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IP刷存在的AR/VR游戏 “见鬼”的事总是那么多

几乎忘记老比尔年轻的样子

影视IP被“AR/VR”化,是近几年的潮流。手握“祖传”IP的好莱坞大厂伸出橄榄枝,大科技公司和小内容创作室趋之若鹜。希望借助绑定宇宙级IP,使得这些高科技游戏和内容成为大众市场“杀手级应用”的敲门砖。

这方面的案例数不胜数:漫威战队加入Oculus,共同打造Marvel Powers United VR。迪士尼携手联想,推出星战AR。HTC Vive咬住本月上映的斯皮尔伯格新片《玩家一号》……其他打擦边球的小内容工作室不胜列举。总之只要能绑上一只IP就仿佛套上了一条“杀手”的皮裤,步步生风扯到天际。

为这个阵营竖立成功榜样的是大空间游戏提供商The Void,从跟索尼的《新捉鬼敢死队》合作起家,率先在纽约的杜莎夫人蜡像馆落地了自己第一个沉浸式游戏《捉鬼敢死队:空间》(Ghostbusters:Dimension)。虽然索尼的这部“翻新片”被粉丝骂到扑街,The Void的游戏体验也未必真能挣钱(官方未公布相关数据)。但是作为第一家成功提出并落地了影视IP沉浸式体验概念的公司,The Void因此成为迪士尼“星战:帝国的秘密”的沉浸游戏制作公司。

“捉鬼”就像幸运符,好运气总是希望被复制。

在最近谷歌发布的新版本ARCore中,自带一个《捉鬼敢死队》的AR游戏。是一款模仿去年的爆款手游Pokemon GO!的产品。在手机上下载这个名为“Ghostbusters World”的应用,就可以把手机当成“质子枪”,变身捉鬼队员利用手机的LBS定位,在各种地理位置上“捉鬼”。

该游戏的开发团队 4:33 Creative Labs直言不讳:只要游戏开发者围绕着IP开发游戏,并且与粉丝和睦相处的话,游戏绝对会打开一扇新的(市场)大门。

《捉鬼敢死队》在国内可能并不是一个IP,然而在欧美却有着大批忠实粉丝。自1984年首部影片上映后,一连拍了三部。捧红了今天已成喜剧大咖的比尔·默瑞。谷歌的这款AR版“捉鬼”游戏,尚未宣布具体上线日期。支持iOS和Android设备。从放出的游戏预告片看,对于真粉来说最大的吸引力是:只用手机即可玩游戏。

有The Void的成功榜样在先,《捉鬼敢死队》就像一个幸运符,像4:33 Creative Labs这样的内容工作室,最大的愿景是在这些滑稽有趣的小鬼引领下,继续成为其他影视大厂的合作伙伴。

然而“鬼IP”们正在爬出来成为影视大厂的新营销方式

《午夜凶铃》这只“鬼IP”,尽管没人愿意惹上身,但是从你手机爬出来的可怖程度一点不亚于从电视机里爬出来。

一家名为Abhishek Singh的工作室在苹果ARKit平台上开发的这款AR游戏,真心需要“家长指引”了。打开应用,客厅里的电视就会出现那个雪花画面(这是一个技术点,工作室有介绍),然后那个著名的恐怖场景就在你的客厅里以AR的方式重现。最可怕的是,这只贞子爬出来后,还能在你家客厅到处走——试试用手机对准家中的任何角落。

与上面的“捉鬼敢死队”AR游戏相比,显然贞子并不令人愉快,估计更加不可能大面积流行。但是Abhishek Singh的这个创意,倒是给影视作品、尤其是IP后续作品营销指出一条新路:可以直接呼唤片中角色出来,把预告片做成游戏故事。

同样,这个大众市场营销方式之所以有戏的原因还是:只用手机。

还有一只“倒霉鬼”IP可能要靠AR游戏拯救

曾经的AMC大热剧集《行尸走肉》自去年10月开播最新一季(第8季)之后,人气持续走低。至上个周末居然收获了3.6分的最低评分(据variety,2014年第四季的评分是8.2)。

对于AR/VR,AMC似乎从来都是本着“营销为先”的思路,能凑合绝不认真,能粗糙绝不精细。在第7季首播时,该片的执行制片人和特效化妆主管就推出过一版360视频。IN2审片的点评是:视频很短很粗糙,拼缝就跟拿缝衣服针缝的一样,明晃晃地彰显着这样一种心态:看什么拼接,看化妆!

