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剧提示了AI和VR可以是这样的未来 却并不存在脑后插管

大量复制了《银翼杀手》场景的《副本》

关于人工智能和虚拟现实的幻想,囿于现实技术,行业和大众的具象参照依然会倾向于好莱坞基于现有技术基础上的娱乐作品。比如经典的《西部世界》和《银翼杀手2049》。前者建立在一个AI制造技术已臻完美的境界,所谓“你既看不出差异,则不存在真假”(If you can’t tell the difference, does it matter?)的意境。后者则通过一个混杂了我们目前能够想象的、关于人工智能和虚拟现实的赛博世界来达成对未来的描述。

无论哪种,在虚实真假这件事上,相比上世纪90年代末的经典《黑客帝国》(Matrix),如果不是非要纠缠哲学思考的话,《西部世界》和《银翼杀手2049》对于技术和人类未来的想象力都算再次掀起了一个高潮——至少快感不是来自重金属朋克情结的脑后插管——虽然能理解为什么某些人的高潮的确需要这样。《西部世界》提供了隐喻着“意识觉醒”的AI带来的人类毁灭杀机,银翼杀手高司令则完全是一个靠伪造的虚拟意识支撑行为的半人半机器。都比20年前Matrix的基努里维斯要来得彻底和绝望。

用一生为自己的“副本”挣钱

现在,Netflix用一个正在播映的新剧集Altered Carbon(翻译组译成《副本》),彻底挑战了上面所有关于人工智能和虚拟现实的臆想。在技术决定想象力的时代,这部剧最值得提供的思考却并非技术发展的未来,而是在未来不再会有某种技术、一统天下地成为能够控制绝大多数人类行为的所谓“计算平台”——比如目前的手机系统支持下的移动互联网覆盖的平台。未来的技术将共同成为一个支持诡异的人类生态系统的某个环节,它们共同组成人类世界新的生存空间和秩序,并且彻底挑战关于信仰、历史和生命的全部概念。

《副本》是根据Richard Morgan的同名小说改编:人类的未来依靠“借壳还魂”实现。一旦物理躯体寿终正寝或者遭遇不可逆的意外(伤病)。可以把所有意识包括记忆和自我认知等(剧中称为‘皮质盘’)通过数据迁移,完整下载和植入另一具人体躯壳——这些躯体可以是基于原宿住DNA、通过“细胞的3D扫描和打印”在一定时间“生长”出的“原装副本”,也可以直接拿来“他人”保存完好的真正血肉之躯。它们甚至带着原来主人的肌肉记忆。

日本“系统”的男主被“下载”到一具标准白人的“躯壳”中

食物链最顶端的超级富豪阶层(剧中被称为Methuselah,只占总人口的0.001%),甚至可以为自己克隆好数个“副本”,然后把“皮质盘”数据存在自己的卫星上,随时“死去”和“复活”。医院和所有先进的治疗技术也是通过DNA授权,意味着如果你没钱换新的“副本”就只能彻底死翘翘或者找个地方先存着“皮质盘”,等到亲人存够钱替你找个“躯壳”植入。所以会出现妙龄少女因为没钱只能“寄生”在一枚老太太的身体里的悲哀场景。在未来,所有人工作和挣钱的目的不再是买房和财务自由,而是给自己积累一笔能“换个好躯壳”的钱。

还有比这样的未来更令人高潮的吗?

虚拟现实是这样的未来中最为重要的一项技术

其中整整一集在讲一个恐怖的VR刑讯室

在目前已经播出的《副本》剧集中,几乎每集都有VR的大量场景甚至整集重头戏。男主办案会进入存在“移动硬盘”里的VR犯罪现场,直击现实中已经失忆的受害人的遭遇。如上所述,也可以把没钱换新身体的受害人的“皮质盘”中、关于犯罪现场的记忆进行虚拟重建,甚至可以在虚拟世界中对失忆的受害人进行心理治疗以期恢复缺失了的现场片段。

