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个故事 12部谣言粉碎机

做媒体的一个好处是,到年底你比较容易浏览全年你关注的事情、你做过的事情。尤其是保持原创的内容,一篇篇摆在那里就像一本小黑账,细翻下来,就会发现:竟然有那么多自己打脸或相互打脸的事情,也有那么多喧嚣一时再看如同笑话一样的“新闻”。于是,我们已经懒得去计算2017年又写了多少篇文章,哪些点赞更多。毕竟我们生活在一个信息垃圾成灾的年代。早半天晚半天发布或者知道这些信息,既不能帮你抄底股市也不能让你智力实现质的飞跃。能做到不给自己逻辑添堵不成为自身智力障碍已属不易。

为什么会觉得2017年丧?

因为全年从头到尾我们都沦陷在各种谣言和泡沫中打脸和羞辱智商。偶尔自知绝大多数时候却一副懵懂、自嗨的可怜相。随波逐流的佛系焦糖色外衣下面,多数还是那颗不愿被调戏的小心脏。

叙事是抵御智力受辱的办法之一。洞悉故事和讲故事一样,是一种反直觉的、具备破除一切假象力量的谣言粉碎机。

2017的故事绝不止这12个。但是有这12个已经足够。

仁心仁术:12年、350个临床案例告诉你什么叫VR手术

这是一位普通的墨西哥医生的故事,10年超过350个临床案例比任何拉风的“VR手术”、“VR医疗教学”的报道都有说服力。临床讲究大量的真刀真枪的病例积累。拿一个半个demo来说VR在医学领域的应用毫无意义。

Mosso医生的故事,告诉我们VR在临床上的应用不一定非要巨大的投入和高深的技术,一个笔记本电脑、三星Gear VR,甚至Google Cardboard都可以用上。当然关键是作为医生不仅有仁者之心,更要有仁者之智。

战地摄影师的VR影展:15个人同时进入3000平方英尺的“战场”

VR大空间多人交互体验,可以像迪士尼的“星战体验”一样炫目和拥有海量粉丝。然而同样作为星战粉,我会把年度最佳大空间体验投给战地记者Karim Ben Khelifa,和他与麻省理工学院共同创建的、这个名为“The Enemy”的影像展。

当虚假新闻和谣言“劫持”了Google,YouTube,Facebook和Twitter,引发用户愤慨。我们是不是开始意识到:与传统媒体相比,所谓更开放更实时更互动的互联网媒体其实离真相更远?事实其实是,信息本身没有真假,靠来自更多信息搭建起的正确逻辑来帮助我们判断真假。而虚拟现实因为打破了我们对于时空的固有逻辑,能够从更多维度提供信息,从而使得我们对于同一事件的感知更为丰富。

The Void:我们不是一家VR公司

The Void的故事当然值得讲。除了因为这家公司可以算是这一波VR创业浪潮中的成功者,更因为这里面有一个创始人们关于VR与大众市场的精妙绝伦的逻辑。足以证明目前很多包括Oculus和HTC Vive在内的VR创业公司无法打开大众市场,真正的原因并不是技术和产品价格。而是你在犹他州的沙漠里找不到通往佛罗里达迪士尼或拉斯维加斯赌城的路径。而The Void会告诉你,它的确是从犹他州沙漠出发的。

迪士尼阿凡达主题公园开张:如何打造沉浸娱乐新地标

当然,The Void的成功有很大关系是建立在迪士尼伟大的星战IP上。讲故事是迪士尼的本行。只不过,刚刚吞并了福克斯的这家巨头,接下来的故事要换个讲法。从大银幕落地到新兴的高科技主题公园。这就是新一代的沉浸式地标。或许若干年之后,我们会逐渐忘记原来的IP,只记得这些地标,因为它们本身已经成为IP。

一出神剧:一把解锁沉浸叙事的秘钥

Sleep No More如果已经蝉联多年的“年度最佳沉浸剧场”,一点不奇怪。故事是经典的,情节是早已被众人熟悉的。而当你沉浸在故事本身中时,情感的渲染和共鸣才是以往所有叙事方式不曾带来的,这就是沉浸叙事的魅力,也是我们对VR叙事充满期待和信心的理由。

同样是4月的纽约,如果要在翠贝卡电影节和SNM之间选,我选后者。与SNM的故事逻辑相比,目前在做VR叙事的大多数工作室及其作品,依然停留在传统的电影和平面故事思维层面上。涉及的很多纠结和问题其实都不是沉浸叙事真正面临的问题。其次,精致的道具设计和高级的环境审美,对于任何游戏或者故事的沉浸感都是极好的提升,不能想象粗制滥造的场景和没见过世面不知什么叫高级的审美,如果放大到沉浸式场景下,会给观众带来多么虚假和恶劣的体验。

讲一个小VR影视工作室的故事

这个故事是一个非虚构写作的纯正现实版的故事。也是我们认为年度最佳故事。STAVR是一个中国VR影视工作室。创始人刘宸源拍的第一部360度纪录片《山村里的幼儿园》,是达沃斯经济论坛放映的公益片。同行Chris Milk前一年送去同一个论坛的、是那个著名的《Clouds Over Sidra》

爱奇艺投拍的VR剧《灵魂摆渡3先行片》也是STAVR作品,上线12小时破200万,总点击量超过450万,创国内目前VR单剧集最高记录。然后我们从策划跟到导演版,看着STAVR拍了VR真人故事片《寻人大师》。长达20多分钟的剧情算不算国内目前最长的VR真人实拍故事,我们不肯定。但是能这么逻辑清晰地把一个复杂的剧情在360度的场景中讲明白的作品。还没看见过。

