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在娱乐行业中的应用实例

人工智能(AI)已经成为近几个月来最热门的炒作话题。铺天盖地到处都是关于机器翻译、自动驾驶、自然语言处理和计算机视觉技术的文章和项目,各种观点众说纷纭。乐观主义者觉得“司机”马上就会成为一个过气的职业,悲观主义者则担心有数以百万计的“司机”将面临失业。

娱乐业大概是能为人们描绘出最早最具像的、有关AI未来前景的行业了。比如电影《终结者》中的“Skynet”。但其实人工智能在娱乐业已经有着非常真实的近期应用。比如下面这些令人兴奋的实例:

睡前阅读

人工智能将触及娱乐行业的方方面面,即使是最古老的家长与小朋友的睡前故事传统节目: Novel Effect 公司创建的语音交互内容,会随着家长的声音“召唤”出活灵活现的视觉效果,比如当家长读《野兽国》(Where the Wild Things Are)时,会随时出现一个书中描绘的全息影像。

通过类似8i这样的交互式全息技术公司,可以为阅读内容创建音频互动的形象,妈妈们可以使用这些交互式的“音频书”让孩子们直接在床上看到故事中的角色和场景。

迪士尼主题公园

(就目前来看)人工智能正在给主题公园带来巨大的改变,那些一直处于这个行业霸主地位的公园,比如迪士尼,通过AI的应用进一步模糊现实和童年幻想之间的界限,在AI技术上迪士尼无疑再次处于行业领先地位。

目前,迪士尼研发部门正在与其主题公园的幻想工程团队密切合作,建造一些大家耳熟能详的景点和角色,试图把我们此前在大银幕上看到的、属于未来或者梦幻的角色和场景落实到我们能沉浸其中的故事中。比如迪士尼正在通过Zippy.AI的技术,在即将开张的星战主题公园“Galaxy’s Edge”中,为大家带来真正的萌宠机器人R2D2。

这个真实的R2D2可以在人行道上给游客导航,成为公园的智能导览员。家长可以把孩子放心地交给R2D2带着玩。或许,以后我们在迪士尼乐园中还会体验更深层的交互,比如米老鼠或许不仅仅只是“一个演员”,它甚至可以回答游客的提问。

明星的语音替身

人工智能不仅会实现语音交互,而且还能模仿明星的声音。Lyrebird是一家专门提供名人声音的公司。该公司可以从音调,口音和调频的角度来模仿声音。比如,你可以输入一些内容,然后人工智能可以模仿泰勒·斯威夫特(Taylor Swift)的声音来说出这些内容,就像她本人说的一样。不难想象,这样的技术很快会应用在类似我们的Siri或者谷歌助手的语音中。谁不喜欢摩根弗里曼或者别的偶像跟自己聊个天或者播报一下天气提醒自己增减衣服啊。

自己读纽约时报或许是一种多年的习惯,而让“ Anderson Cooper ”(美国记者、作家和电视主持人——编者注)来亲自给你一个人讲述新闻,会是另一种全新的体验。当然这个“讲述新闻”的过程是互动的,你可以随时提出问题,当然会是你的Siri或者Google Assistant去网上查询,然后再由“Anderson Cooper ”亲自回答你。

Alexa的Echo,Google Home以及苹果即将推出的HomePod(今年在北美拥有近2000万台设备),预计到2020年,北美市场将覆盖1.4亿台设备,这意味着有足够大的市场已经可以使用语音交互式AI 。重要的是,使用这些设备的人越多,底层的算法就会得到更多训练,AI就更聪明。针对每一个问题或命令给出的解答都变得更加智能。

名人替身也不会仅仅局限在声音上。华盛顿大学Paul G. Allen计算机科学与工程学院制作的奥巴马替身的视频,完全能够以假乱真。当然这类对于AI的应用有其“黑暗的一面”:在一个公众越来越被假新闻困扰的时代,再制造出如此引人注目的政治人物的“假新闻”视频,简直无法想象将引发什么样的混乱局面。你能想象如果在大选年,希拉里在视频中支持哈维温尼斯坦会造成什么样的结果吗?( Harvey Weinstein ,今年被曝光多次性侵的臭名昭著的好莱坞名人)。

在制作上述奥巴马数字替身的那段视频时,制作部门先输入奥巴马的声音,然后在声音、脸部动作和肢体语言上分别复制合成出一个虚拟的奥巴马的生动可信的视频,如果人们看到这段并不真实存在的视频时,没有人会意识到这不是奥巴马本人在演讲。

虚拟现实

对于虚拟世界而言,人工智能可以使其中几乎每一个部分都更加沉浸和真实。如果你向往的虚拟世界不是你独自一人的话,那你的世界中所有的虚拟角色,不管是朋友还是敌人都是无需脚本的多维角色。一家名为Rival Theory的AI技术公司,已经在这方面有了长足进步。该公司的Rain AI引擎在全球已经有超过10万游戏开发者在使用。在2016年游戏开发者大会上,很多开发者在多家VR平台上为自己创建了交互式虚拟角色(Gary the Gull)的短视频游戏。