IP本身有人气,所谓VR/AR体验,直白说就是个锦上添花(也有可能添堵)追科技热点的营销噱头。现在好了,大热IP开始歇火,人气下降。别说带携VR,连自身收视率都保不住。

然而,AMC有款“The Walking Dead” AR游戏名为“我们的世界”(Our World)暗搓搓地在人间晃荡。由芬兰工作室Next Games开发,这家工作室也是上一版“The Walking Dead” 手游“无人世界(No Man’s Land)”的开发者。据工作室数据,“无人世界”的安装量已经突破了1600万。

iOS版本上的新“Our World”用上了ARKit的“ARPointCloud”功能:可以让开发人员在AR环境中隐藏僵尸,设定在合理的地理位置上出现。ARKit的这个功能用在基于地理位置设计的游戏上尤其适合:当玩家进入设定的位置时,就会有僵尸爬出来。这非常刺激。跟手机对接的好处就是这样,体验跟着手机功能走绝对省心效果好。

鉴于ARKit还带有多人共享和协作功能,AMC计划在下一版游戏中开启邀请好友进入“我们的世界”中一起杀僵尸(难怪会叫这个名字)。这对于迅速扩大市场更加有效,毕竟游戏还是需要社交互动的,VR游戏之所以不灵,缺乏社交互动也是一个影响较大的因素。

不知道《行尸走肉》剧集本尊还能否火下去?或者终有一天人们还记得这个IP是因为一款手机游戏。

为什么不看好FoxNext的VR游戏“人猿星球”

说了几个AR“鬼”游戏,最后说一个猩猩的VR游戏。

FoxNext是2017年从福斯创新实验室(Fox Innovation Lab)分离出来的全新部门,除了制作福斯电影的各类AR/VR体验,最大的功能是把这些影视IP变现。专注于游戏、互动娱乐、VR以及主题公园等业务。

从制作VR/AR体验来说,FoxNext其实不俗。从自家大卖的《火星救援》开始制作VR体验,到去年制作雷德利·斯科的新片《异形:契约》,再到今年一月在圣丹斯电影节上亮相的韦斯·安德森动画片《Isle of Dogs》VR体验,均由FoxNext牵头。可谓个个都是奥奖小金人的IP标配。

来看看这些VR作品的业绩:《火星救援》VR的差评跟影片的口碑一样高,《异形》VR体验真心血腥,然而至今有多少人看过的举个手?至于《Isle of Dogs》VR,毫不怀疑制作团队Felix&Paul的功力,然而鉴于体验的门槛:3月首先在Google Daydream VR平台支持的Google View VR头显、Google Pixel手机上发布,然后会在支持Android和iOS设备的Google Spotlight Stories 应用中、以及其他VR平台发布。

看完这些发布渠道不禁一声叹息。就像大多数不乏快感的VR游戏一样,市场是一个很令人不快的话题。

《人猿星球》的VR游戏是一款第一人称射击游戏,4月3日开始在Playstation VR,Oculus Rift和HTC Vive 平台上线,售价14.99美元。游戏价格还在其次,大银幕上猩猩王凯撒的真爱粉究竟有多少会为这款游戏置办一套VR装备(含主机)?

不过我并不认为正在制作《阿凡达》手游的FoxNext是以赢利为目标在制作“人猿星球”的VR游戏。

IP本质上就是个势利营销

绑定了IP的手机AR游戏、是否就比清冷的VR平台上同样借助IP营销的VR游戏更靠谱?

还记得早10年前iPhone和iPad刚上市时,iOS上火爆的几款游戏比如“愤怒的小鸟”、“植物大战僵尸”都并没有绑定IP一说。能成就它们自身IP价值的是苹果设备本身。

这也是我不太看好目前绑定影视IP的这些VR/AR游戏/手游的原因:

借助强大IP往往是个很势利的营销行为,收益基本集中在强强联盟之间。弱势的一方往往是锦上添花的角色。雪中送碳的概念是“送碳”的强势方的思维,送过去的是不是碳,寒冷中的人才知道。

斯皮尔伯格等一众好莱坞大咖创建的大空间多人VR线下体验公司Dreamscape,日前开始试运营,跟The Void主打的基本是同样的市场。但是Dreamscape第一款沉浸游戏却没有任何IP加持——虽然这家公司的数位创始人都是好莱坞IP的缔造者。Dreamscape的第一个体验“异形动物园“(ALIEN ZOO),看上去像是把一些有着惊人视效的大银幕电影场景落到了地面。

这是IP缔造者和IP绑定者的不同。

谷歌的手机Pixel卖的不好,就跟Oculus\HTC Vive\PSVR卖的不好一样。卖的不好的设备各有各的痛点,IP治不了。IP解决的是大众市场的内容影响力。技术缺陷影响不了IP,反而有可能因为IP放大自己的缺陷。

真正的宇宙级IP其实很罕见,绝大多数IP是跟地域、历史、文化和时效性密切相关的事情。星战成为IP至今用了快半个世纪。不成熟的市场指望靠绑定IP“速成”只能说有点看不开。连自己产品都控制不好,何况变数太大的事情。至于创造IP这种事,也是眼下流行的说法。但其实大家都懂的:你自己觉得嗨就好。

相关链接:

The Void:我们不是一家VR公司

Dreamscape大型VR体验店终于开张了 猜猜6个人20美元玩什么

十八禁的血腥和毛骨悚然 这才是我们最喜欢的VR短片

如何用好《行尸走肉》IP:VR只是营销工具 AMC真正意图是AR手游

[ IN2原创资讯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