snap时,正是因为把它定位在“增强现实”领域。那时候这家创业公司还未上市,关于Snap智能眼镜的小道消息到处流传。到今天SP上市一年,几乎是看着这家公司喜气洋洋IPO、第一款智能眼镜毫不意外地失败、然后一整年被Facebook旗下的Instagram复制和在用户人气上碾压过来。

尽管Snap的股票自去年Q4开始止跌回升直到现在。但其实有很多像笔者一样的老用户正在越来越少地打开Snapchat应用。日前,连SP上的网红金小小妹(Kylie Jenner)也公开宣称这个应用对自己不再具有吸引力。超过100万的老用户正在签名请愿,要求正在做重大改版的Snapchat改回去原来的产品形态。

相信这100多万用户喜欢原来的Snapchat几乎都是基于一个相同的原因:这是一部相机。

是的,Snapchat是一部相机,确切地说是一部AR相机——仅仅使用手机摄像头、通过独特的3D AR滤镜拍摄增强现实影像的应用。这个产品属性被明确地写在Snap的IPO文件中:Snap Inc.是一家相机公司。甚至在去年4月,Snap正式推出“故事搜索”(Snapchat Stories Search)功能时,随手推出过一个非常性感的口号:相机是新的键盘。

可能100万用户无法体会一直宣称“Snap要重新定义相机”的CEO/创始人 Evan Spiegel在营收上的压力:一个在2016年赚了3亿美元的“社交软件”,在2017年上市时值180—200亿美元市值,这里面是有多大的水份?

然而Snapchat从本质上说并不是一个“社交软件”。喜欢旧版Snapchat的100万老用户不会像自己在Instagram上那样追网红、秀自拍和看新闻资讯。他们喜欢的仅仅是Snapchat最好的那个功能:AR相机。然后在有限的、私密性程度很高的小圈子分享这些AR影像。

早在2011年Snapchat刚刚推出时,根本不是像Facebook和Twitter那样是为了“连接世界”的,它只满足于让用户拍照。没有故事,没有新闻瀑布流。打开应用就直接是镜头,甚至都没有推送文字的功能——直到上线后三年我们才开始能打字了——但其实很少有用户会想在Snapchat上使用文字输入,那些加了滤镜的照片/视频再配上眼花缭乱的表情包,已经足够表达SP用户了。即使现在,SP上也没有点赞、转发和评论。

不像谷歌、Facebook、苹果和其他科技公司,期望通过推出额外的AR/VR设备来增加市场营收,Snap基于手机镜头的AR应用,从用户群特征和使用习惯都非常符合目前的市场需求:像手机一样便捷和刚需,同时也像手机一样自主和私密。这一点与Facebook或Instagram的“连接一切”的无隐私分享截然不同。

Snap在2017年亏损35亿美元。营收的压力不仅仅来自数字,更来自与Facebook或Instagram的竞争:用户增长、广告营收、用户粘性、贡献值等等。是什么和何时?人们开始拿一个相机应用与社交平台相提并论?是Instagram开始复制Snapchat的AR镜头?还是Snap自身对用户增长的要求与社交应用设在了同一个标准上?

全新改版的Snapchat越来越有人气,也越来越像Instagram,各种大号和专业媒体账号权重日益提升,最早的产品核心“阅后即焚”正在消失、用户开始像在其他社交应用上一样添加好友、点赞、分享和阅读资讯。反而是AR滤镜的创新没有了惊喜。

当一个相机公司正在把最大的社交平台当成竞争对手的时候,它的100万用户对此的不满,表达了年轻一代对AR和相机的观念和理解、与目前大多数致力于这些领域的科技公司想的不同。

Snap积压在仓库中的10万个眼镜,除了可以第一人称视角拍摄视频和直播,其他方面都比目前的手机糟糕得多。分辨率差,电池寿命有限,缺乏手机拍摄时的便捷和自动旋转、平衡。

Snap正准备在今年晚些时候推出第二代眼镜,并在2019年推出第3代。显然这些眼镜离Snapchat的AR滤镜能实现的效果还有很远的距离。在这之间,苹果,谷歌或其他硬件巨头有可能随时推出与Snap眼镜相仿的产品。

只有Snapchat直接打开手机镜头的AR相机,意味着年轻一代对相机对摄影乃至对于AR应用、早已接受并喜爱的一种产品形态——他们用相机了解世界,用相机讲故事,用AR滤镜表达对现实世界的心理期待和改变的愿望。

这一切都与眼镜无关。倒退回2013年,扎克伯格在20亿美元买下Oculus之前,曾努力想要30亿美元收购Snap,一定不是因为视其为FB未来对手、或者寄希望在未来的Snap眼镜上。扎克伯格看中的正是自己无可匹敌的社交应用上没有的东西:年轻一代对相机产品的定义。

相关链接:

Snap在暴跌的美股中上涨21% 的三大秘笈

Snap损失了4000万美元在眼镜上 AR眼镜这个坑还有人会跳吗

性、不挣钱的广告和界面“混乱”:Snapchat的IPO教我们的12件事

IN2原创资讯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