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ap用户包办美国50%的电影票房 年轻人爱看电影不爱戴“眼镜”

随着Snap股票大涨和Q4财报表现的优秀业绩。这家在2017 App Store最受欢迎应用中排名第二的公司,再次成为包括华尔街在内各行业的焦点。

好莱坞喜欢Snap。原因是:Snapchat用户包办了美国电影50%的票房。据美国咨询公司NRG(National Research Group)数据:Snapchat用户占全美电影观众的36%。相比其他社交应用,Snap用户看起来都是电影迷。NRG的调查报告验证了这一点:Snapchat用户都爱看电影,但通过传统媒体很难接触到这个用户群。同时,36%的Snapchat用户贡献了50%的美国电影票房,也说明这个用户群相比非用户更习惯“回购”和“二刷”。

通过对比发现,在Snapchat上做广告的电影比在First Choice(类似消费指南)上做广告的电影,票房增加了22%,这说明Snapchat的广告对其用户更具影响力。 与Unaided Awareness 相比,在Snapchat上做广告的电影,票房增长了23%。更重要的是,在Snapchat上投放广告的电影,其背后的制作工作室品牌曝光度也提升了39%。

Snapchat上的电影广告大多以它备受欢迎的AR滤镜的形式出现。用户通过调用带有影片信息的镜头,拍摄个性化的具有电影标识的特效照片/视频,除了在Snapchat上发布,也会在其他社交平台上扩散。NRG的调研显示,使用Snapchat的AR滤镜做的电影广告票房增加了34%。

据此,Snap认为自己用户与电影观众有着最广泛的重叠。事实上,Snap最典型的用户群是14-34岁的欧美年轻人。其中iOS系统占多数。这部分人群也是好莱坞想方设法要圈在大银幕上的目标观众。只不过这个用户群选择电影的渠道并不是通过传统媒体,同时他们也不习惯硬广和Facebook/微博上千遍一律的社交大号刷屏。搞怪的AR滤镜非常针对他们喜欢个性化游戏和传播的选择。

Snap自去年年初上市后,可以说整个2017都“流年不利”。用户增长放缓,股票下跌,第一款智能眼镜积压了10万只卖不出去。直到本周Q4财报显示,因为纠错的种种举措的成功,该公司在去年最后三个月各方面业绩都很鼓舞人心。截止本周三,在一片低迷的美股中,Snap创造了连续上涨至47%的涨幅。

Snap的电影票房数据和推出眼镜的失败,似乎释放出这样的信息:年轻一代是电影票房的主力,但传统的营销渠道和方式未必能吸引他们去往影院。而除手机以外,一切貌似拉风的可穿戴设备其实都并不如研发者想象中一样是年轻人的选择。根据NRG调研和Snap产品的特点,得出关于年轻一代的部分侧写:只用手机,只跟自己喜欢的人社交,所有状态信息习惯“阅后即焚”,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宅,在既有娱乐形式中仍然首先看电影,不接受乱七八糟的可穿戴设备。

对于好莱坞而言,也是没有比这个调研数据更提气的了——年轻人不会抛弃大银幕——只要你拍得足够好。

对于并不擅长硬件的Snap来说,去年尝试了一下“硬创”,得到的经验就是“迅速犯错迅速纠错”。估计在相当长一个时间内,这家应用公司都不会再想诸如AR/VR眼镜、无人机之类的事情了。幸好与扎克伯格的20亿美元相比,Snap在智能眼镜上损失的4000万美元还真个小数目,承担得起。当然20亿美元对于脸书来说也就是个小数目。聪明的公司总是相同的。

鲁莽是年轻的特性,而所有没在鲁莽中沉溺的年轻人,都选择了明智地面对现实。不知道这是否是一个Snap为了与各大电影制片厂合作释放的信息。

相关链接:

Snap在暴跌的美股中上涨21% 的三大秘笈

Snap损失了4000万美元在眼镜上 AR眼镜这个坑还有人会跳吗

[ IN2原创资讯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