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技术产品和数字媒体最失败top 10

年底的各种“top10”就是一棵打扮得花里胡哨的圣诞树,不树几个flag是没法跨年的。然而无论是哪个行业榜单,真正的喜感其实在于:往往是10大阿猫选出了10大阿狗。有没有公信力其实只关心吃瓜的老百姓根本不care。

下面这个年度最失败科技产品和公司榜单(排名不分先后),其中有一些可能不在群众热衷围观的“瓜田”里。但它们引发的“失意”往往意味着一种全球性的趋势,是不会像我们在朋友圈不知真假的转发后随即失忆的事情。这里提及的绝大多数产品和机构都不小众,它们的失败带来的影响也绝不会被全球忽视。如果你不知道那只能说明你刚打开电梯,祝中秋节快乐。

Snap眼镜积压,损失4000万美元

今年年初IPO的Snap公司,被称为“年度华尔街最大网红”。从年初上市以来简直就是“全年水逆”。无论干什么都各种走背运:新产品上线立即被脸上及其旗下的Instagram抄走,然后对手用户大涨自家股票狂跌。然而这一切都不如Snap第一款硬件产品失败带来的压力更大。

去年9月,Snapchat发布了自己的第一款硬件产品:售价$130的智能眼镜。这是一款类似Google Glass的硬件,直接与手机上的Snapchat蓝牙对接,可以拍摄视频通过Snapchat账号直播。这款拉风又时尚的眼镜在最初试水上市时,因为Snap脑洞大开的营销策略,瞬间一夜爆红,一镜难求。

时隔一年,今年10月底,Snap承认,因为对市场的误判,导致在中国仓库里积压了超过10万个Spectacles眼镜在吃灰,将近4000万美元的损失与此有关。Snap Inc.在其2017年Q3财报中证实了这点。财报显示Snap在过去几个月的表现非常糟糕,低于华尔街的预期。截至到9月30日,Snap营收2.079亿美元,去年同期为1.282亿美元。净亏损为4.43亿美元。而一年前为1.242亿美元。华尔街此前预计的营收为2.37亿美元。消息发布后Snap股价大跌20%。Snap已经裁员了其硬件团队。

Snap眼镜给所有欲打造“智能眼镜”的创业项目带来的挫败感在于:这个4000万美元的“教训”与几年前Google Glass的失败并不能相提并论。如果说谷歌眼镜还陷在“价格太昂贵,应用场景过于前卫,以至“大众市场无法接受”的坑里的话。与大众快销品牌价格一致、时髦又拉风的Snap眼镜($130就是ZARA 、H&M等品牌的价格区间),应该算是已经经过市场检验的。引用科技媒体theverge的一句:看来眼镜对科技行业在AR和在线直播领域并没有带来转折性的结果。

你以为IPO就万事大吉了嘛?

虚拟现实大牌头显销售低迷

所谓“VR寒冬”实际上从去年下半年就开始。至于一年来倒掉了多少当初名噪一时的VR头显。都不是这里值得提的事。想说的是算得上三大主流品牌的Oculus、HTC Vive和索尼PSVR。前面两个,号称引领这一波虚拟现实浪潮(泡沫)的Oculus,以及自称“虚拟现实领导者”的HTC Vive至今都没公布过任何官方销售数据。而整个一个2017,两家都没有升级过既有的PC 端产品,全年在互相比拼降价戏码。然而即使大降价之后也未能宣布销售业绩。

相对而言,在本月的旧金山VRX大会上,索尼宣布了PSVR自去年10月上市以来的业绩:200万套。虽然PSVR在销售数字碾压所谓的两大对手,但成就索尼在VR头显市场领导者地位的真正原因,其实是庞大的PS玩家市场和PSVR相对较低的价格。或许另一组数字可以表明,事实上对于索尼而言,真正值得庆祝的是:自PSVR上市后,索尼已售出超过7000万适配VR头显的PS4游戏机,以及1220万PS VR游戏。毫无疑问,上述数字只说明一件事:在与微软的游戏机大战中,索尼赢了。

