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书开始踩刹车:从连接一切到断舍离 少刷圈少点赞你才有前途

跨入2018,几乎所有企业或者个人的新年愿景/规划都该是因循旧例的扩张和进步。因为思维定势让我们年复一年的认为“更大”才是“更好”的“更强”的。

真的吗?

拥有20亿用户的脸书Facebook,新年的发展战略是:降低用户使用频率、降低自己挣钱速度。扎克伯格对此的一句话概括是:

“我期望人们花在FACEBOOK上的时间和参与度会下降。”

上周,Facebook宣布了这一新年计划的具体细节,简单来说就是:减少人们刷脸书的时间,把有效时间用在加强那些更有意义的互动上;减少新闻推送和广告,把用户从瀑布流淹没的碎片化阅读中解救出来。

扎克伯格在自己的脸书上表示:当我们开始执行这个计划时,用户会更少看到媒体内容,比如企业,品牌和媒体的推送。所有被推送的媒体内容都会遵循一个统一的标准:它们鼓励人们之间更有意义的互动。

我想说明白的事情是:通过做出这些改变,我希望人们花在Facebook上的时间和参与度会下降。但是我同时希望人们花在Facebook上的时间会更有价值。如果我们做对了,我相信这能让我们的社交平台和我们的事业都更长远。

更有意义的互动

这句话的意思是确保用户在刷脸书的时候感到高兴。比如大家看到好友发布的个人信息的照片,会比看到大家刷屏关于俄罗斯干涉美国大选的新闻调查更开心。而且针对好友关于自家宝宝、萌宠或者其他关于美食、娱乐的照片,会产生更多的交流和互动。事实上,早前的Facebook,重点就是在朋友之间的交流上,用一个比喻来解释的话就是,脸书上的体验应该像是在小区的小卖部里遇见邻居,大家随便聊几句,而不是一上脸书就感觉自己爬上了“美国民主的支柱”。

在这个标准衡量下,那些能让大家愿意发表大量评论和分享的帖子被认为是有意义的。Facebook的研究人员认为,当人们在帖子里有评论的欲望时,对登陆社交网络的体验是好的,自我感觉也是正向的。

巨大变革总是始于自身的反省

Facebook的研究人员还发现,在2017年,刷脸书让用户更抑郁。关于使用脸书给用户带来负面影响的指责不仅仅来自记者和评论家,就连脸书自己的高管都撰文对此表示遗憾。去年年底,Facebook的调研总监David Ginsberg,以及研究学者Moira Burke共同撰文发表了一篇名为《难题:刷圈是否对我们有害?》的文章(Hard Questions: Is Spending Time on Social Media Bad for Us?)。

这是一篇非常值得推荐的文章。在文章中,两位学者根据调研结果和试验引证,总结出社交平台给人们带来的积极的和负面的作用。其中好的方面是保持积极与人交往的能力。而坏的方面似乎更多也更复杂:

社交媒体的负面

总的来说,当人们花费大量的时间消耗信息——阅读而不是与人互动 ——之后他们感觉更糟糕。在一个实验中,密歇根大学做了一项试验:两组随机分配任务的学生在脸书上执行不同的行为:其中一组被要求刷10钟的圈,另一组则在脸书上与好友聊天。结果是刷圈的那组明显情绪更糟糕。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和耶鲁大学的一项研究发现,在一项调查中,那些打开文章次数是他人四倍的用户,或者点赞次数比别人多两倍的人,他们的心理健康状况比一般人更差。虽然原因尚不清楚,研究人员推测,在线阅读可能会导致负面的社会比较——甚至可能比根本不上网的人更严重,因为人们在社交网站上发布的内容往往都是精心修饰和充满虚假赞美的(可想而知长期处心积虑怎么可能有健康心理和愉快心情)。另一个理论是,互联网让人们远离真实的社会参与感。

通过与其他研究机构和科学家的联合研究,其中包括对脸书、YouTube,在线音乐和在线视频游戏等社交平台用户的调查,简而言之:在以Facebook为代表的社交网站上,跟朋友私聊和看更多来自好友的个人信息分享,对心理的影响大多是正面的,而整天看媒体、大号或者广告刷屏,以及总是去点赞或者等着被点赞,都会带来负面心理。

两位学者在这篇文章中给出了针对Facebook的诸多建议

首先就是提升新闻推送的质量,要对脸书的“News Feed”进行多项更改,以提供更多有意义的互动机会,减少低质量内容的被动消费——即使短期内会降低一些互动指标,即使这些链接的打开率和转发率都很高,脸书也会降低标题党和虚假信息的打开率。

优化排名,用户最关心的好友的帖子更有可能出现在Feed的顶部,因为这是用户在调查中告诉脸书他们想看到的内容。同样,优化的排名也促进了个人信息的发布。研究人员还重新设计了评论功能,以促进更好的交流。

针对脸书的重大改革,研究人员还提出了包括选择“拉黑30天”好友或者群组的功能——在永远拉黑之前选择一个过渡期。自杀预防工具可以让情绪崩溃的人及时得到帮助。甚至设置了一个“帮助度过分手后低落情绪的工具”(Take a Break),让前任们避开或者有选择地看到对方状态。