STAVR是一个真心想要做出好看故事的工作室。至于它最后是用哪种方式才能把故事讲得更好,我们也无法肯定。但这的确是一个会讲故事的工作室。哈利波特的作者JK罗琳说,除非有人想听否则就没有故事。我们怀疑这世间所有的故事,但从未怀疑过永远都有想听故事的人。

Felix & Paul:拍一部45分钟的VR电影 让观众在头显里悄悄流泪

“Miyubi”是Felix&Paul与Oculus联手制作的一部真人实拍的VR电影。Oculus VR上免费。关于一个80年代小机器人的故事。年度最佳VR真人故事片。没有之一。

Miyubi如同F&P其他作品一样,处处彰显着那种漫不经心却细致入微的专业主义痕迹。无论是场景的精心设计、还是演员一丝不苟的妆容和细腻生动的脸部表情,甚至背景镜头的处理。都在审美和逻辑上严丝合缝。

然而这都还不是我们最喜爱这部作品的原因。Miyubi可能让你无动于衷,也可能让你在头盔中热泪盈眶。这都是也仅仅是你自己的事情。与别人无关。这是VR故事有别于其他媒介的独特之处:情感的调动是多么隐秘而热烈的事情啊。

《敦刻尔克》:非线性叙事的杰作 无需VR头盔的沉浸式故事

年度最佳电影。这是一部非线性叙事的、具有临境感的电影。一个无需VR头盔却全程不脱线的沉浸式体验。诺兰在提及这部电影时曾经说过:“影像的沉浸质量是第一位的,我们在尝试创建一个无需头盔的虚拟现实(体验)”

然后,诺兰用18K分辨率的IMAX’s 15perf 65m摄影机拍摄的场景铺满整个银幕,让观众在40%以上的画面和全场不中断的背景音效中、体验前所未有的清晰度和色彩饱和度;跟随擅长旋转“时空魔方”的导演将不同时间、空间维度同时发生的故事、以观众的“主观视角”带入剧情,从而实现“身临其境”的体验。我们真的不需要VR头盔就可以进入一个身临其境的故事——前提是讲故事的人是诺兰。

奥斯卡奖导演谈VR创作:这里面有叙事,但更多是关于空间

除了诺兰,今年好莱坞还有一位值得致敬的导演:曾经凭借《鸟人》和《荒野猎人》连续拿下两届奥斯卡金像奖的电影导演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图(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其创作的VR装置作品《Carne y Arena》(肉与沙)获得了最新一届奥斯卡特别成就奖。目前“Carne y Arena“正在洛杉矶艺术博物馆展出。

这部6分半钟的《Carne y Arena》体验并不是一部电影,而是一部使用虚拟现实和环境设计共同构建的、沉浸式的装置艺术。深受学院垂青的导演伊纳里图在谈及这部作品时曾说:

“它是剧院的一部分,它是纪录片的一部分,它是物理装置的一部分,同时也是虚拟装置的一部分——它将许多不同的艺术结合在一起。”

更令人惊讶的是,这部作品还是用真正的胶片拍摄的。

这是我们认为今年最值得分享的、有关VR创作的学术观点。

成为沃兹:一个VR吉祥物的黯然离场

今年3月,Oculus 庆祝自己第一代消费级头显上市一周年时候,公司联合创始人Palmer Luckey已经离职。腰缠万贯身缠官非。有人说这是一个90后的“小骗子”赢了智慧过人的扎克伯格的故事,也有更多的媒体深挖出Luckey的身世、成长和豪车豪宅。

无论怎样,帕小胖对于大家而言,更多的意义在于一种虚妄的幻想——说不定我也能像他那样——这个角度看,就跟虚拟现实本身带来的效应一样。然而早在今年3月Luckey已经完成了对众人的角色扮演。其依然在这场戏里自嗨的观众也早就该洗洗睡了。

Snapchat第一天上市超越Twitter 4个产品核心挑战全球社交

在昨天点评年度最差榜单上,我们说Snapchat自今年年初IPO以来就“全年水逆”。到了年底,积压了10万个智能眼镜、损失达4000万美元。

但是我们依然喜欢Snapchat的故事,相对Facebook而言,它就是有种难以言传的劲头。像一根刺一样梗在Facebook的心头:就是喜欢你干不掉我却不得不模仿我建设社交平台的样子。

自谷歌眼镜惨败以来,有谁还敢步其后尘,再续智能眼镜之路?唯有Snapchat。它接管了谷歌留下的灾难现场,清理痕迹、改头换面。虽然现在还是一败涂地。然而我总觉得一个接管了年轻一代用户的公司,再败又能怎样?

毛主席说过,年轻人是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世界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但归根结底是你们的。

谷歌眼镜:故事未完待续

这个关于Google Glass的故事里,因为有一个个鲜活的个体故事和形象而更加生动。Google Glass的故事远远没有结束,也不可能结束。因为它开启了一个似是而非,绝无以往市场路径可遵循的产品思维。而正因为如此,它才如此迷人。

后记

我们凭借一个个真实的、残酷的、现实和理想的故事抵挡谣言和伪科学对智力的攻击,同时用故事验证我们的所作所为——你看它们是否留存和沉淀。

引用我们在关于Felix & Paul作品“Miyubi”体验的几句话:

这些人类生存的一个个微不足道的小瞬间,是一个即使被弃之后流落天涯的机器人永恒的内存。它们存在于我们这些年来用过的笔记本、旧数码相机、扔在抽屉角落的储存卡、忘记密码的网络私人空间和各式各样的旧手机。在忙乱的生存中,我们或许对自己生活中过往的琐碎吝啬一瞥,但它们真的存在过,而且因为数字技术的进化将永久存在,它们组成我们的故事,我们的人生——那些真正属于人类自己的故事。

这就是电影、乃至所有影像的意义。

[ IN2原创资讯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