自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Oculus的母公司Facebook一直在从产品线到人员组织结构进行大调整,Oculus初创团队包括创始人Palmer Luckey都已离开Oculus。盛名之下的Oculus Story Studio宣布关闭。

虽然PC端头显市场低迷,但O记和HTC Vive双双开始争先恐后发布“一体机”。好像之前大家都不买这两大品牌的PC端设备都怪“有线”一样。

BTW:你看谷歌现在还搞VR吗?有了自家手机后境界就是不一样。

诺基亚的VR相机OZO停产,裁员

这个事情其实太小众,的确有考虑能不能排进榜单。入榜理由之一:过气大厂在新时代的开拓之举应该被记录;之二:毕竟VR高端拍摄设备曾经也是一大炒作话题。

上一个时代的手机王者,诺基亚在“帝国没落”之后,也把赌注押在了虚拟现实上。其研发的高端VR相机OZO,堪称是业内最昂贵拍摄设备。刚一面世即以6万美元(此后各种变相降价)惊艳(呆)市场。针对的也是好莱坞级别的专业影视生产商。然而无论是最初吓人的6万美元,到实际上4万美元可拿到,还是今年刚推出的2.5万美元的升级版OZO+,其实都没有市场。

今年10月初,诺基亚宣布:在发现VR市场低于预期发展(“slower-than-expected”)之后,决定关闭其高端VR相机OZO业务线,同时裁员310人。

毕竟是见过跌宕起伏大世面的大厂,在业务止损方面杀伐决断毫不犹豫。

Google Tango项目关闭(与手机及其他产品并列‘先进班集体’)

实事求是地说,Google Tango这种项目与Google Glass相比能算是一个失败吗?这种一上来野心勃勃随后不了了之的事情谷歌一向干的很砸手。虽然后置三摄像头系统确实是手机在增强现实功能上的一大进步,但该技术仅在两款中端手机上推出:联想和华硕。

这个项目最大的失败在于,在Google进一步推动这项技术之前,苹果推出了ARKit技术,从根本上把大多数iPhone变成了AR手机,而并不需要Tango三个摄像头的复杂系统。搞笑的是,谷歌紧接着推出自己的ARcore,以幡然醒悟的姿态和模仿向苹果表达最真诚的致敬。

野心勃勃和幡然醒悟从来不算失败,比较沮丧的是:总能四两拨千斤的对手让自己显的很笨。

事实上,Tango算不上什么。谷歌今年推出的用于自家手机的所谓“超智能耳机”、连同其旗舰手机和迷你智能音箱联袂登上了外媒的“最差产品榜单”,再加上YouTube的品牌危机,谷歌“赢”得毫不费力。

嘿,Siri,HomePod在哪里?

苹果算得上是第一个提出“智能语音音箱”概念的公司。2014年亚马逊推出了第一代Echo,至今已经有六款智能音箱。谷歌也有了三款,连微软今年10月都能拿出了自己的第一款Invoke。

苹果在今年6月宣布,承诺在12月推出第一款智能音箱HomePod,不仅能听音乐,还自带Siri,可以语音指令智能家居设备。售价还行,349美元。这对全身都被苹果产品武装的果粉来说是一直盼望的产品。然后苹果又把上市期推到了2018年年初。现在离明年1月也屈指可数了。而就目前情况看,HomePod似乎无法做到Alexa的程度。

所以果粉们只能问问Siri了。

YouTube品牌危机

全球最大的视频平台,谷歌的YouTube遭遇广告客户集体抵制,因为平台上有大量不适合未成年人的内容(恐怖片和恋童癖等)。今年春天,广告主们发现自己的品牌贴片出现在很多仇恨言论和恐怖主义视频前面,导致数百家广告代理撤回了他们在YouTube的广告预算。自今年3月份以来,包括AT&T在内的一些公司就已经不在YouTube上投放任何广告了。

上个月,YouTube表示已经删除了超过15万个视频,以及超过625,000条评论。与此同时,随着YouTube在激烈的反对声中实施更为严格的广告政策,也引发了因为广告收入下降导致的创作者的愤怒。