随着人工智能的进步,故事本身也会变得更加复杂。通过神经网络训练,可以从VR体验者的经验与现有的故事情节中、产生更多符合个性化需求的量身定制的体验。Massive(软件,最先用于制作彼得杰克逊《魔戒》的‘中土世界’),已经增加了人工智能模拟能力。可以先将AI替身设置到场景中,并由视觉艺术家量身打造故事细节,从而缩短生成CG角色所需的时间。

动画片

动画片当然在AI的瞄准线上。Midas Touch Interactive(详细报道戳这里)。是前皮克斯技术专家和艺术家Kevin He(Jiayi Chong)的初创公司。该公司已经推出了一款名为Midas Creature的新工具,可以自主创作2D动画。

Kevin He及其伙伴创建公司的愿景是,用新型智能程序和技术突破在电影、VR/AR以及传统游戏创作过程中的工作流程。成为正在蓬勃发展的沉浸式娱乐行业的技术专家,为从事深度交互内容的创作者/工作室的创作,在降低成本,优化流程、获得收益方面提供服务。新的智能动画引擎Midas Creature就是验证这一理念的产品之一。

广告

人工智能的进步不仅会扩大视觉和互动的视野。AI也将带来更广泛的内容定位和针对每个具体客户的口味,甚至心情产生的内容。除了Netflix用来吸引你点击的推荐算法之外,情感和面部识别技术将使内容提供商能够根据用户的感受来选择你所看到的内容。 iPhone X的前置摄像头通过“看”主人脸部的能力,利用计算机视觉技术解锁手机。设想一下,苹果可以通过用户在手机上查看内容来跟踪目光聚焦在整个屏幕上的定位,并依此来确定广告位。它可以知道你正在看屏幕的哪一部分,以及你在观看时的情绪反应。相信要不了两年,像 iPhone X这类智能手机,可能会让类似尼尔森(Nielsen)这样的广告评级机构被淘汰。

事实上,已经有公司率先在苹果之前推出了这些先进的广告方式:例如,TVision Insights公司已经通过分析“屏幕上的真实眼睛”来测量观众注意力,从而判断支付电视内容的费用。Affectiva正在结合计算机视觉和深度学习来确定非语言线索和面部表情所传递的情绪。视频游戏公司Flying Mollusk Studio已经在使用Affectiva的软件来制作一个心理惊悚游戏,其难度随着玩家的恐惧程度而变化。再进一步,聪明的AI助手可以了解你在伤心,快乐或精力充沛时喜欢什么样的音乐。因此用户对内容的要求可以变得像“Alexa,给我来些放松的(音乐)”一样简单。

前景

一切都摆在这里:AI在娱乐领域的故事将会是更好的互动,模仿和洞察力。每当你和AI一起玩,聊天,观察或者通过AI增强设备做出决定时,它们会更好地理解如何通过自己的行为或内容选择来娱乐你。你会拒绝吗?

后记

本文作者是一位投资人,除了在人工智能,VR/AR,区块链,媒体和企业软件等项目上的投资之外。Sunny Dhillon也是App Store首个移动定位应用程序之一的创始人,以及华纳的企业战略团队中的一员。文中例举的这些已经或者正在应用于娱乐产业的AI技术,与文章开始时我们提到的那些“脍炙人口”的名词相比,似乎根本不让人想起人工智能的范畴。

但是这些应用正在潜移默化地进入和改变着整个娱乐和媒体产业。其中很多技术都是IN2在过去一年中有过详细报道的。尤其是迪士尼在人工智能上的领先,已经不仅仅通过主题公园的R2D2展示出来。为CG动画和虚拟人物实时配音、无需头盔手控直接与CG电影角色互动等等技术都已崭露头角。然而,在这一切之外,Sunny Dhillon提到的,对名人形象的模仿技术也会成为未来辨别真假新闻的困扰。包括广告业正在面临的从制作、内容和评估体系的彻底颠覆。都与AI技术的发展相关。

所以,AI不仅仅是一个炒作,它在潜移默化地以我们不敏感的方式发生。如果无人驾驶汽车跑到街上还能引发大家刷屏,那么娱乐领域中更多的是“自然而然”发生的。当你不知不觉已经习惯了自己的智能助理对你了如指掌的“伺服”时,你将接受它为你选择的所有事情。那时,你会觉得它在控制你而拒绝沉湎于娱乐吗?

有句话这样说:娱乐是生产力发展的真正力量。而我们的娱乐相较于驾驶和其他,正在和已经交给了AI。比如我就很愿意Siri用抖森的声音跟自己聊天、播报天气和提示交通信息;为我订机票和选择餐厅。但是我知道“IT”永远不会替代抖森。对于AI,我们很乐观。

相关链接:

2045:好莱坞会被AI数字明星接管吗?

迪士尼新技术:给CG动画或者虚拟人物实时配音

迪士尼最新混合现实技术:无需头盔手控直接与CG电影角色互动

皮克斯老将造了个AI来做2D动画 干“粗活”没啥问题

[资讯来自variety|IN2原创资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