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ap损失了4000万美元在眼镜上 AR眼镜这个坑还有人会跳吗

上个月末,有信源向媒体透露:Snap公司在中国仓库里积压了超过10万个Spectacles眼镜在吃灰。

昨日,Snap Inc.在其2017年Q3财报中证实了这点。财报显示Snap在过去几个月的表现非常糟糕,低于华尔街的预期。截至9月30日的季度,Snap营收2.079亿美元,去年同期为1.282亿美元。净亏损为4.43亿美元。而一年前为1.242亿美元。华尔街此前预计的营收为2.37亿美元。消息发布后Snap股价大跌20%。

在财报列出的运营要点中,最后一项明确显示有将近4000万美元的费用与Snapchat的智能眼镜积压有关。主要在于库存量远高于之前的预订数量。

这意味着曾经大热的售价$130的Snapchat眼镜,不仅没有持续被抢购,曾经在线已经完成预订的用户又都纷纷取消了订单——而且这些订单并不是一个小数字。按照4000万美元的存货算,大概是30万个眼镜。这同时也证实了Snap的CEO Evan Spiegel此前透露的数字:在卖出去15万个眼镜后,却被仓库里成千上万个眼镜给拖累了。

财报还指出:Snap的用户从去年Q3的1.53亿到今年Q3的1.78亿,同比增长约17%,其他来自用户的增长幅度虽然放缓却并未停滞或下降。如果对于用户增量的放缓还可以解释为是在Instegram复制了与Snap相同的线上产品压力下造成的,那么来自硬件方面的损失只能说是Snap自己的决策误判了。

然而这个4000万的“教训”与几年前Google Glass的失败并不能相提并论。如果说谷歌眼镜还陷在“价格太昂贵,应用场景过于前卫,以至大众市场无法接受”的坑里的话。与大众快销品牌价格一致的、时髦又拉风的Snap眼镜($130就是ZARA H&M等品牌的价格区间),应该算是已经经过市场检验的。

事实证明,无论是此前脑洞大开、备受赞美的“饥饿式营销”还是在线产品功能的新意层出不穷。都没能帮助Snap以这个小小的眼镜作为敲门砖,打开其硬件市场的道路。

这样的结果谷歌和Facebook都已尝试过,引用科技媒体theverge的一句:看来眼镜对科技行业在AR和在线直播领域并没有带来转折性的结果。当然,苹果谷歌现在都在致力于做手机。Facebook在努力扩大用户集中精力提升其广告收益。而三星负责Gear VR眼镜的老大刚刚离职了。

在上个月底媒体释放出Snap眼镜积压消息的时候,就有消息说Snap已经裁员了其硬件团队。目前有信源指出,Snap仍然在研制更加全功能的AR眼镜,但已经取消了此前有关无人机的项目。

相关链接:

积压在中国仓库中的Snap眼镜:智能眼镜的问题与造型和价钱无关

Snapchat申请AR专利 眼镜手表棒球帽大波AR硬件袭来

神秘的Snapchat第二代AR眼镜曝光

[IN2原创资讯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图片来自网络]