不要以为YouTube就不删贴。不要以为有流量就有广告客户。不要以为UGC内容平台能代替真正专业的媒体平台。谷歌一样站在钱的那边。

最后,在微信和任何国内社交平台上,你还能见识到营销号引领UGC内容比拼下作的奇观。

社交媒体集体成为重灾区,谣言、负面情绪和网络暴力满天飞。

最近大家肯定看过社交媒体上的大号开始点评“这一年来你被哪些朋友圈转发打了脸”,或者“你还记得这一年来你围观大号吃的瓜吗?”之类的黑吃黑年终总结。

2017,是整个社交媒体集体陷入焦虑的一年。全球最大的社交平台Facebook的CEO扎克伯格在今年早些时候就发表宣言,宣布公司的新使命是“弘扬正能量,减少坏影响”(to amplify the good effects and mitigate the bad)。承认了来自巨大舆论压力指责的 Facebook充斥着暴力视频、假新闻、性骚扰和其他的网络暴力现象( 以及Twitter的‘新纳粹’和谷歌YouTube的‘少儿不宜’)。最终引发美国国会、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在本月初对Facebook、Twitter、谷歌三大互联网平台传播假新闻、干涉政务以及对未成年人内容不加限制等等问题召开听证会。民意显示:美国朝阳群众坚决支持政府此举。

Facebook也在本月早些时候承认调查显示,使用社交媒体可能会增加抑郁和孤立感。

就一句友情提示:都知道那些不整天刷圈的人才是默默过好日子就怕别人知道的心机婊。

Equifax数据泄露

这可不是什么社交账号密码或者私人相册泄露的“小case”。今年9月份,用户信用数据巨头Equifax被曝光:1.43亿消费者的私人数据——大约是美国人口的一半——被窃取。 这是历史上最大的隐私泄露事件之一。Equifax目前被各种监管已经官司缠身。 Equifax公司认为这是公司员工的工作失职导致(让员工背锅咩?)。 在Equifax事件爆出不久,Verizon又爆出2013年雅虎被黑,泄漏了其30亿用户信息。

感觉周鸿祎叔叔可以就这个事情再回应一下“人民的呼唤”:你们知道啥叫隐私嘛就指责我泄露。

共享单车

小黄小红和小蓝们。不管谁先倒下,都是废铁一堆,都在给公共空间添堵。市政管理用的也是纳税人的钱。不管巨头要怎么布局、如何占领入口、想获得怎样的大数据。都不能让已然拥堵不堪的人行道和盲道更加不堪。

各地方政府应该为布局共享单车的企业增加额外清理费用,或者对废弃不管让市政背锅的单车公司实施搁置一天罚款10倍于单车的处罚措施。

乐视倒掉

这一点毫无争议。全球媒体都会把乐视加入年度科技公司失败榜单。这家名噪一时的上市公司,曾经与Netflix,苹果和特斯拉是竞争对手,然而究竟干了什么就起了如此立竿见影的“神效”。这个未解之谜只有等到大洋彼岸的贾老板哪天找到一家大媒体亲自讲述《我和乐视不得不说的故事》了。

后记

相比年度广告预算中的10大最牛x榜单,外媒们更喜欢尽职尽责的10大loser。因为所有失意者才都是你真正关注的事情。尽管在很多主流大媒体的list里给隐私、人权、网络暴力和假新闻以及乐视都留了更多的位置,而并没有诸如虚拟现实这样的小众产品和市场。但IN2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

很多人说2017年的关键词是:丧。

或者我们需要面对这样一个现实:在狂欢了10年的互联网创新之后,我们人人都要接受一个可能继续失意下去的局面,是我们自己成就了这个局面。人人有份谁也别抱怨谁。然而,如果让任何一个人退回没有互联网和手机的时代,谁又愿意呢?接受自己时代的缺陷,技术上的和道德上的。在缺陷中想办法存活下来,是属于人类自身的非技术层面进化。

祝新的一年,少刷圈多运动早点睡。

相关链接:

Snap损失了4000万美元在眼镜上 AR眼镜这个坑还有人会跳吗

诺基亚的VR相机OZO停产 裁员310人

扎克伯格描绘的VR未来很好 而行业却困在糟透了的现实中

都是手机的胜利 怼了半天就把VR眼镜盒子怼没了

IN2原创资讯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