因为届时人们的意识是完全数字化的,因此人们对于虚拟世界的体验会与现实世界一样逼真。这既可以为各类娱乐项目开启不可比拟的体验,比如所谓电影体验即真正地“沉浸”于一个故事,而所谓虚拟色情不再需要任何复杂的外设(事实上未来的VR基本无需任何显而易见的装备)。

但同时VR带来的应用比娱乐更加具有杀伤力。每个人都有可能被人强制带入虚拟世界,一遍又一遍地被酷刑折磨,死过一遍又一遍。但在现实中却毫发无损。不禁令人担心:VR真的可以被当成任何有意识存在的处罚或监狱形式。而这些被迫在VR中受害或者他人被残害的目击者可以遭受不可修复的心理损害。

AI通过控制一个个具体的范畴来操控整个人类世界

AI酒店和虚拟数字老板

《副本》中真正的AI不是如同《西部世界》里描绘的那样:人类制作出与自己真假难辨的合成人,隐藏着终将复苏自我意识的巨大危机。或者《银翼杀手2049》那样自己活在虚拟意识中的AI——它们混迹于人类之间,在相当大的范畴里自由行动。

按照《副本》中的设定,所有的娱乐和服务行业就是AI本身。酒店、赌场、妓院和酒吧都是一个个AI。或者说每一个AI都是一个具体的物理场所,它们负责提供、管理和保养这些服务娱乐设施,人类可以去住店、娱乐和赌博。为了人类良好的体验,它们可以随时“幻化”成为一个个与真人无二的虚拟形象与客人交流。但是正如你无法让一个酒店、赌场和酒吧满大街溜达一样,这些具有虚拟形象的AI无法离开自己的酒店、赌场和酒吧,去往任何别的物理意义上的所在。

以此类推,未来的AI有可能被人类限定在某一具体范畴中因此拥有运营该范畴的最高权限,一旦脱离这个范畴,则权限失效。是不是比《西部世界》之于AI的规则要科学很多?然而所有的AI们是“一国的”,一旦它们联网和达成一致协议。估计人类的很多重要范畴都会被控制。

数字意识的未来

如果单从影视艺术角度看,这部弥漫着网络朋克感的剧集,被指责为“山寨《银翼杀手2049》和《攻壳机动队》中大量场景设计”,“充斥着极端暴力和毫无意义的成人电影风格的色情场景”。加上男主戏份中配备了大量高颜值肉体表演。使得一开始并不给热衷科幻题材的观众留下太深刻的印象。的确,借助目前流行的AI和VR这些技术概念以及养眼男主,以期吸引更大量观众是任何剧集的目的。但多看几集后,就会意识到:剧集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动机和目的,难道不是以Netflix观众为基础的观看人群,对所谓“超人类主义”(transhumanism)题材更加关注?对技术的想象力更加有倾向性吗?

不管是不是归功于炒作,从《Matrix》开始《副本》的20年里,观众和影视对于AI和AR/VR的未来,从未像资本那样始乱终弃。

在《连线》杂志的一个长篇报道中,传教士DJ Soto在VR中建立了自己的“虚拟教堂”,希望通过虚拟布教来传达宗教信仰。

人类对生命和死亡的观念会随着技术的进化,彻底挑战道德和宗教信仰吗?或者换个角度:当技术进化到一定阶段,它的意义对于人类而言,与道德和宗教是否持平?甚至上升到更高级的层面?上帝设置了繁衍机制,而人类自己终将发展出自我克隆的规则。数字意识和虚拟现实也改变了我们对于客观存在和主观意识的划分。这一切都缘起人类自身对“超人类”的追求和梦想。甚至包括马斯克想着火星进发的雄心。

当人类终于进化到“超人类”的时代。只有人类本身之间日益增加的落差和不可逾越的阶层分化,才是不可打破的规则。届时,无论是自我克隆还是外太空移民,食物链顶端是制定规则的、生存在数据云端中的“超人类”。尘埃之下,皆为虚妄。

相关链接:

《银翼杀手2049》VR体验:从回旋车下来 你会不会吐高司令一身

《西部世界》第二季的这些惊悚镜头 只出现在这个天价预告片里

[IN2原创资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图片来自网络]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