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VR180相机和VR一体机:关键是说服用户给自己的脸再买一部手机

3D VR版的GoPro相机

谷歌在CES2018上兑现了去年6月Vidcon会议上的宣布:推180度视域的VR视频格式,与联想和小蚁合作推出VR180相机。

从发布的产品图可以看出,联想和小蚁的VR180相机,设计简洁、方便携带、傻瓜级操作。可支持4K 3D视频拍摄,既可以在Cardboard,Daydream View和新发布的联想一体机 Mirage Solo中实现沉浸体验,也可以在没有VR头显时,直接对接手机观看2D版影像。

具体参数网上随手可查,不啰嗦。价格方面,联想Mirage相机估计不会超过300美元。

谷歌推出这些合作版VR180相机的原因:

  • 360视频真的很难做好。
  • 观看360视频的方法真心不多。
  • 即使能把360度的沉浸体验做好,观众也不习惯转着头多看看。

以上结论行业用了好几年依然没达成统一认知。于是自YouTube去年年中推出VR180格式以来,很少有创作者尝试这一新的格式。不知道随着这些VR180消费相机的上市,这一状况会不会有所改观。

鉴于这其实很像一款3D VR版的GoPro相机。保守推测市场还是会比较难接受。业绩连续下跌、不断裁员以至于刚刚传言要卖身的GoPro,究竟是因为市场太窄众?还是与普通卡片机一样被智能手机强大的拍摄功能和用户使用习惯终结?不管哪个方面看,都跟目前的VR消费相机很像。

谷歌VR的负责人Clay Bavor相信VR180相比平面照片和视频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进步,因为人类的记忆不仅仅由平面的瞬间画面截取构成。它们是立体的,单凭一个维度的影像是无法还原真正的记忆场景的。Bavor甚至举例《哈利波特》里面的“冥想盆”来形容沉浸式影像唤起丰富立体的“故地重游”体验。

关于影像帮助下的多维度记忆重建,我相信Clay Bavor的观点有道理。VR180相机就像现在很多谷歌的VR产品一样,简单、可用。如果有一天这种符合人类观看习惯的拍摄工具能够发展成为,以人眼观看事物的同等方式,从三个维度摄取和重建立体场景的话,那的确是朝着正确的方向进化了一大步。这个角度看,VR180相机+Mirage Solo一体机正是这个方向上的产品。

真正的担心其实不是360度或者180度的问题,而是除了专业团队,在目前这个智能手机统领的世界上,人们如何说服自己为了“三维记忆回放”接受笨重麻烦的VR体验的问题。

联想Mirage Solo一体机与VR180相机是一个产品思维

这款号称六自由度(6DoF)的无线一体机,使用高通Snapdragon 835处理器,2,560×1,440像素,5.5英寸的液晶显示器,64GB存储和4000mAh电池。配置上来说就是把一部高端智能手机做成VR眼镜戴在脸上。同样符合谷歌VR产品的特点:简单易操便于携带——尽管联想Mirage Solo看上去比刚发布的Oculus无线一体机Oculus Go及其中国小米版Mi VR Standalone显得笨重,但是后者并不能实现6DoF跟踪。

从应用平台和内容来看,联想Mirage Solo运行Google Daydream操作系统,可以使用包括YouTube VR,Street View,Photos和Expeditions等Google应用程序。是Google Daydream VR上目前唯一的6DoF硬件。

六自由度无疑是移动VR不可绕过的规定动作。但仅有六自由度还不足以让人们放下手机娱乐习惯。就像功能更好、沉浸感更强大的Oculus和HTC Vive的PC端产品一样,市场很大程度上要看使用场景和刚需能从用户的手机上瓜分掉多少时间。

所以300美元的VR相机+400美元的VR一体机,700美元正好是一部高端手机的价格,起码能拿下谷歌Pixel 2。

能不能说服人们给自己的脸再买一部智能手机?

联想Mirage Solo和VR180相机看上去都更像一个过渡。不禁让人产生这样一种想法:所有人都赞同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是未来,但这个未来究竟如何?以及如何实现?其实谁也不知道。于是谷歌试试这个再试试那个。就像它在Cardboard、Google Daydream View 、以及VR相机jump,甚至Google Glass上干的所有事情一样。这是谷歌自身进化的一部分。不意味结果只验证过程。

如果说Mirage Solo的命题是要说服用户给自己的脸再买一部智能手机的话,那Oculus的问题是在三星不跟自己玩之后,再找一家手机合作解决移动端的问题。所以Oculus Go和Mi VR Standalone的“故事背景”建立在:在美国没什么市场的、全球第五大手机品牌,与进不了中国、其实在全球也没什么市场的VR第一大品牌之间的互助互补关系上。

谷歌至少还有个pixel手机落在硬件上,Facebook、Snapchat这种拥有海量用户的社交巨头,没有任何一款实实在在的硬件,着急是肯定的。

至于被称为“防守型产品”的HTC Vive新推出的一体机HTC Vive Pro,既然已经声明主要市场是VR发烧友和企业用户,那其实并不在主流消费市场的语境里。但的确比Oculus的的处境要从容。这个带来巨大笨重视效的产品,给业界带来的唯一“联想”其实是,如果HTC Vive不放弃与谷歌的合作,可能现在发布的就不是联想Mirage Solo了。立场即是产品命运。身份不同选择不同。

未来不可语手机

CES上能监测紫外线指数的智能“美甲饰品”还是很吸引眼球的

如果重新回到什么才是增强/虚拟现实的未来话题上,从眼前的CES看,智能家居从科勒的高科技浴室系列到可以跟着你随身“行走”的行李箱;从太阳能可穿戴紫外线检测“美甲饰品”、到精确智能调温的水龙头,目前它们不是对接亚马逊就是对接谷歌的智能助理(对亚马逊真是一万个服字)。

在英特尔描绘的5G未来世界里,人类最切实的应用场景就是双手的解放。语音指令的智能助手,无需你在手机屏幕上点点划划即可“自动”帮你选择你习惯的一切应用和产品。小扎看到了“连接一切”的未来,却未能把所有物理意义上的连接打通。然而人类在相当长时期内仍将继续维持物理层面的存在。

这是可见的未来。在这幅并不十分遥远的图景里已经没有手机的事情了——无论你是愿意把智能手机拿在手里还是戴在脸上。从这个角度预测的话,语音指令下的娱乐现场应该是出现在眼前的全息影像吗?

在进化到上述场景之前,如果产品无法超越智能手机,那么可穿戴硬件要说服市场的就是,让用户给自己的手腕、脸和或者其他什么身体部位再买一部智能手机。除此之外别无选择,这是进化必经之路。

相关链接:

YouTube推出视频新格式:只看180度视角 与联想、LG、小蚁合作VR180相机

谷歌Daydream View降价一半 VR头显开始集体大清仓

IMAX+小蚁联手谷歌Jump 制作影视及准专业全景相机

[IN2原创资讯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