被媒体内容淹没的Facebook

根据Newswhip的数据,出版商分享的消息要远远多于普通个人用户。福克斯新闻在去年12月份发布的消息超过了49,000次。用户简直被淹没了。虽然在2015年和2016年,Facebook都连续两年在限制了出版商的信息推送,以至于偶尔都会有好友的个人推送在刷圈时显现出来——真是莫大的讽刺啊。一个原本建立在好友社交上的产品,最终发展成为要保证用户看到好友个人信息,都是一件需要平台大动干戈的举措。

2017年,更是Facebook很受伤的一年。被虚假新闻困扰、俄罗斯干预2016年总统选举、以及研究表明该平台助长了用户的抑郁症……

这一切都促使扎克伯格决心展开这场颠覆性的改变:在2018年修复脸书而不是继续发展和扩张:

在接下来的一年里,我们将开始花更少的时间在Facebook上。那些习惯在Facebook上刷新闻的用户会发现信息推送减少、人们能看到的视频更少、能看到的广告也会更少。从理论上讲,Facebook将会减少我们的收入,或者至少减少我们挣钱的速度。

这一切或许意味着扎克伯格终于意识到一些严重的事情,如果还不果断下决心“断舍离”的话,脸书的未来究竟会是怎样?扎克伯格就脸书变革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他决心确保自己的女儿们将来对Facebook的认知是:对这个世界是有好处的。

互联网世界开始缩减的信号

Facebook正如它的创始人一样,是一个一直被无情的雄心所定义的公司。因此,当扎克伯格作出减少用户使用频率、降低自己挣钱速度和扩张的新年规划时,整个“能够使用脸书的世界”都是震惊的。

在此之前,扎克伯格不仅仅是要“连接一切”,同时更希望Facebook能让网民自由发声,广泛收集各方信息和观点,最终成为民主世界的中流砥柱。现在,这个堪称颠覆性的“新年愿景”,首先针对的最大的目标是出版社、广告商等公共媒体机构。因为从调研结果和数据看,被新闻和广告瀑布流淹没,是造成用户负面体验最主要的原因。

但是这里仍然有一个疑问不得不指出:减少这些信息瀑布就能增加用户互动?就能让Facebook成为一个令人快乐的地方吗?

Facebook旗下的WhatsApp没有新闻,但虚假新闻和广告仍然猖獗。这意味着Facebook将面临持续的压力,不仅要解决脸书自身的问题,同时也要解决旗下所有平台的问题。而把新闻和好友信息从信息瀑布流中分离,也并不一定会使它们更精准,更有生产力,甚至令用户感觉更正向更“有意义”。说不定还有可能让一个已经感觉很糟的社交平台更糟糕。

事实上,在Facebook目前世界第一大社交平台的体量下,这个新的战略规划对其业务并不会带来很大影响。难不成你还有比Facebook更好的选择?相反,优选后更具互动的内容才有可能带来更高的商业价值,会让Facebook的业务更优质。同时,这一举措因为降低了Facebook出版商和广告商的露出,也会反过来提升纸媒的业务。

然而这都不是大家最关注的事情。这件事最深刻的意义在于:一家目前只能不断扩张的互联网公司,开始踩了刹车。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扎克伯格在长达十年的“连接一切”之后,不会是因为真的想要过“小而美”的生活。这个一向先知先觉智慧过人的年轻人,究竟发现了什么?以助Facebook能够以放缓增长、降低用户活跃度和使用频次,来获得更大和更长远的价值?

后记

互联网的好处之一是,即使我们绝大多数人用不了脸书,也不妨碍很多所谓的创新去模仿和山寨脸书的产品。于是我们彻头彻尾地“享受”着社交平台带来的所有便利和负面影响。正在朋友圈刷屏“微信公开课”的微信,就比脸书更好用。

然而负面影响却是一样的:朋友圈里真正源于互动动机的好友个人信息越来越少。大家苦心孤诣地秀自拍和地理位置,谨慎地转发链接表达观点或者昭然若揭地指向给老板、同事、客户看。然后斟酌着给谁点赞或者计算着谁给自己点过赞。但其实这些转发里绝大多数都是虚假信息和广告。越是被刷屏的事件你越不敢发表自己真实的想法——你敢说真话就会遭遇网络暴力。还没提到原来当成好友添加的人纷纷“变身”海淘和微店,不分昼夜用商品广告刷屏你。

只剩下那些随手即发的真实生活场景简直成为稀有信息。让我们罕见地体会到真实世界的亲切和善意。这一切的结果就是我们越来越抑郁,越来越不开心。把自己原本应该投放在真实世界的时间都用于收获更负面的心理——虽然这是一个不知不觉缓慢发生的过程。留心一下就会发现,那些不经常刷圈或者根本不开朋友圈的人,反而都在默默地工作、健身、享受美食和一切值得关注的事情。他们在忙着过好日子没功夫刷圈显摆。

现在扎克伯格决定终结和改变这个局面。政治上的高瞻远瞩也好,真正看到互联网的下一个发展趋势也好,总之上述一切负面影响都是必须要消除的。

从这个角度说,你当然可以选择继续刷圈继续抑郁,但总有人开始放下手机,开始观察更真实和辽远的世界,同时开始警觉和思考。比如正在断舍离的脸书,还会继续投入自己至今尚未做起来的“VR社交”和“360度视频”大业吗?

相关链接:

Facebook彻底甩掉了360相机 社交分享全景照片也没戏了

扎克伯格描绘的VR未来很好 而行业却困在糟透了的现实中

[ IN2原创资讯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